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神”广播剧:把手伸向女生口袋
2020-11-22 22:28:59  出处:极客公园  作者:赵子潇 编辑:上方文Q     评论(0)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美国音频行业又出现一则大新闻。

据外媒报道,苹果公司和索尼音乐娱乐公司正在就收购独立播客公司Wondery展开谈判,报价为3-4亿美元,预计未来几个月将会达成结果。

如果交易顺利完成,该项目将成为迄今为止播客市场中最大的一笔收购项目。

Wondery是一家新型的播客公司,曾制作热门剧集《DirtyJohn》和《Dr.Death》。据统计,Wondery的每月观众人数超过800万人。

和中文世界里的播客定义不太相同的是,Wondery做的实际上更像一个音频版的电视剧:以罪案类为例,更像是用悬疑类美剧的手法讲述一个故事,表现好的播客也会继续第二、三季的拍摄。

而在中国市场,剧类音频依然不算是大众市场。在几个比较知名的音频平台里,有声书的比例远高于广播剧;而另一方面,它们又在重金砸入广播剧,其中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男神”广播剧:把手伸向女生口袋

加速发展的广播剧市场

“如果有一部精品广播剧,里面恰好有你喜欢的声优在里面参演,诸位愿意为这部精品广播剧付50块钱的请举手。”李龙滨每次参加音频行业类的活动都喜欢这样与观众互动。久而久之,他发现了一个规律:一旦订阅费用在10-20元之间,有付费意愿的用户会大大增加。

这也是李龙滨选择入局广播剧的原因之一。李龙滨是九紫文化董事长,也是九紫文化旗下“九紫声优团”创始人。九紫文化从事的是包括配音在内的影视后期业务,也是最早涉及网剧后期制作的公司。李龙滨本人也是一位配音演员,却在广播剧上迟迟没有动作。

“男神”广播剧:把手伸向女生口袋
九紫文化董事长李龙滨|克拉漫播

“一方面制作起来很难,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市面上的广播剧内容参差不齐。”李龙滨告诉极客公园(ID:geekpark),几个做音频的大平台都来寻求制作广播剧,但纠结的李龙滨并未答应。直到克拉克拉带着精品广播剧找上来,李龙滨才决定试一下。

从他的角度看,付费意愿加强是音频行业与过去的视频行业有明显差别的地方。

如果按照网剧发展路线看,早期不会有人为专门一部网剧而付费,直到资本涌入,精品IP涌现,平台会员制等付费制度才随之建立。换到音频行业,虽然受众在近几年才开始快速增长,但鉴于有声书、知识付费等内容让用户愿意为之付费,从免费模式到收费模式,过程缩短了许多时间。

在克拉克拉的CEO王瑜看来,广播剧的推出也是针对女性的潜力市场。克拉克拉是一款语音直播互动App,从语音直播领域起步,沉淀了大量女性受众,这时克拉克拉团队发现,他们解决的实际上是年轻女性用户的在线娱乐需求。针对主要用户的需求,克拉克拉进一步拓展了基于“她娱乐”的其他功能,定位在广播剧的克拉漫播就是其中之一。

克拉漫播App内的广播剧《彩虹琥珀》上线不到12小时,已有近7000次播放,1800余次收藏。单纯从数据上看,对比视频动辄上百万的播放量无法相提并论,但从评论、弹幕来看,用户大多冲着双男主剧情设定和声优而来,黏性很强。

“男神”广播剧:把手伸向女生口袋
广播剧《彩虹琥珀》弹幕|克拉漫播App

“广播剧属于音频行业里面的细分品类,克拉克拉上聚集了大量女性用户,也存在许多声优和唱见。在语音直播之外,这些人就有许多广播剧等有声作品,如果我们帮助他们加速发展,也能让更大规模的女性用户理解、喜爱这些作品,也属于克拉克拉整个娱乐生态的布局。”王瑜表示。

殊途同归

从目前看来,中国与美国在广播剧方向大体一致,却表现在不同方面。

“严格意义上来说,Wondery在做的并不算是广播剧,而是罪案叙事类播客。”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极客公园。美国在这方面已经俘获了一大批内容消费者,人们愿意为内容买单。

同样是为内容买单,中国和美国的市场落地有一些不同之处。

上述业内人士对极客公园表示,wondery做出的内容统一有一项前提,就是有一个扎实的报道(或者故事)。这也就意味着,这类播客的IP源头来自原创,wondery从IP发掘到制作剧集全部自己完成。从内容角度理解,这么做的直接效果是作品质量可以很好得到保证。 

在王瑜看来,中国广播剧市场可以快速发展的一点在于,IP方面无需原创,中国的网文市场已经有大批IP等待开发,并且用户对网文已经有一定程度认知,甚至人气基础。孵化网文IP,广播剧是一片肥沃的土壤。

“男神”广播剧:把手伸向女生口袋
阅文、晋江、长佩等网络文学IP是广播剧紧密连接在一起|视觉中国

根据晋江文学城站内信息,2019年6——8月,全站共签约91部网络小说版权开发协议,其中,广播剧版权开发项目50部,占比超过54%。对比前一年的数据,晋江文学城在2018年全年广播剧签约作品为92部,增速十分明显。

除了IP源头,广播剧还属于“声优经济”。回到上文李龙滨的问题,现阶段不少声优都是圈子内的“顶流”,粉丝众多。这一点倒是更像日本的模式:声优市场发达,一些动漫声优明星甚至成为了全民偶像。

不管是叙事类播客、广播剧抑或声优经济,地区差异的确存在,但本质上也有共通之处:音频市场相对于视频,投入产出比更高。

日本从漫画改编到动画之前,可以通过音频完成初期创作。中国的情况类似,广播剧处于网文与电视剧之间的状态,后者制作成本极高,而广播剧能很好地验证这一IP是否足够吸引用户;同样,美国市场许多播客已经被好莱坞看中,wondery旗下的Dr.Death已被NBC购买版权,计划拍摄成美剧。“类似的播客会越来越多,可以把它们看作影视剧IP开发的“前哨站”。”上述业内人士向极客公园表示。

爆发前夜?

广播剧在巨头眼中,也成为了一块不可缺少的内容。

2020年4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首次正式发布长音频战略,还推出一款长音频新产品。长音频业务既包括有声书、文艺诗歌,也包括广播剧等形态,很明显,具有庞大用户规模以及深入文娱IP开发的腾讯,已经把声音看作一个有力的市场。

喜马拉雅将《三体》改编为广播剧、蜻蜓FM、荔枝FM等平台均涉足广播剧的制作与分发,投入和布局成为了这些平台的常态。

“男神”广播剧:把手伸向女生口袋
将IP联动深入开发,是腾讯最拿手的玩法,现在腾讯也看上了音频市场|网络

但至少从目前来看,广播剧还并未成规模。有声书及知识付费等音频内容仍旧是行业主流,根据多家调研机构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中国有声书市场规模逐渐扩大,2017年有声书市场规模约为30亿元,2018年为46.3亿元。

“广播剧短时间内不能取得爆发式增长,”李龙滨告诉极客公园。在他看来,中国现阶段广播剧制作方面还未达成像影视剧一样的高标准化流水线生产。

他举例,九紫文化之前在做的影视剧后期是严格按照画面来完成,影视剧画面相当于整个后期的轴心,所有制作都紧密贴合其运作,大家对轴心的理解不同的情况很少存在。

但是广播剧的不同之处在于,人们没有画面作依托,每个人看完文字之后对画面的想象力也不同。也就是说,每个人的轴心都不一样,从而使流水线生产变得困难。

另外,由于全部需要用声音讲故事,场景切换等制作手法都是难点所在。李龙滨透露,在制作初期,广播剧的制作时长远超剧集的后期制作时间。

“男神”广播剧:把手伸向女生口袋
克拉克拉CEO王瑜发布广播剧创作者扶持计划|克拉漫播

更重要的是,因为制作流程尚不完善,许多“正规军”们还未下沉到这个市场。王瑜表示,许多广播剧制作团队都是爱好者组成的社团,受限于版权、人员等原因,制作质量与频率不能得到很好的保证。克拉克拉也在今年推出创作者扶持计划,保证广播剧稳定输出。

相比之下,有声书在成本、制作和人员都比广播剧更容易操作。2020年上旬,一档广播剧刚上线就冲到了苹果播客App排行榜第一名,许多播客爱好者都认识到了广播剧。当然,这是广播剧的又一次“出圈”尝试,“慢慢来,”是几乎所有从业者一致的判断。在刚出现良好势头的时候,深耕才能更好发展。

- THE END -

#电视剧#男神

原文链接:极客公园 责任编辑:上方文Q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

  • 关注我们

驱动之家 关注驱动之家 微信公众号,每日及时查 看最新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
  • 微博

    微博:快科技2018

    快科技(原驱动之家)官方微博
  • 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快科技

    带来硬件软件、手机数码最快资讯!
  • 抖音

    抖音:快科技 (1770017824)

    科技快讯、手机开箱、产品体验、应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