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武大郎有一根银针 是不是就能改写结局?
2020-09-16 21:31:53  出处:蝌蚪五线谱  作者:蝌蚪君 编辑:上方文Q     评论(0)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在一些古装电视剧里面,我们经常看见一些人掏出白花花的银锭子来付钱。银子不仅是人们出行携带的细软,还是各路大侠闯荡江湖的必备武器。

遇到陌生不安全的地方,可以用“银针”来检验饭菜,判断周围是否有敌意。除此之外,他们还随身携带银制飞针、配饰,以防不测,好像在剧中,古人的生活处处离不开“银”。

如果武大郎有一根银针 是不是就能改写结局?
图片来源 ckdzb

最近几年,银在人们的生活中越来越受追捧。

“古代用银器试毒,银器能够检测毒性”,因此,很多人便认为银饰有助体内毒素排出,“一个人如果体质较弱、体内毒素较多的话,佩戴的银饰可能很快就会发黑”、“喝了用银器泡的水,可以延年益寿”……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银”果真就那么神奇?

要想理清这个问题,先得介绍下银的三种存在形态——银单质、银离子和胶体银。

// 纯银:自然界最稳定的物质之一 //

银单质就是我们常说的纯银。它是自然界最为稳定的物质之一,不与皮肤发生反应、不与血液发生反应、不与细胞发生反应,既不为人体供能,也不是人体的组成成分。

《中国居民膳食指南》《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中,都没有提到银单质。换句话说,银单质对人体无益也无害,其唯一的作用可能就是“验毒”了。

在古代,最常用的害人毒药就是砒霜,主要成分为As2O3。

如果武大郎有一根银针 是不是就能改写结局?
图片来源《水浒传》

砒霜是砷(As)的氧化物,但在自然界中,砷和硫(S)是一对模范夫妻,两个元素经常抱在一起难舍难分,常常以雄黄(As2S2)、雌黄(As2S3)和砷黄铁矿(FeAsS)等化合物的形态存在。

另外,砷的化学符号As中本身就也包含了硫的符号S,二者真的已经好到“以你之姓冠我之名”的程度。

只是,砷和硫的这段姻缘,遭到了古人们的反对。可古代人化学“学艺不精”,想要分开两者,于是就简单粗暴地把含砷的矿石砸碎,和木炭一起烧,氧化后,烧出来的白色粉末就是砒霜了。

这种粗放式的制毒方法当然不可能完全拆散砷和硫,所以砒霜中多多少少都会留下一些硫的成分。

不过,经过大火灼烧的硫仿佛没有了安全感,和砷的感情也变得不再牢固,银(Ag)一出现,硫就跟着它跑了,它俩在一起就成了黑色的硫化银。

这就是“银针验毒”的原理。

所以说,用银针试毒根本就不靠谱!原因很简单:有硫不一定有毒,有毒不一定有硫。

如果武大郎有一根银针 是不是就能改写结局?
蝌蚪君手绘

所以说,如果你的银饰变黑了的话,不是你身体里毒素太多,而是你汗液里的硫和银饰亲密接触之后,产生了化学反应,生成微量的硫化银。

// 银离子:请神容易送神难//

银离子可以杀菌,这是验证过的,但是它在人体的代谢周期非常长,需要28天左右银离子才能完全排出。

在人类登月这样载入史册的大事中,银依然没有缺席。

登月用的宇宙飞船载重量非常有限,所以要仔细权衡每一寸地方、每一克重量,同时又要保证宇航员安全、健康。

在研究过程中,NASA发现,用银为水消毒是最合适的——只需极低浓度的银离子,便能有效杀菌。

银离子在临床上的运用也不少见,比如,遇到烫伤、烧伤,可以用含有硝酸银的绷带包扎,硝酸银中含有大量的银离子,可以有效保护伤口;此外,有研究指出,往尿道插管、呼吸道插管的管壁上涂抹抗生素和硝酸银,可以显著减少感染。

看到这,肯定有人会问,既然银离子这么好,为何不见推广呢?

这是由于银离子的杀菌机制尚不清楚,还需要时间检验。

另外,银离子的代谢周期非常长,进入人体的高浓度银离子需要28天左右才能被完全清除。与之相比,常见的头孢类抗生素,用药几个小时后,体内的药物浓度便下降一半。

由于银离子机理不明、代谢缓慢,小剂量运用或者外敷尚可,常规运用就要仔细权衡了。

// 胶体银:保健?一个伪命题罢了//

最后咱们来说说胶体银。

胶体银是国外比较流行的一种保健品,由纳米级别的银组成,有人宣称它对数百种疾病都有出色的功效,可以抗癌、治疗感染……

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著名医院梅奥医学中心(Mayo clinic)都表示,目前胶体银的任何一种功效,都还没有得到证实,长期大剂量服用,有可能患上Argyria病,使皮肤变蓝。

银:“其实我也没那么万能,是你们的祖先找不到其他替代品而已”。

如果武大郎有一根银针 是不是就能改写结局?
图片来源 pixabay

参考文献

[1] The truth about colloidal silver[EB/OL]. Mayo Clinic, [2019-08-21]. 

[2] FEWTRELL DL. Silver: water disinfection and toxicity[J]. 2014: 53.

[3] Silver water disinfection and toxicity[J]. 2014.

[4] MARX DE, BARILLO DJ. Silver in medicine: The basic science[J]. Burns, 2014, 40: S9-S18. 

[5] Marx, Barillo.  Silver in medicine The basic science[J]. 2014.

[6] BARILLO DJ, MARX DE. Silver in medicine: A brief history BC 335 to present[J]. Burns, 2014, 40: S3-S8.

[7] Barillo, Marx. Silver in medicine A brief history BC 335 to pres[J]. 2014.

[8] OOSTHOEK S. Nanosilver: Naughty or nice?[EB/OL]. Science News for Students, 2017. 

[9] ALEXANDER JW. History of the Medical Use of Silver[J]. Surgical Infections, 2009, 10(3): 289-292.

[10] Alexander. History of the Medical Use of Silver[J]. 2009.

[11] Colloidal Silver[EB/OL]. NCCIH, 2009. 

- THE END -

#生科医学#中毒

原文链接:蝌蚪五线谱 责任编辑:上方文Q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

  • 关注我们

驱动之家 关注驱动之家 微信公众号,每日及时查 看最新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
  • 微博

    微博:快科技2018

    快科技(原驱动之家)官方微博
  • 今日头条

    今日头条:快科技

    带来硬件软件、手机数码最快资讯!
  • 抖音

    抖音:快科技 (1770017824)

    科技快讯、手机开箱、产品体验、应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