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影音达人 > 精彩影视 > 《模仿游戏》全解码 揭秘你看不见的阿兰·图...
《模仿游戏》全解码 揭秘你看不见的阿兰·图灵
2015-02-18 10:20:17  出处:时光网   编辑:快科技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时光网特稿 颁奖季的热门英国电影《模仿游戏》上映之后,收获的不仅是高票房与赞誉声,也有些抨击其篡改历史的声音未曾散去。

很多人认为,《模仿游戏》作为一部传记电影,对阿兰·图灵的还原并不够真实。这里就让我们史海钩沉,在影像与真实的对比中,为大家答疑解惑,解码一位电影中看不见的阿兰·图灵。

1. 图灵的性格当真如此古怪吗?

图灵(左)与"卷福"饰演的图灵(右)

电影《模仿游戏》中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饰演的阿兰·图灵极度内向、不善言辞、社交技能为负值,几乎就是《神探夏洛克》里“卷福”与《生活大爆炸》里“谢耳朵”的结合加强版。

许多天才科学家都被孤独症困扰,图灵也的确有类似症状,但不像电影里表现的那样突出。年轻时,图灵性格古怪,特别害羞,会有意避免与别人的目光接触。不过图灵并非片中那样处处受人嫌弃,相反来到布莱切利公园之后,他的天才、他的坦率直言都在同事之间备受尊重。从某种程度来说,布莱切利公园里的图灵,是个颇有魅力的技术宅。图灵导师的妻子琳恩·埃尔文曾这样描述他:“一旦他真诚的看着你,友善的交谈起来,你就再也难把目光从他的身上移开。从他的眼神里你能读出到那种直率、善解人意以及得体的礼貌。”

2. 电影里图灵为什么一直跑啊跑?

长跑健将图灵

爱因斯坦会演奏小提琴来梳理自己的思绪,福尔摩斯的得力助手除了华生还有击剑和小提琴,图灵当然也有数学之外的特长,那就是长跑。

图灵的长跑功力达到了专业运动员的水准,他跑马拉松的最好成绩为2:46:03,仅仅比1948年奥运会最好成绩慢了11分钟,在同年的一次国际马拉松赛中,图灵还跑赢了当年的奥运会银牌得主汤姆·理查德斯。

3. 布莱切利公园招聘解密员真靠填字游戏?

英国的《每日电讯报》曾经受到当局委托,开办了一场填字游戏大赛,在12分钟内完成填字的获胜参赛者将能参加“一项特殊工作,为战事贡献力量”。电影《模仿游戏》就利用了这段历史来引入凯拉·奈特莉的角色琼安·克拉克。

4. 布莱切利公园里的8号小屋有什么特别意义?

图灵研究的解码机当年就摆放在10号小屋里

布莱切利公园正好位于在交通枢纽米尔顿·凯恩斯的南边,是连接汇聚全英天才学者的两座学府——牛津与剑桥的中点,这也是它被选中作为解码基地的主要原因之一。当图灵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他们的身份被掩盖。家人朋友都不知道他们究竟在做什么工作。这里所有的机构和位置都以代号称呼。

其中专门收集情报的小屋就以具体功能不同被分类成1-10号。其中8号小屋专门用来破译海军的英格玛系统。这也是为什么电影里总体到U型潜艇的原因。而图灵研制的解码机则被安置在10号小屋。

5. 克里斯托弗与图灵的爱有多深?

《模仿游戏》里克里斯托弗是从校园恶棍手中解救图灵的英雄,两人也是数学课上最聪明的学生,会一起钻研密码学,还用密码在课上传传爱的小纸条。

学生时代的克里斯托弗(左)与图灵(右)

现实中的克里斯托弗·摩尔康姆虽说没有那样高大英武,可他的确是小图灵情窦初开的对象。图灵14岁的时候进入舍尔伯恩男校学习,在那里他结识了高他一级的学长克里斯托弗。两位擅长化学与数学的天才学生很快一拍即合,共度了三年的美好时光之后,肺结核在1930年夺走了克里斯托弗的生命,那时克里斯托弗刚刚收到剑桥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尽管当时的校长曾提前告知图灵关于克里斯托弗的病症,不过挚友的离世依然令他悲痛欲绝。他并没有像电影里那样抑制自己的感情,据说舍尔伯恩男校的所有人都能感受得到图灵的悲伤。比起图灵毫不掩饰的示爱,克里斯托弗其实并不是很热衷跟学弟秀恩爱。图灵曾在信中写到:“克里斯(克里斯托弗的昵称)知道我有多喜欢他,不过他挺讨厌我把这份感情表达的太明显。”克里斯托弗过世之后,图灵经常去探望他的家人,与摩尔康姆一家结下了深厚情谊,图灵甚至会和摩尔康姆家一块度假。离开舍尔伯恩之后,图灵也始终与克里斯托弗的母亲保持着联系。

6. 图灵的解码机真的叫“克里斯托弗”吗?

“炸弹机”(Bombe)原型

很遗憾现实没有电影那般浪漫,这款解码机名叫“炸弹机”。炸弹机也不是图灵一手发明的,他参考了一部波兰解码机的设计。经过改造之后,这款机器的解码能力有了本质上的提高。当时还有另一位数学家高登·维尔史曼帮助图灵共同完成了“炸弹机”。

《模仿游戏》里图灵发明的解码机由道具设计师们基于“炸弹机”模型仿制而成,设计师们去掉了原本的机器外壳,增加了更多红色的粗电线,希望能表达一种“血液向机器大脑供养”的寓意。

7. 解码小分队同事与图灵之间有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

休·亚历山大与马修·古迪的造型对比

图灵与解码小分队队长休·亚历山大(马修·古迪 饰)在电影中一度争锋相对,现实中的两人关系却非常融洽。休从一开始就被指派为图灵解码团队的主管,在图灵把工作重心转移到其他项目以后,解码机的项目就由休全权接管了。他俩在离开布莱切利公园之后就失去了联系,当1952年图灵因同性恋猥亵罪遭受审判的时候,休还曾出庭为图灵做过辩护。

《模仿游戏》里有这样一段戏:图灵给首相丘吉尔打小报告,让自己坐上了休的领导位子,并由此开始解码机设计。事实上,图灵的确给丘吉尔写过信,但这封信却是他与休·亚历山大和另外两位同事一起写的,他们在信中提出希望能给布莱切利公园增派人手和物资,丘吉尔很快便对这封信做出回应,并满足了他们的需求。

布莱切利公园里所有相关人士的身份都不是虚构的,包括苏联间谍约翰·凯恩克洛斯(艾伦·里奇饰)。现实中的约翰其实与图灵没有交际,他没有在图灵的解码团队里工作过,两人的工作间分别位于公园里的不同区域。

8. 琼安·克拉克与图灵究竟因何结缘?

琼安并没有参加过填字游戏面试

琼安·克拉克(凯拉·奈特莉 饰)是布莱切利公园里的无名英雄之一。二战时期的英国女性很少会从事那些被男性统治的领域,教育与工种上的性别歧视依然十分严重。

与电影《模仿游戏》不同的是,琼安起初在布莱切利公园里从事的是秘书工作(电影里也借这件事调侃了当时的性别歧视问题),不就之后琼安被提拔进入8号木屋的解码团队,并由此与图灵结下不解之缘。霍奇森撰写的图灵传记里提到,两人其实早就在剑桥见过面。而在BBC早年的一段纪录片里,琼安本人也详细描述了她与图灵的交往过程。

现实中的琼安·克拉克与凯拉·奈特莉造型对比

相识之后,图灵很快发现自己被琼安吸引了,两人不仅谈得来,还时常一起看电影、散步,。现实中的琼安并没有经历电影里凯拉·奈特莉“大龄女被父母逼婚”的遭遇,但她的确是图灵生命中唯一的求婚对象。1941年,当图灵说出那句“你会考虑嫁给我吗”的时候,琼安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求婚成功的第二天中午,图灵就向琼安透露了自己的同性恋倾向,但这个理由并没有让琼安反悔,也不是两人最终分手的导火索。订婚之后,图灵与琼安不仅会偶尔拥吻,图灵还带着琼安去看望过他妈妈。当时布莱切利公园的同事里,几乎没有人知道图灵的性取向。分手后,图灵虽然没有变成琼安的gay蜜但两人还是朋友,他们在二战结束之后依然保持着书信往来。

虽说琼安在6分钟之内完成图灵都解不开的填字游戏是完全虚构的,不过与她共事过的人都对她的才华赞不绝口。休·亚历山大就评价琼恩说“她是最棒的解码员之一”,琼恩不仅帮助破译了许多改变战局的情报,还在后期成为8号木屋的副主管。由于当局给布莱切利公园的人力配置中没有女性解码员的职位设定,琼恩在加入解码团队之后一直领着每周2镑的秘书薪水。为了能给琼恩加薪,他们在档案中把她归类为语言学家。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 驱动之家 "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影音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相关新闻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