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科技
  • (原驱动之家)全球最新科技资讯专业发布平台
腾讯怎样评估投资是否有价值?腾讯首席探索官如此回应
2018-07-06 10:14:17  作者:CLY 编辑:CLY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猜你想看:默认

在腾讯,有一个特别的职位:首席探索官(CXO)。

如果你想认识腾讯的首席探索官DW,可以在官网上看到有关他的正式介绍:

“DW,腾讯公司首席探索官兼高级执行副总裁。DW于2001年加入腾讯高管团队。他长期关注美国新兴技术的发展,主导并积极推动公司在新兴技术、创新理念及相关商业领域的参与度。加入腾讯之前,他曾任Naspers 集团中国业务发展副总裁,负责投资和战略以及曾于中国担任管理顾问。DW毕业于华盛顿大学,同时拥有柏克莱加州大学硕士学位。”

如果你之前看过他的报道,那么你一定知道他的更多身份:热情洋溢的中国通、游走于互联网行业的商业世界和“发烧”音乐人之间、资深公益人……

作为大家眼中略显“神秘”的首席探索官的DW,他平时在忙些什么?他一直以来探索的关键点是什么?18年前他选择和腾讯的结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有趣故事?在腾讯即将满20岁的日子里,我们走近DW,听听他讲述他内心深处,那份影响世界的梦想。

腾讯怎样评估投资是否有价值?腾讯首席探索官如此回应
腾讯首席探索官DW在腾讯WE大会上发表演讲

Q:我们知道DW 作为首席探索官,负责的是腾讯在未来前沿领域、孵化未来的探索业务,从之前的太空旅游、慈善众筹项目等,再到前不久战略管理大会上提到的基因编程,能不能给大家介绍一下,您主要关注和参与的探索项目,最看重的和腾讯、中国,以及人类命运中哪些关键点?希望可以实现哪些目的的改变?

DW:我加入腾讯有18年的时间了,加入公司之前作为腾讯的投资商,评估是否应该投资腾讯。后来我加入了腾讯的总办团队,其实并不希望别人是以“股东”的身份来看我的,而是希望自己可以成为给腾讯带来价值和帮助的人,并且对所谓的职位和头衔并没有那么看重。

那么18年来,我在腾讯最关注和感兴趣的内容是什么呢?其实是腾讯能否影响中国的健康发展,而中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人口大国,也将必然影响地球的健康发展。我不是学MBA研究“如何赚钱”的专业出身,而是研究社会科学的。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思考:整个地球该如何发展,地球的发展历史和人类的历史是怎样的?一千年前人类的生活和今天的人类生活有什么区别,下一个二十年、三十年我们的生活是怎样的?而了解一个国家的历史是了解这个国家的国情最重要的途径。

在深入接触中国以后,发现这些年的中国变化很大:在25年前的中国,很多中国人对自己的国家缺乏自信,谈到国货总是说不好,逢美国、德国产品必说好。现在的情况众所周知,改变了很多。而我期待腾讯来改变中国发展,甚至改变地球发展的希望,已经得到了越来越多的人认同。

当然在十几年前,没有人相信腾讯公司或者一个中国的企业可以超过所有别的海外公司的规模,比如那个时候的三星、索尼、任天堂等。在那个时候看来,索尼的企业规模很大,能达到它的五分之一都非常难。但今天我们却有理由相信,以中国的经济发展规模,超越韩国、日本,甚至有一天超过美国,也不是很久的事情。

从五年前开始,我更多地考虑腾讯可以在哪些新的领域发挥更大的价值,而我本人,也恰恰对科技领域有浓厚的兴趣。如果在八、九年前,有创业团队在向我们介绍他们的理想时,说到“AR是未来、VR是未来”之类的愿景,我会觉得还不错。

但在五年前,我的思想发生了转变,创业团队仅仅只是说“什么是未来”的定义太狭隘了,我会从别的角度来评估是否有价值:最显性的就是,无论你是来自于哪个社会阶层,你的技术能否解决社会、人类目前最大的问题,特别是普通老百姓遇到的问题?

腾讯怎样评估投资是否有价值?腾讯首席探索官如此回应

腾讯首席探索官DW参加联合国活动

一百多年前人类没有电,有了电以后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质的飞跃,包括这个房间里我们看到的智能手机、电脑、空调等,都给我们带来了生活的便利,而这一切都是在有电的平台基础上实现的,没有电的话,这些产品都不存在。

因此,在今天,新的发明和技术的突破性更有挑战性,我们如何才能判断这个新技术是对人类有价值的呢?从我个人角度,我会花很多时间研究地球的问题,地球面临的挑战,地球人类面临怎样的情况。

2000年我准备投资腾讯的时候,地球有61亿人口,现在是76亿,我们推断十二年后地球会有85亿人口。人口的变化会直接影响到环境和气候,我会从平均一个人每天要喝掉多少水、吃掉多少食物,消耗多少能源,来推断地球有85亿人口的时候地球将面临怎样的压力,而我们需要探索的技术,恰恰是如何缓解地球的压力。

如果这个时候有希望投资的团队来分享说自己是研究AI技术的,那么我会说,那么我们从你的技术角度来转换一下,可以给地球和人类带来什么样的价值呢?

除此以外,我每个星期都会花大概三分之一的时间,和各个领域的人交流,比如一些国家领导人、专家学者,我会认真向他们学习,他们最近研究什么样的内容,一个国家正在面临怎样的挑战……我努力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信息,可以给创业团队提供将技术来解决地球问题的具体方案。

在今年的战略会上,我介绍的嘉宾分享了基因编程的探索研究,我正是觉得,地球环境的压力会对人类健康带来威胁,那么如何从人类生命的延续上探索出一些实质的方案出来,是我们需要关注的课题之一。

腾讯怎样评估投资是否有价值?腾讯首席探索官如此回应

腾讯首席探索官DW参与公益活动

Q:今年是腾讯的二十周年,您期待下一个二十年的腾讯将扮演怎样的角色?

DW:腾讯最大的优势是一家以工程师为主的科技公司,社会有什么需求的话,我们可以凭借自己的头脑,开发软件,直接提供解决方案。

虽然我们也投资了很多不同领域的公司,但投资并购的方式并不是我们主要的方式,而是看准一个新的市场机会,我们再结合自己的创意和技术来实现。比如QQ音乐,在国内国外都有不同的版本和名字,但可以满足不同种族人类的需求。

因此,我希望腾讯在未来很长时间,都是用技术来解决社会面临的基本挑战的角色。

分享一张我刚在酒店拍的照片,这是我住酒店一天要喝的矿泉水的瓶子,总共差不多两升水,要浪费这么多塑料瓶。如果这个城市的1500万人每天都饮用这样的矿泉水,那么浪费的矿泉水瓶的塑料材料更是不计其数,而且这些还将成为垃圾,不能再回收。

我特意问了酒店的工作人员:我能喝水龙头里的水吗?他回答:不能,在整个中国都不能。因此在目前的中国市场,还没有人来思考这样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能不能解决水资源的问题,让百姓打开水龙头就可以直接喝水,代替每天扔掉无数的矿泉水瓶?

其实这个问题是完全可以解决的,用技术和能源工业,来研发特别的过滤方式,最终让水龙头的水都变成直饮水。只要你敢想、敢尝试。

今天,我们很清楚地看到腾讯在云、AI等技术领域正在发挥核心的作用,但我们未来要产生的价值不仅仅是“你口渴了,我立刻生产几瓶矿泉水递给你”的意义,因为可能会有几百个公司都会做出生产这个,而是深入思考能不能给你生产更健康、更环保的直饮水而是代替塑料瓶里的矿泉水?

所以,二十年以后,可能我们的环境压力会越来越大,空气比现在还要糟糕,堵车现象会更严重,时不时还受到健康的困扰。那么我希望,在这二十年里,腾讯是如何用技术来保证人类的生活是越来越好的,而不仅仅是让老百姓口袋的钱越来越多。

其实现在的欧洲人、美国人、中国人的生活趋势,并不算很健康,大家追求的都是如何让自己更有钱,关注于炒这个炒那个。但并不是说我们越有钱,生活水平越高,就算你拥有了一辆新车,买了一幢大房子以后,其实你只是短暂开心一下,而你大的生活环境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但如果你不用买矿泉水,而是直接打开水龙头喝,不一定去海外呼吸新鲜的空气,在中国任何地方就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这样你的生活,才叫完全质的改变。

Q:腾讯很多小伙伴对探索领域非常感兴趣,但大多数人本职工作和此并没有太大关系,借此想问问DW,那些摸不到的未来,和探索本身,对我们同事来说有什么借鉴和帮助的地方,如何可以引导大家看得更远、走得更远?

DW:除了我刚才所讲的,腾讯的同事需要将眼光放长远,关注大的人类生存环境的改变以外,还要有一种“任何前沿探索都和我有关系”的思考精神,不要认为这个不是我负责的,也不是我们团队甚至不是我们公司负责的事儿。

就算目前看起来很难解决,但我们完全可以去尝试和思考,如何向更好的方向去努力。

我也曾投资了一些最初 “看起来不太可能实现”的公司发明了新的解决方案,比如早期检测出是否感染上传染病或癌症的技术。

虽然我们目前还没有投资通过AI来合理安排能源应用,减少污染,提高水的利用率的公司,但已经有一些愿意尝试的团队出现。

我即将要飞到荷兰,和一个通过AI来在室内农场种菜的团队洽谈合作,他们尝试用最健康的方式保证食品安全,并保证尽可能多的人类都有粮食和蔬菜吃。如果成功的话,对人类来说是巨大的突破。他们正打算将这个项目推广成一个比赛,吸引世界各地的技术人才参加,腾讯员工完全也可以参加。

当然,腾讯的AI团队也要通过激烈的公平竞赛,用结果来证明我们能不能超过人工种菜的水平。

另外一个期望,就是我们这么多年始终强调关注用户价值,其实除了用户价值,还有地球和生态的价值,这里的生态是环境生态。

如果你做出的产品,对用户很好,但对环境来说不好,那么还是没有价值,甚至是有伤害的。

任何产品的价值,仅仅用钱评估是不正确的,不像市场交易,你有一头羊,我有一头羊,我们交换一下,可以算得很清楚,但环境改变、生活水平是没办法像这样来评估得失的,需要以更广阔更长远的思路来计算得失。

所以,我们在思考任何问题的时候,不一定立刻就想到解决方案,而是想试图了解这个领域的关键点和理念在哪里,再去想办法寻找机会解决它。

腾讯怎样评估投资是否有价值?腾讯首席探索官如此回应

腾讯首席探索官DW接受腾讯文化专访

Q:我们通过很多报道了解到,加入腾讯之前,DW曾任MIH中国业务发展副总裁,曾主导了腾讯创业初期,MIH对腾讯最大的一笔投资,不少小伙伴对这段历史非常感兴趣,网络上各种报道也真真假假。我们想请DW作为当事人,能否再给我们回顾一下这段历史,当初您做出这一决定的思考和判断是怎样的?和创始人之间,还有哪些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DW:和很多报道里提到的那样,2000年的时候,我在做投资中国的小互联网企业的工作,发现每次和他们要联系方式时都会给我OICQ号,但那时我并不知道OICQ是什么,但我不安装就没办法和那些人取得联系,于是我就对这样一家生产OICQ的公司产生了好奇。

当我来到还在深圳创业的腾讯,见到Tony、Jason等创始人的时候,发现惊讶的一点:他们并没有对MIH的投资寄予很大的希望,也可能因为那个时候的中国,海外投资公司对国内的投资并不是很盛行。

因此最初他们对我这样一个老外,还是礼貌性的客气。当然那时我没有直接说投资,而是提出“有一个MIH在中国的企业即将上市,你们考虑要不要被我们收购,然后一起去上市?”他们微笑地拒绝了。

在今天的我看来,他们当时的自信是非常有道理的,更像是我和他们开一个玩笑,以他们的理念看来,为什么会让一家南非公司来收购腾讯呢?

在聊了几个小时后,双方都觉得似乎没有什么明显的合作可能了,虽然我有些遗憾,但很想和这几位聪明的年轻人交朋友,于是我提议说,正好我一个人在深圳,今天没什么事儿,不如晚上一起吃饭吧。

晚上,我们一起开心地聊天,我讲了自己在各个国家经历的各种各样的故事,我们一起喝中国的茅台酒,逐渐发现他们其实非常有趣、幽默。

因为我们当时都是二十多岁活泼的年轻人,边喝边聊,关系也越来越融洽,像哥们儿一样。吃完饭以后,我提出,明早还能不能到公司再谈谈?他们爽快地给了我这样一个外国友人面子。

回去以后,虽然我喝了不少酒,但头脑中还是一直在高速运转,思考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这几位年轻人考虑一下合作机会。

等到第二天再见面的时候,我提出一个新的想法:MIH在美国投资了一个叫open TV的公司,它是做电视上的软件的,想和一些互联网产品合作,而腾讯那时候的目标是希望实现跨品牌,在任何平台都能够使用QQ。是不是可以腾讯和open TV合作,实现在电视里发QQ消息的功能。

当我分享完,发现几位创始人的表情渐渐发生了变化,开始产生了兴趣。我顺势继续讲出了我们MIH的优势,我们可以帮助腾讯在海外拓展业务,因为我们有硅谷的办公室,以前的一个董事恰好也是美国在线的CEO(1998年, 美国在线以4.07亿美元收购了ICQ),会有更好的机会帮腾讯了解当时世界上用户量最大的ICQ……

当然,最后我就留下来了,这之后的故事你们都知道啦,我们一直走到了今天。

在今天看来,当年让我对腾讯感兴趣的地方,除了那几位创业的年轻人聪明、有趣,和他们聊天非常开心,还是就是我们都觉得为了一个目标努力是很好玩的事情,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一份快乐的事业,即使会经历很多困难和痛苦,也是甜蜜的痛苦。

这种基因是从我们的创始人传下来的,成为今天的腾讯文化的重要DNA。当然,当年他们愿意和我合作,也是觉得我是一个有很多新奇想法,愿意“折腾”的人,这点上我们非常一致。而腾讯,这样的文化也非常适合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社交、娱乐等。

后记:DW的分享,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新奇而广阔的窗,在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比我们一直以来关注的个人工作和生活方面更大,关乎更多人类的更需解决的课题。而这些课题,通过我们的好奇心、热情和探索精神,和腾讯不断成长的技术水平,即使我们每个人力量微茫,但点点滴滴汇聚起来,就拥有了改变世界的力量,给人类生活,带来了更大的光。

微信公众号搜索" 驱动之家 "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文章观点支持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