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视点人物 > 苹果公司御用摄影师专访
苹果公司御用摄影师专访
2013-05-13 21:13:04   编辑:萧萧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苹果公司“御用”摄影师彼得·贝朗格(Peter Belanger)近日接受了美国科技网站The Verge编辑迈克尔·谢恩(Michael Shane)的专访。他在采访中披露了苹果产品创作流程的台前幕后,还对该公司产品设计理念的精益求精不吝溢美之词。

以下为新浪科技带来的文章全文:

大家可能从未听说过彼得·贝朗格(Peter Belanger)的名字,但一定见过他拍的照片。事实上,我们有可能每天都会看到贝朗格的作品,甚至手里拿着他最著名的一些拍摄对象。贝朗格是家住旧金山的一位产品摄影师,堪称这个行业的翘楚,苹果公司最具代表性的一些产品图片就出自他之手。但苹果公司只是他的客户之一——他还为eBay、耐克、皮克斯和Square等公司工作。

谢恩:您现在在哪儿?

贝朗格:刚把孩子放在床上,正等着从iTunes下载《广告狂人》(Mad Men)。

谢恩:根据您的履历,您专注的方向,或者说强项,是在产品与广告摄影方面。能谈一谈您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吗?

贝朗格:初学摄影时,我参与了一个摄影项目,而这个项目促进了整个行业的创作理念,即倡导概念和含义,而非单纯的技术。我当时的目标是,自己的摄影作品有一天能挂在博物馆进行展示。后来,我决定多了解一点商业层面的摄影技术,于是申请到旧金山实习。我发现,由于硅谷遍布各种科技企业,商业摄影师在旧金山面临着大量机遇。当时,台式印刷系统(desktop publishing)和计算机的发展刚刚起步。我很喜欢与客户一起努力,解决每项工作中出现的挑战。另外,我还能在做自己喜欢事情的同时,以此来谋生,这同样让我开心不已

谢恩:有哪些艺术家给您的创作带来了灵感,或者说,哪些艺术家对您的创作影响最深?

贝朗格:没有特别突出的灵感来源,但我喜欢看最新的杂志,里面颇具创造力的图片设计和新颖的风格让我受益匪浅。我经常发现,这些图片的风格与我的截然不同,灯光或布景都有独到之处。影视作品对我的创作也有非常大的影响。

谢恩:我感觉,在您的摄影作品中,技术细节似乎总在看似简单和极端复杂之间摇摆不定。有时,单纯根据照明设备,很难一窥产品的庐山真面目。您是如何制定拍摄计划并具体执行的,能简要描述一下吗?

贝朗格:在制定计划时,最重要的因素是,一天需要拍摄完成多少张照片。我尽量保证合理的拍摄数量,这样,我就有时间给每副作品设计特有的照明布景。在理想情况下,我会考虑作品的材质和最佳的照明方式。有时,我可以很容易地对材料进行打光,同时又不会让表面妨碍拍摄。当我围绕一件作品进行复杂的布景时,其结果就是,必须进行非常精确的照明,同时还能够独立地控制每处强光亮处和阴影。如果我时间不多,或作品不是很“合作”的话,则必须对照明进行简化。例如,我以前曾接到过一份差事,要在拍摄一款名贵的皮鞋同时,还要捕捉到活蛇从里面爬出来的镜头。我决定在拍摄中少用灯光技术,因为蛇总在移动,我只有很短时间来对每个镜头进行拍摄。

谢恩:你平常最喜欢用什么品牌的相机?

贝朗格:佳能5D Mark III,这是我的御用相机。镜头尺寸基本上在24-70毫米之间;如果只能有一个镜头可供我选择,那肯定就是它了。它能应对几乎所有状况。我始终对这种镜头在f/2.8光圈下的景深效果非常满意。

谢恩:每天会有数百万人看到您的作品,但可能大多数人并未意识到,您就是那位他们无比熟悉的摄影师。我每天在纽约散步时,都能看到您的作品。您是如何一步步与苹果公司建立密切合作的呢?

贝朗格:最初,我只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偶尔为与苹果公司有合作的机构工作。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机构也发生了巨大变化,不少设计师和制作人转投苹果公司麾下。因为我与他们中的很多人建立了合作关系,所以我并未被弃用。对于我们之间这种关系的延续,我感到十分幸运。

谢恩:能谈一谈拍摄苹果公司产品的创作流程吗?

贝朗格:苹果公司的团队总是会向我提供一份构思详细的拍摄流程和草案。接下来,我会与他们的天才艺术总监合作,将这些草案变成照片。首先,我们要对产品进行摆位,辅以合适的灯光。因为苹果公司产品的材质都是精挑细选,所以打光时需要相当高的精确度,以充分展示不同的材质。我先选择一个区域,想一想如何来描述这些材质。一旦这部分的拍摄工作完成,我就转向下一个步骤。正因为如此,我的布景才非常复杂。我必须对每一个表面都有控制力,如果客户要求将某处强光亮处的时间延长,我也能做得到。这就跟在Photoshop里处理文档一样:所有工作并不是在一个图层中完成的。我将灯光看作是图层,可以单独地进行调节,以实现预期的效果。

谢恩:您在制作图片时,是如何平衡相机拍照和后期处理的?

贝朗格:我会尽量使用相机来完成大部分工作。即使是用相机拍好的照片,也需要一些后期处理。这是因为,无论一件产品做得有多好,一旦将它放大100%,都会看到肉眼看不到的瑕疵。有些表面看上去很平滑的东西,放大以后会看到划痕、缺口和其他瑕疵。有时,我会以所谓“弗兰肯斯坦摄影”(Frankenstein photography)的方式进行拍摄。我拍下某件产品的不同部分,在后期用Photoshop将它们合在一起。当我想逃避现实,或是想做出相机无法独力完成的效果时,这种方法就行之有效。去年,我给《The Brokenmusicbox》拍了封面,它就是由不同的图片拼合而成,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实现了多种元素和灯光的融合。

谢恩:您在闲暇时拍些什么呢?

贝朗格:拍我的孩子!这听起来很无聊,但事实并非如此。从他们出生那一天起,我每天都给他们拍照片。对我而言,这是一个很好的情感发泄渠道,因为它不同于我的正式工作。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必担心客户或其他人的想法。没有了这种压力,我可以冒风险来做实验。我还用400毫米的镜头向孩子们展示棒球比赛;我的孩子们会跟他们的朋友说,“无视它们——我爸爸就是这样做的”;一年到头,我会制作一个影集,里面收录了365张照片,让孩子们长大以后看。我刚刚完成了十部这样的影集。苹果公司部分产品营销材料,还选取了我家人的一些照片。

谢恩:您最期待与哪位摄影师合作?

贝朗格:如果能有机会与安东·寇班(Anton Corbijn)合作,那简直就太棒了。我很早以前就是他的粉丝,尤其是他跟很多我听说过的音乐人合作过,如Depeche Mode和U2等乐队。跟我相比,他的作品更侧重于纪实风格,客户群体也很不一样。他的作品有着强烈的个人色彩,看上去简单,但里面却饱含耐人寻味的故事。

谢恩:您在每天的工作中,会用到什么样的工具和应用?

贝朗格:在软件方面,我会用Aperture来进行佳能Raw文件的转换;用Capture One来转换Phase One Raw文件,而Photoshop. xScope也是一款很有用的应用。Evernote和Dropbox帮我实现无纸化办公和管理,Blinkbid帮我估价和计价。我不得不对摄影器材进行更新,以赶上最新潮流。在去年以前,我还只用保富图(Profoto)摄影灯。我希望扩展我的灯光设备,所以增加了一些布朗(Broncolor)摄影灯。在摄影工作室,我会用到Phase One数码后背辅以Sinar X观景式相机,以及Phase One 645相机系统。在室外或手持相机拍摄时,我会用到佳能5D马克III。

谢恩:您最喜欢哪部或者哪个年代的电影?

贝朗格:《浪漫风暴》(True Romance)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电影中的人物充分激情,展现了我们为所爱之人的付出程度,模糊了对与错的界限,里面还有一些经典台词。我本来想给我的第一个孩子起名为阿拉巴马(《浪漫风暴》中的主人公),但我妻子不同意。

谢恩: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贝朗格:给尚未发布的产品,或是还没有被无数照片定义过的产品拍照。我素来喜欢对某件作品的拍摄流程进行构思,而不是仅仅展现人们喜欢的东西。

苹果公司御用摄影师专访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苹果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