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科技
  • 中文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同情快播?这是病 得治!
2016-01-12 20:01:41  出处:虎嗅网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因快播被查影响了看毛片而同情和支持快播?瞧你这点出息!

影视行业里,未经剪辑处理的电影胶片叫毛片。在录像带年代,A片的传播是经过无数有心人的录像机层层对拷,每一份拷贝又经历无数的播放乃至慢放,A-B重复播放,以至于画面严重失真,自带雪花和马赛克效果。这种毛玻璃一般的画质,使得A片取得了毛片的别称。很多老战士,在数码时代仍会刻意寻找画质低劣的版本,点上一支烟,祭奠自己的青葱岁月。

从毛片的得名过程我们至少可以了解一点,就是毛片的传播过程,在我国一直是P2P的。当然,松下、索尼、东芝之类录像机厂家并未获罪,因为他们制造的只是播放设备。

时光迅速滑过VCD、DVD和蓝光时代。在数码时代,由于电脑的平民化、内容的电子化,解决了播放设备的稀缺性和传播的效率以及失真问题,各种有名有姓的日本和欧美AV艺人也藉此登堂入室,很多爱好者的硬盘中分门别类,按照演员分文件夹,并且索档和追片这种行为也在一些论坛和爱好者群体中蔚然成风。在那个年代,每个大学男生的电脑中大概都有几部毛片压箱,以备不时之需。

BT、电驴的兴亡之间,PC网络时代的到来,为爱好者们传播和交流的手段予以技术加持。宽带普及,上传与下载都不再成为问题,P2P的技术决定了客户端与服务器只是传播的组织者,但对内容是无视的,从而使各种盗版及色情内容的传播门槛,史无前例地降低。

这个年代的标志性事件却不是毛片,而是2008年陈老师的私照外泄,从而打造了一个延续近十年的传奇事件。传说中未披露的那部分照片,成为了网民心中难以名状的痒。陈老师打造的这个“门”,用现在的话说,其实就是IP了。

智能手机、3G/4G网络为标志的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各种网盘、图床、短视频应用的兴起,以及微博这样的大众社交媒体平台的推波助澜,使得色情内容的制作、传播、分享变得史无前例地有效率以及难以监管。优衣库视频的爆发和传播只是经过了短短五个小时,这在录像带时代是不可想象的。

快播的兴起和发展,横贯了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两个时代。通过P2P技术打通内容发布、传播和播放几个环节,为视频内容的网络传播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利器。手机版快播雷达的推出,直接能让你看到隔壁邻居的珍藏,简直就是跑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了。

于是快播被关,团队受审,引发网民热议和关注,这个现象级的事件,本身也反映出很多问题。

快播是否有罪,毫无疑问取决于快播在色情盗版内容发布和传播当中,有据可查的参与度和获利。由于快播提供了全套互联网内容发布、传播、分享、播放的技术和节点服务器设备,所以将快播类比录像机这种“播放器论”显然是站不住的。

从技术角度,快播可以宣称对于内容是透传的,但从运营监管角度,对于色情内容,快播是否存在主观的纵容或不作为,是快播参与度的定性关键。

快播的广告费、会员费收入,与色情内容的关联度,比如说付费后是否能更快捷地获取到色情内容,或者是否明知对方为色情类内容的发布方仍开展广告等业务合作,是衡量快播是否由此获利的关键。

目前看起来,公诉方对于这两点的举证,仍缺乏符合法律标准的有力证据。

舆论对于快播的声援,重要原因之一是公诉方与公安、法院系统在整个案件过程中体现出的不专业,但这个并非今天的重点。

快播的用户,一部分是利用快播寻找普通影视资源的人。

盗版问题在国内不是简单的版权费用,而是出于意识形态,很多片源没有正规、完整的观看渠道。在这个问题上,P2P成为了一种灰色的解决方案。快播平台的垮掉,使得我国的观影环境进一步恶化,这部分用户,对于快播的同情,是可以理解的。

还有一类声援快播的人,是色情内容的重度用户。

为何强调重度二字?因为在毛片观看这一领域,有一部分用户是收藏者,热衷于收集各种高清片源,并以TB计精心保存,但这类用户其实看片频率并不高,对于收集的追求高于观看。快播的色情内容在线观看用户,才是真正热衷于看毛片的。他们不分画质和演员,说逢片必看每看必撸也许夸张,但这种频率,也只能用“沉溺”来形容。

年轻的时候,出于性教育缺失带来的好奇心,以及没有正规渠道释放欲望,看个片撸个管,也是人之常情,然而成年后尤其是出了学校入了社会,有了收入有了社交渠道,也有了各种方式去释放自己,这种情况下,沉溺于看片,就不再是什么光彩的事了。

毛片这种东西,在国外是商品,为了追求利润和销量,在情节和画面上极度夸张,大有“顾客花了钱,就得有猛料”的商业精神,然而来到中国,去掉消费的门槛,加上网络传播的便利,好比生猛海鲜和烈酒,一旦免费供应,食客毫无节制地胡吃海塞,结果可想而知。

沉溺色情内容的用户,在社交平台上其实也是挂相的。网络上将loser称为撸瑟,真的是非常贴切。沉溺看片撸管本身是一种社交弱势的表现,这种人在真实生活中难以获取性资源,通过色情内容来满足自己,在网络社交时对自己的屌丝处境也难以释怀,和女生聊天只会发“约么”或者下体照,结果大抵是被拉黑了事。然后他们一边抱怨女生都是骗子,一边又打开快播,找回自己的存在感。

快播有没有罪,这个自有法律来判断。快播用户有没有罪,在当前的意识形态下,这是个无解的问题。

为快播辩护和发声,是个人的权利,但由于快播被查而痛失看毛片渠道从而站出来同情和声援快播的人,实在是太可悲了。一个成年人,无法获取真实的性资源,一个在线播放器就是他们性生活的全部,这种人不管在线上还是线下,毫无疑问都是失败者。

身为失败者而不自知,才是快播案映射出的天朝社会最大的悲哀。

沉溺毛片是病,得治。比起快播的命运,还是先操心一下自己的命运吧。

同情快播?这是病 得治!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

快科技客户端

扫描安装快科技APP

驱动之家微信公众号

扫描关注驱动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