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科技
  • 中文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爱彼迎:Airbnb在中国的麻烦不只是个名字
2017-03-24 13:45:12  出处:虎嗅网  作者: 孟宝勒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猜你想看:评论分析 租房 Airbnb

孙慧峰喜欢通过Airbnb或其他当地正在兴起的竞争对手的网站出租自己在北京的空卧室。

问题是,他不喜欢陌生人来家里住的想法。

孙慧峰在一家信息技术公司担任市场营销员,他说:“我主要是担心客人的素质。或者更直截了当地说,我甚至担心一些罪犯可能会来住。”

为了让他放心,中国版的Airbnb“小猪”马上行动起来。给他演示公司的客户审查系统,帮助他在他北京公寓的房门上安装了一个密码锁,还给他的沙发提供了鲜亮的粉红垫子。现在,孙慧峰每周两次认真地给“小猪”送给他的室内植物浇水。

Airbnb在中国看到了很大的前景,由于新一代国内游客的涌现,中国2015年的旅游市场已达到近5000亿美元的规模。

Airbnb周三在上海推出了一个新的中文名称“爱彼迎”,意思是“用爱来欢迎彼此”。公司也在努力招聘更多的当地雇员,并用各种优惠来吸引游客来上海,比如提供沪剧剧场的后台游。

“我们的使命是,创造一个所有的人在所有的地方都有归属感的世界,”Airbnb的首席执行官布莱恩·切斯基(Brian Chesky)周三在上海表示,“如果我们要实现我们在所有的地方都有归属感的使命,所有的地方必须包括中国在内,所有的人必须包括中国游客在内。”

但是,和其他渴望中国市场的全球技术公司一样,Airbnb面临着挑战。

其中最大的挑战是包括“小猪”和另一个竞争对手“途家”在内的国内同类网站,这些网站上有更多的本地信息。

Airbnb对也许在纽约、巴黎或东京使用过其服务的见过世面的中国人有吸引力,为了抵消Airbnb的这种优势,国内的竞争对手正在积极采取行动,教育其他持怀疑态度的中国人,如何将多余的卧室出租赚钱。

文化的障碍仍然很大。在中国,房子为了是家庭或投资,出游对许多人来说仍是相对较新的事物,把自家的信息在网上发布,以便出租给随便什么人的想法,需要时间才能让人习惯。

“每处房产背后都有一名经理,”小猪首席执行官陈驰说。“我们仍需要很多时间来教育我们的客户。”

Airbnb为美国技术公司是否能在一个政治上和商业上棘手的市场中站住脚,提供了一次最新的检验。中国政府封锁了谷歌、Facebook和Twitter的网站。Uber、以及沃尔玛的在线业务,在激烈的国内竞争面前退下阵来,已将自己的业务出售给了当地的对手。

或许是因为对在美国和欧洲的监管冲突记忆犹新,Airbnb正在中国采取一种谨慎的策略。它与阿里巴巴和腾讯等中国科技巨头公司达成协议。还与上海等城市的官员合作,推动旅游业发展。

至关重要的是,就像另一个有望在中国取得成功的国际公司领英(LinkedIn)一样,Airbnb遵守中国的法规——要求它将中国的数据只保存在位于中国的服务器上。由此,它可能会被中国监管当局要求追踪用户信息的请求。去年,Airbnb给中国用户发了一条信息,表示他们的数据将被保存在中国的服务器上。

对于在中国只有大约8万个房源的Airbnb来说,遍布世界各地的超过300万个房源,令它在满足每年数百万去海外旅游的中国游客的需求方面拥有了巨大优势。它也有一些延伸服务,比如为房东举办国际活动,有时也免费给房东和他们想租出去的公寓拍照。

在引导心存疑虑的中国人如何成为好屋主和好住客方面,本地竞争对手更进一步。在一个不缺少破旧宾馆房间恐怖故事和恶劣游客行为的国家,这是件好事。

娜塔西亚·郭(Natasia Guo)是一名中国创业者,长期在Airbnb上出租自己的房子。她表示大多数住客往往比较年轻,零星的几个中年住客似乎不太会用这种服务。她这样谈起其中一位40岁的房客:“他把我家当成了旅馆。我这么说,是因为他开始在房间里抽烟。”

“好像他当时拿了我的一个碗当烟灰缸使。”她说。

有14万条房源的小猪短租竭力打消房东的这种顾虑。它也和互联网审查部门和公安局合作,这有助于剔除有犯罪记录的住户。为房客的利益考虑,小猪短租提供自己的清洁服务,也举办培训活动教房东如何与客人相处,如何装饰自己的房子。

有42万条房源的竞争对手途家会更直接地对网站上展示的许多公寓进行管理——自己管理或通过管理公司。有时候还和有未出售单元的房地产开发商合作。对于那些并非由途家管理的出租房屋,它会进行检查,还维护着一个问题房客黑名单。途家有不少用户租住时间更长,或是在度假时租住。

52岁的北京居民戴维·王(David Wang)表示,一开始是他的侄子提议把他母亲的四合院空房租出去。但为了说服他89岁的母亲,王先生费了不少劲。

为了减少她的顾虑,这家人把出租的房间与这座房子的其他部分隔离开来,封死了通往院子的门,然后在面向马路那一面新开了一个出口。之后又安装了监控。他们把这间房挂到了小猪短租的平台上,这家公司提供床品、一个相框、几盏台灯、一些窗帘和一张宜家的小桌子。

“她现在高兴了,每一分钱都会进她的账户。”王先生说。

这些公司指望着年轻的中国人会跟上潮流——无论是作为房东还是房客。“中国的千禧一代渴望获得地道的体验,”将亚洲旅游业与数字专业知识连接起来的亚洲数字创新公司(Digital Innovation Asia)总裁晏子(Jens Thraenhart)说。

28岁的上海居民朱家明(音)表示,他刚开始在Airbnb上出租房间,促使他这么做的一部分原因在于,他在国外旅行时使用这个网站和Couchsurfing等其他服务,给他留下了好印象。他表示跟房客长时间聊天或偶尔带他们游览,对他来说没有问题。他有其他朋友也出租自己公寓,他们会使出浑身解数吸引住客。

“他们贴出来的照片太花哨了,”他说,“房间里摆着花,有些人甚至雇模特,找一些漂亮女孩拍照。”

朱家明说他选择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与住在他那里的人进行有意义的交流上。“你就感觉他们那些照片并不能代表住在那里的人,”他说,“那不是个家,是个精致的适合拍照的地方。”

收到小猪短租赠送的粉色靠垫的孙慧峰表示,他也开始享受访客的陪伴,以及从他们那里获得的租金——每月大约300至600美金。其中有一位是个四川厨师,知道许多娱乐业的八卦。还有一位喜欢打麻将。

“麻将是我的爱好,”他说,“如果有房客想要一起搓麻将,我还是挺兴奋的。”

爱彼迎:Airbnb在中国的麻烦不只是个名字

微信公众号搜索" 驱动之家 "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