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科技
  • 中文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参与阿波罗任务的宇航员们都吃些什么?
2019-07-05 08:28:35  出处:新浪科技  作者:叶子 编辑:雪花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自1961年阿兰·谢泼德(Alan Shepard)之后,每位NASA宇航员在发射前都会得到一顿丰盛的早餐。在阿波罗号任务中,所有起飞前的餐食都是从营养、热量和低纤维几个方面进行专门准备的。其中最后一点最为关键,低纤维的饮食可以防止宇航员升空不久后就想上厕所。

阿波罗11号的宇航员们在起飞前会享用一顿含有牛排和鸡蛋的早餐,这些都属于低纤维食物,可以防止宇航员升空不久后就想上厕所。
 
170:宇航员早餐中牛排的克数

早期阿波罗号任务还会限制升空前早晨中的咖啡摄入量,因为咖啡具有利尿作用。例如,谢泼德参加的水星号任务时长只有15分钟,因此医生们认为,他直到飞船溅落前都不需要排尿。但不幸的是,他们并未把倒计时的推迟考虑在内。

“他们让阿兰·谢泼德坐在火箭里,却没为他提供上厕所的方法。”记者杰伊·巴布利(Jay Barbree)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电视频道上就此次任务发表了评论,“两小时之后,他开始抱怨,并提出迫切要求,希望允许他尿在裤子里。最终他得到了批准。”宇航员是“如释重负”了,但各种医疗传感器差点发疯。

参与阿波罗号任务的宇航员们会使用个人尿液收集设备(有点像安全套),该设备与一套处理系统相连,可以从飞船一侧将这些人体废物喷出去。而固体排泄物则要用到塑料袋。大多数宇航员都会尽量憋着。在阿波罗7号任务中,第一个忍不住的人是沃尔特·坎宁安(Walt Cunningham)。

2800:每日消耗热量

第一个在太空中进食的人是约翰·格伦(John Glenn)。在为期五小时的飞行中,他吃了一管苹果泥,证明了人类可以在失重条件下吞咽和消化食物。

在上世纪60年代的“双子座”任务中,每名宇航员每天摄入的热量被定为2500卡路里,配给的食物为惠而浦家电公司生产的、塑料包装的冻干食品。冻干处理法需要先将食物做熟,然后进行快速冷冻,再在真空舱内缓慢加热,去除冷冻过程产生的冰晶。

宇航员要用一只喷嘴将水挤进去,让食物重新吸收水分,再把这样制成的膏状物挤压成一种粘稠的状态。这些东西比水星任务中使用的、用管子装的食物好吃些,里头还有牛肉和酱汁之类的东西,但挤进去的水是冷的,因此最终的成品也谈不上美味可口。

在1965年的第一次双子座任务——双子座3号中,约翰·杨(John Young)创造了一个小小的丑闻,也是他辉煌的宇航员生涯中的唯一污点:他偷偷把一个咸牛肉三明治带到了飞船上。这本是件挺好玩的事情,却对飞船造成了严重威胁,因为面包屑可能会对飞船电路造成干扰。

而在阿波罗任务中,宇航员们可以在舱室内做一些有限的锻炼,并且登月的过程很耗体力,因此NASA营养学家将热量摄入提高到了2800。在阿波罗任务中,食物不仅更美味了,而且飞船燃料电池还能提供热水。餐食也不一定要用吸管吸食了,其中有些甚至可以用勺子舀着吃。

6:菠萝蛋糕的袋数

阿波罗号飞船的茶水间中塞满了零食。除了6块菠萝蛋糕之外,还有一袋袋的布朗尼、巧克力蛋糕、以及水果味果冻。除了甜食之外,还有奶酪咸饼干和烧烤味牛肉干。每名参与阿波罗任务的宇航员甚至还能分到15包口香糖,每包里含4条。

阿波罗17号上的一顿饭通常以鸡肉和米饭为主餐,配以奶油糖布丁和全麦饼干。饮料则包括速溶咖啡、茶、巧克力饮料和柠檬汁。

阿波罗15号之后的任务还会携带不那么诱人的“营养食物条”,算是如今营养棒的前身。在进行月面行走时,这些食物条就被放在宇航员头盔内部前方,旁边还有一根用来喝水的吸管。这样宇航员就能在长时间的月面行走过程中吃东西、喝水、或者喝水果味饮料了。

虽然食品丰富多样、摄入的热量也有所增加,但几乎每位宇航员都会减重。尼尔·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在阿波罗11号任务中减重4公斤,阿波罗13号指挥官吉姆·洛弗尔(Jim Lovell)更是减掉了6公斤,部分程度上是因为水定量配给、导致身体脱水。

自阿波罗任务之后,太空食品的质量不断改善。如今的宇航员们吃的东西和地球上相差无几,只不过差了新鲜水果和蔬菜。这两样东西可是稀罕物,只有补给飞船造访后才能吃到。

0:宇航员喝掉的白兰地

1968年的圣诞节,阿波罗8号的宇航员们正在从月球返回地球的途中。这批宇航员的首领迪克·斯雷顿(Deke Slayton)送了他们一个特殊的惊喜“大礼包”。里面有一整顿圣诞大餐,包括火鸡、酱汁和蔓越莓酱,甚至不用往里面挤水就可以直接吃。

“那是一种我们从未体验过的全新食品包装方式。”任务指挥官弗兰克·博尔曼(Frank Borman)表示,“我们在圣诞节那一天吃到了此次任务中最棒的一餐。能吃到火鸡、酱汁等等,我真的很高兴。”

但斯雷顿准备的惊喜还不止这些,“他还偷偷带了三杯白兰地酒,”博尔曼说道,“但我们都没喝。”
“万一什么事出了差错,就会被怪罪到这些白兰地头上,所以我们没有喝,而是把它们带回了家。”博尔曼表示,“我不知道我那一杯现在怎么样了,估计现在很值钱了吧。”

在太空中饮酒不是没有过先例,但只有俄罗斯宇航员在早期空间站上喝过少许。在如今的国际空间站上,喝酒是一种被明令禁止的行为。哪怕只有一点点酒,也会对空间站复杂的水回收系统造成破坏,因为该系统是依靠宇航员的汗液和尿液运作的。

国际空间站宇航员手滑:误拨打911热线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

快科技客户端

扫描安装快科技APP

驱动之家微信公众号

扫描关注驱动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