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评论分析 > 谁在阻挡华为?
谁在阻挡华为?
2012-10-24 19:41:34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避谈民族情绪,回归商业理性。驱动美国政界力量对华为频繁调查、阻挠的幕后得益者看上去更像是在对胜利者发出无力的诅咒。华为还应该做什么?

由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最新出炉的关于两家中国最大的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和中兴安全威胁的报告似乎是写给“素食主义者”的—里面并没有多少“肉”。这份10月8日发布的调查称,上述两家公司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要求所有美国政府部门最好将两家公司的网络设备甚至零部件排除在采购清单之外,连承包商也不例外,但是,报告中却并无任何可佐证这一说法的有力证据。

华为对此做出了激烈的反击。华为公司发言人威廉·普卢默(William Plummer)在华盛顿说,华为已经成了那些对中国心存戒备的美国人的出气筒。

这并非华为所预料的结局。《环球企业家》从知情人士那里获悉,今年2月23日,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在深圳总部参观了华为公司的总部、工厂及产品线。华为对这次访问极为重视,陪同者包括华为公司常务副董事长轮值CEO胡厚崑、财务管理办公室副总裁白熠、主管美国的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陈巍、董事会秘书江西生、全球安全总监约翰·萨福克(John Suffolk、出口管理人郝艺等。

4月中旬,委员会的工作人员亦拜访了中兴。会面者包括中兴通讯美国与北美国市场高级副总裁朱进云、执行副总裁,全球营销和销售副总裁范庆丰、独立董事石义德(Timothy Steinert)等。

在5月的另一次会面中,众议院情报委员的官员们还见到了华为的创始人和主席任正非。会后,委员会给华为中兴公司发送了信件,要求继续补充回答,对于不一致或不完整的答案则要求提供书面证据、历史文件等。华为史无前例地提交了过去十年董事会的名单,还有每年的销售数据、财务情况等诸多内容。

不过,苛刻的审查官们对其结果并不满意。

“没有一家公司完全或充分响应委员会的请求。事实上,不管是华为还是中兴通讯,都没有提供足够的内部文件来回答委员会的信件。”众议院报告中这样写道。为了回答剩余的问题,委员会要求两家公司参加公开听证会。9月13日,两家公司的代表参加了公开听证会,包括华为公司高级副总裁、华为美国代表丁少华、中兴通讯北美和欧洲高级副总裁朱进云。但在这份耗时一年的调查报告中,华为并未看到如愿的结果。该报告假设了中国电信巨头们对美国安全造成的威胁、不透明的管理结构以及与政府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果华为和中兴被排除在美国市场的供应商名单之外,谁是最大受益者?当然是思科。知情者称,美国众议院535名议员中至少有73名议员直接或间接是思科的股东。在过去几年中,华为不仅与思科爆发过有关知识产权的纠纷,华为多宗在美投资并购交易也被美国外资投资审查委员会调查和阻挠。与思科这类拥有强大院外游说力量的竞争对手相比,华为在华盛顿的朋友太少了。

但若将此沾染过多民族产业保护主义的情绪亦不足取。就以往历史而言,从1917年美国在一战期间出台《对敌贸易法》以来,其对关涉国家安全的外资投资审查一直在不断强化和演进。对中国公司而言,怎样理解和利用美国市场的游戏规则,用美国政商两界“听得懂”、“听得进去”的语言进行沟通和对话,是急需补上的一课。三一集团对奥巴马和美国外资投资审查委员会(CFIUS)发起的起诉,是一个勇敢尝试,如果胜诉,将创造中国企业应诉美国非关税贸易壁垒的新判例。

正如美国铝业全球副总裁兼亚太区总裁陈锦亚在接受采访时提议的那样:“中美关系未来紧张多于缓和,企业作为政治牺牲品在所难免,但可借此熟悉西方的游戏规则,善于学习,淡然处之而非怨气恐慌。”

无稽之谈

华为所提供的设备中是否故意留有漏洞或后门?这其实很难考证。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谢明敦说:“很多安全隐患都是编码里的细微漏洞,即便是程序员自己都可能忽略,要想借口审查硬件里的‘后门’狙击中国公司非常容易。”谢认为借口一家公司的所属国便禁止其产品,“可能会让全球贸易受挫,更会让IT界闹得四分五裂”。

当下几乎所有的电信设备都有中国制造的元件。阿尔卡特朗讯几乎全套设备都在中国生产,诺基亚西门子也在中国制造移动基站、交换机。

涉及高科技基础设施的生意正在被打上政治的烙印,对华为来说并不是头一次遇到。2007年,华为联合贝恩资本收购3Com的交易因政界阻挠而失利;2010年5月,华为收购3Leaf的交易因可能遭美国海外投资委员会调查否决而主动放弃;同年,印度政府电信部曾颁令称禁止进口华为、中兴等中国厂商生产的电信设备;今年3月,在澳大利亚耗资376亿美元的高速互联网项目上,华为被排除在外,这亦源于澳大利亚对中国网络攻击的担忧。

虽然此次华为、中兴试图将10月8日出炉的美国众议院特别情报委员会报告描绘成脱离世界主流的不合拍产物,但类似的担心并不鲜见。

类似的敌意你或许能从美国参议员乔恩·基尔(Jon Kyl)在写给政府官员的信中看出端倪。“如果由华为向Sprint Nextel(美国第三大移动运营商)提供设备,会对后者在公共和私人部门的客户(包括军方)都构成重大风险”。基尔写道:“往坏里说,华为成为Sprint Nextel的主要供应商,可能会形成这样一种局面:一家由中国军方资助、听从中国军方指挥的公司,在美国军方、执法部门和私人领域的供应链中占据关键位置。

这当然是无稽之谈,但在2010年8月,乔恩·基尔藉此却曾令华为竞标美国第三大移动运营商Sprint Nextel升级其蜂窝网络的85亿美元合同告吹,而依照华为提供的方案,Sprint Nextel可节省至少8亿美元成本。不过这场失败并未阻止华为——从2006到2011年,华为的美国营收增长了26倍。

西方世界对华为的态度也并非铁板一块。

英格兰牛津郡班伯里(BANBURY),一座因水果蛋糕发源地而为人所知的英国小镇,看上去似乎远不具备一家电信巨头安家落户的条件,然而,来自中国的华为却将网络安全评估中心设置其间。

地点的选取乃是精心布局的结果。距离班伯里一箭之地的切尔滕纳姆(Cheltenham)市科茨沃尔德(Cotswolds)小镇,则是英国政府通信总部(GCHQ)安营扎寨之处。后者是英国负责电子监听的秘密情报机构,其职能类似于美国国家安全局。华为派遣的安全审查工程师与“007”们不时就所销给英国电信公司的网络设备及软件进行监察,以确保设备不会被网络罪犯及国外情报机构攻击。

这里虽然打着华为的标识,但看上去更像是一家地道的英国公司,包括财务总监、审计总监等在内的高层管理人员75%是英国人,中国人仅占25%,其中包括华为英国顾问委员会主席安德鲁·凯恩(Andrew Cahn),一位前英国贸易投资总署署长。在市场方面,截至2012年5月,华为与英国电信(BT)合作已为超过1000万家庭提供了光纤覆盖。不久前,华为亦宣布了一项金额涉及12亿英镑的投资项目,以促进其英国业务的增长。在整个欧洲市场亦是如此,2011年,欧洲业务已在华为营收中占据12%,销售额同比增长了26%,是公司全球增速的两倍还多。

虽然此前欧盟委员会贸易官员也曾针对华为和中兴的一些指控进行审查,理由包括接受政府不公正的补贴和倾销通讯设备,借以打击竞争对手等。但幸运的是华为并未受到欧洲竞争对手发起的投诉—正常情况下,只有接到投诉,欧盟才会开展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阿尔卡特-朗讯、爱立信、和诺基亚等均保持沉默。

在加拿大,华为亦享受着丰裕时光。年初,加拿大总理史蒂芬·哈珀(Stephen Harper)访华时正式宣布,华为已获准参与加拿大最大的电信公司BCE旗下加拿大贝尔(Bell Canada)和泰勒斯(Telus Corp。)的无线网络升级项目。按照用户数量计算,这两家公司分别是加拿大排名第二和第三的运营商。

但此次来自美国众议院的这份报告是否会影响加拿大人的态度?总理哈珀的发言人安德鲁·麦克杜格尔(Andrew MacDougall)最近表示他不会专门对华为发表评论,但是他指出,加拿大政府最近明确,国家安全条款将适用于电子邮件系统、电信网络和数据中心系统的采购交易。这是否暗示在新一代政府网络建设中华为或将出局?最糟糕的还在于华为或将继续缺席与加拿大毗邻但更重要的美国市场。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华为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点击阅读余下全文
文章内容导航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