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业内动向 > 苹果新园区最大问题:交通
苹果新园区最大问题:交通
2013-05-25 19:14:17  作者: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优质的学区、大名鼎鼎的苹果公司,偏居硅谷一隅的小城库比蒂诺(Cupertino)为人所知,多半是因为这两点。这座城市将图书馆建在市政厅对面,隔草坪相望。因良好的教育与工作机会而聚居于此的市民,确实没有辜负设计者的用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应约去采访库比蒂诺市长,在市政中心宽敞的停车场以及周边道路兜了足足20分钟,才眼疾手快抢到一个车位,然后飞奔进入市政厅。

“是哦,我们每天都在为此发愁。”市政厅前台的女士对此并不陌生。市长马弘利(Orrin Mahoney)、副市长黄少雄(GilbertWong)由此跟记者聊起了这座城市的市民对教育的理解。

市长马弘利曾于惠普公司服务近40年,规划中的苹果新园区,就曾是惠普公司所在。

教育:华裔移民不仅为了教育

《21世纪》:越来越多华人移居库比蒂诺。你曾参加欣欣教育基金会的活动,当地一家媒体报道说,欣欣正将库比蒂诺式的教育带到中国。库比蒂诺式的教育是怎样的?

马弘利:这无疑是一种高质量的教育,其中重要的是学术上的优势,但又不止于学术,例如这里的学校有实力雄厚的艺术、音乐以及体育项目。对学校来说,重要的是真正培养出平衡发展的学生,而不是只专注于培养学术能力。

中国与印度文化都非常重视教育,但华裔印度裔愿意付更多钱住在库比蒂诺有很多原因,不仅仅因为学区,学区的范围大过库比蒂诺。欣欣教育基金会的一些创立者出生在中国,他们希望能够回到中国贫困地区做一些事。

我们参观过中国一个学校,房顶已经坍塌,房顶上的海报也随之飘落。现在,情况已有所改变,政府在学校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已经做得好多了。所以,欣欣将更多资金投入到了图书馆、电脑教学上来。

苹果:新园区是高能效的典范

《21世纪》:库比蒂诺有两大名片,教育、苹果。而且,苹果公司新园区(Apple Camus 2)也已确定选址,在华人聚居的Cupertino Village旁边。那块地曾是惠普所在,而你曾在惠普工作过近40年?

马弘利:是的,当时我就职于惠普。那附近有上百英亩地,街的一边是惠普大厦,它是上世纪60年代建的,另一边就是离开了惠普的人所创立的天腾电脑。苹果最初收购的是天腾那边,我们曾一度以为惠普会把自己的大厦卖掉,借此重新修葺一下(位于帕罗奥图的)总部。惠普1960年从仙童公司买了一栋小建筑,我是1967年到惠普工作的。

《21世纪》:过去的几个月,我们似乎没有看到苹果新园区计划有大的进展?因应新园区的建成,库比蒂诺有何期待?

马弘利:首先,这个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宏大计划,大家都非常期待。史蒂夫(乔布斯)对它有着远大设想,而我们必须从可行性的角度来考虑它的实现,例如,我们要考虑停车用地、垃圾处理等问题,同时要从在大楼内工作的角度来考虑,让人们享受到艺术之美。

我们努力让这个计划可行,因为如果人们能在其中工作,真的太好了,所以我们对这个规划做了一些更改。我们一直和苹果公司合作密切,所以我们没有拖延这个计划,但我们也不会像建造奥林匹克公园那样,这和中国那么快就能建设各种事物不一样……我们正尝试加快速度,但可能没那么快。

《21世纪》:苹果新园区的主建筑看起来像飞碟,你曾是库比蒂诺规划委员会主席,这座“飞碟”是一座绿色建筑吗?

马弘利:是某种意义上,苹果新园区是高能效的典范。园区利用太阳能和燃料电池等为园区供电,这显然更为绿色。这是好的方面。从挑战来说,公司员工通勤会占用交通资源。当然我们还没有见证新园区建成后的情况,但我们预期的主要环境影响应该集中在交通方面。

园区针对这个问题已经想出了一些方案,例如建立自己的公交系统,往来于旧金山及其他地区,但也会存在高峰期,所以他们需要改善周边地区的交通状况,所以说交通有可能成为影响园区环境效应的最大因素。

黄少雄:我们发现主要的建筑材料是玻璃,他们甚至需要建立新的工厂生产所需的玻璃,因为这样的建筑前所未有。

马弘利:大多数玻璃是弯曲的。

黄少雄:园区占地其实和五角大楼相当。如果你有空去苹果总部楼下的纪念品店,你可以找到写有Modern Ship降临Cupertino的T恤衫。我想这是他希望建立一个现代园区的序曲。

城市:十年规划向大公司借力

《21世纪》:众多优秀的工程师、企业家、设计师居住在这座城市。库比蒂诺的社会发展如何从他们身上获取支持?

马弘利:Rod Sinks是我们市议会的另一位成员。Rod和我一开始涉足的是教育问题。在孩子长大的过程中,学校各个部分都有志愿者,我们是其中一员。但我真正直接涉足城市事务是始于惠普。我们的城市每十年要做一个综合规划,对每一座楼未来15年的用途有所规划,包括房子建在哪、哪里留空间等等。与中国不同,在此过程之前我们可能得到了多方的帮助。例如,有一个叫黄金委员会的组织,一些惠普的人也身在其中。当时我在惠普工作,与库比蒂诺市的不少人有交流,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很自然的角色。而Rod则是通过相关的社区活动参与城市事务,我一开始就在大公司工作,他有多次创业经历。

《21世纪》:和大公司比起来,创业型公司对经济的健康发展非常重要。在硅谷,各个城市都有不同的创业氛围,你认为库比蒂诺呢?

马弘利:现在创业更难了,因为工作场地更为昂贵。我们试图做一些事情鼓励创业。如果你读了史蒂夫的自传,你会发现他所有的机会都发生在库比蒂诺。我都没有意识到。我认为在库比蒂诺,创业还是有空间的。

黄少雄:当然,办公楼不是创业公司的必须品,你不一定必须在办公室工作,办公室越来越贵。库比蒂诺和其它城市都明白,自己必须为创业者提供一些空间,所以我们在城市中心地区预留了一些空间,希望满足市场需求。

苹果新园区最大问题:交通
库比蒂诺市长Orrin Mahoney、副市长Gilbert Wong在市长办公室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苹果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