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版ZARA” 拉夏贝尔“大败局”
2021-11-29 19:34:54  出处:斑马消费  作者:范建 编辑:陈驰     评论(0)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的消息,犹如一条免费的广告,数万人涌入拉夏贝尔的直播间,想要趁机捡漏。

20年前,福建人邢加兴创立拉夏贝尔,借非典期间的豪赌一战成名。

它是中国服装界唯一一家“A+H”双上市平台公司,也曾借助直营模式,开出近万家门店,成为服装界的“店王”。

如今,它却走到了破产的边缘。

起于非典

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邢加兴的思绪,一定会飞回十多年前。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那时,肆虐中国的是非典,如今是新冠。不同的是,那一场病毒,来得猛、去得快,邢加兴带着拉夏贝尔一场豪赌定乾坤。新冠加剧拉夏贝尔走向败局,邢加兴已无力承担。

福建,多山少田,也许正是因为此,当地人信奉“爱拼才会赢”,经商的头脑几乎与生俱来。

邢加兴就出生在一个世代务农的福建山民家庭,兄弟5人,他排行老五。5岁开始,他就随着家人下地干活,10岁开始学习种果树。

20岁那年,邢加兴就已是当地一名资深果农。一次进省城买树苗的机会,激起了他胸中的熊熊烈火。

一个职业培训学校正在招生,理发、烹饪、服装设计三个专业,他花600元报名了服装设计,只是因为这个职业看起来光鲜亮丽。

在上世纪90年代,对于一个果农来说,600元是很大一笔钱。

如果不是当年那个略显盲目的选择,福建武夷山脚下,或许就会多了一个默默无闻的果农,中国服装界就会少了一个可以书写的人物。

在培训学校,邢加兴展现出了自己在服装设计方面的天分。仅学习了半年,他就在福州当地一家服装企业找到了工作。做过衣服、站过柜台、骑脚踏车送过货。很快做到了业务主管。

1994年,他从福州来到上海,看到了又一片新的天地。两年后,他开始自己创业,做起了服装销售代理。

自己涉足销售后,他看到了当时服装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款式更新不及时。于是,他从销售向服装行业的上游生产延伸。

那是中国传统零售业的黄金时代,只要拿到合适的铺面,几乎就能稳赚不赔。2001年,中国服装业的新星诞生,名字就叫“拉夏贝尔”。

正当邢加兴准备大干一场时,“非典”突如其来,线下零售行业遭遇重挫。

邢加兴开始了自己人生中的又一场豪赌,逆势加足马力生产。这个疯狂的举动背后,有一个朴素的想法:如果非典失控,大家就一起玩完了。如果很快得到控制,会有一场报复性的消费。

后来的事实证明,邢加兴赌对了。

当在家憋久了的人们走进商场时,拉夏贝尔以极大的力度打折促销,一战在全国服装界打出了知名度。

若干年后,邢加兴通过服装业赚了钱,以乡贤的身份,再次回到生养他的仙阳镇阳墩村,投资数亿建成了一个占地千亩的“樱园农业休闲农庄”。

疯狂扩张

创业初期,邢加兴只要有空,就会参加在全球各地举办的时装周,借此了解服装业最新的潮流和趋势。他是ZARA快时尚模式的拥趸,立志要将拉夏贝尔打造成“中国的ZARA”。

作为一个从传统零售时期闯出来的创业者,他对规模有谜一般的崇拜,且一直坚持重资产的直营模式。

在服装业的黄金时代,拉夏贝尔借助直营垂直管理的优势,规模得到了快速提升。

拉夏贝尔的快速崛起,也受到了资本的青睐,公司相继拿到了顶级资本联想和高盛的投资。

特别是在2014年和2017年,公司先后实现港股和A股上市,成为了中国服装行业中唯一一家“A+H”双平台上市公司,募得巨额资金,为公司的快速扩张积累了丰厚的资本。

2012年-2017年,拉夏贝尔旗下门店数量呈井喷之势,从1200家快速增长至9400家,成为了中国服装界当之无愧的“店王”。

与此同时,在主品牌拉夏贝尔之后,公司相继推出Puella、Candie’s、7Modifier、La Babité等女装品牌,POTE、JACKWALK、MARC ECKō等男装品牌,以及童装品牌8EM等。品牌阵营多达20多个,成为拥有女装、男装以及童装的服装业航母。

门店的疯狂扩张,直接推动了公司营收规模的快速增长。2018年,公司营收规模首破百亿。成为国内服装界,继森马服饰、海澜之家之后,又一家百亿级企业。

危机,就在这时悄然而至。

断臂求生

邢加兴也意识到公司已经出现了问题。

从2016年起,拉夏贝尔已增收不增利,2018年更是出现了首次亏损。电商的冲击、线下客流的减少和分散,直营模式成为了公司沉重的负担。

从这一年开始,拉夏贝尔扩张步伐放缓,当年新开店1132家、关店1311家,全年新开门店首次为负。

船大难掉头。拉夏贝尔一路狂奔的十多年,几乎都是顺顺当当,团队形成惯性思维,冗员情况严重,要想大力改革已难推动。

面对不断恶化的经营状况,拉夏贝尔只能选择断臂换一线生机。

2019年,公司加大关店力度,境内经营网点从年初的9269个减至年末的4878个,砍去近半。

与此同时,收缩品牌战线,果断砍掉拖累业绩的男装业务,将有限的资源重新聚焦到La Chapelle等核心女装品牌。

公司也不再固守全直营,推行联营、加盟等新模式,以降低自身风险。

2020年,公司更是下出一招险棋,将线上业务调整为“品牌授权+运营服务”模式,也就是“卖吊牌”,几乎丧失了最后的尊严。

主营业务实现盈利无望,公司一度卖地、卖房换收益。即便如此,公司在2018年-2020年,仍连续3年归母净利润亏损。如若不是退市新规的实施,拉夏贝尔已失去了上市地位。

随着公司的经营恶化,股价连续暴跌。作为公司控股股东和实控人,邢加兴股票质押大面积违约,自身难保。

去年3月,拉夏贝尔将公司注册地由上海迁址新疆,希望借此换得当地在金融方面的支持,以缓解公司的流动性危机。

无奈,公司的问题太大,少量的钱已无法解决根本问题。

邢加兴落幕

邢加兴个人财务压力巨大,对企业的经营能力也收到了外界的质疑。

2020年2月,邢加兴辞去包括公司董事长在内的所有职务。作为大股东,他提名陆尔穗、蔡国新为董事候选人,并推荐陆为董事长人选。

陆尔穗曾以炒壳闻名于资本市场,2012年拿下江苏三友,后卖给美年健康,两年多获得5倍收益。

邢加兴的人事安排,被其他股东强烈阻击。在股东大会上,陆、蔡二人得票极低落选。

去年3月,公司董事会提前换届,邢加兴欲再出山,他却成为了唯一一个被投票否决的董事候选人。

巨大的经营压力之下,公司总裁像走马灯一样频繁更换。仅在2020年,就更换了5个人选。任职时间最短的章丹玲,在这个位置上仅坐了1个月零5天。

如今,拉夏贝尔资产负债率高达133.63%,已严重资不抵债,大量债务逾期、司法涉诉层出不穷,资产和银行账户被大面积冻结,债权人已提请对公司实施破产清算。

这一切,与邢加兴已没有太大关系。因所持上市公司股份陆续被拍卖和司法划转,他已失去上市公司大股东地位,持股所剩无几。

曾经的女装巨头陨落!拉夏贝尔被申请破产

- THE END -

#破产#拉夏贝尔

原文链接:斑马消费 责任编辑:陈驰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

  • 关注我们

快科技 关注快科技 微信公众号,每日及时查 看最新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
  • 微博

    微博:快科技官方

    快科技(原驱动之家)官方微博
  • 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快科技

    带来硬件软件、手机数码最快资讯!
  • 抖音

    抖音:快科技mydrivers

    科技快讯、手机开箱、产品体验、应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