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2021-02-25 00:12:38  出处:差评  作者: 差评君 编辑:随心     评论(0)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今天我想说一个有点沉重的话题。

前几天,我在微博上看到这么一件事情,有个女孩写了一封很长的遗书,她说自己诊断了重度抑郁症,活的非常痛苦,最后选择了自杀。

在遗书里面,她把人生比作一个游戏,她说自己玩这个游戏玩的感受不到乐趣了,对游戏里面的所有东西都觉得很无趣,所以就注销账号了。

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她说自己在中国的医院被诊断成重度抑郁症,来到日本精神科看了很长时间病,医生最后对她说“ 药物对她来说可能没有作用。”

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她还说 : “ 死亡不是一件坏事,至少对我来说不是,我终于获得了解脱,也真的很快乐。”

无论如何,她自杀了。

她的遗书这条微博发出之后,转发了超过 5 万次,之后这条微博被删除,她的整个微博也全部清空了。

一条年轻的生命逝去,是一件很令人惋惜和难过的事情,但是在微博上,我看到很多不一样的声音。

很多人不再是惋惜,难过,反而觉得她很“ 通透 ”,“ 潇洒 ”,“ 活的明白 ”,“ 祝福她 ”,“ 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也有很多的网友觉得理解她,和她产生了共情,被她说服,认为她把死亡变得很浪漫。

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一时间,她的自杀好像变成了一个特别正常的事情,就像是有些人写的那样“ 希望你到下一个游戏能玩的开心~ ”

说实话,我真的觉得这样的“ 祝福 ”不太对。。。

可能有的人要说,自杀是个人的自由,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对待自己生命的方式。她的逻辑很清晰,条理很清楚,是想明白了,旁人没什么好说的。

在反驳这些言论之前,我想先提一个人。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 2012 年有一个叫做走饭的网友自杀了,和白蚁一行很像,她也是重度抑郁症,死之前她发了一条微博:

“ 我有抑郁症,所以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拜拜啦。 ”

现在这条微博下面,有几百万条留言。

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很多留言的人都是和@走饭 一样得了抑郁症的网友,她们聚集在走饭的微博下面,把她生前的最后一条微博当成了一个倾诉感情的树洞。

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这些留言,几乎每天都会有,他们把那些没有办法和自己亲人朋友诉说的内容,没办法在自己微博上发的“ 丧 ”内容,都发在了这个上面。

而其中很大一部分人,所发布的内容都带有自杀的倾向和可能性。

2018 年,武汉大学有一个人工智能领域的教授发现了这条微博,他在想能不能用自己的学科来帮助这些想要自杀的人。

于是他找来了自己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些朋友和同事,一起制作了一个程序。这个程序每天都会扫描一些类似@走饭 的微博这样的树洞,从留言的关键词中分析出哪些可能是有自杀倾向或者正在进行自杀的人,然后去帮助他们。

他把自杀倾向分成 10 级,10 级是最高级,是可能正在进行自杀的人,需要立即报警干预,6 级以上就需要人工心理疏导干预。

这就是武汉大学的教授黄智生和他的树洞救援团。从 2018 年 7 月 25 日开始一直到 2019 年底,树洞救援团总共阻止了 1812 次自杀,挽救了上千条生命。

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树洞救援团并不是没有受到过质疑,有些人认为树洞救援团剥夺了人们选择生命的权利:有些人如果活得很痛苦,那么她/他选择自杀为什么不行呢?你们又为什么要阻止呢?

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2020 年 12 月 7 日,黄智生在微博上回答了这个问题:“ 人有选择自己死亡的权力吗?

“ 我们阻止你们选择自杀,并非在干扰你们选择自己死亡的权力,而是希望你们放慢脚步,不要轻易选择死亡这样一个不可逆的生命过程。

我们已经进行的数以千次的救援经验证明,绝大多数被我们拯救下来的人最终都可能会从痛苦中走出来。现在也没有充分的科学证据证明你与这绝大多数人都不一样。所以,我们保留阻止你自杀的权力。”

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是的,我们常说,生命只有一次。无论是任何的事情,和朋友的决裂,和家人的不理解,失恋,落榜,丢掉工作,这些都有可能弥补的机会。只有生命,没有再一次的机会。

死亡,是不可逆的。

谈及“ 自杀 ”的权利之前,首先要明确的是白蚁一行是一名被确诊的重度抑郁症患者,药物治疗对于重度抑郁症患者是非常重要的,但在她的遗书之中,日本的医生却和她说“药物治疗对你可能没用。”如果这是真的,那这个日本医生的所作所为的是非常不负责的。

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如果我们把抑郁症理解成一种病,那白蚁一行在遗书中所说的有关于“ 生命无意义 ”的想法,其实都是她病症的一种表现。对于病症,最好的办法应该是努力治病,而不是放任疾病蔓延。

白蚁一行的遗书发布之后,有其他的长期抑郁症患者表达了自己对这些对@白蚁一行 表示理解,支持的言论的不满。

她说:“ 作为抑郁症患者,我们都像是在水里挣扎的溺水者,大家都很努力的想要自救。但是当白蚁放弃挣扎沉了下去的时候,却看到岸上围观的人在鼓掌祝福说,太好了,你终于不需要那么幸苦了。怎么说,觉得是对其他溺水者的一记重锤。”

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让我更加担忧的是“ 自杀的合理化 ”,如果一个自杀的抑郁症患者在社交媒体收到的不是惋惜,难过,而是祝福,理解,共情,那么对其他挣扎在自杀边缘的抑郁症患者而言,这会不会是压倒他们的最后一丝稻草?

这并不是没有可能的。在心理学上,有一个“ 维特效应 ”,来源是 1774 年歌德撰写的《 少年维特之烦恼 》,这本书讲的是一名叫维特的青年因失恋而自杀的事情,在欧洲风靡一时,引起了很多青少年的“ 模仿自杀 ”。

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名人的自杀影响很大。2003 年张国荣自杀后,从当天深夜到第二天凌晨 9 小时内,全香港有 6 人跳楼自杀,整个 4 月香港 131 人自杀;2020 年 9 月 27 日日本女星竹内结子的自杀之后,10 天 之内 207 名日本女性自杀。

世界卫生阻止国际预防自杀协会出版的《 预防自杀:供媒体工作者参考 》中明确的指出“ 不要使用将自杀敏感化或者将自杀正常化的语言,或者将自杀视个体为解决问题的建设性方法。

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从这点来看,我觉得微博还是有一定的责任的。

之前谈到“ 网抑云 ”这个梗的时候,我曾经提过一个解释:很多网友把私有区域和公共区域无法区分。

像是遗书这样的内容,显然应该是属于私有领域的,但是却因为微博这种机制,变成了公共领域的内容,让很多的人都看到,引起了大规模的讨论。

如果能够早点发现微博发布内容的人的自杀征兆,并早点为他们提供心理疏导,自杀干预等等帮助,这是不是能从源头防止更多像是@白蚁一行这样的悲剧发生呢?

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说到底,像是黄智生教授这样的学者所作的自杀干预工作,本来就应该是大企业的社会责任。大企业每天拿到我们的各种大数据,除了推荐一些广告,给我们塞关注,点赞之外,能不能也干点正事?

这点上,可以表扬一下哔哩哔哩,有网友在白蚁一行的遗书被删了之后,把它发到了B 站,结果被 B 站移除了。然后 B 站的工作人员给她打电话表示担心她的心理状态,需不需要帮助。。。

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我相信那些祝福@白蚁一行,和她共情,表示理解她的人,都没有什么坏心思。现代社会,很多人的压力都非常大,抑郁情绪大家经常都会有,会觉得活着很辛苦,很累,会觉得人生没有意义。

但是抑郁情绪不等于抑郁症,作为一种成因复杂,难以治愈的心理疾病,得了抑郁症的患者还是应该尽早到正规的医疗机构就诊,在医生的指导下用药物去治疗疾病,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

对网上自杀的人送出祝福 我总觉得这样不太对

不是患者的我们,可能永远没法理解得病的人的感受。但是,我们也有我们能做的事情,那就是对身边的朋友多加关心,多多珍惜眼前人。

如果有条件的话,在看到正在进行自杀,或者有自杀倾向的社交媒体言论的时候,去尽量帮助他们寻求官方的帮助,能做到这些就已经很好了。

一个生命的逝去令人叹息,无论如何,希望以后不再有这样的事发生了。

- THE END -

#自杀

原文链接:差评 责任编辑:随心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

  • 关注我们

驱动之家 关注驱动之家 微信公众号,每日及时查 看最新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
  • 微博

    微博:快科技官方

    快科技(原驱动之家)官方微博
  • 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快科技

    带来硬件软件、手机数码最快资讯!
  • 抖音

    抖音:快科技mydrivers

    科技快讯、手机开箱、产品体验、应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