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科技
  • 中文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张雨绮的霸气人设在《浪姐》怎么就翻车了?
2020-07-20 18:19:19  出处:虎嗅网  作者: 胡展嘉 编辑:陈驰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张雨绮人设翻车了。

看完《乘风破浪的姐姐》(以下简称《浪姐》)前两期,很多人发出了这样的感慨:前一秒霸气“中国版”千颂伊还在怒剪八爪鱼,下一秒在《浪姐》节目里,便呈现出一个憨憨、蠢萌的“绮绮子”。

这种人设反转也发生在导师杜华身上,在前几期,杜华就因“不专业点评”“过于随意的分组”被骂上热搜,转眼,最新两期却因“烫嘴普通话”博了一波“有点可爱”的好感。

当人们还沉浸在黄晓明《中餐厅》中“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霸道总裁劲儿中没缓过神,在《浪姐》中的他,早已化身为“一碗水端平”的温情暖男。

张雨绮的霸气人设在《浪姐》怎么就翻车了?

“霸总”黄晓明的姐姐历险记

可以说,想到《浪姐》里的每个人,你都会有一到两个记忆点。过往我们习惯的人设,在这个节目里,好像也变得开始不一样。这中间的反转究竟怎么发生的?

其实,我们所看到“姐姐们”挂着不同的性格LOGO在荧幕前乘风破浪,都离不开在背后“兴风作浪”的后期剪辑制作团队。

7月9号,在湖南长沙,虎嗅也见到了《浪姐》后期制作公司——BKWStudio(黑威兰影视)创始人徐冰,在空闲间隙,我们聊了聊《浪姐》是怎么“被制造”出来的,这些“姐姐”又为什么能够引起大众共鸣。

“首遇《浪姐》并没有信心”

2020年1月份,《浪姐》项目部负责人吴梦知找到BKW团队,说她有一个很荒诞的想法,想要做一个让30位姐姐成团的真人秀时,徐冰称团队既惊喜又担忧,“当时就觉得立意魔幻,想法确实荒诞。”

“刚开始接触《浪姐》这个项目,只了解到局部信息,当时并没有信心。”徐冰坦承。尽管对方称这是他们投入最大的头部项目,但最初洽谈时,徐冰不无担忧。

作为从业数十年的“行业老兵”,徐冰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电视与电影导演系导演专业,曾以制片人和导演的身份参与制作了电影《扣篮对决》、NBA中国官方电视节目《NBA制造》、美国WPT的《世界扑克巡回赛》、索尼影业的《苏菲日记》、保利博纳的《非常幸运》等影视剧。

2013年,发力电影制作的同时,徐冰和同事创办BKW,集投资出品、策划制作、后期于一体,并开始逐渐把目光瞄向综艺市场。首次试水的项目便是湖南卫视《 我是歌手》第一季,在《我是歌手》制作期间,团队从最早研发阶段就开始以后期的角度,参与意见。节目播出后,团队在圈内慢慢打开了名气。

张雨绮的霸气人设在《浪姐》怎么就翻车了?

《浪姐》发布会现场

在这之后,BKW又参与制作了《爸爸去哪儿》《花儿与少年》《亲爱的客栈》《创造101》《乐队的夏天》《演员请就位》《王牌对王牌》等电视以及网络综艺。尽管已经有操刀过多款爆品的经验,但面对《浪姐》这个项目,徐冰和后期总监戴鑫还是犹豫了。

“要讲一个有30位女一号的故事,这个挑战几乎是前所未有的。 ”戴鑫称。

在这之后,双方经过多轮磨合,《浪姐》的雏形开始逐渐显现,于是戴鑫带着团队,将近70人扑在了这个项目上。为了能够保证二次创作的独立性,前期节目拍摄期间,BKW团队并不直接参与,而是在素材的基础上,进行再创作。

“这可能是我剪过所有的节目里最难的。”谈及后期剪辑过程,戴鑫表示。

不同于素人养成类选秀,《浪姐》所吸纳的是一群在社会上已经摸爬滚打、有一定阅历和地位的女性,如何去重新定义这群已经乘风破浪的“姐姐”们,重新去架构故事,并向观众传递出一种态度,提炼出趣味性,给大家强烈的黑色幽默和荒诞的感受,是BKW后期制作团队想要创新,但又不得不面临的挑战。

在500T素材里找“姐姐” 

将近500T。

这是《浪姐》首次拍摄素材的容量,换算成通俗易读的解释就是几十万G、上千个小时的时长,徐冰称这也是团队从事剪辑工作以来,拿到最长的一期素材。“整季素材预测高达8000T。”徐冰表示。

如何从这些素材里找到“姐姐”,去定义一帮30+的女性?

对于真人秀而言,关键在于如何从素材中缕出有悬念冲突、起伏和好看的故事, 从《浪姐》的角度而言,团队希望能够做一部针对女性无畏年龄的精彩的“大戏”,曲折、有剧情、有冲突。但同时“要把姐姐最真实的一面挖掘出来,不能为了冲突而冲突。”

如果前后人物性格相差很多,也会去客观呈现这种变化,告诉大众,这就是真实的人物。

张雨绮的霸气人设在《浪姐》怎么就翻车了?

在制作创造《101》的后期时,团队从上百位选手中抓出了王菊和杨超越两位“典型”,王菊的不同在于她所打破的女团“以瘦为美”的成见。

而杨超越则是想向大众证明,要认识到每个人有自己的局限性,但后期剪辑过程中,团队拎出了杨超越“动不动”就哭的特质,体现出人物本身在高压之下体现的人之常情。

在《浪姐》剪辑创作过程中,团队希望能够追寻真实感,不扭曲人物意志,但又能给观众带来惊喜的素材,同时也能让观看者有所感悟:你可以拿某个姐姐的点去发泄,但也可以被姐姐们的精神所感动。

在第一期素材观看过程中,团队发现张雨绮平时展现给大众面前的人设是够真实,尽管过去在外界中呈现的形象和主打路线是霸气,但在最初素材中,所呈现的就是憨憨的真实面貌。“那就把这一面表现出来。”

在制作《花儿与少年》时,团队就对宁静这个人物有所熟悉,“她即便不讲话,坐在那里都是戏。”徐冰称,于是,节目中宁静的御姐和霸气人设,通过后期之手,便勾勒呈现出来了。

张雨绮的霸气人设在《浪姐》怎么就翻车了?

节目中一直在验证“真香”定律的静静子

但戴鑫也强调,凡是抱着刻意做人设的心理去做真人秀,都是失败的,“所有呈现都要基于真实的素材去做表达。”

“当第一集看到姐姐们怼导演组,怼杜华时,其实会有一种快感,这种快感是制作者要提供给作品的,但又要隐去主观感,让大家感觉到这个东西是自然的,这可能是真人秀要拿捏的一个度。”戴鑫表示。

在她看来,后期剪辑过程中,所呈现给大众的素材,基本都是基于真实性格底色,进行的筛选或美化。“必须是真情实感的流露,剪出来的故事才感人。”

徐冰也表示,“有些剪辑很巧妙,不停推翻人设的过程,尺度已经把握得很不容易了。”“很多艺人在一起,好看的真人秀,会不断翻车,经过我们的手就要不断呈现翻车。”

但无可否认,芒果卫视这场30+的女性大型真人秀中,每个人在《浪姐》的舞台上,都找到了自己独树一帜的slogan。观众也都赋予了她们每个人独有的标签。

如果你对爱哭、情商不高、才艺不精的海陆没印象,那一定忘不了狼性、拼搏、把野心写在脸上的蓝盈莹,如果这些人还没有在你记忆的任督二脉烙下足迹,那么“伊物降依物”的伊能静和黄圣依;一出场就要到剩下29位姐姐联系方式的社交达人张萌;人狠话不多的吴昕;不说话就气场全开的宁静...她们的呈现,或者遵循的价值观,你或多或少能过找到代入感。

张雨绮的霸气人设在《浪姐》怎么就翻车了?

吴昕的存在,很容易让生活中的人找到共鸣

一群有成就的女性,过往的经历如何,她们是怎么成功的,为什么是她们能成功,徐冰希望通过团队的剪辑创作,能够让节目角色与观众取得内在联系,找到共鸣。当然,最打动人的还是人物的真实底色。

“我们希望每个人物能够反映社会的某一类人群,使大众能够产生共鸣感,在观看节目时能有所成长。”徐冰称。

《浪姐》之外的剪辑“秀”

在和徐冰交流过程中,他坦言,与其他过往节目相比,《浪姐》的剪辑制作工作,在同等时间要付出双倍甚至三倍的工作量,在工艺上面临的挑战也越来越大。

对于后期制作团队而言,既要强调真实性,又要做到与社会、观众产生链接交流,同时要发掘每个人物可爱和鲜明的一面。

在剪辑过程中,基于过往的经验,BKW对剪辑素材,大多数情况下,拥有最终决定权,也就是说,我们所看到的最终播出成片,是由他们最终来完成的。

张雨绮的霸气人设在《浪姐》怎么就翻车了?

张雨绮的人气论

而对于国内大多数综艺而言,后期的剪辑通常由节目总导演和前端总编剧掌控,最终的呈现效果还要进行多方平衡,剪辑师话语权较低,但随着综艺海外引进模式开启后,后期制作也逐渐延伸为一个庞大的产业。有数据表示,就目前国内综艺的体量预计,整个后期市场产业规模要以亿级计算。

今年1月份发布的《2019年腾讯娱乐白皮书》显示,2019国产综艺播出总量为184部,卫视综艺产量全年79档;五大卫视和四大视频平台2019年产出的“综N代”达65部,总量与上年基本持平,但占比上浮近10%。与此同时,流量也都被“综N代”聚集,不论是收视率榜单还是热度榜单,“综N代”都占据大半。

据广电总局统计的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综艺广告市场规模接近220亿元,同比增长16.1%。其中,网络综艺市场规模达79.71亿元,同比增长56.1%;2019年上半年电视综艺广告市场规模达138.77亿元,同比增长1.2%。

从整个节目制作流程而言,后期也正担任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在行业中,后期拯救内容的现象,也频繁发生。

《花少2》也被看作后期拯救内容的典范。有观众称,旅行途中更多的是平淡或者矛盾,但后期发现了有趣的细微点滴,并串成了完整的故事,如行云流水般通畅。

也有人反映《花少2》纯为了后期才追完,两幕印象无敌深刻,一是土耳其开车那段航拍,一是迪拜过生日那段,宁静一个人在窗前,大家各自落寞回酒店,剪辑呈现出了电影的效果。

徐冰称,平淡的素材,在他们后期创作过程中时有发生,这就对团队讲故事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考验。

张雨绮的霸气人设在《浪姐》怎么就翻车了?

图:钟丽缇微博

据了解,在对《浪姐》进行剪辑时,BKW团队在粗剪之前,会对整体素材进行大致浏览观看,保证故事整体的流畅性。“如果人物命运翻车了,我们也会根据真实情况,把翻车的过程呈现出来。”“所有的剪辑,遵循的依然是真实性。”徐冰表示。

在交谈过程中,徐冰直言,其实没有料到《浪姐》这个节目会爆火,他称当初就想通过后期制作出一个有趣且让大家能够有交流,引发思考的节目,“火不火并不在我们思考范围内。”

但随着热度的水涨船高,制作班底的心态也在发生变化,用他的话来说,是变得更谨慎了。

对于后期制作团队而言,是要追着市场走,还是做自己认为美的东西,中间的尺度如何拿捏,徐冰称他们仍然在探索中。作为从业者,徐冰也深切感受到短综艺和短视频的冲击,为了能够增加抗风险能力,公司越来越多参与到更长线的综艺链条中。

未来,他多次强调,希望能够把真人秀品质电影化,“应该把综艺定位为更高端的阶段,为用户带来增值的,具备享受性的感官体验。”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

快科技客户端

扫描安装快科技APP

驱动之家微信公众号

扫描关注驱动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