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科技
  • 中文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树三代”郭翊:我给梭梭“娶媳妇儿”
2020-07-15 18:15:04  作者:安妮 编辑:安妮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甘肃古浪,腾格里沙漠边缘的一片梭梭林里,郭翊正在滑着手机屏幕,通过APP查看天气。这样的APP,他装了很多个。连着几场雨,终于让这个西北汉子紧锁了一个春天的眉头舒展了些。

“树三代”郭翊:我给梭梭“娶媳妇儿”
八步沙的“树三代”郭翊

“今年算是古浪比较旱的一年,尤其是我们春种的时候,三、四月份基本没下雨”,郭翊有些无奈。天不下雨,就只能拉水浇树,成本压力和心理压力都很大。下一场雨在啥时候?这对郭翊和亿万网友的梭梭树都非常重要。

八步沙的“树三代”

郭翊本可以端着“铁饭碗”过安稳日子,不必承受现在这种压力。

1981年,郭翊的爷爷郭朝明等“六老汉”在一份承包沙漠的合同上按下鲜红的指印——在古浪县“八步沙”这片沙尘肆虐的土地上,他们誓用白发换绿洲。

上世纪90年代,郭翊的父亲郭万刚继续治沙造林。2018年,郭翊辞去公务员职务,成为了八步沙的“第三代治沙人”。

“树三代”郭翊:我给梭梭“娶媳妇儿”
郭翊与父亲郭万刚(左一)

“现在人都爱讨论说,谁是‘富二代’、谁是‘星二代’,我可是地地道道的‘树三代’”,郭翊总会这样自豪地介绍自己。

古浪县位于甘肃和内蒙古交界,北部紧邻腾格里沙漠,是全国荒漠化重点监测县之一。在黄花滩生态移民区,6万多人从南部的祁连山区搬到这里。曾经由于土地沙化问题,种地的收入不高,老百姓的种地的积极性也不高,很多人还是选择外出务工。

“树三代”郭翊:我给梭梭“娶媳妇儿”
八步沙地处风口常年风沙肆虐

这种状况从近两年开始,迎来了一个改善的契机。从2018年起,支付宝里的“蚂蚁森林”开始落地甘肃古浪县。通过与3家公益基金会合作,蚂蚁森林共计在古浪县开展梭梭、花棒造林项目约13万亩,植树超1000万棵,累计投入资金超过5000万元。

“树三代”郭翊:我给梭梭“娶媳妇儿”
蚂蚁森林落地八步沙

“树三代”郭翊:我给梭梭“娶媳妇儿”
蚂蚁森林的梭梭锁住不远处的沙丘

其中,与中国扶贫基金会合作,蚂蚁森林开展梭梭造林1.06万亩(117万棵)。生态移民区的村民们,以这片梭梭林为基础,在农科专家的指导下,尝试着接种苁蓉,找到了增收的新希望。

“树三代”郭翊:我给梭梭“娶媳妇儿”
空中俯瞰黄花滩生态移民村

种小麦能填饱肚子,难道种树就不能?

为什么做了“树三代”?很多人这样问郭翊。

小时候,郭翊几乎见不到父亲——因为他永远在种树。印象最深的,是他和姐姐被关在家里,姐弟俩从捅破的窗户纸里盼着父母回来。高中毕业,郭翊终于有机会“逃离”这个地方,这也是当地很多青年的选择。

离开家乡,从小听话的郭翊,打开了另一扇门。他爱闯荡,也很有互联网思维。曾经组织亏损的摩托车队送快递、创办网站,这些经历使他被父亲“拽”回来踏实种树后,却“趟”出了一条和父辈不同的道路——互联网治沙。

从“人工治沙”到“工程治沙”,老一辈靠的是“守住故土活下去”的悲壮和“人定胜天”的信念。到了第三代治沙人,他们不再选择“一根筋”式的去大自然死磕,更多是在尝试与大自然和解。

“树三代”郭翊:我给梭梭“娶媳妇儿”
黑白照片记录下老一辈治沙的艰辛

以前,郭翊无数次问过父亲,“为什么同学家地里种的小麦,而我们家地里却种的树?”种小麦虽然收成微薄,但至少还能用来填饱肚子。平时沉默惯了的郭万刚没法回答这个问题。

在一次记者的采访中,郭万刚被问到几十年的种树经历。种了一辈子树,这个吃再多苦都不吭一声的父亲,突然失声哭了出来……这一切被郭翊看在眼里,内心产生了深深的震撼。

“我感觉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种树上了”,郭翊说,那一刻,他读懂了父亲:种树,就是八步沙人在严酷环境里“活着”的证明。每种一棵树都是在为生存的尊严“争一口气”——沙尘肆虐下故土守不住,就意味着要背井离乡讨生活,那便和树一样没了“根”,生而为人,也就丢了“魂”。

读懂了父亲,郭翊决定,不再漂泊闯荡。他把寄托在大城市的幻梦,变成了扎根家乡的坚韧。

给梭梭树“娶媳妇儿”

让种树既有生态效益,又能看见经济效益,这是第三代治沙人不同于父辈们的思考。“我们的父亲好不容易让八步沙站起来了,我们要想办法让八步沙走起来。” 互联网,成为“走起来”的关键。

“树三代”郭翊:我给梭梭“娶媳妇儿”
“水肥一体化”的滴灌是精养梭梭的关键

两行梭梭树之间的间隔是2-3米,这给了郭翊他们发挥的空间。苁蓉是一种寄生在梭梭树下的名贵中药材,接种成功后,经过两季的生长,就能进入采收期。经过四年的时间,苁蓉能进入稳产期,每亩地年收入可达2000元以上。而如果在这片地里种粮食,一亩地的年收入最多也不超过500元。

“树三代”郭翊:我给梭梭“娶媳妇儿”
老乡们给苁蓉套上丝袜防止种子散落

为此,当地成立了扶贫公司,按照年租金递增的方式,从移民区的农户手中流转土地。2019年,蚂蚁森林在黄花滩移民区的三个新村共计1.06万亩严重沙化的土地上开展梭梭造林公益项目。除了土地租金收入,农户们还可以到林场务工,每人每天有100多元的工资。

“树三代”郭翊:我给梭梭“娶媳妇儿”
蚂蚁森林的梭梭树长势喜人

据统计,该项目创造的种植养护岗位,累计帮扶贫困户1100户,带动的贫困人口超5000人。而眼下,精养梭梭+嫁接苁蓉,蚂蚁森林作为“绿色基建”为古浪的治沙和百姓的脱贫致富找到了一条新出路。郭翊形象地把这种嫁接称为“给梭梭树娶媳妇儿”,仿佛是自己的孩子们已经成家立业。

“树三代”郭翊:我给梭梭“娶媳妇儿”
当地老乡精心照料网友们的“树儿子”

八步沙林场的大学生

目前,郭翊的团队共有5个人,都是大学生。蚂蚁森林能落地古浪,郭翊和伙伴们功不可没。从2018年初,他们就开始关注蚂蚁森林,希望争取到公益治沙资金。

“树三代”郭翊:我给梭梭“娶媳妇儿”
郭翊和陈树君(右二)将蚂蚁森林从手机上种到了八步沙

大学毕业后,陈树君进入当地一家大型企业,工作不累,待遇很好。“就是没啥意义,比较苦闷”,陈树君说,当时,他一眼可以看到自己60岁时的样子。2016年,陈树君走进八步沙林场。“和我想象的沙漠完全不一样,到处绿油油的”,就这样,他也在这扎下了根。“和树打交道,比和铁疙瘩打交道有意思多了。树会长大,它们有生命。”陈树君这样解释自己的选择。

后来,陈树君看到蚂蚁森林在阿拉善种树的报道,那里种树的方式让他眼前一亮——“原来树还可以这样种!”在他看来,互联网可以让人直观感受到外界的新科技和新想法。“全国人都在干这件事情,困难肯定就少了。”

获得“时代楷模”的荣誉后,陈树君他们受邀到全国各地作报告。在北方的城市,因为台下的观众或多或少都受过风沙的影响,容易产生共鸣。可到了南方,听了没一会儿,大家纷纷开始玩手机,风沙离他们太远了。

“树三代”郭翊:我给梭梭“娶媳妇儿”
八步沙三代人努力换来荒漠变绿洲

如今,蚂蚁森林在全国有5.5亿“种树合伙人”。这些互联网上的“合伙人”每天攒能量、兑换树苗,让小树扎根到自己从未踏足过的土地上,用个人的低碳环保为西部的苍茫大地添一抹绿色。通过互联网,一股股绿色能量得到了汇集。肩负亿万网友的使命和期望,“郭翊们”在和风沙搏斗的时候,多了一份自信和坚定。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

相关资讯
快科技客户端

扫描安装快科技APP

驱动之家微信公众号

扫描关注驱动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