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科技
  • 中文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Keep的这群年轻人 一年能消耗掉10亿杯奶茶的热量
2020-05-20 10:01:40  作者:cici 编辑:cici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每年的春夏是健身行业的旺季,也是沉睡在手机里的健身应用苏醒的季节。

[MD:Title]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健身在生活里高频出现:

总有人在晒跑步路线图,总有人在朋友圈打卡这是连续 Keep 的第 XX 天,也总有人在转发每天五分钟拥有马甲线的教程合集……

“321 go!““还有 5 秒,再坚持一下!”

不知道有多少人曾在 Keep 上被这个魔性的声音所支配,那一句“自律给我自由”激励过多少人,就有多少人曾在 Keep 运动课程独有的语音提示之下,挥洒汗水。

这个五年前从马甲线训练起步的运动 App,已经将课程范围从减脂塑形扩展到了舞蹈操课、瑜伽冥想、球类体能、产后恢复、健康饮食指导等诸多品类。

这里的训练总时超过 414 亿分钟,相当于看了两千万遍《武林外传》。

过去一年 Keep 用户 在 Keep 燃烧掉 2224 亿卡路里,相当于约 10 亿杯一点点全糖奶茶的热量。

5 年积攒下 2 亿用户,Keep 已经开发了超过 1200 套自主课程,但很少有人知道的是,每一套短短十几分钟的课程,背后都是 Keep 运动内容团队至少 45 天的打磨。

“要让用户有正反馈”

正如 Keep 创始人王宁常常强调的,Keep 是一家科技公司而不是健身公司,Keep 的课程产出体系,用互联网产品的研发流程来类比更好理解。每一套课程都可以理解成是一个内容产品,产品经理负责统筹整个项目。

第一歩首先是用户需求的调研与挖掘,产品经理会通过通过线上问卷调研、线下和真实用户面对面访谈的方式,来挖掘出用户最真实的需求。

“Keep 的用户有两类,有一部分就像候鸟,他们把 Keep 视为帮助他实现目标的工具,就好像每年 3 月都会突然变胖一样,年年都是 3 月开始来 Keep 锻炼,每年的 3 月到 8 月是这类用户的高活跃期。”Keep 内容产品经理顾申宇告诉人间像素。

另一部分用户,刚开始接触 Keep 的时候只是想要让身材变好,但是数据显示他们在注册三个月乃至半年之后,运动目标发生了变化。“这部分人逐渐把运动变成他生活中的一部分,每天在 Keep 练一节课,就像吃饭、睡觉一样成为了习惯。”

顾申宇 2016 年 8 月加入 Keep,在那之前,他已经是运动营养领域的专家。在 Keep 待了这么多年,目睹着越来越多用户持续从运动这件事获得正向的改变,Keep 的课程设计原则也逐渐变得清晰。

Keep 的第一任课程设计师就是创始人王宁自己,因为他自己要减肥从而创办 Keep 的故事已经为大众所熟知,而落实到课程解决的用户需求上,首先要让人能够抽出时间训练,更重要的是让人训练到最后能瘦下来。

“这就是我们持之以恒的一条原则,要让用户获得身体的正反馈。

当然,不同的用户对于身体正反馈的需求是不同的,最直接的需求可能是燃脂暴汗,随着 Keep 的用户群体扩大,覆盖人群的年龄、背景、身体状况日益广泛,用户对于身体正反馈的需求也变得日益多元。

这也是为什么,在站内已经有足够丰富课程的基础之上,Keep 的运动内容团队还在持续挖掘用户需求,开发新的课程。

“减少信息折损,比专业名词更重要”

随着初期的小白用户慢慢成长为进阶用户,许多 Keep 的老用户对课程设计都提出了更具挑战性的诉求,也更追求“自主训练”的准确性。

Keep 上的跑步、骑行指导课程由此而来。Keep 为学生群体推出了篮球体能提升课程、宿舍瘦腿课程,针对老年群体,Keep 分别与国家体育总局和太极禅合作推广“科学健身十八法”和“太极 Fit 课程”,针对职场人群久坐不动的现象,Keep 则推出了办公室肩颈放松和一平米拉伸等课程。

在 Keep 做课程设计,专业是第一位,解决“代沟”的能力也同样重要。

内容研发王衡是 Keep 运动内容团队 12 名课程设计师之一,在 Keep 线上课程设计之外,他有丰富的线下教学经验:当过微博健身 KOL,创业做过健身网站,卖过健身器材,在北京知名健身房做过体能教练。

从一开始在 Keep 设计内容,课程设计师和用户之间的“认知差距”就是王衡最注重的问题。

在线下,教练与学员之间是面对面、手把手的教育关系,教练通过示范、纠正动作,学员很容易理解动作要领,找到每一个动作的正确发力姿势。但是当教学转移到线上,信息的折损就成为阻碍用户坚持训练的最大阻力。

“早期我们用了很多专业名词,比如做深蹲,在健身房教课的时候我一边示范就一边告诉你,什么是屈膝屈髋,但是手机屏幕那一头的用户听到这样的语音指示,就很难明白到底要做什么。”王衡回忆说,“健身这件事,每个人身体结构不一样,做同一个动作有人很轻松,也会有人觉得很困难,如果解决不了信息折损的问题,用户体验就不会好。”

一开始,团队的解决办法是掰开了、揉碎了讲,把“学”和“练”暂时剥离开,假定用户把一个动作的要点全都掌握了再开始正式训练,这种方式一定程度上能够提高用户体验,但是如果用户跳过“学”的过程,一样没有效果。

现在,运动内容团队更多地借鉴了线下操课的方法去编制课程,把用户高频出现的问题,转化一个个语音指令,让用户在训练中更好地理解动作。还是以深蹲为例,将“屈膝屈髋”的指令转化成“想象有一把椅子在身后,慢慢坐下去”,这个动作,用户就更容易做准确。

[MD:Title]
△王衡带领同事内测课程

类似的细节提升,往往是在一遍又一遍的打磨中发现的。

课程设计师在编完课之后,会自己录制一个带讲解的视频小样,在公司内部和内测用户中小范围内测。

Keep 上有一门针对腰腹的课程《热汗瑜伽》,课程设计师赵彤是一位资深的瑜伽老师,最初的版本里,训练者需要长时间跪坐在地上完成训练。赵彤的水平比较高,长时间跪姿训练对她不是什么问题。

在公司内部测试时,因为同事训练基础都比较好,也没有人发现练习时会因为膝盖疼痛难以完成训练,直到邀请小白用户来体验时,这个问题才被发现。这个已经上线的课程,就又回到了打磨、优化的流程中。

“对于专业人士可能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细节,用户却会把它当成一个天大的事。”当用户将信任交付于你,就要用更专业的精神回报这种信任。

在 Keep 自主研发课程的讨论区,用户往往能“活捉”课程设计师的 ID,回答用户在训练过程产生的疑问。

“比如一个动作左右脚各示范一遍,左脚的动作模特是全脚掌踩着地面的,右脚动作则是脚尖点地做的,其实这个动作你脚怎么踩都不影响,但用户就会留言去确认,到底怎样效果更好。”

[MD:Title]
△赵彤设计并示范的课程《热汗瑜伽》

瑜伽课程设计师兼课程示范赵彤遇到类似的问题更多,从瑜伽的体式调整到呼吸的节奏,她干脆就建起了两个用户答疑群,每天花固定的时间为训练课程的粉丝答疑。

在获得用户反馈、与用户交流的过程中,赵彤也为 Keep 的用户所激励。“我自己不算是非常自律的练习者,但是接触到他们以后,他们的状态真的超乎我的想象,每天打卡,练习时长都在 1 个小时以上。”

直接面对这样的用户,赵彤觉得她更懂用户了,也会站在用户的角度来设计新的课程,而不是像外界的老师,可以很自在地教授自己想要传播的知识。

“在来 Keep 之前,我做课程会更偏瑜伽专业,但是在 Keep 接触到的用户并不都是冲着瑜伽来的,他本身可能只是对瑜伽感兴趣,作为瑜伽专业的我,就会去考虑如何把瑜伽变成能够满足用户健身需求的一种形式,而不是单纯的教授传统瑜伽课程。”赵彤说。“在这里,我能够看到更多人的跟练和反馈,我觉得我的付出被发挥到了最大化。”

“参与项目的每个人,都要有体感”

通过调研确立需求、课程立项之后,项目负责人召集起的团队,在 Keep 内部的说法,是“在这个项目面前一字排开”。

像王衡、赵彤这样的课程设计师,可以类比成 IT 行业的产品研发,视频编导、剪辑、课程示范相关的人员,都属于前端的角色。

无论是课程设计师、产品经理,还是视频编导、剪辑师,在这个项目面前都不是一个简单的执行角色,每一个项目的参与者既承担各自的职能,也是这个课程的第一批内测者。

Keep 视频编导赵月说,这是在视频行业工作这么多年的经验里,为 Keep 制作视频与之前制作综艺视频最大的不同之处。

“作为视频编导,课程研发的环节我们不参与,但是这个课程的 demo 一出来我们就会去练习,这个课程要传递的体感如果和我自己练习得出的体感有差异,我们就要和课程设计师再去讨论,为什么会呈现这样的差异,课程需要在哪里改进。”

赵月原先在电视台工作,自己产后开始接触到健身减脂,慢慢养成规律的健身习惯,也由此对健身这个行业产生兴趣。进入 Keep 之后,她仍然做视频相关的工作,将一个个课程设计师研发出来的课程,最终以视频的形式呈现在用户面前。

到 Keep 工作,赵月也不算转行,只是她经手的视频内容由电视节目换成了运动内容。但是对于赵月来说,电视节目的制作已是非常成熟的事,但是做 Keep 的视频,挑战却更大。

“这些内容不是说要多花哨的特效,多酷炫的剪辑,它的要求就是准确和专业。”赵月说,“剪辑师最后剪完视频,也要自己再练习一遍,看看从用户的角度,剪辑出来的版本,呼吸是不是顺畅,体式变换的时间是不是足够。”

用户最熟悉的 Keep 语音提示音,并不是电脑合成的音效,而是来自一位专业的配音演员。从第一次录音起,课程相关的课程设计师、示范教练就是和配音演员付洁一同待在录音棚里录制的。

付洁还记得,许多次在录制开始之前,课程设计师会在录制现场为她示范动作,感受动作与动作之间语的呼吸节奏,这样才能让用户在跟着训练的时候,体验更好。

类似这种花在看不见的地方的时间,还有很多。

Keep 的课程设计师大多有“配乐囤积症”,因为每一次为课程挑选配乐的阶段,都是强迫症大型发作现场。“当配乐的节奏变迅速的时候,动作也会跟上,如果动作幅度在这里变大,那我希望配乐的重音能够加重,配乐和动作踩上点了,用户练习的体验才会好。”

而赵月则会把大量的时间花在挑选模特上。寻找模特往往从项目立项、需求明确、课程设计之初就同步开始,Keep 的模特不仅仅需要形象好、表达佳,还需要符合课程目标用户的气质,更重要的是,要在对应领域足够专业。

“在这个领域是否专业,是表演不出来的,必须有足够的积累,才能不露怯。”

Keep 最近上线的的《气质芭蕾》课程,项目组就找了两个月,才定下了如今这位乌克兰籍的芭蕾舞演员。

进入到拍摄阶段,模特把一个动作拍上二三十遍都是常有的事。还是那句话,只有课程内容做到 100 分,用户获得的信息折损才会尽可能地小。

就这样,最少 45 天,多则几个月甚至一年,一套课程历经调研、研发、内测、正式拍摄直到最终上线,运动内容团队的工作也并不会到此为止,每一个项目的复盘和数据总结,都会成为下一步课程优化的基础。

“我们会去观察,用户是练到哪一个动作退出率比较高,原因具体是什么,是动作太难了,还是指令不清晰。”顾申宇告诉人间像素。

[MD:Title]
△新上线的《气质芭蕾》课程,请来了乌克兰芭蕾舞演员

在 Keep 制作课程内容,就如同一场长跑,需要专业、耐心与坚持。没有人能通过三分钟的训练速成马甲线,也没有一个让人持之以恒的课程,是随随便便拍摄完上线的。

在陪伴用户成长的五年里,Keep 早就不再是那四个字母,而是一个真真正正可以融入到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很多在奥森跑步的人会在一座桥上拉伸,每次我路过那个桥,都能听见付老师配的那句’3、2、1, Go!’此起彼伏,他们都在用 Keep 的跑后拉伸训练。”赵月每次带孩子去奥森散步,都会遇到不少 Keep 的用户,“我真真切切地能感知到,他们就在我们身边。”

付洁则常常在生活中收到善意的吐槽:“再坚持五秒,数下来明明不止五秒!”

一群因为热爱健身走到一起的人,为 2 亿同样因为热爱与自律聚在一个 App 上的人,默默打磨着一个个课程,希望能帮助每一个想要动起来的人。

坚持、再坚持一下。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

快科技客户端

扫描安装快科技APP

驱动之家微信公众号

扫描关注驱动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