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科技
  • 中文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疫情冲击下的硅谷华人:失业、身份困扰、种族歧视
2020-05-13 14:05:50  出处:凤凰网科技  作者:杨镭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截至5月13日9时,美国新冠病毒肺炎累计确诊1408039例,累计治愈293358例,累计死亡83366例,现有确诊1031315例。

如今,美国的抗疫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或者说是要钱还是要命的阶段。截至5月11日,全美已有31个州已经分不同阶段重新复工、开放经济,4个州宣布即将重新开放,其余15个州仍在严格执行“居家令”。

其中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某些州政府公布的首批开放的基本生活商业中居然包括了纹身业务。

美国主流媒体对此纷纷表示担心,并指出如今美国总统特朗普为了选票已经把他的工作重点从疫情防治转向重新开放经济。

不过现实确实如此,由于对疫情防治的拖延以及联邦和州政府之间协调不力等问题已经造成美国错过了疫情防治的最佳时间。“居家令”持续过久已经对经济造成了重创。

到5月11日为止,美国失业人口已经超过2200万人,汇集全球各大科技公司总部的“宇宙中心”—— 硅谷也难逃此劫。

不少公司终于坚持不住,开始大规模裁员。其中,共享经济行业的公司受影响最大,明星独角兽企业Airbnb受疫情影响,估值从310亿美金降到260亿美金,缩水16%,并走上了裁员之路。

Airbnb裁员四分之一员工(1900人)之后,网约车巨头Uber和Lyft也相继宣布裁员。5月6日Uber宣布将裁员3700 名员工,约占2. 69万名员工总数的14%。

疫情冲击下的硅谷华人:失业、身份困扰、种族歧视

让我们再看看一些大家熟悉的名字,根据硅谷的失业追踪网站(Bay Area Layoffs Tracker)报道到目前为止,硅谷有记录的裁员人数已将近92000人。其中包括不少著名的高科技公司,如金融科技公司Lending Club,著名的运动摄像机公司GopPro。

几家硅谷著名的独角兽公司也未能幸免,由软银投资的号称“让你买房子就像按一个按键一样方便”的独角兽公司OpenDoor, 裁员600人;独角兽电子烟公司Juul裁员900人,还有创造梦幻视觉奇迹的VR公司Magic Leap, 美国的“大众点评” Yelp 裁员1000人。

当然很多未提及的小型创业公司也未能在此次疫情风波中幸免。在这些惨烈的场景中,最让人感到冷血的一次裁员是硅谷一家曾经被誉为最短时间内达到独角兽的共享电动滑板车公司Bird。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相关自媒体公众号“看书3分钟”是怎么报道他们裁员的场景的吧——

“由于新冠疫情,

硅谷正在严格执行居家令;

一名BIRD的数据工程师Alva说,

“星期五早上9点半,

我和其他大约405名Bird员工的工作日历上,

出现了一个会议邀请,

会议名称为‘新冠更新’,

时间显示是在一个小时后。”

这个会议,自然不是面对面的,

它被安排在会议软件Zoom上举行。

不过,还没等到会议开始,

接下来出现的两个信号,

让Alva觉得非常不安;

一,当这个新冠疫情的更新会议被接受后,

Alva发现,所有公司的其他会议都消失了;

二,联想到很多中小型科技公司,

最近都宣布了裁员的消息,

Alva查看了团队里其他同事的工作日历,

发现这个关于新冠疫情的更新会,

只有部分人被选中参加;

十分煎熬。

终于等到10:30,会议开始,

Alva登陆后,听不到任何人的声音,

不安的气氛在漫延,

和同事在线交流后,

大家发现还有一些和以往不一样的地方:

无法看到其他参会成员的姓名,演讲者的职位,

在屏幕显示的幻灯片上,

只有用Arial字体,

在一片灰色的背景上写的会议名称;

重头戏终于来临,

会议仅仅持续了两分钟。

而会议的全部内容,

就是一段提前录好的录音。

120秒,

一个类似机器人的声音,

朗读了一段话:

“新冠疫情影响了我们很多人

以及整个公司的业务。

如果你在这个会议中,

代表你所在的Bird的职位已经被影响。

4月3日,将是你在公司的最后一天。”

机械,冰冷,

无法打断,

不能更改,

120秒之后,录音停止,

会议自动结束了。

这还不算完,

紧接着,大家还在群聊的Slack账户,

迅速被注销,

电脑自动黑屏...... 

没有一对一的联络或沟通,

没有谢谢员工过去的支持,

之后希望你们回来这种客套话,

甚至全程都没有出现一个人的头像,

而这时,也才刚刚10:40分——

高效得令人动容,

资本再次彰显了它强大的力量,

整个裁员、注销账户、关停电脑的操作,

竟然在10分钟之内眨眼结束,

只留下被裁员工的不知所措。”

注:以上关于Bird裁员的情景描述转载于微信公众号“看书三分钟”发表的原创文章

而按目前情况来看这些还仅仅是这批裁员风潮的开始,虽然在这场裁员的风波中出现了不少惨烈冷血的的场景,但这其中也有不少令人感故事。

例如一家叫Sandbox做VR的硅谷创业公司的产品和工程副总裁在网上贴出通知,告知公众:“由于受疫情影响,我们不得不将全体工程师团队裁员,公司进入休眠状态。我们这些离职的工程师个个都是超常的优秀人才和可爱的团队成员。我曾非常荣幸地和他们一起工作。如果有机会我将会把他们全部招回来。”

他还把每一个员工的简历照片编排成PPT由公司出钱放在招聘网站上做了强烈的推荐!

裁员风波也同样波及在美工作的华人工程师群体。根据《硅谷天下》的调查数据,“截止到2019年,在美华人大约550万,54%成年华人有大学文凭,51%华人从事专业技术、管理等工作。美国科学院、工程院、医学院、文理院四院华人院士共约300余人,美国八大常春藤高校华人教授超过320余人。中国985高校毕业校友20多万在美国高科技企业或高校机构工作,在美高层次科技人才分布前三名分别是旧金山湾区、纽约地区和波士顿地区。” 

可见,硅谷是华人工程师在美国分布最密集的地方,疫情在美国持续蔓延、失业人口飙升、中美关系日益紧张,夹在其中的硅谷华人的日子并不好过。

疫情下,硅谷华人的头上更是悬着三块乌云。

疫情冲击下的硅谷华人:失业、身份困扰、种族歧视

硅谷华人头上的第一块乌云:失业

可想而知,以众多优秀的华人高科技人才和工程师聚集著称的硅谷在这次疫情影响下的失业浪潮中,湾区的裁员风波可能会波及上千名高科技华人工程师。

硅谷这块“宝地”从来以(创业)不差钱,(有本事)不愁工作而著称。科技精英们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体会过突然失业的感觉了。这突如其来的疫情危机的确会给科技精英带来不小心理上和经济上的双重打击。

加上众所周知硅谷是生活成本为全美国最高的地方, 特别是买房或租房的价格每年都在上涨,这些年硅谷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晚上睡在车子里面的“白领无家可归者”。

即使有一个不错的收入要想供房或租房都是不小的压力。一旦失业,这种对生活上的冲击和压力将是可想而知的大。

但是让人很感动的是,虽然湾区就业形势受重创,但华人工程师依然团结,相互关联与支持,纷纷建立“科技公司工作互助机会群”,并创建可分享的Google sheet发布仍在招人的公司与相关职位信息。

目前已经有不少于1200人参与进来,发布了150多条招聘岗位的信息。

另一方面嗅觉灵敏的国内公司也马上介入在里面开始了人才的挖掘,其中除了阿里,腾讯,京东,字节跳动等巨型公司不少国内的中小型公司也来挖人,欢迎硅谷高科技人才回国发展。

很多工作岗位既在硅谷本地有,也在国内的南京,上海等地有。此外,这些职位和机会也出现在美国硅谷以外的地区,其中不少公司的背景描述十分诱人。

湾区最大的华人创业和投资网络平台硅谷高创会(SVIEF)也在第一时间为硅谷华人提供再就业或者是回国发展的人脉与机会。

硅谷华人头上的第二块乌云:身份的困扰和旅行禁令 

5月7日,四名共和党议员 (SenatorsTed Cruz, Josh Hawley, Charles E Grassly and Tom Cotton) 给美国总统特朗普写了一封联名信,要求在现有“暂停发放所有非移民工作签证60天”的行政令基础上,继续暂停发放某些类别新的非移民工签证一年,或直到全国失业率恢复到正常水平。

此消息一出如同一个晴天霹雳,把在美国的所有的办理移民的和留学生都吓了一大跳!

通常而言,美国留学生毕业后通常可以通过申请OPT(专业实习)在美国有1年时间实习或全职工作,STEM专业的学生可以在美工作三年。

如果特朗普总统真的听取了这四位议员的意见,那么就意味着在所有美国的留学生一毕业就要马上离境,再无在美国工作的机会。

其次,很多已经持有工作签证(H1B)的华人工程师如果失业,只有60天的失业期来找工作,60天后找不到工作需要立刻离开美国境内。这一切突如其来的疫情变化给这些华人和留学生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改变。

说到这一点,其实有一点讽刺原因是,特朗普此举无非是给他的选民递出一个强烈清晰的信息,但是事实是美国的绝大部分白人目前已经基本不再去读那些STEM也就是说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和数学(Mathematics)专业了。来读这些学位的学生基本上大部分是来自海外的留学生,这些年来特别由大量来自中国和印度的留学生来填补。

而众所周知,特朗普的广大选民其实基本上都是那些没有受过很高教育,在美国中西部从事零售,加工,服务,农业等工作的人。而且,失业人口中的大多数人根本就不会是在硅谷从事高科技需要的人才,所以和硅谷的科技精英们本来不是竞争工作的关系。

当然聪明的硅谷高科技公司今后也会把这些招聘放到海外如,加拿大,欧洲(爱尔兰等)及亚洲等国家,这样一来特朗普的希望更多工作回流美国的愿望也会落空,但是估计特朗普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最终的目标是,要能够在11月份吸引更多选民的支持并得到大多数选民的认可。

与此同时,在进退两难的留学生和华人面前,又出现了一个很尴尬的局面。如今回国机票也十分难买、价格高昂,所以现在即使是回国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还有一些本是今年年初因为回国过春节,却因美国对中国的入境限制(Travel Ban)而一直无法返回美国工作的华人,如今要留在国内继续上“硅谷的班”,由于中美时差需要“黑白颠倒”远程工作,而且长时间的远程工作很有可能会引起美国雇主不满,面临被裁员的风险,这一切真是雪上加霜。

华人头上的第三块乌云:种族歧视

疫情在美国的失控加上美国白宫和媒体的渲染,使得美国国内对中国和华人、亚裔产生了巨大的负面情绪。

3月16号又是一个特殊的日子,美国总统特朗普居然公然在推特上将国际规定使用的新冠肺炎(COVID-19)标准名称冠以“中国病毒”之名。 一时间一个对亚裔和华裔仇视的潘多拉盒子被打开了,在其后短短的两个月内。

据不完全统计,全美对亚裔仇视活动骤然而起。而其在不长的时间内竟达到了1000多起,其中包括各种语言攻击与肢体暴力。

美国一些亲特朗普和共和党的媒体,甚至一些脱口秀演员公开的在节目上用词侮辱中国和华人。硅谷就有华裔遭受了来自其他族裔公然的歧视与挑衅。

据相关文章报道,硅谷亚裔聚集区Cupertino的一家超市的收银员曾向顾客大喊:“你是华人,你们把病毒带到美国,凭什么还敢让别人跟你保持距离?”

更恐怖的是当时并没有人愿意帮助这位华人顾客,而是收银员和周围美国顾客一起朝她喊:“滚出超市!”

虽然事后该顾客报了警,收银员也被解雇,但这件事依然在所有硅谷华人的心理蒙上了阴影,这种种族歧视程度和公开化是美国近几十年来从来没有过的。

当然,在这种困难的境地下,硅谷华人并没有唯唯诺诺、逆来顺受,而是团结起来共同发生抵制不公平待遇与歧视。

很多华裔在美国社交平台Facebook鼓励受到歧视行为的华裔站出来分享自己的遭遇,从而让更多美国人意识到歧视仍然在发生,亚裔社区在遭到打击,一起加入到反击歧视的行动中。

上述“超市事件”被报道后,华人以至很多非华人也都一致去Yelp评论这家超市,声讨该超市对华人的歧视行为,最终该超市雇主出来道歉,并宣布该收银员已被解雇。

还有很多华人将自己受歧视的事件向南加州亚太政策与计划委员会(A3PCON)作了举报。同时,硅谷高创会(SVIEF)也及时请到了华人第一位女议员赵美心,就关于亚洲人华人在美受总统发言用词不当所引起的歧视进行了线上演讲要求政府提出措施。

5月3日,在美很有影响力的非党派非盈利组织亚洲协会( Asia  Society)举办了“疫情期间抵制种族主义”的线上讨论会,美国各界主流知名人士纷纷参与,讨论了在COVID-19大流行之后爆发的一系列针对亚裔血统和其他有色人种的暴力行为的升级,以提高人们的反歧视意识。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主持人丽莎·灵(LisaLing)和范·琼斯(Van Jones)在线分享了自己和朋友身边的遭遇。洛杉矶市市长埃里克·加塞蒂(Eric Garcetti) 在此次讨论会上表示,洛杉矶是一个多元化的城市,任何形式的种族歧视都是不能被容忍和原谅的,他非常感谢所有奋战在抗疫一线的亚裔医护人员。

美国本身作为一个移民国家。它过去的成功和辉煌中的很重要一部分就是能够像一个大熔炉一样包容各个种族的来发挥各自的优势来建设这个国家。如今,当这个最基本的要素失去时,这个国家的精髓也就随之失去了。

当然客观地讲整个加州,特别是硅谷是一个非常移民友好和谐的地区,尽管在当今的疫情复杂的情形下,这边的生活和工作也是一片平静,没有发生过恶性的反华人事件,但是这种歧视怨恨华裔的思想就像是一只的毒苗,一旦被种下要想把它根除还是需要很久的时间。而对华人的种族歧视又可能是在裁员和重新就业中的一只看不见的手。

在疫情持续、现金流紧张的情况下,不少美国公司纷纷表示不再招收没有美国正式工作身份的外国人才。

在此之外,美国共和党国会议员也在提议“禁止发放工科专业中国大陆学生来美国留学的学生签证,特别是来美学习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 领域的研究生”。

他认为招收大量中国留学生只会强化中国未来的科技,甚至会强化中国国防发展。美国不少顶尖级大学也被告知不要在STEM专业招收来自中国大陆的留学生。

结尾

一场突如其来的天灾在美国被各种方式政治化以后,在各个领域得到了充分的放大。就如同今天的中美关系一样,让我们看到了头顶上滚滚的乌云,虽然我们相信乌云早晚会散去,阳光会普照大地,但是目前的情况着实令人担忧。

回顾过去,历史往往会有相似之处,美国在1950年也正是麦卡锡主义盛行,反共思想高涨。

当时的加州理工学院正教授、加州理工学院古根海姆喷气推进研究中心主任、领导美国太空火箭的研究的钱学森就在那个时候遭到了美国政府的排挤与迫害多年,这位被美国前海军次部长称之为“在任何地方都能顶的上5个师”的科学家最后毅然决定回国。

从此中国多了一个两弹一星的功臣,回国后的钱学森把中国的航天和国防水平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并被誉为“中国航天和新一代导弹之父” 。

美国一直以其高度的种族间包容,平等及其高等教育与尖端科技的优势吸引着全球和中国高科技人才前来留学、就业,然而疫情以及其政治化的发展、种族歧视的抬头,美国移民政策的收紧、加上中国科技的崛起,将促使一批优秀的海外人才回国。我们相信,众多有美国留学工作经验的高科技人才将会给国内的企业和创业带来新鲜的力量。

一方面,若干年后,我们怎么知道华人创立的像今天Zoom 和Fortinet这样了不起的硅谷高科技公司不是今天的美国这种严峻形势给予的动力呢?另一方面,我们怎么会知道今后中国科技发展领域中的某些领军人物甚至是行业之父不是出自今天回国的这批优秀的华人之中呢?

美国的总统特朗普提出让“美国更加伟大”的口号似乎正在走向一条反向的道路——“让中国更加强大”。

这一切,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

快科技客户端

扫描安装快科技APP

驱动之家微信公众号

扫描关注驱动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