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其他 > 朝鲜行记(下):开放的前奏?
朝鲜行记(下):开放的前奏?
2013-05-20 11:41:51   编辑:鲲鹏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精英阶层对于信息技术需求日益强烈,而朝鲜官方的一些举措也显示,他们对于信息技术的限制正在逐渐放松,尽管过程缓慢而曲折……这会是全面开放互联网及智能手机的前奏么?

点击阅读:《朝鲜行记:IT荒漠中的数字暗流》

允许游客携带手机的背后

朝鲜行记(下):开放的前奏?
Google执行董事长施密特参观金日成综合大学图书馆图/路透社

5月11日,一条关于朝鲜的新闻在国内一些科技网站上流传——高丽电信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已做出重要指示,朝鲜将从中国引进299元的4.0英寸智能手机。

开售智能手机,对于当前的朝鲜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改变。然而记者并未查找到这一消息的来源,也没有看到英文媒体对于此事的报道,因此它的真实性值得怀疑。

但可以肯定的是,朝鲜正走在逐步开放信息技术的道路上。

今年1月,就在半岛局势日趋紧张之时,一个美国代表团到访朝鲜,引起了全球媒体的关注。这个代表团中有前新墨西哥州州长威廉·理查森和他的顾问托尼·南宫,不过更受人关注的却是Google执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和Google Ideas的负责人贾里德·科恩。

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是营救被朝鲜逮捕的美籍韩裔人裴俊浩,但最终没能完成这一艰巨的任务。因而,施密特在金日成综合大学的参观成了此行最大的亮点。

这所朝鲜最高学府的电子图书馆是朝鲜少数能够访问因特网的地方,施密特一行在这里观看了朝鲜大学生使用电脑访问Google、维基百科美国康奈尔大学的网站。这段画面在社交网络上广为流传,还登上了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

施密特与朝鲜官员进行了会谈,劝说他们开放互联网,但结果令他失望。“我们试图让他们相信对互联网开放一点是有好处的,但和他们谈了三天后,我只能告诉你,我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做。”在近日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他表示朝鲜官员在会谈中只是安静地记录,以及表达对于领袖的崇拜,没有对他们的言论做出任何回应。

就在施密特一行访问平壤的同时,朝鲜改变了过去禁止外国游客携带手机入境的政策,不仅允许境外手机进入朝鲜,还在平壤顺安机场设立了柜台,供外国游客购买高丽电信的SIM卡。朝鲜方面没有对这些新举措做任何解释,但外界普遍猜测,这些做法和施密特的到访不无关系。

我们便是最早享受这项新举措的游客之一。

“现在没什么不让带(入境)的了,”旅行社的曲经理表示,以往去朝鲜的游客需要将手机寄存在丹东,但从今年初开始,这项限制已经取消。不过他补充道:“他们会检查相机是否带GPS功能,手机他看不出来,主要是相机表面不要有GPS的字样。”

登上从丹东出发的国际联运列车之前,我们被要求需填写两张入境申报表,内容包括个人信息以及携带入境的货币和数码设备。“要写清楚品牌和型号,”中方领队提醒我们。

火车进入朝鲜后,在新义州车站停靠了约两个小时。边检人员利用这段时间对车上所有乘客的行李物品进行仔细的检查,带有通讯功能数码设备则是检查的重点。

一位男性海关工作人员对照申报表对我的数码设备做了一一检查,并在我的申报表的空白处将我的手机品牌和型号又写了一遍。看到我和一位团友携带了 iPodTouch,他向我们询问这个设备是不是手机;我们说它无法插入SIM卡,但他依然拿起一部iPodTouch仔细查看其设置界面。

随后,又有一位女性商检人员翻看我们的行李。在看到我携带的迷你无线路由器后,她显得十分谨慎,问我它是干什么用的,并用朝鲜语和其他的边检人员交流,询问这个设备是否可以带入境。

在经历了一番折腾后,我们全团携带的所有行李都顺利入境。三天之后,我们又在此处接受了出境检查,最终我们同样带着这些数码设备和在朝鲜拍摄的照片、视频顺利出境,没有遭受任何损失。

我们没有购买SIM卡,因而无法使用手机的通讯功能,但智能手机在我们的朝鲜行中依然发挥了很大作用。

相比单反相机,智能手机目标较小,且便于随身携带,能够拍摄下一些不便用相机拍摄的照片和视频。手机的电筒功能和电子地图在夜探平壤时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此外,借助手机中存放的音乐、视频、应用和游戏,像记者这样的数码爱好者也更容易获得和导游及其他朝鲜人深入交流的机会。

记者曾向曲经理和顶替李导的朝鲜导游张导询问朝鲜开放手机入境的原因,但都没有得到正面回答。

除了允许外国人使用手机,朝鲜还一度允许向所有外国人开放手机上网服务。据新华网报道,2月25日起,外国人在缴纳75欧元的入网申请费后就能使用高丽电信的3G服务上网,10欧元包50兆流量,超出部分按每兆0.15欧元收取,“浏览国际互联网速度较快,网页不受限制”。

不过,我们没能享受到这一服务,因为3月底,随着半岛局势的恶化,高丽电信宣布不再向赴朝的外国游客提供手机上网服务,但在朝鲜长期居住的外国人仍可以享受该服务。

智能手机何时到来?

在逐步减少对国外游客使用数码产品和通讯设备的限制的同时,朝鲜政府也在缓慢地推动国内的信息化建设。

“电脑啊?每家都有啊,现在是电脑时代了嘛!”当被问及电脑在朝鲜的普及情况时,车导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她告诉我,朝鲜的大学里开设了电脑课,主要教电脑的基本操作和打字,部分学生会学习编程。她说虽然自己不爱玩,但电脑游戏在朝鲜十分普及,“男生们爱玩的武术、打枪游戏很热门。”她还表示大多数人使用的是笔记本电脑,但没有回答我关于电脑品牌和操作系统的问题。

李导则表示,使用电脑“上网”和玩游戏是他下班后最常做的事情之一。在把玩我的数码设备时,他也表现出对于游戏的熟悉。

那你会用手机玩游戏吗?”我问李导。

“手机刚刚普及,游戏还很少。”

相对于电脑,朝鲜政府对于具备通讯功能的手机的态度要谨慎得多。

2002年11月,朝鲜开放移动通讯服务,一年内大约有2万人购买了手机。然而在2004年5月,朝鲜突然宣布禁止使用手机;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朝鲜又重新成为了一个没有手机的国家。

2008年,埃及电信运营商Orascom与朝鲜国营的朝鲜邮电公司合资成立了朝鲜目前唯一的移动运营商——高丽电信,将3G移动网络引入朝鲜,手机也随之再一次走入朝鲜普通人的生活中。

据美国媒体PCWorld报道,今年4月下旬,朝鲜的手机用户已接近200万。文章称,高丽电信是朝鲜与外国企业最成功的合作之一。

根据我们在朝鲜期间有限的观察,手机在城市居民中的确已十分普及。在从丹东至平壤的火车上,与我们团同车厢的朝鲜人都拥有手机,上车检查行李的边检人员也是人手一部手机。导游、酒店服务人员都随身携带手机,并不时使用手机通话。在平壤的火车站、街边以及妙香山景区,我们也都看见了普通朝鲜人使用手机。

朝鲜行记(下):开放的前奏?
4月28日,新义州车站,一位边检人员在站台上使用一部翻盖手机打电话

朝鲜行记(下):开放的前奏?
5月1日,平壤街头,一位市民正在查看手机

朝鲜的食物仍实行凭票供应制,但非生活必需品则需要使用货币购买。据李导及饭店赌场的小周介绍,一部普通的非触屏手机大约需要人民币300元,触屏手机则价格更高。

车导在体验完我手机上的各种应用之后,问我这部手机需要多少钱,看得出她对于智能手机十分喜爱。我回答说3000多元人民币,她露出惊讶的表情:“3000多啊?”。显然刚刚参加工作的她还没有李导那样的支付能力。

“这是韩国三星生产的,中国厂商的手机便宜一些。”我告诉她。

“那些是过时的手机吗?”她问道。

“不是啊,你刚才看到的都可以用,不会有多大差别。”考虑到她的中文水平和对于智能手机的了解,我没有向她做更多的介绍;她也没有再问其他问题,只是淡淡一笑。

李导希望能在家中访问真正的互联网,并和其他国家的用户一样正常使用iPad;车导则希望能使用上智能手机。他们愿望能否实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朝鲜政府对于信息技术的态度。而金正恩对数码设备的喜爱对于他们来说应该是个好消息。

妙香山的国际友谊展览馆中陈列着世界上许多国家、组织和个人赠送给金日成、金正日和金正恩的礼品,总数量超过20万件。

在金正恩的礼品陈列馆中,出现了一些在其他展厅内难得一见的数码产品,例如北京某贸易投资公司赠送的iPad,中国高级军事代表团赠送的ThinkPad笔记本电脑,以及日本共同社社长赠送的佳能和索尼数码相机等。

这个展览馆不仅供外国游客参观,也对朝鲜本国局面免费开放,因此没有条件出国的人也能在这里看到他们从未见过的外国数码产品,尽管这些设备只能看,不能摸,更不能使用。

朝鲜行记(下):开放的前奏?
金正恩的智能手机图/KCNA

今年2月,一张金正恩开会的照片登上了西方主流媒体。照片中,一部智能手机被放在一叠文件旁边。由于拍摄角度的原因,手机的品牌和型号难以辨认,因而引起了各界的猜测。韩国情报部门认为这部手机很可能出自HTC,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它由华为或三星生产。

会有更多朝鲜人像金正恩一样用上智能手机吗?我不知道,但我相信这一天很快会到来。

不真实的朝鲜

在中国,任何关于朝鲜的新闻总是充满争议;想中立、客观的呈现我看到的朝鲜并不容易。

出行前,有朋友推荐我看“脱北者”对于朝鲜的描述,我没有看,因为我不希望让自己戴着有色眼镜进入这个国家。

当然,我也没去学习主体思想,或者去看歌颂朝鲜人生活的文章。在短暂的准备阶段,我只是尽可能搜集一些我认为有用的资料,以便在没有网络的环境下查阅。

尽管这是一次以旅游为目的的出行,但作为一个数码爱好者,我还是希望能发掘一些与电脑、互联网、智能手机相关的真实信息,并将其传递给感兴趣的朋友。但四天的行程下来,我明白,我们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与“真实”二字相差得实在太远。

我们的行程全部由旅行社事先安排好,看到的景象都是朝鲜官方允许我们看的,接触到的人都是他们允许我们接触的。即便夜晚私自离开宾馆,我们也没有获得和普通平壤市民交流的机会,更不用说农村的居民了。

因此,虽然我们了解到了不少信息,但这些信息究竟有多大的代表性,我难以判断。而我同样留下了一连串的疑问,比如有多少朝鲜人从中国或其他国家获得了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其他无法在朝鲜国内的合法渠道购买到的数码设备,又比如IT在朝鲜农村的普及程度如何。

其实不仅是我们,其他走入朝鲜的外国游客、商人、媒体所看到的朝鲜同样与“真实”相距甚远。所以,如果你想了解朝鲜,借用施密特的女儿索菲亚在随父亲访朝后撰写的游记中的一句话:“如果可以,就到朝鲜去吧!”

朝鲜行记(下):开放的前奏?

朝鲜劳动党建党纪念碑,锤子和镰刀代表工人和农民,中间的毛笔则象征着知识分子

数码爱好者的朝鲜行攻略

在《电脑报》手机周刊、评测周刊的达人们以及许多读者面前,记者在玩设备方面只是个菜鸟。不过和包括团友在内的大多数赴朝鲜的旅游者相比,这次旅程可以称得上一次“数码之旅”。下面记者就分享一下我的经历,为打算去朝鲜的数码爱好者们提供参考。

行前准备

硬件:

出发之前记者便知道在朝鲜境内无法访问互联网,但这并不能阻挡记者带上手头的各种设备。当然,为了旅行方便,记者也考虑了设备的重量,尽量选择重量轻、功能不可或缺的设备。此次朝鲜之行带上了以下硬件:

Surface RT、 Galaxy S3及备用电池一块、iPod Touch 4代、尼康D80相机、3张SD卡(其中两张为Micro SD加卡套)SD卡读卡器、录音笔、Mini无线路由器、3G无线路由器、移动电源2个、U盘、充电器、电源线及耳机若干。

这其中,Mini无线路由器、3G无线路由器主要是为了在国内上的火车上和宾馆里网使用,到了朝鲜便失去了用武之地;iPodTouch主要用于个人娱乐,也没有发挥很大的价值。不过其他产品或多或少在朝鲜派上了用场。

朝鲜行记(下):开放的前奏?
出行前拍摄的设备全家福

应用及资料:

由于进入朝鲜后无法上网,因此出行前需要将应用和资料准备好,存放在手机和电脑中;至于具体需要准备些什么,那就看你想做些什么了。

应用方面,除了日常使用的应用外,记者还特别安装了一些图片美化应用,以及无需联网的游戏。

资料方面,平壤地图是必备的。此外,虽然对朝鲜的新闻和知识有过一些涉猎,但记者还是在临行前用印象笔记保存了英文维基百科关于朝鲜历史、地理、政治、经济、科技等方面的资料,以备不时之需。当然,《江南Style》的MV也是专门为这次朝鲜行放入手机中的。

第一关:入境

在新义州车站,边检人员会登上列车,对照申报单仔细检查每位乘客的数码产品(如果搭乘飞机则会在机场接受检查)。从今年开始,手机、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等数码产品都允许携带入境,所以只要按要求填写好信息,并配合检查,朝鲜的边检人员并不会为难游客。

第二关:拍照

对于拍照,朝鲜有一些不成文的限制。例如在火车上,中方领队和旁边的朝鲜乘客会不断提醒我们不要拍摄车窗外的农村;朝方导游告诉我们不要拍军人;如果要拍金日成和金正日的铜像,必须拍下他们的全身。

在一些景点下车后,如果远离团队去拍照,也可能遭遇导游或者街头的警察的阻止。

不过拍摄下在网上难得一见的照片,是许多游客的梦想。因此,充分利用手中的设备十分重要。

如果带了单反并配有长焦镜头,在火车和汽车上可以抓拍一些农村的风光,因为到了平壤后,我们只有在城区和景区才会被允许离开大巴,没有参观农村的机会;乘坐大巴前往经典的途中也可以拍摄农村,但大巴的速度比火车更快,拍摄的难度也相应更大。

在某些场合,由于相机(尤其是单反)目标过于明显,拍照可能遇阻;为避免发生冲突,当导游或其他朝鲜人提醒不要拍照时,可以收起相机,使用手机拍摄。在和朝鲜人交流时,为减少对方猜疑和戒备,用手机拍照也会比使用相机更合适。

只要不购买朝鲜的SIM卡,手机便无法接入3G网络,其待机时间会比平时大幅提升;不过考虑到拍照、路上的娱乐等需求,带上备用电池和移动电源还是有必要的。

朝鲜行记(下):开放的前奏?
在火车上用手机拍摄的朝鲜农村

第三关:数码“诱惑”

上周的文章中,记者介绍了利用Surface吸引两位导游,以及给导游播放《江南Style》的MV,并和他们交流对数码设备看法的经历。

事实上,记者还曾计划在平壤地铁里用Surface或者GalaxyS3玩游戏,观察周围乘客的反应;可惜我们只搭乘了一站,我也没能抢到座位,只好作罢。

有读者说记者是在朝鲜人面前显摆、炫耀自己的设备,觉得这样做不厚道。但对记者来说,手中的设备是沟通的工具,而展示设备则是一种表达方式。

面对防备心很重的朝鲜人,想获取更多真实的信息,观察他们对于新奇事物的反应比直接向他们提问效果更好。此外,当有经济实力的精英阶层接触到令他们感兴趣的数码产品后,他们或许会设法从中国将其带入朝鲜,而这多少会促进信息技术在朝鲜的普及。

记者手中相对另类的设备只有Surface,它并非最好的选择。类似任天堂3DS这样具备裸眼3D功能的掌机应该能够吸酷爱游戏的朝鲜人。

如果朝鲜允许外国游客用手机上网,那么带上GoogleGlass或许会有更好的效果。在平壤地铁里模仿布林戴着GoogleGlass拍一张照片是件很酷的事情,对着它发出各种指令则必定会引来许多好奇的目光。

顺便说一句,如果有录音笔或可以录音的MP3,也可以带上,毕竟几天之内可能获取到大量信息,想用文字记录下来并不容易;如果担心海关检查,就下首《金日成将军之歌》放在里面吧。为什么不用手机录音?因为手机随时可能被用来拍照或者录像,可能会影响录音效果。

第四关:夜探平壤

进入朝鲜后,中方领队和朝方导游都会提醒晚上不要离开酒店。不过怀着强烈好奇心的我们没有理会这条“禁令”,17人中有16人都先后趁着夜色走入平壤市区。虽然我们在街头看到了许多身穿制服的警察,但我们的出行并没有遭到任何阻拦;一些团友甚至还成功使用人民币购物,尽管普通的商店理论上是禁止接受外币的。

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地图是不可或缺的。在国内很难找到纸质的平壤地图,不过到达羊角岛国际饭店后可以在书店内购买英文版的地图。但在夜晚的平壤街头,没有任何人会拿出地图翻看;如果你做了这样的事情,那便相当于告诉其他人你是一名游客;至于这会引发什么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如果使用手机查看电子地图,麻烦就小得多,毕竟一些朝鲜人也使用触屏手机。所以去朝鲜之前在手机里存放几张平壤的电子地图很有必要。或许Goolge、诺基亚以及百度、高德等手机地图开发商可以考虑推出离线版的平壤地图,这样游客们即使无法用手机上网,也可以借助GPS进行离线定位,知道自己走到了什么地方。

由于缺电,许多路段的路灯都没有打开,夜晚行走时除了倍加小心,还可以使用手机的电筒功能进行照明;不过为避免引起旁人的注意,尽量不要长时间打开手机电筒,因为朝鲜人的手机里并没有这一功能——他们中有些人习惯了在黑暗中出行,有些人则会带上一个老式的手电筒。

至于拍照,还会谨慎为上,不要对着穿制服的人或站在边张望的人拍摄,也尽量避免打开闪光灯;单反相机目标过于明显,尽量不要在人多的地方使用。

朝鲜行记(下):开放的前奏?
夜晚的平壤火车站,照片不清晰,但足以证明记者去过

隐藏关卡:绘制平壤商户信息图

官方的平壤地图上只有街道、公共设施和标志性建筑物等信息,没有街头的零售商、餐厅等商户信息。虽然目前外国游客名义上无法在这些商户消费,不过要是能记录下这些商户在地图上的位置,既能给其他游客提供不少信息,也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任务。

在朝鲜期间,能够进入市区的时间极其有限,因此要事先熟悉平壤地图,了解每天的行车路线。搭乘大巴穿行于平壤市内时,可以用手机的摄像功能将沿途的景物拍摄下来,事后再寻找懂朝鲜语的人或借助朝鲜语字典辨认商家的信息。

晚间出行时时间更充裕,能够走近每家商户,了解它们提供的服务,但摄像十分困难,因此对拍照、笔记功能的使用就更加重要。此外,一个人很难完成这项工作,如果团队中有多位对此感兴趣的团友,应做好规划并相互配合。

第五关:平安出境

与入境相比,出境是件更麻烦的事情。同样是在新义州车站,火车会停留近两个小时,供边检人员检车乘客的行李物品。很多去过朝鲜的游客都在游记中说,此时边检人员会查看相机中的照片,并删除他们认为“不适合带出境”的部分。

我们团队中的一些团友也经历了这样的抽查。边检人员不仅翻看了他们相机中的照片,还要求他们打开手机和电脑。不过由于大家提前做好了防备措施——如将照片和视频导入到了其他SD卡中并藏于身上或鞋子里,或将其导入电脑并藏在某个隐蔽的目录中——所有人的照片和视频都安然无恙。

我用手机和相机都拍了不少照片,为应对检查,我将所有照片都导入到了Surface,做了两个备份,并将文件夹设置成隐藏。此外,我还将这个文件夹压缩成Zip格式(Surface支持的压缩方式有限),并放到一个备用SD卡中,这样将其插入相机后就看不到其中的相片了。最后我删除了相机SD卡中的大部分照片,只保留了少数几张我认为肯定合适的,以备检查。

事实上我并没有被抽查相机或电脑,不过为确保所有东西都平安出境,利用手中的工具做好备份和隐藏的还是必须的。不必高估边检人员的IT技能,但千万不要低估他们的耐心。

文章来源:电脑报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新闻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