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手机平板 > 塞班平台 > 塞班没落史:S40或成诺基亚另一颗悲剧种子
塞班没落史:S40或成诺基亚另一颗悲剧种子
2013-04-07 07:25:21   编辑:雪花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2011年,当诺基亚宣布放弃塞班时,无疑为该系统签署了死亡令。当诺基亚在新兴市场同安卓厮杀时,Series 40还会让历史再一次重演吗?美国科技网站Zdnet对此做了深度分析。

或许塞班系统已经江郎才尽,但是它在2000年左右时几年称霸全球。过去十年,塞班的出货量依然成绩斐然。当大多数人对诺基亚系统策略的讨论集中在Lumia手机的出货量时,人们很容易忽略塞班系统曾经如何强大以及它所代表的创新性。

时光回溯到2007年,诺基亚和塞班还是老大的年代。塞班系统占据65%的智能手机市场;而全世界每售出两部手机,其中一部就会带着诺基亚的商标。这样的组合无疑成就了一个欧洲传奇式的成功故事:位于赫尔辛基的诺基亚设计耐用的硬件,而设在伦敦的塞班软件设计团队将手机打造成一款款不仅仅只会发短信、打电话的神机。

塞班毫无争议的是智能手机领域的发明者。大屏幕、以数据为中心的设计概念虽然如今看起来稀松平常,但是当塞班系统的Ericsson R380于2000年发布时,的确带给人新思维的冲击。

塞班:安卓前的安卓?

当今,安卓占据了智能手机3/4的市场,但是很多铸就其辉煌的元素曾经都是塞班系统的杰作。就像安卓一样,塞班系统曾经是很多大型手机制造商的首选,其中就包括三星。这样的开源策略在之前的移动市场鲜有多见,如今倒是成了时髦之举。那时安卓也有一批第三方的软件,并将这样的传统沿袭下来,不得不说这也是苹果成功的基石之一。塞班曾经甚至考虑开通应用商店,并将系统扩展至其他设备,比如游戏机,不过这些计划都无疾而终。

此外,塞班很早就发现触摸和大屏幕设备的重要性,推出支持此类设备的界面设计,比如诺基亚Series 90、UIQ用于触摸设备,而Series 80适合大屏幕设备。诺基亚甚至还注意到网络浏览的趋势,推出了以WebKit为基础的浏览器。塞班还采取了与安卓类似的开源研发模式。

2008年,为了将其打造成非盈利的基金会,诺基亚全资购买了所有塞班的股份。这项举动意义深远,但是却并未结出什么硕果。第一版的开源软件2009年发布,这意味着搭配该系统的手机2010年才能上市。此时,苹果和安卓已经崛起。

显然塞班的很多想法都很超前,但是它却未能以“第一个吃螃蟹者”的身份获得更大的利益。

应用程序与生态系统

没有人利用手机出售应用生态系统,但是却反过来利生态系统推广手机。塞班一直都欢迎和鼓励第三方开发者。2005年,为了获得开发者支持,塞班给第三方应用发放通行证,即无需经过测试厂的验证即可进入系统,使得应用到达用户的速度更快、更便捷、更廉价。iPhone发布时,塞班平台里的应用数量已经达到1万。

然而,塞班智能手机的软件销售依然十分低迷。虽然上线1万款应用程序绝非易事,然而塞班做到这一切花了七年;苹果达到10万款应用的里程碑花了一年多一点的时间。成也“应用”,败也“应用”。用户打开苹果商店很容易购买应用,而这恰恰是塞班不足的一点。2009年,诺基亚的确上线Ovi商店出售塞班应用程序,但是到了年末就偃旗息鼓了。

曾于2005年至2008年担任塞班业务主管的尼日尔·克利福德(Nigel Clifford)现任Procserve的CEO。他认为塞班应用缺乏单一简洁的商店,这是其致命弱点之一。“没有任何资源的人若想创建自己的应用真是无从下手,而且研发和维护的成本很高。”他说。

塞班应用研发中还添加了多版本的数据库,有四种不同的界面都以塞班系统为基础:S60, S80, S90 和UIQ。这就为应用的兼容性造成极大的障碍。虽然应用代码可以重复使用,但是如果开发者想研发一款能够适合S60和UIQ的程序,最终华丽丽地发现搞出了两个不一样的东西。这么明显的缺陷竟然没有被塞班意识到。

“不幸的是,三件事情让塞班一败到底。第一,收取授权费用;第二没有统一的界面设计;第三,支离破碎不成体系的应用社区。”克利福德说,“我们想解决后两个问题,但是手机制造商为了一己自私大加干涉。他们各自保留自己的设计,我们没办法研发统一的用户界面,为用户带来类似苹果的体验,因此竞争力也大大不如安卓、苹果和RIM。”

塞班手机的遗产

上述因素的确是问题,但如果同将塞班推向衰落的技术原因相比,它们都显得微不足道了。安卓和iOS都深深根植于计算世界,而塞班是一个完全以手机为中心的系统,它根植于20世纪90年代的PDA市场。

Ovum的分析师托尼·克里皮斯(Tony Cripps)说:“曾经诺基亚也决定改造塞班的架构,回归到原点,增强系统灵活性,改善触摸屏及手势类的用户体验。然而塞班失去了动力和研发潜力,特别是当它瞄准高端设备的时候。塞班成为一款难以管理软件,面临改善用户体验的挑战。”也有分析人士总结称:“塞班受其旧程序所困,无法与谷歌和苹果提供的更现代的API及研发工具相抗衡。”

或许,塞班管理失控一点也不令人惊奇。除了其技术原因外,它还受多个合作团体和组织的“牵制”。塞班前高管李·威廉姆斯(Lee Williams)说:“为了发布塞班产品,我们要得到全世界200多家运营商的授权,我记得有一次,我们需要满足1万个条件才能将产品用于某移动商的网络,其中的授权细节包括是否支持Wi-Fi,以及界面菜单取舍问题。很多媒体人士认为的塞班缺陷实际上很可能是为了满足世界某些地区的合作商而导致的。”

塞班,曾经的高端平台如今停滞不前,它未能快速响应竞争和条件,未能获得更多的开发者。当塞班基金会创办、诺基亚决定采取开源策略时,这些举措的初衷都是解除软件当前的束缚,如授权费用、封闭的roots以及供应链。

通过开源,基金会希望能够带给运营商继续投资该平台的自信。最初的迹象比较好,基金会将塞班从诺基亚的绝对统治下挪开,还舍弃授权费用。甚至他还提出一些举措用于解决塞班界面的统一性问题。另外,基金会还努力解决应用和生态系统,面临的难题。当诺基亚上线自己的应用商店(非塞班商店)后,曾引起激烈的讨论和冲突。随后,基金会自主研发一个提供API的、能够使得第三方团体创建商店的平台。例如,拥有5款应用的开发者就能够创建一个迷你商店。这样,开发者就能够通过基金会的渠道出售应用,而不被任何组织揩油。
不过这项业务并未开展起来。

威廉姆斯说:“回首过去,我认为我们没有实力直接站在一个生态系统的水平去竞争。无论是在应用、应用商店还是开发者身上,我们都没实现最初的目标。因为我们无法控制局势。冲突很多,生产商的利益纠纷需要解决。就连谁应该为必要的研发工作付费也是个问题。”

分析人士说:“这次开源试验以失败告终,随着安卓的崛起,很多潜在的投资商都不再支持塞班基金会,诺基亚成了唯一埋单人。2010年,三星和索尼爱立信纷纷宣布不再生产塞班手机。”这些分析人士认为,塞班的失败从一开始就埋下悲剧的种子。

塞班的独立发展能力最终受其股东和客户的双重角色所累,它的失败也显示领导力过于分散带来的难题。从一开始,这样的领导方式就会产生一系列问题,如平台领导者的界定问题需要同多个领导者协商。2007年,微软和英特尔被选为平台领导者,如果塞班也能获此殊荣,那么就会获得一大笔授权费用,这将对其平台发展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末将之路

当2011年诺基亚宣布放弃塞班,转而投向Windows Phone系统的怀抱时,就变相宣告了塞班的末将之路。诺基亚表示会大幅缩减塞班系统的使用,也就是那一年末,Accenture宣布接管研发工作,继续支持塞班。

这项外包交易将会于2016年结束,届时塞班可能会停止更新。诺基亚一度曾是塞班最大的赢家,当它宣布去年的PureView 808是最后一款塞班装置时,终于敲响了该系统的丧钟。掐指一算,Accenture的协议结束时正是塞班年满15周岁之际。

诺基亚专属的操作系统Series 40与安卓的历史长度差不多。你买的第一步手机很可能运行的是Series 40界面,而对于发展中国家的人来说,情况同样如此。毫无疑问,iPhone和安卓手机对诺基亚产生致命影响,有人认为,诺基亚将会大幅缩减低端的Series 40手机,而将塞班手机作为中端和廉价手机的系统之选,但情况并非如此。

移动分析公司Disruptive Analysis的创始人丹妮·布雷(Dean Bubley)2008年写道:“很多人猜测诺基亚将会把塞班和S60推广至功能手机市场,而放弃S40,这完全是胡说。S40的价格一直在GSM市场处于垫底的水平,但是性能胜过一些高端的3G设备。塞班手机不会降至那么低的价位。”

去年,当诺基亚宣布研发Meltemi系统时,有关Series 40遭唾弃的传闻再次暗流涌动。因为Meltemi瞄准的恰恰是Series 40占据的中低端市场。

移动系统的怪咖

去年中旬,有消息称Meltemi研发因为诺基亚的预算问题而胎死腹中,公司依然会坚守Series 40系统的阵地。路透社披露,Meltemi旨在以功能手机中替代Series 40,为用户带来更智能化的体验。令人没想到的是,诺基亚既没有缩减塞班手机或者增加Meltemi投入,它只是简单地增加Series 40的投资,从其生态系统和生产线上下功夫。

如今,诺基亚依靠Series 40吸引三个主要目标人群:首次购机者,首次购买手机或者首次购买具有特殊功能手机的人群;忠实于诺基亚的老用户,他们不想尝试智能手机;还有新兴经济体中年轻的都市消费者,这些人热衷社交服务,但是受预算和网络所限。

其中,第三种消费人群正是诺基亚Asha的目标客户,这些人希望购买600美元的智能手机,但只能为智能手机体验支付100美元的账单。就在Meltemi项目停止几个月后,诺基亚开始看重支持触摸输入、搭载Series 40的Asha“智能手机”。当然,业界观察者对此机的功能并不认同,Series 40更像是功能手机,无论是否支持触摸输入,它都不能运行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只具备一些浏览网站或者运行Java应用程序的功能。

Series 40起步过晚

直到2011年中期,诺基亚才将Series 40作为应用平台,而且主推网络应用。2011年4月份,Series 40引入诺基亚网站工具,允许开发者为Ovi浏览器创建网站应用。第二年,Ovi浏览器2.0版发布,增加了更多的触摸功能和升级的API接口,而且支持多点触控仿真。诺基亚开发者博客称此举意在为价格适宜的Asha手机带来智能手机般的体验。

由于塞班在创建生态环境方面并未将领先优势转化为变现能力,Series 40的姗姗来迟似乎并未受多大的影响。虽然下载量低迷,但是势头良好。诺基亚随后发布数据称,用户一天下载大约1500万Series 40应用程序;诺基亚商店下载的10亿款应用程序中,42%去往Series 40。诺基亚的CEO意识到继续创建应用生态系统的重要性。

“围绕Series 40和Asha建立起健康的应用生态系统是下载量的驱动力及内容来源。这是我们非常感兴趣的地方,并将持续推动这些业务。”CEO史蒂芬·埃洛普最近接受采访时说道,“我们为研发者提供机会,增加他们的应用曝光率,向更大的用户人群去推广。这是我们的能力所在。”

不可否认,Series 40依然是极受欢迎的系统。去年初当Series 40设备的出货量达到15亿部的里程碑时,诺基亚视该平台为救命稻草。时任诺基亚公司智能手机研究部门负责人安蒂·瓦萨拉(Antti Vasara)说:“我们有时候会忘记世界上一半的人口没有用手机。所以15亿值得庆贺,但回首过去,我们想说,诺基亚才走了一半的路。”

毕竟,除了智能手机领域,中低端市场的战役是诺基亚不能放过的。诺基亚的Windows Phone和塞班手机平均售价186欧元,年营收12亿欧元,但是相比S40和更为低端的S30,只能算小巫见大巫。

这些低端平台装置平均售价只有31欧元,但是上一季度的出货量达到8000万部,创造营收25亿欧元,几乎是Windows Phones手机的两倍。

智能手机的未来

“行业内有观点认为市场向智能手机倾斜,Series 40的份额将消失。我们认为情况正好相反。这是一块非常重要的市场,不仅仅是今天,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我们不仅会把Series 40做下去,未来还会加大投资。”诺基亚移动电话事业部通讯总监索罗·帕索斯(Saulo Passos)说道。

但是Series 40这辆老火车还能开多久?它真能帮助诺基亚找到下一批10亿用户吗?目前的情况是,尽管面临塞班、Meltemi和安卓机的内忧外患,Series 40成功地生存下来。当然,有人对此观点存疑。

“如果没有大的突破,Series 40还能走多久?运行这个平台的装置最终能具备什么功能?我不认为问题的答案能够轻易得出。有一点不可否认,诺基亚从中榨取的成果超过我们的预期。”Ovum的克里斯皮说,“虽然我不那么肯定,但我知道此类系统都是相对庞大的代码块,在表面上看似相同的平台上,一款设备中创建的程序与另一款设备中的代码差别巨大。如果你能了解Series 40如何应用于不用的诺基亚手机,你或许会发现情况也是如此。”

或者换个方式看待问题。Series 40面临的主要问题也曾困扰塞班。Series 40或许还有增长一段时间的空间,但随着安卓设备不断降价,其他的制造商更愿意削减利润去赢得市场份额。Series 40将在低端市场面临更多的挑战。

安卓的威胁

对于想花100美元买智能手机的消费者,诺基亚为他们准备了Asha。但是还有一些手机制造商提供低端的安卓智能手机,特别是子啊极具诱惑力的中国市场。诺基亚称安卓有“碎片化”问题,这个价格算是它的“折中”之举,该公司还自诩诺基亚的低端机与Facebook和EA建立合作关系,迎合了社交人士的口味。

但是消费者想升级设备时,如果他们坚持诺基亚会是怎样一番情形?诺基亚高端的Windows Phone 和低端的Series 40依然存在较大差距,安卓设备非常渴望填补这个空缺。一款低端的相对体面的安卓手机售价大约150美元,虽然这超出很多Asha买家的预算上限,但是这个价格还有下降的余地。在不远的将来,100美元会换来一款体面的安卓手机或者类似智能机的Series 40手机,那么到时候诺基亚Series 40的6万款应用程序如何与安卓70万的应用程序相抗衡?

在Series 40盛行的地区,安卓的挑战似乎远而危及。不过一旦数据接入充足时,智能机的功能就得到充分发挥。诺基亚预计的下一批10亿用户地区,数据接入服务或许十分欠缺,给了它弥补不足的机会。诺基亚也已经开始努力,比如Xpress浏览器的数据压缩率已达到90%。不过当移动网络建设完毕后(其实一些欠发达地区已向4G时代挺进),诺基亚还将面临安卓机强有力的竞争。

当问及有关诺基亚Series 40的未来时,该公司回应说:“我们看到系统的强大生命力,因为市场就在这里,这是一个我们忽略的大市场。很多人没有手机或者只有数据链接受限制的手机,你如何将他们带入市场、让他们升级设备,以相对低廉的价格为他们提供美好体验?我们能做的就是继续支持Series 40,而且还要扩大投资。”

诺基亚当前正依靠Series 40打一场塞班系统遭遇过的战役。在开发者不热情、竞争对手众多、缺乏应用生态环境和内容的情况下,如何推进这个有着巨大用户基数的系统?或许当诺基亚找到下一条战线的时候,它将会得到一个有力的回应。

相关阅读:

处理器有变?小米3代曝光!

买港行苹果产品的用户赚大了?

塞班没落史:S40或成诺基亚另一颗悲剧种子
诺基亚最后一部塞班手机PureView 808

文章来源:腾讯科技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诺基亚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