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视点人物 > 雷军怒斥Android生态圈太贪婪:隐私越轨 恶...
雷军怒斥Android生态圈太贪婪:隐私越轨 恶意扣费
2013-05-11 08:51:28   编辑:萧萧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安卓(Android)是大家共同的家园。”5月7日,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小米科技董事长兼CEO雷军站在台上呼吁。

坐在记者旁边的一位开发商显得有些惘然。他来的目的不是学习维护家园,而是如何赚钱的,比如学习小米如何赚钱。

雷军把矛头指向开发者:曾用小米2S配原生的Android系统,装了最流行的100款应用,把手机放在桌上什么都不用,12个小时之后就没电了。

雷军认为,第三方应用过度消耗的不止电量,还有流量、运算能力、内存等资源,而过度消耗流量需要用户买单,过度消耗运算能力、内存会造成死机

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最坏的还有两方面,一是“隐私越轨”行为,比如获取智能手机用户的短信记录、通话记录、通讯录,二是恶意扣费。

贪婪还是节制?这是安卓生态系统的选择题,雷军认为这是生态圈的每个参与者,包括手机厂商、应用提供商、运营平台(应用商店)都迈不过去的选择题。

贪婪之殇

在安卓生态圈内,首先是应用提供商的过度贪婪极度损害了用户体验。

某视频客户端在一般的安卓手机上,用户退出之后仍然有一个浮动窗口,退出设置极其隐秘,很难为人发现;用户登陆某社交网络客户端,会弹出四个窗口,分别显示“谁@了你,谁回复了你,谁私信了你,谁粉了你”,大部分应用为了提升日活跃度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长驻内存。

这还是大公司的作为,更多应用不仅频繁提示用户,还会频频出广告,导致桌面很乱,过度耗电、占用内存、CPU资源,造成用户体验下降,还导致手机运行速度变慢、死机等现象。

桌面乱尚可容忍,更过分的是对用户隐私的窃取。来自91助手的数据:目前66.9%的智能手机移动应用在抓取用户隐私数据,而其中高达34.5%的移动应用有“隐私越轨”行为,获取智能手机用户的短信记录、通话记录、通讯录,甚至恶意扣费。

尤其值得警惕的是,很多不法的APP运营商和开发者,采用重新封包的形式在APP中加入扣费插件,诱骗玩家下载运行

中国的安卓生态圈堕落至此,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操作系统厂商不作为,手机厂商难有作为。初期,谷歌为了追赶苹果,对应用不加审核,造成应用良莠不齐;手机厂商也一样,即使推出应用商店,首要任务是丰富应用数量,在与其他运营平台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甚至期望与应用厂商之间进行分成,再造硬件销售的商业模式。

另外一个环节则是运营平台(软件商店)对不良应用没有过滤功能:安卓平台上应用商店竞争激烈,程度不亚于安卓手机厂商,除了想方设法丰富应用之外,更希望赚钱,最有利的赚钱方式是与应用商进行广告分成或游戏分成。

一切源于贪婪。雷军认为,贪婪毁掉了中国安卓生态圈的健康,要重建安卓生态圈,则需要每一参与者负责起责任来,克制贪婪

最贪婪的是应用提供商:每个应用都在想自己的用户是不是实时在线,能不能给用户发信息,用户能不能实时联系自己,没人关注是不是耗电,是不是耗流量,是不是会造成死机,运行缓慢,是不是损害整体用户体验。

雷军说:安卓作为开放平台,给应用的权力太大,每个人都在滥用这些权利,都在毁坏这个生态链,早忘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贪婪的结果“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大家都没有赚到大钱。应用厂商在Android上赚不到钱:国内大批手机应用开发商在Android上赚不到钱,很多应用开发商甚至只为苹果商店开发应用,即使苹果的监管很苛刻。

硬件厂商也受到损害。在智能手机领域,数以百计的智能手机厂商的利润不及苹果一家,即使苹果:安卓智能手机的比率为1:8。唯一的例外是三星,但如果生态圈健康,大家眼光放远点,而不是只图眼前利益,全产业链布局的三星会比现在的状况更好。

生态链上的矛盾

雷军认为至少有两个原因,一是苹果的硬件,是“简约、极致”美学追求的完美产物,二是苹果的应用生态链,不是iOS上的应用数量比安卓多,而是平均质量高。

高质量如何实现?苹果作为“操作系统+手机厂商+运营平台”有能力控制应用提供商:如有应用不符合苹果制定的规则,则以下架进行处罚。这一规则的实施有一个前提,即在封闭的体系。

Android的开放体系没有能力控制应用。监管缺失的体系,注定成为一个鼓励贪婪的体系:贪婪是贪婪者的通行证,那意味着赚更多钱,在移动互联网创业潮中获得生存的机会;克制是克制者的墓志铭,那意味着眼睁睁看着同行与对手赚钱。

小米公司有一个团队专门负责测试上架的应用,经过检测、体验后的应用才能在小米应用商店,小米游戏中心上架。 “如果用过其他安卓手机,你就是知道‘应用市场’有多乱。”雷军说。

业界曾寄希望于“最小权限原则”:只允许获取必要的用户信息。“必要的信息”遵守这样的限制:如果服务提供商没有这些信息,将无法提供服务或影响服务的实现,比如飞信服务,就需要获取用户通讯录信息。

雷军认为“最小权限原则”属于道德自律,只能靠自觉,没有约束力。“最小权限原则”源于PC互联网,但在PC互联网上从未实现。

一个矛盾的地方是,净化生态链的行动,手机厂商愿意支持,他们是生态链恶化的受害者:电池续航时间不长,计算、存储资源被占用。应用提供商则动力不足,他们追求的更长在线时间,更多广告展示机会,更高频次的通知用户。

雷军认为安卓生态圈是“大家共同的家园”:生态圈健康,有钱大家赚,生态圈不健康,大家赚不到钱。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人物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