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大厂裁员大潮:也许远远没有结束
2022-01-21 23:08:27  出处:雷峰网  作者:王起端 编辑:上方文Q     评论(0)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有赞人员优化或成今年OKR,产品技术最先裁掉、副总裁陈锦晖离职。

据了解,有内部人表示,有赞裁员可能会超过1500人。从OKR来看,职能部门和产品、技术等中台性质的部门,会是裁员的重灾区。

另外,有赞副总裁陈锦晖已经于2021年10月离职,陈锦晖原百度外卖副总裁陈锦晖加盟有赞担任副总裁,负责渠道。

有赞CEO白鸦曾经说,有赞是最重视产品和技术的公司,现在却最先裁掉产品和技术人员。

裁员的大厂们

除了有赞,爱奇艺、字节跳动、快手、腾讯等大厂早早传出人员精简、业务调整的消息。

随着互联网大厂接二连三裁员的消息登上热搜,打工人的焦虑也升到了顶点。

11月24日,继8月一轮裁员后,字节教育旗下瓜瓜龙、清北网校、学浪、硬件、校园合作等多个业务开始裁员,11月将有近2000人被裁撤。

大力教育2021年年初有大约15000人,之后经历“大力”扩张,然后裁员,到了11月只有不到10000人在职。

12月,字节跳动发布内部邮件,决定:整体撤销人才发展中心团队。现有团队成员优先内部转岗,若无合适岗位,给予补偿、离职。

1月19日,字节继HR大裁员以后,投资部门也开启了一轮裁员和转岗潮。战略和投资部门几乎面临解散的境遇。

在12月1日,爱奇艺大幅裁员,裁员比例高达20%-40%。

据爱奇艺财报,截至去年底,爱奇艺在北京、其他城市及海外地区共拥有7721名员工,以最高20%-40%的规模计算,爱奇艺裁员人数将涉及1544人至3088人。

接着12月7日左右,快手也被曝出正在进行新一轮裁员,快手北上广深的商业化团队将在年底前完成转型,部分业务线被取消,而剩余业务线将在年底搬到杭州,“搬家和离职之间,二选一”。

与此同时,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一位员工爆料,“快手裁员30%,国际业务裁员30%已经开始”。

12月18日,腾讯PCG也将开始大规模人员优化,比例为30%,中高管采取聘任制,一年一签。

在12月22日,蘑菇街在经历了2020年裁员潮后,被曝出再次裁员,甚至一些部门裁员比例接近80%。

12月22日,百度游戏部门300多人几乎全部被裁,直播业务被裁员90%,即使是商业化能力较好的财经垂类直播,也有人被裁掉;教育等业务也有裁员,具体比例不详。

水滴筹也被曝出裁员基本属实,主要涉及顾问团队及保险销售团队,“水滴最多员工达到11000人,现在人数在6000上下”。

互联网行业在全球范围内,已经进入下半场。

在下半场更为激烈、残酷的竞争中,没有一家公司敢说不会裁员,裁员也将成为科技行业的新常态。

为何裁员

谈起今年互联网裁员,人们各执一词。有人提到垄断法、双减政策;有人搬出历史周期性运转;还有人认为是制度与决策的博弈。

简单的说,今年的裁员潮是众多因素互相影响的结果。

2021年10月23日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公布《反垄断法(修正草案)》并于2021年10月19日通过人大初次审议。

紧接着,中国众多主流互联网公司股价较最高点几近腰斩,蚂蚁集团因金融监管合规问题上市被迫延迟;阿里、美团分别被处以182亿和34亿的巨额罚款;滴滴上市后因安全问题被各大应用商店下架。

国内互联网大厂被这一棒打蒙了。

自从1994年中国接入互联网至今,国内互联网行业高速发展已经持续了20多年。网络通信、互联互通代表着的新潮现代化生活,为我国带来了一场切切实实的信息技术革命。

同时,在这20多年间,互联网巨头吃透了经济腾飞的时代红利,高薪酬、高福利吸引一波接一波优秀人才涌入大厂,在没有制度监管的情况下,大厂们野蛮生长资源利用效率并不高。

反垄断作为起点,敲醒了互联网大厂们粗放发展的状态。

大厂们开始意识到,互联网行业茹毛饮血的时代已经过去,新的发展方式需要在市场的监管下运行,在互联网赚大钱不再轻松,国内互联网企业要学会花一分钱办一分事了。

此时现代化管理工具派上用场,裁员和福利都是工具的一部分。

裁员可以缩减开支,更多是对以往快速扩充版图、资源错配的修正,于是上述一幕幕裁员新闻出现在公众面前。

而加大福利杠杆,可以稳固大盘军心。赚钱的部门依旧是互联网大厂们的“心头肉”。有大厂员工在求职交流平台上曝出,游戏公司项目组年终奖会比往年更多。

腾讯、阿里巴巴等互联网大厂也推出员工福利计划。

12月14日,阿里在内网公布“暖心计划”,包含多项员工福利升级,除了延长产假、新增育儿假外,还推出了7天全薪陪伴假、20天全薪长期服务假。

今年11月,腾讯推出“提前退休”政策,升级员工“职业里程碑”福利方案,在腾讯工作满15年的员工,可以提前申请退休,并领取一笔不菲的回报。

这是大厂们为了解决内部问题交出的答卷。

互联网大厂们除了解决内部消耗问题,外部环境新变化该要如何面对。

首先,开始反思业务边界,过往只图市场争夺、大力招人、业务扩张的思路不再奏效;

其次,受国内外政策缩紧,互联网中概股股价普遍暴跌,“股王”阿里巴巴股价年内一度跌至历史低点;腾讯年内跌幅也超过20%,市值较年初蒸发过千亿美元。

另外,大厂表现也不容乐观,截至2021年前三季度,京东净利润同比下滑93.6%,阿里净利润同比下降33.8%。第三季度,百度净亏损166亿元,爱奇艺净亏17亿,亏损额比去年同期扩大41%。

投资者重新审视互联网企业实际价值,互联网行业去虚向实。

现在,大厂们需要在科技技术创新上布局。相比于虚拟经济,硬核类科技更值得投入,被“卡脖子”领域更需要企业去打破。

于是,在芯片领域,阿里巴巴成立平头哥半导体有限公司,入局AI芯片领域,腾讯投资燧原科技,专注于AI芯片商用落地,而字节跳动也在自研云端AI芯片和Arm服务器芯片。

在消费层级,国内手机大厂华为、OPPO、VIVO、小米纷纷开始加入研发芯片阵营。虽短期内难看出直接竞争优势,但从长期来看,打破卡脖子困境并非不可能。

最后大厂们也许需要勒紧裤腰带过一段时间,大象转身必然会有小伤,裁员也只是其策略之一。

互联网大厂裁员大潮:也许远远没有结束

责任编辑:上方文Q文章纠错

话题标签:互联网裁员

  • 观点支持
  • 支持0

  • 反对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 分享好友:
  • |

  • 最热文章

  • 关注我们

快科技 关注快科技 微信公众号,每日及时查 看最新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
  • 微博

    微博:快科技官方

    快科技(原驱动之家)官方微博
  • 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快科技

    带来硬件软件、手机数码最快资讯!
  • 抖音

    抖音:快科技mydrivers

    科技快讯、手机开箱、产品体验、应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