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科技
  • 中文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2016-08-16 18:38:49  出处:网易   编辑:朝晖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就在王宝强爆出惊天婚变消息的那个晚上,美国时间8月13日,中国电竞战队 wings 一举拿下Ti6(第六届DOTA2国际邀请赛)冠军,夺得900万美元(约6000万RMB)奖金。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这并不是中国人第一次拿到这一赛事的冠军,2012年的 iG 战队和2014年的 Newbee 战队也曾从列强手里夺走过NO.1的殊荣,但他们俩的冠军奖金:100万美元和500万美元,加起来都没有 wings 今年的多。6000万是什么概念,将近一个亿啊(滑稽)。

主办方为啥发得起这么高奖金?大家都在赚钱呗!去年一年全球电竞市场收入已经达到了3.25亿美元,业内人士估计,2018年这一数字将达到7.65亿美元,2020年则会超过18亿美元。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打游戏也能赚这么多钱,那我还上什么学,考什么试啊?

电竞市场的确越来越火,但哒哒君必须话你知,真正通过电竞赚到钱的人,实在少得可怜。如果你想走上职业电竞道路,并且像 wings 一样夺得大赛冠军,将数千万奖金收入囊中,其难度不亚于一个学渣考上清华。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不信?哒哒君来给你算算账。

我们以“厮杀重地”山东省为例。2016年山东省高考报名总人数是70.98万人,而清华大学在山东省招生人数是“160多人”,命中率约为0.02%,也就是说每一万个人只有两个可以考上清华。一个人要挑五千人,已经够困难了吧?

而《DOTA2》的“最高在线人数”已经在2016年突破129万,这一年的世界冠军有5个人,他们夺冠的几率是0.0003%,即每一百万个玩家只有三个可以拿到Ti冠军。即使我们把所有拿到奖金的16支队伍一共80人都算上,概率也只有0.0006%而已。一个打十几万个。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如果想在更热门的游戏,比如 LOL 中达成这样的成就,请把概率再缩小六七倍。

就算我们拉高门槛,只算全球13000左右的活跃选手,其概率也与考中清华的概率持平。但一来高考考生里也有诸多蒙混过关者,将清华作为自己志愿的考生更是凤毛麟角;二来,以大多数游戏玩家的尿性,恐怕还没摸着“职业玩家”的门,就要退却了。

就像“脑残粉”的缩写不是“粉”而是“脑残”一样,“职业玩家”的缩写也不是“玩家”,而是“职业”。啥叫“职业”?就是打卡上班,赚钱养家,修脚剃头的手艺,不易抢夺的饭碗。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可能职业选手当初也是因为爱好而入行,但真正成为职业选手后,已经离“爱好”很远很远了。

首先就是惨无人道的训练时间。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就拿刚刚夺冠的 wings 战队来说吧,他们的日常训练是9个小时,每半个月只放一天假: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而且他们还有极为严苛的纪律: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不让抽烟喝酒,不让啪啪啪,不让熬夜,每天要体育锻炼……高三、军训也不过如此吧!

而就整个电竞行业来说,他们的训练时间并不算长,动辄12、15小时的团队大有人在。

NESO2015的四川队,每天训练10到12个小时: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EDG 俱乐部去年得到 LPL 春季赛冠军时,经理三少透露的训练时间则更加恐怖: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如此高强度、高密度的训练一般玩家真心承受不了。你可能会说,哥们儿当年在网吧连刷一礼拜夜也不在话下,这个时长也还好吧。

呵呵,你在网吧刷夜时快感是第一位的,没有那么多心理负担,这一把抢个人头,下一把打个野,要是玩腻了还能到《炉石》抽几个卡包,上《梦幻》完成一些任务什么的。但是电竞训练,往往是几十天如一日地训练一张地图、一种战术,甚至一个操作。练不了几天,你就得把昨夜的盒饭吐到屏幕上。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而且这不是极个别缺乏天赋的选手的练法,大多数职业选手都要经历如此高强度的训练。

举个人皇sky的例子。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李晓峰在成为盖皇之前,做的就是一件事:训练训练再训练。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那时的sky家境贫寒,书读不下去,打星际、魔兽是他唯一的出路。他在这条路上拼了命,每天只吃一块钱的水煎包,睡几个小时,然后每天在平台上求人对打,谁血虐了他反而会被他缠着不放再来一局。

名震江湖的“sky流”,就是这么练成的。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sky的堂弟辍学后听说哥哥打游戏打出了些名堂,就来投奔他,想打职业。结果没在电脑前坐多久就腻烦了——半个月从早到晚就练一套东西,整个人都被掏空的赶脚。

其实这个道理很浅显:如果你热爱某项体育运动,比如篮球、羽毛球、乒乓球,而且有幸和体校、市队或者省队的专业运动员切磋过几招,你就会发现自己有多么弱鸡。邓亚萍每天接打一万个球才练成至尊一样的存在,sky也是这样练成WCG2005、2006两届世界冠军。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你把它当“爱好”,或者走投无路最后选择的“捷径”,人家把它当一生热爱的职业、饭碗,你说你怎么跟人家相提并论?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而且更早一些年,中国的电竞选手还要面对其他运动员不曾面对的阻力——社会偏见。

电子竞技这个行业虽然年轻,却也不是近几年才诞生的。1986年任天堂游戏机火热之时,电竞已经初露峥嵘。而中国引入这一项目也不能算太晚,2003年11月18日,国家体育总局已经正式批准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原来十三年前,电子竞技已经是国家批准的正式体育项目了!

但十三年前的中国,“电脑游戏”在我们眼中何尝不是“洪水猛兽”甚至和“黄赌毒”一起并列的存在?

2004年,开路电视媒体还一度被禁止播出游戏节目。

多少父母坚定不移地相信,电脑游戏是带坏青少年的毒品。如果自己的孩子出了问题,他们会完全归因于孩子“平时就知道打游戏”,而不愿意考虑是否自己教育方式有问题,是否家庭氛围有缺陷。开明一些的父母,会把玩电脑当成“学习进步的奖励”,但也是浅尝辄止,屡屡视察。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哪怕是其他“体育同仁”,也对电竞有不小的偏见。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只不过现如今,当父母们也开始在朋友圈里频繁转发鸡汤后,他们就不再好意思唠叨孩子们“整天玩手机”了。

但十年前正是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下,诞生了羊角兽那样的“好医生”。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2006年开始,山东医生杨永信成立了一家“网络成瘾戒治中心”,说自己探索出了一套“心理 药物 物理 工娱”相结合的网瘾戒治模式。

但后来人们都知道了,他的“治疗”方法,就是电击“患者”的太阳穴,直到其服从于他,服从于父母。当前一天还吵闹着要打游戏的孩子跪在爹妈面前流泪忏悔时,再怪异的干预方式都会被父母视而不见。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后来随着媒体曝光,卫生部紧急叫停了“电击休克疗法”。但有需求就有市场,这么多年过去了,如此反人类的治疗法还在悄悄蔓延着。也难怪电竞在正式立项后初几年,过得那么惨淡——不知道有多少未来的电竞天才,就这样被扼杀在慈眉善目的电流之中。

不过,摆在电竞选手面前最后的难关,还是自己的心态。在电竞行业越来越火的今天,尤其重要。

wings 夺冠的晚上,知名主播海涛发了篇叫《TI6结束了,我来当个坏人》的文章。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实话讲,电竞这一行跟奥运项目一样,吃青春饭比较多,少年开始勤学苦练,错过了读书明志的时间,等打到二十五岁又要结束职业生涯。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即便强如sky,退役后直播跟人对战,一不小心也会落个晚节不保的名声……

所以此时你腰缠万贯,却囿于水准下降不得不换个行当重头来过。好一些的可以继续在电竞圈里混,当主播、做宣发、创业,可如果你一没学历二无颜值三不懂社交技能,“教练““陪练”的萝卜坑又被占满时,你又该去向何方呢?

打《DOTA2》赚6000万:比学渣考上清华还难

一将功成万骨枯,功成之将向何处。

所以在哒哒君看来,“打游戏”今天无论多么风光,它都依旧是个艰难困苦、且充满变数的行业。我们祝福那些天赋异禀又勤学苦练的电竞天才拥有璀璨的生涯,也劝那些高考临阵脱逃、明明想溜出去刷夜还嚷嚷着打职业的小盆友们一句:都高三了才到白银您就别跟着瞎起哄了。

微信公众号搜索" 驱动之家 "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