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手机平板 > 谷歌Android > HTC One金属机身设计背后的故事
HTC One金属机身设计背后的故事
2013-04-26 11:37:02   编辑:萧萧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当时Palm如日中天,智能手机就是PDA,但现在很多都已经不见了……”回忆起当年的岁月,简志霖显得有些大浪淘沙后的沧桑。作为HTC首位工业设计师、如今的首席设计师,简志霖(Thomas)早在2001年10月就加入了公司,而当时,HTC还只是台湾众多代工厂中名不见经传的一家。

“本来是蓝海,后来变红海,最后血流成河。”在趋势整合风云突变的的几年里,HTC日益走向壮大,同时也开始寻求品牌化。“你知道人在安乐的情况下是不愿意寻求改变的,何况做品牌会得罪客户。”简志霖认为,现在做手机很容易,全套方案可以拿来用,直接交给代工厂生产。“但你要考虑你的意义是什么?是捞钱?那你可以捞多久?”

“我们希望给这个市场注入一些活水。”简志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部亮红色的HTC One,为我们讲述了HTC One设计背后的故事。

HTC One金属机身设计背后的故事
HTC首席设计师简志霖

据简志霖透露,HTC目前在全球有两个设计部门,一个在台湾,由简志霖带领,另一个在美国的西雅图和旧金山,分别负责软硬件。早在2011年,HTC One设计项目就已经起步,当时以简志霖为主导的团队第一次提出要做一款全金属的手机,在塑料是手机主流材料的背景下这种尝试是非常冒险的行为,因为无论在成本控制、生产工艺、技术实现上它都可能面临想象不到的问题。

尽管HTC执行长周永明一直鼓励公司大胆做创新,但他还是叮嘱简志霖不要太死脑筋。简志霖笑着回顾说,当时他拿了一个金属铁块站在周永明面前,周永明迟疑了下说:“你不要太自以为是。”

设计师和工程师的“鸡鸭”大战

一款最终问世的产品是设计、工程技术、市场等多方因素平衡后的产物,虽然从一开始就定下了全金属设计的基调,但在工程实现方面却遭遇了各种阻力,尤其是天线部门,因为全金属会对造成信号造成干扰。简志霖说,尽管双方常常发生矛盾,但更多的时候是“设计优先”。

简志霖花了很多时间去“诱导”天线部门的同事。“我已经不记得请他们喝茶、吃饭多少次了,就是要说服他们,而他们会用技术知识告诉我这不可能。他们有时候想杀了我。”

这就是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两个身处在迥然不同领域的人很难实现沟通。“我们就好比鸡同鸭对话,”简志霖笑着说,“但是鸡鸭还是有共同点,两只脚,一对翅膀。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创新。”经过长期的磨合,最终他们通过金属注塑的方式解决了信号的技术问题。

但是矛盾和冲突并没有因此终止。“天线是个大麻烦,”简志霖指着HTC One背部中间注塑的一条线说,“本来我给出的宽度是0.5mm,天线部门做了很多测试,0.6、0.7、0.8……信号都有问题,测试做到了1.3mm,但天线部门为了保证高频信号的强度,执意要增加到1.5mm。”为了这0.2mm,双方最终争论到了周永明那里。

“设计师最不喜欢的就是妥协,”简志霖笑着说道,“我们经常讨人嫌,因为我们经常批评,不满足。”

“我恨死了这个竖条!”

尽管金属注塑的两条线是妥协的结果,但简志霖认为它有特别的效果。“上下两条线的份额,实际上给用户这样一个心理暗示:你可以双手横向握持。”

“我恨死了这个竖条!”简志霖指着摄像头下方的注塑条说道。他指出,这个“竖条”并非凭空而生,是为机身内部的NFC组件才加上的,“因为NFC不能有金属啊。”

为了展现铝合金外壳的精湛工艺,两天前HTC One大陆发布会上的外场展出了HTC One从材料准备、CNC钻孔、注塑到抛光等数个生产步骤。简志霖向我们透露了一些生产数据:铝合金准备工作需要72小时,CNC(计算机数控)加工1950秒,金属抛光210秒,阳极处理7200秒。他表示,必须尽量压缩这些环节的时间,从而缩短整个工时,因为代工厂以加工时间计费,“时间越长,成本越高。”

简志霖特别提到了机身上下扬声器的钻孔——上下各188个,每个钻孔0.4mm。我很疑惑这个数字有没有特别的讲究,他解释称:“这是我们试出来的,因为钻孔的数量和大小直接关系到音效的好坏,小了达不到效果,大了容易被灰尘堵住。”简志霖透露,设计部门专有一组成员负责钻孔和CNC加工。

HTC One金属机身设计背后的故事

“但我们不会为了成本在设计上做妥协,如果要省钱,直接钻一个长的孔好了。”

然而,优秀的工艺带来的是生产流程上的挑战,简志霖向我们透露,在生产第一个月,产品的良品率一度只有40%。

“用户是我们最大的设计师”

在多个场合谈到HTC的整体设计,特别是背部的弧线设计时,简志霖都会不吝口舌地这样解释一番:“在西方,无论是行为处事还是设计都强调精准直接,而中国更讲究婉约和含蓄。”

HTC One金属机身设计背后的故事

简志霖分析说,包括iPhone在内的很多手机更多运用直线,所以厚度的固定的,而HTC在设计中吸取了东方艺术强调的“意象”,虽然实际上比iPhone厚,但背部的弧线的设计却给人非常薄的感觉。从实用的角度上看,弧面的背部更贴合用户的手掌,也可以为容纳更大的电池提供空间。“比较手机厚度为什么要用数字而不用感受呢?”

HTC One的另一个特别之初在于按键的设计,砍掉了Android原生的多任务键,将Home键放置在右边。简志霖称,公司经过调研发现,用户在使用Android手机时,使用频率最低的就是多任务键。“我们希望一直简化,其实我的想法是不要有键。”简志霖透露,HTC今年的机型会坚持这个设计。

“我们希望我们的设计师、工程师都能明白,我们为谁而战,为何而战,”简志霖说道,“我觉得用户才是我们最大的设计师。”

简志霖举例子说手机屏幕尺寸的变化趋势,去年市场上一度流行这样一个观点:手机尺寸大小决定手机价格。但他认为,手机的形态还在不断演变中,触控大屏只是符合当下的需求。“人手的尺寸没有变,但手机的尺寸却在不断改变,是人的需求在改变。”

“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

不同的手机公司在设计哲学上迥然不同。正如三星设计师郑东勋此前所说,三星的设计理念超越了以外观和实用主义为主导的设计取向,他们认为这是设计的第三个层次,他们的设计集中于“创造有意义的体验”。

简志霖没有对竞争对手进行评价,“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如果让你闭上眼回忆诺基亚手机,你也许可以说上几部,你能记住这几部可能不是因为用户体验,而是外观设计,就像人喜欢穿漂亮的衣服一样,否则都穿内衣好了,”他接着说道,“经典永远是你行塑了产品与人的关系,智能手机是一个集大成的复杂产品,而我们恰恰不是只看外观。”

简志霖提到了Sense5,包括新增的BlinkFeed,包括UI上趋于简约的改变。为此公司架构进行了调整,比如根据不同的用户体验进行团队组织,比如某个团队专注于听觉体验,某个团队专注于交互体验等等。

我问HTC究竟是一家以工程导向的公司还是以设计导向的公司,简志霖坚毅地说:“我们是以创新导向的。”

简志霖有个愿望,HTC能够成为一个让用户自豪的品牌,“我希望我的用户能够自豪地讲出来,我用HTC。”

“我觉得终有一天我们会让外界所欣赏,德不孤必有邻。”

(文章来源:ifanr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宏达电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