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科技
  • 中文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微软CEO纳德拉涨薪66%:凭什么?
2019-10-18 22:58:47  出处:雷锋网  作者:肖漫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2014年,市值不足3000亿美元

2019年,微软市值突破万亿。

在纳德拉接任微软CEO的这五年里,微软从没落之境实现了逆风翻盘,且重回了帝国之巅。

五年里,微软的“大象转身记”离不开纳德拉,却也与自身有关。它的转身,与其说是纳德拉一手所为,不如说是微软彼时的最佳路径,而纳德拉指明了这一方向。

作为回报,微软在已经过去的2019财年给纳德拉涨了66%的薪资,总共4290万美元。

微软CEO纳德拉涨薪66%:凭什么?

低谷之下的微软

自1975年比尔盖茨创立微软之日起,微软公司已走过44个年头。创立之初,微软凭借其Windows系统在操作系统上占据了王者地位。其操作系统的强大,让其即便在2000年的硅谷互联网泡沫下,也得以保全。

在比尔·盖茨带领微软走了25年后,新的交接棒到了鲍尔默手上。不过,鲍尔默没能够抓稳这一交接棒,微软在其任期内逐渐显得有些失意。

尽管不可简单地认为是鲍尔默的错,但毫无疑问,微软当时的低落表现与鲍尔默有关。

在移动互联网浪潮裹挟前来之际,鲍尔默领导下的微软并未及时察觉,而且动作迟缓,由此错失了最佳的发展时机。

此后,在iOS和Android两个操作系统的加持下,智能手机的发展势如破竹,而当时微软试图与二者抗衡的WindowsPhone却频繁掉链子。

微软CEO纳德拉涨薪66%:凭什么?

不仅如此,鲍尔默还在2013年以72亿美元的价格主导收购了诺基亚的手机业务——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一个昂贵的错误。

在鲍尔默的领导下,微软的市值从高峰时期的6163亿美元缩水至当时的不足3000亿美元;在一片唱衰声中,鲍尔默在2013年宣布离任。

彼时的微软如同一块烫手山芋,一时间无人接手——在多番遴选之后,接过这一重担的,是自1992年就在微软工作的纳德拉。

微软的“大象转身记”

2014年2月,纳德拉正式被任命为微软第三任CEO。

当时,PC时代的浪潮已经逐渐消退,移动时代的浪潮正裹挟前进,而微软的Windows Phone由于一连串的失误逐渐走向式微,未能成为与Android与iOS比肩的第三大系统,彼时的微软是否依旧要挣扎于移动领域的漩涡之内?

这是 纳德拉需要直面的问题。

后来的事实是:尽管智能手机的发展看起来如日中天,但纳德拉并不拘泥于其中,而是选择了一条全新的路径。

无论是起初的“移动为先,云为先”,还是后来的“智能云&智能端”,纳德拉都坚定不移地带领微软从Windows走向云端,并由此开启了微软的云时代。

当然,在对微软的改革中,不同于前两任领导者的方式,纳德拉的改革可以用“温和”来形容,这也正如微软员工对纳德拉的评价那般。

不过,温和不代表无力,在纳德拉带领下的微软,正以温和且有力的一面刷新着微软形象。

固定思维转向开放思维

2011年,Web设计师ManuCornet曾经画了一组美国各大科技公司的组织结构图。

在他笔下,微软内部是各自占山为王,互相拿着枪指着对方,军阀作风深入骨髓——在鲍尔默的运营下,确是如此。

微软CEO纳德拉涨薪66%:凭什么?

面对长期以来微软严重的企业内斗问题,纳德拉并未延续此前鲍尔默的强硬做法,而是通过企业文化潜在地影响微软内部。

微软总裁兼首席法律官BradSmith表示,纳德拉会给公司高管下达读书任务,并且这些任务清晰地表明,他要改变的不仅仅是公司的商业策略,还有公司的文化。

在读书任务中,纳德拉第一本提出的书籍便是Marshall Rosenberg的《非暴力沟通》(Nonviolent Communication)——这是一本介绍能使人们情意相通,和谐相处的沟通方式的书;可以想见,纳德拉的用意所在。

纳德拉曾在其撰写的《拥抱变革》一书中提到,微软是一个公司,并不是一块块独立的封地......要通过沟通和创新来遏制谷仓效应。

注:谷仓效应指的是企业内部缺少沟通,部门间各自为政,只有垂直的指挥系统,没有水平的协同机制,就像一个个谷仓,谷仓和谷仓之间缺少沟通和互动。

微软CEO纳德拉涨薪66%:凭什么?

在沟通方面,纳德拉在周五早上8点都会举行例行周会,尽管这一例会是由鲍尔默发起的,但纳德拉放大了会议效果,这也成为了他用团队运动的方式运营微软的一个标志。

和此前的开会方式不同,纳德拉组织的例会通常是在轻松自由的氛围中进行的,他会在会议过程中充分征求他人的意见,同时也会给出个人的反馈意见,还会时不时地对其他人发表的观点表示点头同意。

而在创新上,纳德拉鼓舞员工要具备“成长型思维模式”。纳德拉认为,微软工作的核心必须来自于一种好奇心和欲望,而这种好奇心和欲望会驱使员工用科技去满足用户自己还不明确、仍待解决的需求。

不仅如此,在鼓励员工创新之余,纳德拉还允许员工犯错,将直面错误视为一种优势。在这一方面,纳德拉可以说是以身作则地示范了一回。

纳德拉曾在上任之后的一次“格雷丝.霍普计算机女性峰会"上表示,“科技行业的女性应该放弃寻求加薪的要求,要相信体制会给予他们适当的奖励”。这一言论被视为歧视女性而引起了轩然大波。

不过,纳德拉在意识到错误之后便公开发表了道歉,他表示在峰会上对那个问题的回答是完全错误的,是一个来自一个享有特权的人的毫无意义的答案。

沟通、好奇、创新、直面错误······纳德拉一点点修补着微软的内部,用其特有的企业文化影响微软员工;也正是在这样的企业文化影响之下,微软从根底上开始了痛苦却又希望并存的转型涅槃之路。

Windows转向Azure

前面提到,微软之所以陷入泥潭之中,与移动互联网的到来不无关系。诚然,微软已经错失了发展的最好时机,这一点,纳德拉看得很清楚。

他认为,尽管其它厂商定义了产品的移动性(即智能手机),但微软可以定义人类体验的移动性。在纳德拉看来,“体验的移动性”是微软所擅长的,也是微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独特价值。

基于此,纳德拉开始对微软业务“做手术”。不过,在整改之前,纳德拉首先在微软的使命宣言上进行改变。

纳德拉认为,盖茨时期定下的使命宣言——“让每一张办公桌和每个家庭都能拥有一台电脑”已经实现,由此,他树立了新的目标,制定了新的使命宣言——即“让地球上的每一个人和每一个组织都能够获得更多。”

为了践行这一使命,纳德拉开始对微软业务做“加减法”,首当其冲的,便是诺基亚手机设备和服务部门。

纳德拉曾公开表示收购诺基亚是一笔失败的交易,同时,他还认为,除非微软可以改变游戏规则,否则没有追求成为第三个手机生态系统的必要性。于是,纳德拉组织微软裁减了近1.8万个工作岗位,其中大部分来自于诺基亚设备和服务部门。

微软CEO纳德拉涨薪66%:凭什么?

同样被做减法的还有微软视为支柱性业务的Windows。毋庸置疑,微软是依赖着Windows操作系统打下江山的,但要守住江山,仅仅依赖Windows,可能会让微软走向桎梏之地。、

由此,纳德拉渐渐忽视Windows的核心位置——而从微软近些年的财报也可以看出,Windows正在变得不那么重要。

对此,一名微软高管表示:“纳德拉没有说什么,但他正在忽略Windows,他所提到的全部变成了云,云,云······”

不过,这很切合纳德拉的温和作风。

纳德拉真正对Windows进行大整改是在2018年,他将Windows部门进行分拆,然后并入两个新成立的部门——“云+AI平台”和“体验与设备”。

具体来说,“云+AI平台”部门包括分拆出的Windows的核心操作系统平台团队和云平台、AI平台;另一个“体验和设备”部门则包括Windows和Office。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纳德拉上任以来最大的重组计划,重组之后的微软路线重点变得更加明晰,即云业务;这也成为了后来助力微软市值突破万亿的最大功臣。

纳德拉对云业务的发展不可谓不上心,在他上任之初,就通过电子邮件方式向微软全体员工阐释了”云为先“的战略。尽管当时Azure的发展并不尽人意,对于亏损,纳德拉只是笑着表示:“看来我们还有几十亿美元要花呢。”(资料来源于《彭博商业周刊》报道)

而后,在Azure的发展上,纳德拉不仅在云计算工程下功夫,在云销售方面,他也没有忽略。纳德拉任命工程师出身的Judson Althoff为销售主管,允许其使用拆除公司销售许可的方式进行云的销售。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微软已经与五大零售商签约:Albertsons、Gap、Kroger、Walgreens和Walmart。

微软CEO纳德拉涨薪66%:凭什么?

事实证明,纳德拉的云战略方向是正确的,Azure也确实给微软带来了新的增长活力,在全球云市场的份额也在不断提升,Canalys数据显示,微软2018年的全球云计算市场份额达到17%,仅次于亚马逊。

从微软的最新财报数据也可以看出,智能云部门的营收占据了微软总营收的最大板块,约33.8%。尽管云业务已经取得了成效,但纳德拉依然十分重视,仅在今年第三几度,就进行了三笔与 Azure相关的收购——BlueTalon、jClarity、Movere;其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前面提到的业务调整,纳德拉还进行了几次重大的收购,例如2016年以262亿美元现金收购LinkedIn;2018年以75亿美元收购了Github。

封闭转向开放

除了公司内部业务的调整,微软对外姿态也有了很大的转变,可以说,纳德拉赋予了微软一个新的对外形象。

在个人层面上,不同于鲍尔默的高调行事风格,纳德拉较为低调从容。微软公司公众形象的首席发言人SteveClayton表示,在鲍尔默任期之时,当你去微软的活动时,常常会发现那里会有微软的大横幅、标志、灯光和吵闹的音乐。

而纳德拉正是相反的,在纳德拉接任CEO后的首次公开亮相中便可看出一二。在旧金山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纳德拉 和往常一般,穿着黑色的服装,带着黑框眼镜,在没有大肆宣传的形势下出席了该活动。

微软CEO纳德拉涨薪66%:凭什么?

此外,在公司对外合作上,纳德拉不像此前那般保守,而是以开放的姿态积极寻求合作,无论是合作对象,亦或是竞争对手。对于微软的态度,他表示:

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满足数十亿客户的需求,无论他们选择何种手机或者平台。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持续成长。为此,我们会与长期对手握手言和,追求出人意料的伙伴关系,重振长期关系。

微软的“握手言和”的第一支橄榄枝伸向了苹果。在上任的第二个月,纳德拉就宣布将把Office套件带入iOS平台。后来,微软的开放态度也得到了苹果的回应,二者共同优化了Office 365,使之适用于苹果新产品。

值得一提的是,微软Office市场营销负责人还出席了iPad Pro发布会上——这在此前是不可能出现的景象。

除了苹果,微软还与其它科技公司开展了多方位的合作,尽管是存在竞争关系的公司。2015年,微软开始与RedHat合作,纳德拉在其作品《刷新》一书中讲述道,“当我站在台上,身后一张幻灯片显示‘微软爱Linux’的时候,一名分析师调侃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而这种“太阳打西边出来”的行为,却不止一次地发生着。众所周知,在云计算市场上,微软的Azure与亚马逊的AWS是直接竞争关系,但在云计算市场之外,并不妨碍微软的Bing成为亚马逊Fire平板电脑的搜索引擎。

不仅如此,即便是同一领域,微软也不吝开放姿态。在VR领域,微软的Hololens与Facebook的Oculus Rift是直接对标的竞争对手,但微软的游戏应用《我的世界》在更新之后已能适配OculusRift。由此,微软的开放合作态度可以窥见。

总结

作为微软公司的CEO,纳德拉最大的职责,其实就是引领着微软这艘巨轮朝向正确的方向发展;而其中的一个重要外在衡量尺度,在于微软市值的变化。

2019年7月初,在发布2019财年第三财季财报后,微软市值在股价的持续上涨中超越了1万亿美元,由此推动微软成为了第三家达到万亿美元市值的公司——直到今天,微软的万亿美元市值一直很稳。

同时,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 纳德拉的战略领导力,不过,对于微软市值破亿万美元,纳德拉则显得十分淡然,他认为:

对这样一个任意的里程碑,有任何欢呼,都将标志着“末日的开始”。

微信公众号搜索" 驱动之家 "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