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科技
  • 中文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疫情“皮肤饥饿”效应:人们渴望触摸他人身体!
2020-07-15 08:51:07  出处:新浪科技  作者:叶倾城 编辑:雪花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对于多数人而言,过去几个月的疫情隔离期可能是他们与朋友们没有身体接触的最长时间了,目前,研究人员正在探索“皮肤饥饿”效应对人体健康的影响。伦敦化妆师乔·阿登努加说:“我如果不触摸别人,就无法工作,这就是我的职业。”但是自今年英国进入疫情隔离期以来,像她这样的美容专业人士不得不停业,目前还没有恢复正常营业的计划。

“我喜欢和客户在一起聊天,保持与他们亲近是非常重要的,我会面对他们,一边抚摸着他们的脸,一边聊天,然而受疫情影响,当我的工作停止时,我的精神遭受了极大打击,我在停业的最初两周情绪非常低落。”

她称:失去收入来源并不是情绪低落的唯一原因,我习惯了工作的周期性,我的多数客户都是举办婚礼的新娘,每年人们选定的结婚日期都不一样,在婚礼淡季相应的收入也会少一些,所以我选择为模特拍照,并将她们的照片放在Instagram社交媒体的照片集中,作为一种营销宣传方式。

美容业并不是唯一受到社会规则限制的行业,从私人教练到专业裁缝都发现很难延续某个业内指导方针持续工作。有些人已经能够通过视频通话继续进行工作,阿登努加说:“当我意识到这个世界正在变得更加虚拟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虚拟咨询,既然我不能到现场对你化妆,我就教你如何化妆,这种网络虚拟方式仅持续两个月,但现在完全不一样,很抱歉,我想通过电话或者屏幕将手伸过去,与你真实触摸。”

她将这种渴望描述为“皮肤饥饿”——一种渴望触摸他人或者被他人触摸的社会方式。她和其他多数人一样,都意识到在疫情隔离期人们的生活变得不那么亲密了。近期,化妆师玛丽·格林威尔了一段她和朋友一起工作的视频,她和朋友生活在一个封闭“泡状建筑”中,她说:“我很幸运能够接触这个家庭,并成为家庭中的一员,这是疫情隔离期以来首次与外界者接触。”

玛丽的支持者也倾诉了自己的心声,其中一位表示,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不是很有趣吗?我不是指浪漫的爱情和温馨的亲情,而是我们每天与外界者的接触是非常重要。另一位支持者表示:我赞同该观点,很多老年人渴望与外界的接触和交流,而他们最有可能的接触者就是发型设计师或者理发师,这是人类情感世界的重要部分,不是吗?此时我能设身处地想到独居老年人的生活。

为什么我们渴望亲近他人?为什么触摸如此难以被取代?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传播学教授科里·弗洛伊德是情感剥夺方面的专家,“皮肤饥饿”或者“触觉剥夺”仅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尽管弗洛伊德也研究老年人或者孤僻者在其他方面情感是如何被剥夺的,例如:老年人群缺少朋友沟通交谈。

当我们注意到自己期望的触摸量和接收到的触摸量之间存有差异时,就会感到“皮肤饥饿”。当前的疫情隔离期是非常特殊的,因为那些曾感觉被孤立的人们仍然感到孤寂,而那些以前可能从未感觉被孤立的人正在以一种特定方式被剥夺情感——触摸,虽然可以通过电话或者视频通话来保持社会联系,但我们不能、也不应该彼此靠近,其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弗洛伊德称,当我们注意到自己期望的触摸量和接收到的触摸量之间存有差异时,就会感到“皮肤饥饿”。这意味着该信号与正常饥饿十分相似,我们只有在未得到足够想要的东西时才会注意到它。

他还指出,人们经常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就失去了接触,他们会普遍感到不安,部分原因是他们已经3个星期没有彼此拥抱,在疫情隔离期,老年人很久没有见过孙子孙女,年轻人也很久没有和父母或者配偶在一起。显然,有些人比其他人对肌肤接触有更大的需求,这种对他人触摸的渴望程度是因人而异的,尽管弗洛伊德称很少有人完全不需要触摸。

想要被触摸的欲望在人群中呈正态分布,意味着大多数人都处于需要很多或者很少的状态。他说:“部分人有触碰厌恶感或者回避感,所以最好少接触,有些人则渴望他人的接触,才会觉得自己受到关爱。但那些更容易感到孤独的人群更有可能说他们被剥夺了亲密接触和情感交流,从人口研究角度来看,最孤独的人是年轻人,其次孤独的是老年人,这是两个最缺乏触觉互动的人群。”

在疫情隔离期,人们最反感那些每天和同伴在一起的人。传统上我们可能认为老年人是最孤独的群体,弗洛伊德说:“但他们的境遇通常没有明显改变,他们可能已经有些改变了,可能看不到自己的孙子孙女,只能透过窗户看看自己的家,总体而言,部分人群没有太大变化。然而,在疫情隔离期间,人们最反感的就是那些每天和同伴在一起的人。”

人类接触的替代品各种各样,包括:可以连接网络的假肢,真人大小、抱起来非常温暖的枕头,以及具备“心灵感应”的一系列产品,它们都是不完美的替代品。就“心灵感应”产品而言,这种触摸可能是由他们的爱人远程控制的,该感觉非常逼真,但不等同于真实的人类触摸。

在新冠疫情传播之前,感觉被触摸不足的人可能会选择参加“拥抱聚会”,在那里,陌生人可以同意在受控环境下亲密地抚摸对方,同样,解决方案是不完美的。虽然这种触摸可能是真实的,但弗洛伊德质疑其真实性。

他说:“只要你对触摸的反应不是消极的,不是侵犯性或者威胁性的,有触摸总比没有好,来自爱人的触摸会更好,专业拥抱师或者按摩师的爱抚总比什么都没有好,当触摸与他人的积极情感联系相结合时,就会放大我们的健康益处。”

因此,即使和宠物亲密触摸,也会有很大的益处。与拥抱派对不同的是,人们对宠物的感情非常单纯真诚,宠物也从中获得关爱,而不是两个陌生人之间的交流。据称,在疫情隔离期间,世界各地的动物收容所的收养率骤增,然而美国的动物收容所数量呈下降趋势。

美国一些公共卫生官员呼吁,企业复工复产时,人们尽可能不要握手。从而引发许多关于我们是否能恢复正常生活的猜测。对于阿登努加来讲,要想恢复正常工作,她可能需要每天戴着手套和口罩,当她终于可以接触客户时,自己很困惑如何戴着手套和口罩工作,因为她的很多工作必须要触摸客户的肌肤,但她相信自己能找到解决方案。

她说:“我更关心的是如何在戴口罩的情况下与客户建立重要的联系,我的同事邀请我参加她的婚礼,这是她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结婚那天早上她非常开心,我们聊了一会,但一个口罩破坏了婚礼气氛。大多数时候新娘们都很兴奋,但我也遇到一些紧张的新娘,我会安抚她们的紧张,说一些鼓励的话语,不让她紧张,但我不知道戴上口罩之后会怎样,这才是我最关心的事情。”

亲密的触摸互动会成为过去吗?弗洛伊德说:“我的推测是,我们将很快恢复正常生活,我们或许会面对其他问题,之前我们经历过传染性较强的疫情,但这些传统的人类触摸互动方式并没有被遗弃。这种行为方式很正常,也很重要,对于我们的家庭幸福至关重要,所以我认为会有一段谨慎期,我们会三思而行,但我的猜测是,我们会度过这段时期,很快恢复正常生活。”目前,阿登努加每天只能在Instagram上发布之前拍摄的照片,回忆她的工作点滴,她说:“我渴望有一天能恢复工作,恢复正常的生活!”

疫情“皮肤饥饿”效应:人们渴望触摸他人身体!
配图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

快科技客户端

扫描安装快科技APP

驱动之家微信公众号

扫描关注驱动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