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业内动向 > “电子垃圾之都”的艰难转型
“电子垃圾之都”的艰难转型
2013-06-14 10:18:42  作者: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端午假期,连日大雨稍稍冲淡了贵屿镇空气中呛人的味道,但北港河的河水依然如墨汁一般。几年前,这里就不能再扒龙舟了。

一个月前,省监察厅、环保厅连续第二年将汕头市潮阳区贵屿镇的污染整治列入十大环保督办案件。央视随后报道称,这里90%以上的儿童曾受过重金属污染。

不过在这个初夏,这里并非只有坏消息传出。据《南方日报》报道,日前,由汕头市政府委托中山大学编制的《汕头市贵屿地区电子废物污染综合整治方案》终于获得省政府批准,进入实施阶段,2000多家无法整改的拆解作坊被强制取缔。

然而,依然黑臭的河涌和奠基两年仍是一片荒地的循环经济产业园都在提醒着人们——“先污染、后治理”的发展模式,必然带来积重难返的苦果。贵屿这座“电子垃圾之都”的转型之路,仍是披满荆棘。

8个村沦为土壤重污染区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调研报告指出,北港河东西向贵屿镇境内河段、北港河靠近贵屿镇边界河段中上游、练江内溪冲沟出口处河段以及练江下游水渠出口处河段,均成为重污染河段

午饭后,小睡片刻的阿健(化名)如往常一样从三楼下到一楼工厂。

阿健家的房子有4层,上面两层住人、下面两层则是仓库和拆解场。“住得高一些,味道没那么浓。贵屿的小作坊差不多都这样。”阿健说。

100多平方米的一楼大厅里,数以千计的手机主板被堆放在塑料筐中,七八名工人用小型电热器烘烤垫板,并用镊子把板上的电容、电极管等有用电子元件取下,分别放进不同的碗盘等器皿中。由于大量使用加热器和鼓风机,大厅里弥漫着一股塑料的焦臭味。在店门口的玻璃柜里,10多种拆解下来的电子元件用塑料袋封装后摆放得整整齐齐。

阿健说,这些元件每天都会大量批发往深圳华强北和北京中关村等国内大型电子市场,一年利润大概有三四十万元。

今年27岁的阿健几乎伴随着贵屿的电子废物拆解产业一同成长。小时候,他看到一车车废旧电器拉进村,又变成一袋袋电子原件送出村,一进一出之间,不少人赚足了钞票、盖起了楼房。阿健的父母在上世纪90年代也加入了废旧物品回收拆解的行列。高中毕业后,阿健不想念书,就选择了留在家里照看生意。

走在贵屿镇街头,像阿健家这样从事废物回收与拆解的家庭作坊随处可见,不同的村还各自形成了不同的“主业”,比如龙港、仙彭、仙马、渡头等几个村主要做废旧塑料回收生意,而华美、北林、南阳等村则主要从事电子垃圾拆解。潮阳区政府近期进行的一次统计显示,贵屿镇从事废旧电子电器及塑料拆解加工的经营户有5169家,13万居民中有6万人从事相关产业,全年拆解废物量超过100万吨。

对于拆解业造成的环境污染,阿健不愿多谈,只是强调自己的作坊“其实没有那么毒”。“我们拆电子元件的工艺是原始了点,但是污染不大,像‘酸洗’啊、‘烧板’啊什么的,我们是不做的。”阿健说。

曾担任贵屿镇党委书记、一年前被任命为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区管委会主任的张楚丰告诉记者,拆解完原件的电路板,仍有一些贵金属可以再利用,所谓“酸洗”和“烧板”,就是用硫酸等酸液萃取或者高温烘烤的办法提取出贵金属,这两种方式污染极大,但由于成本低获利高,贵屿此前存在大量非法“酸洗”场和“烧板”高炉。

贵屿镇内的北港河是练江支流,曾有大批非法“酸洗”加工场聚集在河边。当地村民说,以前端午节村民还能在北港河扒龙舟,现在走到河边都感到恶心。

来自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一份调研报告指出,贵屿新乡、联堤、北林、新厝、后望、湄洲、凤新、凤港等村已经成为土壤重污染区;北港河东西向贵屿镇境内河段、北港河靠近贵屿镇边界河段中上游、练江内溪冲沟出口处河段以及练江下游水渠出口处河段,均因为“酸洗”等因素而导致水体和底泥中重金属含量较高,成为重污染河段。

高污染拆解正向周边转移

有不法分子专门从贵屿的小作坊收购拆解后的电路板,转运到澄海、揭阳、饶平等地再偷偷进行“酸洗”或者“烧板”

6月5日,在汕头市环保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该局局长黄腾远说,环保部门正在对贵屿电子垃圾处理进行全面整治,但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需要一个长期过程。

事实上,贵屿的环境问题已引起了国家和省的高度关注。去年3月16日,国家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在广州约谈朱小丹省长,核心话题就是贵屿的电子废物污染;12天后,省环保厅和监察厅宣布,对贵屿镇电子废物污染问题实施挂牌督办。高压之下,潮阳区从去年3月至今先后召开了4次动员大会,强力推进贵屿环境整治。截至今年6月,贵屿已捣毁酸洗加工场52宗、拆除焚烧电路板高炉6条,查获非法酸液60吨,刑拘责任人11名,其中5人被判处有期徒刑。

“这一年政府确实查得比以前严多了,起码公开的‘酸洗’基本看不到了。”阿健说,当地政府还对所有家庭作坊进行了登记并强制整改。阿健的工厂被要求添加集气罩等生产设备,并且补办环评手续和工商、税务登记。

“有的老板干脆不干了。”阿健说,自己和家里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先花点钱上设备,“现在经济形势不好,很多工厂都不赚钱,我不干这个又能干什么?”

潮阳区委负责分管环境保护工作的常委姚佐雄介绍说,电子废物拆解是贵屿大多数群众维持生计的手段,一刀切关闭所有作坊并不现实,而且在原有的基础上发展循环经济,也符合国家和省的有关政策。

潮阳区近期内主要是严格取缔“酸洗”、“烧板”等野蛮拆解行为,同时督促污染比较轻微的作坊实施整改。整改内容主要有三个:一是场地硬底化避免废水污染土壤;二是安装集气罩收集废气;三是给工人配备口罩、手套等设备。整改合格的企业,政府将为其办理临时的环保许可,补办工商与税务登记。

“以前贵屿的拆解企业,绝大部分是没有合法手续的。通过这次整改,正好做一个摸底,先把那些愿意整改也有能力整改的,纳入到政府有效监管之中。”姚佐雄说。

据潮阳区提供的数据,在5169家拆解企业中,有2143家企业由于拒绝整改或者污染严重而被取缔,列入整改的3026家企业中,有3006家已经完成整改,其中通过环评的2524家、办理工商登记和税务登记的分别有1332家和1155家。

阿健的工厂已经订购了集气罩,正在等待安装,但记者发现,这里的工人在拆解电路板时并没有按要求戴口罩。“来查就戴上,戴着太闷。”阿健说。

姚佐雄也承认,目前的整改措施仍然存在监管漏洞,而且是治标不治本。目前贵屿镇既没有专门的危险废物处理厂和废气处理中心,也没有垃圾填埋场、污水处理厂等市政基础设施,即使采用集气罩、硬底化等措施,废气、废水和固体废物最后还是直接排放。

更为严峻的问题在于,由于缺乏完整有序的回收利用体系,拆解完电子原件的电路板正在从贵屿向周边地区流散,成为新的污染源。记者在贵屿当地了解到,有不法分子专门从贵屿的小作坊收购拆解后的电路板,转运到澄海、揭阳、饶平等地再偷偷进行“酸洗”或者“烧板”。

“所以说贵屿的整治,影响到全省的环境。”姚佐雄表示,最好的解决办法应该是在贵屿建立健康有序的循环经济产业模式。

循环产业园期更多政策支持

除了一面硕大的规划图,园区内仅有一个家电整机集中拆解项目的厂房已经竣工,场地上到处都是碎石、杂草和池塘

对于“循环经济”,贵屿镇人一点也不陌生。

“华美村那个循环经济产业园的招牌竖了好久了吧,好像也没太大动静。”阿健说。

早在2005年,贵屿就被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列入全国首批废旧家电回收利用循环经济试点单位。2010年8月,省发改委又把贵屿镇废旧电器综合利用产业示范园列入当年省重点项目。当年12月,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在华美村举行了奠基仪式,仅仅一个月后,省经信委将园区认定为“广东省第一批省市共建循环经济产业基地”。

本月初,南方日报记者来到园区所在地,发现这里依然是一片荒地。除了一面硕大的规划图外,很难找到产业园的痕迹。园区内仅有一个家电整机集中拆解项目的厂房已经竣工,没有其他项目入驻,各类环保设施的建设也都没有启动,场地上到处都是碎石、杂草和池塘。2年多前留下的奠基石,已被一片沼泽所包围,只有水鸟和水牛在其中栖息。而在TCL集中拆解项目的厂房外,居然有一大片灌满了水的洼地,被附近村民当成了养鹅场。

被寄予厚望的循环经济产业园为何推进如此缓慢?张楚丰一被问到这个问题就十分激动:“我现在是个‘无职能、无人员、无机构、无经费、无办公地点’的‘五无’主任,管委会根本没办法开展工作。

据张楚丰介绍,循环经济产业园的建设涉及到发改、经信、建设、国土、规划、财政、环保、税务等多个领域,经常需要和潮阳区以及汕头市的有关部门沟通协调,而贵屿镇本身级别较低、行政资源有限,难以担负起统筹产业园建设的重任。因此,自2010年下半年开始,贵屿镇党委便多次向潮阳区政府提出,贵屿应该学习国内其他地区循环经济产业园的成功经验,设置较高级别的园区管委会。

去年6月,汕头市编委正式发文,同意成立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区管委会,负责园区筹建、组织协调、综合管理工作。但如今一年过去,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区管委会依然是个空壳机构,其级别、内设机构、职能权限、人员编制等都没明确规定。

张楚丰无奈地说,目前上级领导对贵屿的污染、产业发展、居民生活影响,都非常关注,而发展循环经济真正需要的技术、资金、政策却又显得太少太少。

姚佐雄表示,循环经济产业园管委会的编制、人员等问题应该很快就能得到解决,制约产业园建设的关键因素在于用地权限。

“贵屿传统上是农业区,根本就没有什么工业用地。”姚佐雄解释,要建循环经济产业园,就要先更改土地性质,而这需要国土资源部批准。“产业园首期500亩,2012年上半年才完成手续;二期1700亩,今年刚刚才办好。然后按程序还要‘招拍挂’,然后项目才能建设。”姚佐雄说,随着用地手续的逐步完成,预计循环经济产业园将进入一个快速发展期。

引入央企能否成转型“金钥匙”

潮阳区希望与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在拆解技术研发、二手电子元器件和废旧金属交易市场等领域展开全面合作

作为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中唯一竣工的项目,占地20多亩的家电整机拆接项目厂房显得格外打眼。项目建设方——汕头市TCL德庆环保资源有限公司由TCL和汕头当地企业、潮阳区政府共同出资组建,项目将同时布置废旧电视机、空调、冰箱、洗衣机以及电脑等多条拆解线。

“我们曾经希望TCL能把整个产业园的建设都带起来。不过后来看,TCL还没有这个实力。”姚佐雄说。

此前,潮阳区委、区政府曾多次派出团队到外地调研,其中清远循环经济产业园的发展模式受到了调研组的青睐。“清远找到了中华全国供销总社再生资源办作为合作方,央企有巨大的政策资源,又有投资实力,这都是我们缺乏的。”姚佐雄说。

知情人士透露,经过与多家央企的接触,潮阳区目前已经和中国节能环保集团达成了合作意向,这是中国目前唯一以节能减排、环境保护为主业的中央企业,拥有各级子公司260余家。据了解,潮阳区希望与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在拆解技术研发、二手电子元器件和废旧金属交易市场等领域展开全面合作,并由后者帮助贵屿向国家申报“城市矿产”、“废五金进口”、“废品交易及成品、半成品市场”、“稀有金属交易市场”等资质及有关专项资金。

在寻觅央企合作伙伴初见眉目的同时,贵屿又等来了一个好消息。日前,由汕头市政府委托中山大学编制的《汕头市贵屿地区电子废物污染综合整治方案》经省政府同意,由省环保厅正式印发实施。

根据这套方案,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内将兴建统一规划、统一排污处理的集中拆解楼。“到时候所有镇上的小作坊都要强制性集中到拆解楼里来。”姚佐雄说。此外,产业园中还将建设“湿法提取贵金属项目”,这个项目主要是为了替代落后的“烧板”和“酸洗”,避免拆解后留下的电路板又流到其他地区产生污染。

除了产业园的规划外,综合整治方案还对贵屿镇的环保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环境修复工作做出了安排。据姚佐雄介绍,目前贵屿镇的生活污水处理厂项目已完成选址,正委托中国市政中南设计研究总院设计建筑方案;镇垃圾填埋场也正在办理红线图和环评等手续。汕头市则已经组织选定原污染农田、河流等多处重金属污染地区开展修复试点。其中土壤修复试点选在联堤村,河流修复试点选择了北港河部分河段,相关工作已经启动。

然而,综合整治需要的巨额资金,仍然是横亘在贵屿面前的一道壕沟。根据中山大学方面的测算,整治方案总投资将超过18亿元,其中政府财政投入达到6.3亿元,这对于贵屿、潮阳乃至汕头而言,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姚佐雄表示,潮阳区近期已筹资5000万元,年内启动集中拆解楼、污水处理厂等项目建设。接下来潮阳还将力争通过上级拨款、地方财政配套和社会捐资等方式筹措资金。

对于政府推进的环境整治,贵屿的作坊老板们心情很复杂。阿健还在犹豫今后要不要搬到集中拆解楼去。“到那里肯定还要交房租、排污费,又是一笔成本。”阿健说。但有一件事阿健已经打定主意,他打算去潮阳买个房,“小孩大了,还是住到外面去比较好。”

◎潮阳区近期进行的一次统计显示,贵屿镇从事废旧电子电器及塑料拆解加工的经营户有5169家,13万居民中有6万人从事相关产业,全年拆解废物量超过100万吨。

◎事实上,贵屿的环境问题已引起了国家和省的高度关注。截至今年6月,贵屿已捣毁酸洗加工场52宗、拆除焚烧电路板高炉6条,查获非法酸液60吨,刑拘责任人11名,其中5人被判处有期徒刑。

◎日前,由汕头市政府委托中山大学编制的《汕头市贵屿地区电子废物污染综合整治方案》经省政府同意,由省环保厅正式印发实施。根据这套方案,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内将兴建统一规划、统一排污处理的集中拆解楼。“到时候所有镇上的小作坊都要强制性集中到拆解楼里来。”

延伸阅读:探访全球电子垃圾集中地贵屿:多数儿童患铅中毒

暗访长三角最毒电子垃圾拆解地:黑烟中洗金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Windows phone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