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评论分析 > Intel新任CEO很麻烦:引导巨人转型
Intel新任CEO很麻烦:引导巨人转型
2013-05-11 10:26:02  作者: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成为一名伟大继任者的秘诀是什么?答案并非总是显而易见。

不久前,Intel董事会宣布,布莱恩·科再奇(Brian Krzanich)将于5月16日就任Intel公司首席执行官,相距他的前任保罗·欧德宁(Paul Otellini)从这一岗位上离开不到半年。

但这个选择似乎很难讨到媒体的欢心。“改组的希望落空了”,类似于《金融时报》的标题并不少见。

他们都在批评Intel太保守了。科再奇在Intel 31年的履历表上,全都是和制造、供应链相关的,在去年升任COO之后的一次采访中,科再奇说他最好的“作品”就是缩短周转时间以及Intel的工厂。

一个理想的人选应该是怎样的?他应该更懂移动芯片,因为Intel所倚重的PC业务正在萎缩,而代表着未来的移动业务的市场占有率还不足1%,这被认为是上一任CEO欧德宁提前卸任的最主要原因。或者他应该更激进一些,如果没有破坏性的创新,Intel就很难跳出原有的商业逻辑,这是个十分可怕的事情。

Intel还是很有钱,但它所在的那个世界正在崩塌。”《纽约时报》这样写到。而且,他还得在内部拥有足够的威信和统治力,在一个拥有着“骑士桌文化”的大公司里,这比什么都重要。

但在Intel董事会的视线中,这样的人选几乎没有。空降?惠普的李艾科、雅虎的巴茨已经足以让Intel的董事会放弃这个念头了,Intel从来都不是一个倚重职业经理人的公司。那在内部,还有谁能比科再奇更合适呢?他是刚上任的COO,他对Intel的大部分业务都了如指掌。

虽然Intel并没有在官方声明中提及科再奇的宏伟抱负,但他的中国团队不遗余力地用“再奇”这个中文名字,或许希望这个名字能赋予这位继任者“再创奇迹”的神力。

为何是他

作为Intel的“老人”,科再奇在过去三十年,担任过一系列技术和领导职位,涵盖Intel技术与制造事业部、Intel定制代工部门、供应链运营、NAND解决方案事业部、人力资源、信息技术和Intel中国战略等职能部门。

他的整个职业生涯都与制造业不可分割。2006年,他对Intel工厂和供应链实施了变革,提高工厂周转率60%,并使客户响应速度加快一倍。

科再奇受到的赞誉还包括“以开放的态度和方式解决问题,并倾听客户的需求,扩大了Intel在产品和技术上的领导地位,为公司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价值”。

作为全球IT行业举足轻重的高端硬件设备制造商,Intel的日常运营依赖于分布在全球100多个国家的10000多家供应商为其提供设备、零部件、原材料和服务。过去五年中,这位强势的供应链专家因力主Intel将元器件生产的时间缩短一半,并将从接收订单到出货的时间也减少一半而在业内成名。

这或许是Intel董事会“非常明智”地选择科再奇的原因。

科再奇现年52岁,比他的前任小10岁,拥有工程师的经历、工作方式和思维习惯,但至少在半年前,他没有真正领导过一家大型公司。

而他面临的挑战将不同于他的前任保罗·欧德宁和他们的前任安迪·格鲁夫和克雷格·贝瑞特,因为Intel现在的情况不同于十年前,当时它几乎完全统治了全球计算市场。而现在,面向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移动芯片技术发展更快。

由于Intel计划将60%的产品应用转移到PC以外的设备上,集结一支覆盖全球、运转高效的制造大军,无疑是芯片巨头向移动互联网转型中最具价值的战略部署。

科再奇的使命也许不是推动大刀阔斧的改革,而是与对的伙伴一起实现梦想,带领Intel实现转变,以应对市场和对手的挑战。

市场环境并不乐观,全球个人电脑的销售量今年第三季度下降了8%。而Intel有20%的销售额来自于服务器电脑芯片。Intel此前发布财报显示,其今年第一季度总营收125.8亿美元,同比下滑2.5%,收入主要来源还是在PC和数据中心。

2012年11月,该公司的股票市值首次被无线芯片制造商高通超过,尽管后者的营收仅是Intel的三分之一。

此外,Intel的主要竞争对手ARM正在尝试“入侵”Intel的领地,包括力争在2016年前夺取服务器芯片市场至多10%的份额,而该公司在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芯片市场占有90%以上的市场份额。包括iPhone和大部分Android手机都采用ARM芯片。

虽然高端服务器和PC仍在产生巨大的现金流,但作为Intel长远战略的移动和软件业务乏善可陈是一个事实。在移动芯片领域,Intel只是一个失败者。Intel目前工厂的产能利用率不到50%。而这些,都是Intel希望这位继任者能改变的。

转型时刻

与他同时被任命的新任总裁詹睿妮(Renee J. James),原来是Intel软件部门主管,2011年曾领导Intel以77亿美元收购第二大杀毒软件公司McAfee Inc的交易。

很多媒体都认为Intel本来是可以给科再奇找一个更合适的搭档,比如现任CTO大卫·普尔穆特。他是Intel的“内部先生”,他能更好地协助科再奇去疏通内部的组织架构;CFO斯泰西·史密斯也不错,她能在董事会上给科再奇争取更多的话语权。

但这对组合恰恰是Intel最充满变数的一个。詹睿妮此前一直负责软件和服务业务,它们正在成为财报的亮点。2013年Q1,软件业务的收入已经仅次于PC业务和数据中心业务。随着近几年对Sarvega、McAfee、Wind River、Mashery的连续并购,Intel的软件业务已经扩展到安全、企业服务等领域。

今年的IDF(Intel信息技术峰会)和去年相比,Intel的座上宾不再是联想和惠普,而是百度和360。Intel已经全面从通用级芯片转向了系统级芯片。简单地讲,Intel未来的芯片会越来越模块化。假定在一个主打游戏的手机上,关于图形渲染的计算能力就会被加强,同样的领域包括安全、资源管理等。也就是说,Intel以后所说的计算能力早已不再是一个单纯的CPU主频,它会更细分,也更追求效率。

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要通过软件去实现,如果Intel14纳米的制造工艺会让它整体领先于竞争对手,那么真正去满足用户需求的是在此基础之上的细分的计算能力,这是高通和ARM都无法做到的。

所以,Intel的逻辑再简单不过。科再奇在整个制造过程上的经验会让14纳米制造工艺得到最大程度的资源倾斜,Intel一直在等这一天,科再奇也显然比欧德宁更适合去掌控这个足以重新定义Intel的技术。

詹睿妮懂的是如何把这些计算能力变现,或者说用一种Intel并不熟悉的方式去做成这件事。软件就是服务,它有增值的空间,它也让Intel拥有足够的差异化,从而摆脱制造工厂的形象。

所以,这怎么能叫保守呢?Intel完全可以用普尔穆特去稳定地让这个庞然大物过渡到14纳米时代。到了那时,也大可不必去改变自己的商业逻辑,疯狂地贩卖技术的复制品就足以了。但通过软件服务就意味着Intel更像是一个解决方案提供商,它不是提供一锤子买卖的,它要去经营它的客户,这可比卖芯片难多了。

至于在移动芯片的未来时代,Intel并不想只作为演员,而是成为剧本的创作者,就像它在PC时代曾经做到的那样。但面对着不到1%的市场份额,你觉得老练的Intel会寄希望于瞬间赶上高通吗?Intel内部一直认为移动芯片业务会经历一个很长的“隧道期”,所以如果把桑杰·贾(摩托罗拉前CEO)请来,或是义无返顾地把资源导向移动芯片,那么我想用不了几年,Intel就会出现在高通的收购名单中吧!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英特尔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