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科技
  • 中文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90后物流人:怕 我就不会去了
2020-02-12 15:02:58  作者:安妮 编辑:安妮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偶尔呼啸而过的救护车,取代了原先闹市中的车水马龙。城中建筑大屏上彻夜不停地播放滚动着“武汉加油”。

王业林还是抽出了时间仔细感受眼前的这个城市,路过灯火通明的武汉长江大桥时,还忍不住掏出手机拍了好几张城市夜景。

90后物流人:怕 我就不会去了
武汉长江大桥上的城市夜景

这是他第一次来武汉,但不是作为一名游客,而是作为一名志愿者。

1月25日到30日,王业林和另外两名苏宁物流的同事,主动接下了公司发布的一项“特殊”任务。

他们先后两趟,将来自一位在上海工作生活的武汉小伙王小胖,所筹集的近8千个口罩和1400个3M标准医学护目镜,从远在850公里外的上海送往武汉二十多家定点医院的一线科室。

“他们一定会安排我去的。”

物流成了所有武汉援助者的首要难题。

得知家乡疫情和医护人员物资缺乏的信息后,王小胖发动朋友所筹集的第一批物资是口罩,原本打算在年三十送往武汉,但是通过联系多家物流公司之后,他得到的回复是,“最快也要3到5天。”

“再过两天没有补给,武汉同济医院的医护人员都恨不得要用卫生纸贴脸上做防护了。”王小胖说,一线的医护人员已经等不了了。

苏宁物流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25日,通过朋友的多方帮助、沟通,他联系上了苏宁物流,上海区负责人迅速安排工作人员当天出发奔赴武汉。

“我知道,他们一定会安排我去的。”90后的王业林天性乐观、积极负责,在听到公司寻找自愿去武汉的员工时,他就有预感,“一定是我。”

“怕,我就不会去了。”没有丝毫的犹豫,在接到电话询问意向的时候,他一口应下,“没有问题。”

1月25日下午三点,王业林以及另外两名同事从上海出发,驱车12个小时,终于抵达武汉同济医院,将口罩顺利送到外科医生的手中后,又开始马不停蹄地往回赶。

90后物流人:怕 我就不会去了
左:王业林右:同事

第二批物资是护目镜。

因为物资稀缺,备好货已是1月27日夜里。

休息了一天,三人又在28日一早出发重新奔赴武汉,于当日晚上十一点抵达武汉中心医院。

人停车不停,三人轮流开车

道路封锁,是王业林第一趟从武汉返回上海时碰到最棘手的问题。

1月23日,武汉“封城”的新闻铺天盖地传来的时候,留在上海值班的王业林并没有那么快消化掉这些信息,“毕竟离武汉都还有好几百公里”,他没有那么担心。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

继武汉发布停运的消息后,湖北省其它多个城市在同一天也在陆续跟随,至24日上午,全省鄂州、黄冈、孝感等13座城市相继“封城”。

是湖面泛起涟漪,封锁很快在各个湖北市、县内推及,马上就到了村一级。

在车上轮到负责导航的那个人成了最关键的人物。为了确保在最短的时间内抵达目的地,他需要随时查看导航,并且根据道路实际情况随时调整路线。

城市街道、村庄路口道路封锁的信息,有时候很难分辨哪些可以信赖,“只有你行驶在路上才会发现,封锁正在变成事实。”

90后物流人:怕 我就不会去了
在武汉中心医院交接物资

卸完货是凌晨三点,为了不耽误其它工作,王业林和同事决定即刻开始往回赶。

“第一次没有经验,到武汉下高速时没有问交警拿张通行证。”通往高速路口的道路基本已经封闭,从武汉再出去,变得有些麻烦。

走国道或省道是他们的第二个方案。

“路口用高高的沙土堆砌起来的村庄是我们最常碰到的,有些地方还会用重达几吨的石头‘封路’,钢管架加隔离板也会偶尔看见,下面还会用很多打到地下的膨胀螺丝加固。”

虽然走了很多“回头路”,吃了很多“闭门羹”,但是,王业林也能理解,“非常时期,大家都要配合工作。”

兜兜转转5个小时之后,在一名交警的帮助下,他们走上了最近的高速路口。值班警察检查、核实完他们在同济医院开具的证明之后,王业林他们终于开始顺利返沪。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我们第二趟就顺利多了。”

结束运输任务之后,王业林和同事们开始在上海宿舍进行自我隔离。他说,隔离期结束之后,依然会继续第一时间投入工作。

两次往返武汉,看似“天不怕地不怕”的王业林,是偷偷瞒着安徽阜阳的父母出发的,“不想让他们两个人在老家担心。”

除了父母,老家的妻子和五岁的女儿是他最大的牵挂。

如果没有这次疫情,他本来计划用春节值班换一个长假,“在家好好陪伴她们。”

等樱花盛开的时候,“我还要再去一趟武汉。”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

快科技客户端

扫描安装快科技APP

驱动之家微信公众号

扫描关注驱动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