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科技
  • 中文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动物奇特的重口味:吃便便、吃土、服毒
2017-05-02 22:39:17  出处:新浪科技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我们都知道健康的饮食应当是什么样的:大量的水果和蔬菜,糖不要太多,饱和脂肪也不要太多,而且食物种类要丰富。

但我们并没有严格地遵守它。许多人就喜欢吃甜食、垃圾食品或含糖饮料,即使知道这对身体有害,依然乐此不疲。

除了人类之外,很多动物似乎也喜欢吃垃圾。事实上,动物们在这一点上比人类极端得多,它们不仅会吃被我们视作“不健康”的食物,还经常吃一些恶心、甚至危险的东西。

但它们这样做并不是毫无意义的。它们的食谱看似奇怪,但也具有一定的好处。这些食谱也说明,食物除了提供营养物质之外,还有着其它作用。

动物奇特的重口味:吃便便、吃土、服毒
图为一只日本野兔标本。

动物奇特的重口味:吃便便、吃土、服毒
图为一只欧洲兔正在吃草。

吃自己的便便

夜间,野生的日本野兔会大量咀嚼青草和灌木。白天,它们仍会继续进食,只不过吃的不是草,而是自己的粪便。

这种行为名叫“食粪行为”(autocoprophagy),常见于中小型食草动物之中,但人们对兔子和野兔的食粪行为研究得最多,尤其是家兔和日本野兔。

它们最喜欢柔软、温暖、刚刚排出的粪便,可以不用咀嚼就能直接吞下去。通过食用自己的粪便,它们便可以确保自己从食物中吸收了尽可能多的营养物质。

有时柔软的粪便外面会包裹一层膜状物,这层膜“十分坚韧,甚至能用镊子从粪便上撕下来”。家兔和野兔会把这些柔软的“粪便胶囊”囫囵吞下。在这些“胶囊”通过动物酸性很强的胃部时,外面的一层膜可能会为其中的微生物提供保护。

在重量相同的情况下,像野兔这样的小型食草动物消耗的能量比大型食草动物要多,因此它们需要从食物中摄取的能量也更多。它们不仅会吃掉自己的粪便,还会有选择性地吃掉粪便中最有营养的部分。

家兔和野兔的食物虽然贫瘠,只有青草和部分木本植物,但食粪行为或许帮助了它们在这种情况下茁壮成长,让它们成为了最常见的中型食草陆生哺乳动物。

但这两种动物并不是唯一的例子。几内亚猪、南美洲栗鼠(chinchilla)、囊地鼠(gopher)、旅鼠、田鼠和囊鼠(kangaroo rats)也会吃掉自己的粪便。

事实上,如果几内亚猪吃不到粪便的话,还会因此而死亡。

吃土

动物奇特的重口味:吃便便、吃土、服毒
黄翅斑鹦哥不仅以野果为食。

动物奇特的重口味:吃便便、吃土、服毒
图为黄翅斑鹦哥。

巴西有一种颜色鲜艳的鸟,名叫黄翅斑鹦哥(yellow-chevroned parakeets),它们会把巢筑在废弃的白蚁丘里。

这种鸟会用坚硬的喙把白蚁丘的“墙壁”刮薄,好为自己的家人腾出足够的空间。但它们偶尔也会换一种方法,把墙壁一点点地吃掉。

这种行为名叫“食土癖”(geophagy),在鸟类中十分常见,很多鸟儿更是喜欢吃黏土层中的土。但白蚁丘中的土与普通的土有着很大的区别。

在2015年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把白蚁丘墙壁上的土与底部的土进行了比较。他们发现,墙壁上的土中含有的有机物质是地面上土的好几倍,多量元素的含量也更高——鸟类必须大量摄入这些元素,如磷和钾等。但铁和锌等微量元素的含量则更少,这些元素对鸟类至关重要,但只能少量摄入。

这一发现说明,黄翅斑鹦哥会从白蚁丘的泥土中获取额外的营养物质。当它们产卵和孵育幼鸟时,这些营养物质的作用就格外大了。

白蚁丘中的土还能中和植物中的毒素,而对于以野果为食的黄翅斑鹦哥来说,这些毒素向来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通过食用白蚁丘中的土,这些鸟儿在家中便能自行解毒了。

动物奇特的重口味:吃便便、吃土、服毒
图为一头生活在婆罗洲的红毛猩猩。

动物奇特的重口味:吃便便、吃土、服毒
图为一头名叫Kikan的红毛猩猩正在吃土。

我们的近亲红毛猩猩也会采取类似的手段。红毛猩猩主要以树叶和野果为食,从树顶上细心地摘取。但当它们从树上下来、来到地面上时,它们偶尔也会吃一些土。它们会先停下来,闻上几分钟,如果感觉合适的话,就吃掉一小撮土。

在婆罗洲的桑盖韦恩森林保护区(Sungai Wain Forest Preserve)中,多伦多约克大学的灵长类动物学家安妮·拉森(Anne Russon)亲眼观察到了红毛猩猩吃黏土的情景。这一地区的表层土下面很容易找到黏土。

“这里很容易就能掰下一小块干掉的黏土,或是用手指挖出一块湿润的黏土,”拉森说道,“红毛猩猩也正是这么做的,一有机会,它们会捡起一点儿黏土,然后放进嘴巴里。”不只是红毛猩猩才会这么做,还有很多其它灵长类动物也会吃土。甚至在人类中,也有很多文化有吃土的习俗。

地质学家威廉·马哈尼(William Mahaney)指出,早期的人类也许会模仿动物吃土的习惯,可能是为了解决缺铁或腹泻等健康问题。

在过去的30年间,他一直在研究动物和人类的食土癖行为。

红毛猩猩究竟为什么要吃土呢?是不是和黄翅斑鹦哥一样,为了获得额外的多量元素、或是为了中和植物中的毒素呢?拉森收集了一些红毛猩猩食用的泥土,然后把这些土送给马哈尼,用于进一步分析。该研究结果于2015年发表。

马哈尼发现,红毛猩猩选择的土壤中黏土较多,有机物则较少。盐和钙常常被认为是动物吃土的原因,但这两种物质在土中的含量却是微乎其微。不过,这些泥土中的确含有大量的铁。

红毛猩猩之所以会食用富含黏土的泥土,原因也许和人们服用高岭石药丸的原因相同:为了缓解腹泻。大猩猩以树叶为食,经常有腹泻的风险,而黏土中的矿物质则能在胃肠道中与毒素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从而中和这些毒素。

黏土也可能帮助红毛猩猩消化吃下的食物。红毛猩猩吃掉的植物会在胃肠道中发酵,为猩猩提供能量和营养物质。而黏土的细小颗粒能够让食物在胃肠道中停留更长时间,并使其保持湿润,从而让食物发酵得更加彻底。

有趣的是,红毛猩猩食用的土壤中含有的“稀土元素”也较多。马哈尼还不确定这其中的原因。“我们不清楚猩猩能吸收多少稀土元素,也不确定这些元素会产生怎样的效果。”

有毒的食物

把粪便和泥土当作食物或许有点儿奇怪,但它们至少还含有一些营养物质。有些昆虫的食物则更加极端:它们会食用有毒的、且营养价值极低的植物。

壁蜂(Mason bees)中的Osmia就是一个这样的例子。它们的体表呈明亮的黑色,还缀有鲜艳的蓝色和绿色。和我们熟悉的蜜蜂不同,壁蜂喜欢独居生活。它们会用营养丰富的花粉喂养自己的幼虫。

不过,有几种特殊的种类,如O. montana和O. subaustralis等,只会收集雏菊和向日葵的花粉,这两种花都属于菊科植物。这些植物的花粉蛋白质含量较少,以此为食的壁蜂幼虫长得也更慢。有些壁蜂还不适应菊科植物,如果只食用这一种花粉的话,它们甚至会死掉。

动物奇特的重口味:吃便便、吃土、服毒
图为一只雌性壁蜂。

动物奇特的重口味:吃便便、吃土、服毒
一只雌性壁蜂口中衔着一片碎树叶。

动物奇特的重口味:吃便便、吃土、服毒
寡毛土蜂会寄居在壁蜂的蜂巢中。

动物奇特的重口味:吃便便、吃土、服毒
图为一只寡毛土蜂正在壁蜂蜂巢边等待。

“在我们的研究地点,壁蜂的幼虫如果只食用菊科植物的花粉,通常需要两年时间才能从卵长成成虫。”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的昆虫生态学家杰西卡·弗雷斯特(Jessica Forrest)说道,“而其它不吃菊科植物花粉的壁蜂幼虫只需要一年就够了。”

那么,O. montana和O. subaustralis这两种壁蜂为什么只用如此单一的食物喂养自己的幼虫呢?这也许是为了防止寄生虫入侵它们的巢穴。雌性壁蜂会在空腔中筑巢,如朽木的空洞中、地上的泥坑里、甚至空掉的蜗牛壳中等等。

在这些空腔中,壁蜂会用泥土和树叶搭起蜂巢,然后在每个蜂室中产一枚卵,为它们提供足够的花粉,然后把蜂室封上。幼虫会在蜂室中安全地孵化,以花粉为食,然后逐渐长大,最终咬破蜂室,为自己找到出去的路。

不幸的是,刚筑好的土墙很容易被寄生性的寡毛土蜂(Sapyga wasps)所攻陷。在土墙风干变硬之前,寡毛土蜂会偷偷把卵运进壁蜂的蜂室里,等幼虫孵化出来之后,就会吃掉蜂室中所有可吃的东西,包括壁蜂产下的卵。

在野生环境中,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壁蜂巢穴都被寡毛土蜂所占据。不过,弗雷斯特和同事们注意到,如果蜂室中有油腻的、橙色的花粉,寡毛土蜂就不会靠近了。只有菊科植物才会产生这样的花粉,因此弗雷斯特怀疑,也许是菊科植物的花粉让寡毛土蜂避之不及的。

在2016年4月发表的一项研究中,弗雷斯特和同事们分析了631个壁蜂的蜂巢。他们发现,在没有放置菊科植物花粉的蜂巢中,有三分之一都被寡毛土蜂所占领;而在放置了菊科植物花粉的72个蜂巢中,没有一个出现了寡毛土蜂。

接下来,弗雷斯特试图在实验室中用不同的花粉喂养寡毛土蜂的幼虫。在38只用非菊科植物喂养的寡毛土蜂幼虫中,有8只活到了最后;而在30只仅用菊科植物喂养的幼虫中,只有一只活了下来。

弗雷斯特还不清楚菊科植物的花粉为什么会阻碍寡毛土蜂的生长。这些花粉可能有某种特殊之处,也许是毒素,或是缺乏蛋白质和必须的氨基酸。此外,这些花粉表面有很多尖刺,也许会对寡毛土蜂的内脏造成损伤。

不过它的原理是什么,壁蜂或许真的会用菊科植物的花粉来降低蜂巢对寡毛土蜂的吸引力。但弗雷斯特认为,这并不是唯一的原因。

“即使在没有寡毛土蜂生长的地方,只食用菊科植物花粉的壁蜂也照样会这么做。”弗雷斯特说道。这说明壁蜂之所以会食用菊科植物的花粉,不仅仅是为了获得营养物质和阻挡寡毛土蜂的寄生,“但具体是什么原因,我们还不清楚。”

动物奇特的重口味:吃便便、吃土、服毒
图为一只虎木蛾幼虫。

动物奇特的重口味:吃便便、吃土、服毒
图为一只成年虎木蛾。

此外,还有一些昆虫会故意食用有毒的植物,虎木蛾(wood tiger moth,拉丁名Parasemia plantaginis)的幼虫就是其中之一。这些毛虫的身体呈黑色,上面还有橙色的斑点,在绿叶上无疑十分显眼。和很多颜色鲜艳的动物一样,这种毛虫的颜色是为了警告鸟类等天敌,让它们觉得毛虫吃起来很恶心。毛虫身上的橙色斑点越大,捕食者就会更快地远离它们。

而毛虫身上鲜艳的色彩至少有一部分与它们的食物有关。2015年的一项研究指出,虎木蛾的毛虫有时会食用一种名叫长叶车前草(ribwort plantain)的植物,其中含有大量的环烯醚萜甙类(ribwort plantain)物质。虎木蛾毛虫从中摄取的量很少,但已经足够吓退自己的天敌了。蚂蚁有时会杀死并吃掉虎木蛾毛虫,但它们并不敢靠近以长叶车前草为食的毛虫尸体。其它捕食者也是如此。

“我们经常发现,对于蚂蚁来说难以接受的食物,鸟类也同样难以接受。”该研究的共同作者、芬兰于韦斯屈莱大学的卡丽塔·林德斯戴特(Carita Lindstedt)说道。

车前草中的化学物质也许还能帮助虎木蛾毛虫抵抗一种更加隐蔽的天敌:寄生蜂。寄生蜂在袭击了倒霉的毛虫之后,会在其体内产卵,卵继而孵化成幼虫,然后从毛虫体内将毛虫吃光。

但林德斯戴特发现,如果毛虫食用了车前草的话,寄生蜂寄生在毛虫体内的可能性就会降低很多,说明这些毛虫有抵抗它们的能力。这样看来,食用车前草对于虎木蛾毛虫来说似乎是一种双赢的策略。但事实上,它们需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与食用蒲公英的毛虫相比,食用车前草的毛虫的生长速度要慢得多,成熟后的体重也轻得多。奇怪的是,毛虫体内的防御性化学物质含量越高,它们的橙色斑点也就越小,从而增加了被天敌吃掉的可能性。

换句话说,食用有毒的食物只是一种权宜之计。“如果以营养丰富的生菜为食的话,虎木蛾会长得非常快,但生存的可能性和免疫力也会大大降低。”林德斯戴特说道。与此相反,车前草等有毒植物能帮助它们抵挡寄生虫,但又会减慢它们的生长速度。“生菜就像快餐,但毛虫需要更健康的食物,否则就会死掉。”

这样看来,吃垃圾也许真的对你有好处——但必须有所节制才行。

微信公众号搜索" 驱动之家 "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