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科技
  • 中文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暗黑 暴雪 与不朽
2018-11-22 11:09:19  出处:快科技 作者:Zhengogo 编辑:Zhengogo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Kotaku的知名舅舅Jason Schreier写了一篇有关Diablo的长文,讲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暗黑内幕。

Jason Schreier为这篇文章采访了十一位暴雪雇员及前雇员,当然,这些人均以匿名身份发言。对他们来说,最震撼的事就是D3第二部资料片突然取消。

那是2013年年底或2014年初,《夺魂之镰》发布前夕,公司作了一个内部决定,第二部资料片不搞了。负责Diablo的三队(Team 3)对此极为失望,尽管他们之前主要在忙《夺魂之镰》,但没人想到《夺魂之镰》就是D3完结篇。

“公司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话,大意是夺魂之镰很好很强大,但不管你们怎么想的,赶紧离开这个粪坑去搞D4才是正道”,其中一位采访对象称。

“在我看来,那是公司对暗黑团队投下的不信任票,D3在管理层眼中就是一部大型悲剧。”

在三队看来,历经多次迭代,D3已日臻完善,随着《夺魂之镰》发布,该作将恢复名誉。且开发者已知道问题所在,再来一部资料片,D3将彻底雪耻,跻身史上最佳动作RPG作品榜单。

可惜暴雪没给三队机会,《夺魂之镰》于2014年3月发布,D3项目终结。三队的人马也被分流,一部分人怀着怨念离开公司,一部分去了《守望先锋》项目组,剩下一部分留下来,开始孕育D4。

其中一名离职雇员回忆说,三队曾拥有史上最强暗黑团队,但这一切已随风而逝。管理层没耐心见证《夺魂之镰》的素质,没耐心静候第二部资料片破土而出,其所作所为距暴雪风格相去甚远。

D4项目代号“冥王(Hades)”,由加拿大人Josh Mosqueira(前水雷组CoH首席设计师)领衔。目标是引领暗黑系列探索未知领域,比如45度伪3D视角被改成越肩第三人称视角,动作成分加重,游戏更偏向《黑暗之魂》而不是传统的《暗黑破坏神》,其迥异程度令人怀疑该作恐怕不能以D4相称。

暗黑,暴雪,与不朽

从2014年到2016年,三队的主要任务就是“冥王”项目,此外还附带一些与D3有关的维护工作。

然而,“冥王”的下场就像D3第二部资料片——项目取消,Josh Mosqueira挂冠而去。

暗黑,暴雪,与不朽

于是三队的人又被分成两拨,其中一部分转头去为D3追加死灵法师,名为“Rise of the Necromancer(死灵法师在世)”的资料片;另一部分人重启D4项目,代号“芬里尔(Fenris)”,北欧神话中那头一口吞噬奥丁的巨狼。

“芬里尔”项目由Luis Barriga领衔,此人极有想法,公司里很多人对此颇为期待,知情者透露说。

比如“芬里尔”的美术风格重回暗黑路线,怎么阴暗怎么重口怎么来,与D3的卡通风截然不同。

与所有暴雪项目类似,“芬里尔”也面临许多未知因素,很多基本面至今悬而未决(比如游戏视角和首发平台),这是导致本届暴雪大会变手游大会的肇因之一。

公司要求在“芬里尔”中加入更多社交成分,引入所谓“轻量级网游”元素,比如暗黑营地中的NPC被真实玩家取代,副本设计类似《命运》或《魔兽世界》。

此外还有商业模式。《守望先锋》可以卖皮肤,炉石可以卖牌组,面对生来只能赌一锤子买卖的暗黑,公司还没想好怎样用“芬里尔”变现,尤其那种具备长尾效应的榨取手段。

网游元素和商业模式,放在任何一个项目上都是高危层级的设计,这使“芬里尔”的前途充满更多变数。还记得D3里的拍卖行吗?还记得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最终皆成空的“泰坦”巨作?

“泰坦”项目始于2007年,止于2013年。公司后来用“泰坦”留下的边角余料回炉制成了《守望先锋》——尽管也算是某种成功,但“泰坦”效应使得公司上下对尚在开发的项目噤若寒蝉,另一个副作用就是开发团队更倾向于轻量级项目,比如《暗黑:不朽》。

本来公司里就有大把人玩手游,暴雪共同创始人Allen Adham回归之后领导的孵化器部门首选手游项目为突破口,一方面是短平快便于收回投资;另一方面是开发者自己想做。比如设计师Cory Stockton自己就是狂热的小畜生爱好者,若将来某天暴雪在手机上出一个类似宝可梦Go的魔兽争霸Go,暴雪铁杆们不要一口老血喷出来。

另一个问题是动视入侵。

自打合并以来,暴雪一直以一种超脱的姿态立于动视地盘之外,玩家不曾在《守望先锋》中见到CoD里的角色,动视的人也不会出现在暴雪的办公室里。但事情正在起变化,战网客户端赫然出现了动视的《命运》与CoD年货,曾在动视财务部及投资者关系部工作了八年的Amrita Ahuja以暴雪首席财务官的身份出现在暴雪员工面前,教导大家省钱。

“这是大家头一回听说降成本成了迫在眉睫的事,钱要花在刀刃上”,其中一名当事人回忆说。另一位暴雪前雇员表示,关注成本并不意味着公司在走下坡路或是公司没钱了,但暴雪的人很不习惯将成本列为考核要素,以前从来没人想过要向外界展示公司钱景。

但动视必须提振它的股价,由于《命运》毫无起色,公司第三季财报导致股价大跌。暴雪这厢的月活数也一直在衰减,更要命的是,暴雪已经好久没有宣布新作了。

一位已离职的暴雪前雇员回忆说,公司告诫他们方方面面都要省钱,因为一直没有新作,好久没开张过了。《守望先锋》的销售记录当年给股东们留下深刻印象,导致动视压力山大,所以他们急迫地想让暴雪展示钱景。

于是,暴雪的老领导Mike Morhaime退隐江湖。《魔兽世界》老将J. Allen Brack与前文提到的Allen Adham,以及负责游戏开发的Ray Gresko组成了暴雪新一届领导班子。

Mike Morhaime以老好人著称,运营风格堪称逆向职业经理人,从来不谈利润,只要员工高兴玩家高兴出好游戏就行。霎那间公司内部滋生出一种阴谋论,老领导退隐,成本考核,这一切都是动视在搞鬼。

但有人不同意这种看法。一位在职员工称,把动视当坏人轻而易举,但公司的种种变化远比这微妙得多。如果以前的暴雪不关心成本,为什么砍掉D3第二部资料片?D3这种有辱英名的平庸之作与动视有什么关系?

No King Rules Forever。

暗黑,暴雪,与不朽

微信公众号搜索" 驱动之家 "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