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科技
  • 中文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快播辩护律师:王欣无罪!
2016-01-09 01:13:17  出处:新浪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2016年1月7日、8日,北京海淀法院连续公审快播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

在庭审过程中,双方针对快播相关的技术问题以及服务器举证问题进行了多番对话,由于存在多处争议,庭审时间一度拖延至当日晚间。

本案首日庭审便经历了近10个小时的审理,而公诉人和被告人甚至审判长,就案件细节进行了极其精彩的庭上“攻防”,堪称今年“第一部开年大戏”。

快播辩护律师:王欣无罪!

8日晚,针对这场庭审,新浪《问》对话了快播CEO王欣的辩护律师之一的赵志军律师。

问:今天的庭审上,我看到快播这边的律师团队还是挺多的,有10个律师,为什么找这么多律师来打这场官司?

赵志军:这是个误会,因为这个案件涉及的被告单位和被告人,一共有5个被告主体,每个被告主体他可以请2个律师,所以一共是10名律师。这些律师坐在一起显得像个律师团似的,但并不是律师团,也没有律师团这个概念。

问:今天庭审辩论的关键点在哪?

赵志军:可以说关键点很多。最主要的是程序问题,其次是证据问题,第三是行为问题,比如快播到底有没有传播淫秽物品的行为,分析这个行为自然离不开技术问题,就是快播软件到底是干什么的?快播自己是不是实施了上传色情信息的行为?最后就是法律适用问题,也就是到底适不适合用刑法来处理它?主要是这么几个焦点问题。

问:在这些焦点问题中,我们注意到,公诉人多次问,快播为什么不转型。在你看来,他们为什么会这么提问?

赵志军:这个问题问的吧,其实我觉得欠妥。为什么欠妥呢?因为作为一个企业来讲,他经营范围只要是合法的,是国家允许的,都可以,快播作为一个研发者,研发它的软件,这个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这个转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把这个业务停掉,意味着几百名员工失业,无事可干。

再者就是你要求它转型的依据是什么呢?你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法规证明它是违法的,那么为什么要转型?

问:我记得在这个问题上,你在法庭上还举了几个例子。

赵志军:是的。我当时举例说,在微信上,有各种各样的犯罪群体,比如有卖淫嫖娼的群体,有贩卖违法物品的群体,那么你微信知不道知道,也应该知道,但是知道就应该把微信都关了吗?

第二个例子,是我们的手机每天都能收到诈骗短信,中国移动也经常接到投诉,那么中国移动知不知道自己的手机信号会被别人利用进行犯罪活动?你知道你还能把中国移动给转型吗?

问:这两个例子确实比较生动。

赵志军:其实,主要还是看这项技术本身是否违法,假如说这项技术是用来制毒的,那你提出转型可以,但快播不是啊。

快播辩护律师:王欣无罪!

问:你的意思也就是说,快播并非是一个为了传播淫秽信息而开发的软件。

赵志军:对。

问:庭审结束之后,你可能也看到,今天的直播在网上传播度很高,不少人觉得是一场精彩的辩论。有些人比较好奇,你在法庭上的辩论词是提前准备好的,还是临场发挥的?

赵志军:那我们肯定不会是提前准备,那时庭审的节奏走到这儿了,我们就必须得说这句话了才能说的。

问:你个人有料到这次庭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吗?

赵志军:没有,一点都没想到。我们只是在开庭之前,听说法院要做直播。当时我只是觉得,直播是件好事,因为在民间也好,法律界或是技术界也好,这毕竟是技术涉及到犯罪的第一起案子,这个案子如果形成一个判例,认定快播有罪,那以后互联网行业或者技术领域都会人人自危。因为任何技术都有可能被人拿来利用,如果你没有办法阻止的时候,就要承担刑事责任,那我觉得互联网就没法进步了。

问:今天出场了一个鉴黄师,称鉴定出来2万多个淫秽视频,你对这个怎么看?

赵志军:从鉴黄师本身来讲,我倒不认为他在说瞎话。我为什么一直关心程序问题,就在于此,因为鉴黄师他是所有服务器中的数据文件转化为视频之后,交给他看,对吧?他只是这么一个看的角色,他在看的过程中可能看到一个片段就算,这样只是说他操作欠规范,倒不是说鉴黄师在作假,但关键问题是,人家交给他什么,他就看什么,但是交给他的东西是不是提前被人做了手脚,就不知道了。

问:这件事情在传播开来之后,我们注意到许多人在替快播声援,那么这对案件本身会有什么影响吗?

赵志军:这个问题不好评判,第一,这是民间的声音,民间的声音在互联网上停留的时间挺短的,新闻时效性过去就结束了,第二,法院在合议的时候,也不会去看看民间对这个问题怎么看。但我觉得它确实会引起一些社会效应,我更多的希望这些声音来自于法律界和技术界。

问:我记得王欣在法庭上说了一句话,约炮不能成就陌陌的今天,假货也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

赵志军:对,这反映出来的是,当时在研发快播的时候,肯定不是想用来传播色情视频,这绝对不会是初衷。

问:那么今天庭审结束之后,你们是否知道是谁举报了快播?是乐视吗?

赵志军:我一定要澄清一个事实,今天我出示了一份证据,是国家版权局的一个行政处罚决定书,这个证据是我通过信息公开取得的,这个证据上,显示了2013年11月份,乐视网曾经投诉过,快播侵犯了他的相应版权。只是有这么一个事情。一定要替乐视正这个名。

问:也就是说,你们到现在仍不知道是谁举报了快播。

赵志军:对的,到现在也不知道。我也不想引起互联网的矛盾,我只是说,由于本案中有一个关键的机构,这个机构提取了四台服务器,并从中找出了一些淫秽视频作为证据。然而,曾经举报过快播的乐视,曾是该公司的客户,所以该机构与本案有利害关系,并非是独立的第三方。所以它无权对乐视的服务器进行操作。

问:如今,就连乐事薯片也受到了牵连。

赵志军:这个完全是误会,乐事薯片属于躺着都中枪了。

快播辩护律师:王欣无罪!

问:有人说,这次庭审直播,扭转了部分人对于法庭辩论的枯燥、生硬的印象,因为这次辩论很激烈、生动,是不是你参与的每一次辩论都是如此?

赵志军:肯定不是,一定要澄清一个概念,其实公诉人的水平也很高,只是说这个案子它天生就是这么一个案子,如果换了一个凶杀的案子让我辩,我怎么也辩不出彩来。是这个案子与生俱来带着这些东西,我不得不说,我不是想表演,更不想给公诉人难堪。

我们和公诉人都是作为法律的执业者,是法律赋予我们不同的地位,但是我并不想让公诉人有任何的下不来台,只是他确实没得说啊,证据也没那么多证据。所以这是事情决定的。

问:这段时间,王欣本人的状态如何?

赵志军:从庭审上可以看出来,王欣本人的心理素质很好,今天的形象也不是作为一个罪人,而是能够不卑不亢的把自己的观点说清楚。

当然了,他这么长时间身陷囹圄,在精神状态各方面都经常表现出来绝望,更多的是一种无奈,但是今天庭审他也看到了一些希望。

问:最后,对于这个案子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赵志军:我想,这个案子,应该是在这个行业内一个标杆式的案子,我希望它能成为试金石,经受住历史的考验。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

快科技客户端

扫描安装快科技APP

驱动之家微信公众号

扫描关注驱动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