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科技
  • 中文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动物界毒王都在这里了:依然逃不过人类烹食
2020-07-14 13:33:18  出处:蝌蚪五线谱  作者:蝌蚪君 编辑:万南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农历五月暑气渐重,各色毒物四处滋生。为了驱避以“五毒”为代表的众多毒物,挂艾叶、佩香囊、喝雄黄酒等等端午习俗流传至今。扬名千年的“五毒”当中,无毒的壁虎固然比窦娥还冤,蜈蚣、蝎子、毒蛇、蟾蜍倒是个个毒性猛烈。除了这四大恶名昭彰的毒物,大自然中还活跃着成千上万种有毒动物。它们大多渺小羸弱,却靠着堪比人类化学武器的奇毒,一举成为残酷生存竞争中的强者。究竟动物“毒王”哪家强?且让我们一一看来。

狰狞百足:少棘蜈蚣

动物界毒王都在这里了:依然逃不过人类烹食
图源:Yasunori Koide CC BY-SA 3.0

修长的深色身体,40多条黄色的步足,让少棘蜈蚣(Scolopendra subspinipes)显得格外霸气。醒目的橙红色头部,让它们有了中国红头蜈蚣的别名。少棘蜈蚣的身长能达到20厘米以上,是中国乃至亚洲最大的蜈蚣种类之一。

饱含毒液的螯肢和灵活有力的缠绕,使得少棘蜈蚣成为强悍的小动物终结者。

虽然是蜈蚣家族中的佼佼者,它们的毒液却算不上极致猛烈,通常情况下难以对人类造成致命伤害。然而,快如闪电的蛰咬,以及由此造成的剧烈疼痛,足以让少棘蜈蚣成为当之无愧的“五毒”成员。

毒蛇翘楚:细鳞太攀蛇

乍看起来,黄褐色的细鳞太攀蛇(Oxyuranus microlepidotus)貌不惊人。然而,出身于眼镜蛇科的它们又岂是等闲之辈。以小鼠皮下注射的方式计,细鳞太攀蛇毒液的LD50达到了令人恐惧的2微克/千克。它们一次射出的毒液,足以杀死25万只小鼠,或者超过100个成年人!

身怀绝世奇毒的细鳞太攀蛇,会用快速多次的毒牙蜇咬制服老鼠之类的猎物。如果受到人类的威胁,它们的攻击同样敏捷果断,不能及时注射抗毒血清的被咬者几乎百分之百死亡。万幸的是,它们只出没于荒凉的澳大利亚内陆沙漠,细鳞太攀蛇杀人事件因此并不常见。 

危险萌物:金色箭毒蛙

动物界毒王都在这里了:依然逃不过人类烹食
图源:Wilfried Berns  CC BY-SA 2.0

慢条斯理的蟾蜍,奉行“你不动我,我不动你”的防御策略。它们体表的腺体能分泌白色的毒液,其中含有能够致盲或致死的蟾毒素。不过,比起同属无尾目的金色箭毒蛙(Phyllobates terribilis),蟾蜍的毒性就显得小巫见大巫了。

金色箭毒蛙皮肤分泌的箭毒蛙毒素,小鼠皮下注射的LD50仅有2微克/千克,比大名鼎鼎的氰化钾还要毒上约2000倍。一只身长只有5厘米的金色箭毒蛙,所含的箭毒蛙毒素足以杀死20个成人。

除了一种对箭毒蛙毒素部分免疫的游蛇,金色箭毒蛙在美洲雨林中几乎全无天敌。它们炫耀亮丽的金黄体色,就是对捕食者无声而强烈的警告。

流浪杀手:悉尼漏斗网蜘蛛

动物界毒王都在这里了:依然逃不过人类烹食
图源:Sputniktilt  CC BY-SA 3.0

体色深暗的悉尼漏斗网蜘蛛(Atrax robustus),只出现在澳大利亚悉尼周边的荒野之中。它们平日里藏身泥土中的洞穴,在洞口编制漏斗状的蛛网陷阱。一旦有懵懂的小动物闯入蛛网,等待它们的将是悉尼漏斗网蜘蛛的剧毒螯肢。

雄性悉尼漏斗网蜘蛛的毒性强于雌性,它们的毒液对灵长目动物特别有害。以食蟹猕猴作为实验动物,雄性悉尼漏斗网蜘蛛毒液的LD50为0.2毫克/千克。它们一次蜇咬注入的毒液超过100毫克,可能引起致命的剧痛、抽搐和呼吸困难,曾经在15分钟之内致使一名人类儿童死亡。它们因此成为对人类最危险的蜘蛛种类,四处游荡寻找伴侣的雄性悉尼漏斗网尤其如此。 

群飞死神:大虎头蜂

动物界毒王都在这里了:依然逃不过人类烹食
图源:Fufill  CC BY-SA 3.0

又名金环胡蜂的大虎头蜂(Vespa mandarinia),身长可以达到5厘米上下,是中国也是世界体型最大的胡蜂种类。它们是典型的社会性昆虫,常常在地面或树洞筑巢集体生活。连接着体内毒腺的锋利蛰针,是大虎头蜂制服猎物和守护蜂巢的神兵利器。

仅就毒液的LD50而言,大虎头蜂远不是地球上最毒的动物。倾巢出动的空中集群攻击,却让它们成为了令人色变的飞行死神。如果惨遭大虎头蜂多次蛰刺而又得不到及时救治,受害人往往死于休克和急性器官衰竭。2013年,胡蜂灾害在我国陕西省造成41人死亡,罪魁祸首之一就是凶悍无比的大虎头蜂。 

海底毒王:玫瑰毒鲉

动物界毒王都在这里了:依然逃不过人类烹食
图源:SeanMack  CC BY-SA 3.0

作为比陆地更加古老的生态系统,海洋同样生活着千奇百怪的有毒动物。长相怪异的玫瑰毒鲉(Synanceia verrucosa),总是懒洋洋地趴在珊瑚礁上,守株待兔地伏击路过的小鱼小虾。它们是大海里最成功的伪装大师,因为酷似岩礁也被人们称为“石头鱼”

然而,玫瑰毒鲉也是地球上最危险的鱼类。它们的背鳍演化成了尖锐的棘刺,每一根鳍刺都连通下方的毒液囊。如果不小心踩到玫瑰毒鲉,多根棘刺就会向人体注入大量毒液。玫瑰毒鲉的毒液含有蛋白质毒素,能够引起剧痛、瘫痪和组织坏死,仅仅18毫克毒液就可能致人死亡。

有趣的是,由于玫瑰毒鲉的肉质十分鲜嫩美味,剧毒并没有改变它们被人类捕捉的厄运。

碧海凶灵:澳大利亚箱形水母

由于伞状体略微具有四个棱角,澳大利亚箱形水母(Chironex fleckeri)因此而得名。它们的身体几乎完全透明,在幽蓝的海水中显得分外梦幻而神秘。然而,它们也有着“海黄蜂”的恶名,被公认为世界上最致命的水母

澳大利亚箱形水母生有60条纤细的触手,上面布满了饱含毒液的刺细胞,毒液中的孔蛋白毒素能够破坏细胞,小鼠皮下注射的LD50仅有40 微克/千克左右。如果游泳者不幸触及澳大利亚箱形水母的触手,无数刺细胞释放的毒液会引发烙铁烧灼般的剧痛,随着而来的心力衰竭曾经夺去几十人的生命。即便侥幸从澳大利亚箱形水母的侵害之下逃生,组织和神经的损伤也会造成几个月不愈的疤痕和疼痛。 

年复一年,数以万计的人们因为有毒动物而丧生。“端午节,避五毒”的古老习俗,至今仍然有着饱含生活智慧的现实意义。好在随着医学技术的进步,大部分有毒动物的伤害已经不再无可救药。我们渐渐学会了与这些动物“毒王”和谐相处,许多动物毒素还成为了捍卫生命和健康的天然药物。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

快科技客户端

扫描安装快科技APP

驱动之家微信公众号

扫描关注驱动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