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中心

当前位置 > 标签 > 共享单车
当前标签
  • 共享单车
2018年12月18日,微博名为@416Crimes的网友打开ofo申请退押金,当时他排在退款名单上的第10104543位。 时隔两个月,这名网友又一次打开ofo查看退款情况,那么请问,他现在排在第几位呢? 答案
共享单车的发展如同坐过山车一般,在2018年,其局势发生了“大逆转”。曾经辉煌的ofo和摩拜,如今一个转身投向美团,一个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而在这种局势下,作为后来者的哈啰,却在
近日,据国内媒体报道,郑州发布了近两个月对市内共享单车的考核结果,结果显示,哈啰单车、摩拜单车、青桔单车、ofo小黄车四家单车上榜。 具体来说,郑州市城管局对2018年11月与12月份共享单车
1月3日晚间消息,哈啰出行官方发布了2018年年终数据盘点。数据显示,2018年哈啰单车业务飞速增长,日订单超过2000万笔,同比增长100%;开城数超300个,其中独家合作城市超70个。 2018年,哈啰单
“新一轮融资已经完成,领投方为春华资本和蚂蚁金服,金额达几十亿人民币。其他更多消息暂时不方便透露。”哈啰官方对外确认了这笔新的融资。 从哈啰出行融资历程来看,它的每一步走
12月28日,芝麻信用产品运营部负责人柳天透露,截至目前,芝麻信用为用户免除的押金累计已经超过1000亿元。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倒闭潮陆续爆发,导致大量用户押金损失,不
风华绝代的胡炜炜骑着摩拜,风流倜傥的戴威骑着小黄车,两人狭路相逢,互不相让。 人车激烈地撞在一起,共享单车的零部件散落一地。 戴威倒地,血流如注,内脏受伤,忙着自救;完好无损的胡炜
12月25日下午消息,针对裁员30%的消息,摩拜方面回应称,该信息严重不属实,公司对此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今日,有媒体发布题为《裁员30%!摩拜管理层确认确有其事》的报道,称摩拜内部管
胡炜炜在摩拜被美团收购的那一天曾多次表示,原来的管理团队并不会改变,同时摩拜还将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 不过所有人都不可能预知自己的未来,因此当胡炜炜宣布离开自己一手创办的摩拜的
12月23日,赶在2018年冬至的后一天,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在给公司的内部信中宣布,辞去摩拜CEO一职,接任者为摩拜总裁刘禹。 胡玮炜离开摩拜,刘禹担任摩拜CEO 胡玮炜称,自己在美团收购摩拜
因为押金难退,ofo小黄车近日遭遇严重“挤兑”,官方也紧急出台新的退押金政策,一律APP线上申请并排队,而排队人数不断激增,截至目前已经达到了1200万人之多。 ofo押金有99元、199
国内ofo小黄最近陷入了退款大军的围攻,未来它将何去何从我们心底不禁要打上一个问号,难道烧钱成灾的共享经济真的无法长久? 不过日前Uber旗下的单车和踏板车租赁公司Jump推出的新一代共享单车
最近几天,ofo小黄车押金难退再次成为社会热点,很多人甚至不惜在上班时间去ofo公司总部排队,但是根据ofo公布的退押金政策,无论何种方式申请,都必须按照顺序排队。 ofo同时承认,由于用户基
因为退押金难,ofo小黄车屡屡被推上风口浪尖,但一直没有任何改善,逼得用户花招百出:花式打客服电话、假装外国人、去公司总部…… 最近有报道称,有用户前往ofo总部申请退押金,
ofo小黄车押金最近再起风波。APP上退押金超过15个工作日仍然收不到钱的情况下,一位用户假装是外国人给ofo写信,结果秒退押金,还得到了一封诚恳的道歉信,引发热议。 接着有人前往ofo公司总部
ofo风雨飘摇,摩拜苦苦挣扎,一度被捧上天的共享单车该何去何从?相信从单车企业到整个行业都在思考。 今天,一则《炜炜致戴威的一封信:那些花开》在网上疯传,摩拜则回应称此文是冒名创作,内
ofo小黄车如今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能否走出这个寒冬得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之前就有多地报道称,ofo在郑州、南京等地的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而官方回应称只是搬迁,并指责有幕后黑手搞事。
11月23日消息,ofo在App里发布通知,ofo 99元押金用户一键升级成为ppmoney新用户后可实现永久免押金骑行。 据悉,ofo 99元押金用户一键升级成为ppmoney的新用户后,即认可并同意将ofo 99元押金
融资难,并购难,找好车难,退押金难……一度风光无限的ofo小黄车彻底陷入了风雨飘摇,尤其是关系到广大用户切身利益的押金问题,退款时间一再延长,如今已长达15个工作日。 今天,
最近几个月围绕ofo小黄车的似乎没有任何好消息,这两天又有各种报道称,ofo在全国多地的办公楼已经人去楼空,退押金的时间也悄然延长到15个工作日,甚至有人等了更长时间也没等回来押金。 最早
首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尾页
热门标签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