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业内动向 > 购物卡难防防腐 京东可定制8888元
购物卡难防防腐 京东可定制8888元
2013-03-26 08:48:56  作者: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去年11月1日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下称《办法》)主要目的之一就是反腐倡廉,遏制用购物卡行贿愈演愈烈的社会风气。

但是《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调查发现,《办法》中的“实名购卡制”、“限额购卡制”、“非现金购卡制”三大红线被一些发卡商家轻松逾越。购物卡实名制形同虚设,对购物卡的面额限制也被一些商家以特殊定制礼品卡名义而轻易“挣脱”,而非现金购卡制也可以灵活处理。

而惹人关注的是,这些商家不再只是发放购物卡的传统超市商场,京东商城、易迅等大型电商也踩上红线。

接受采访的多位专家表示,根治购物卡腐败关键不在于卡本身,而是送卡的人通过送卡得到了什么好处,而这些好处如何通过法律法规来杜绝。反腐关键是在体制机制上健全,对权力形成约束。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专家赵萍告诉记者,《办法》发布不久,政策有个稳定期,所以短期内不会有修改,而在《办法》执行过程中商务部会听取相关反馈意见,后期会有修改。

乱象重重

购物卡实名制已形同虚设。

记者以购卡者身份致电奥斯卡销售中心,这家专业销售电子购物卡的网站客服人员表示,买购物卡并不需要身份证,买卡金额超过5万元可以免掉3%的手续费,可以直接拿现金交易。

面对记者现金10万元的购卡要求,奥斯卡购物人员并没要求提供身份证,也表示可以用现金购卡。这违反了《办法》的相关规定。

《办法》第十五条规定,个人或单位购买(含充值,下同)记名卡的,或一次性购买1万元(含)以上不记名卡的,发卡企业或售卡企业应要求购卡人及其代理人出示有效身份证件,并留存购卡人及其代理人姓名或单位名称、有效身份证件号码和联系方式。

另外第十七条规定,单位一次性购买单用途卡金额达5000元(含)以上或个人一次性购卡金额达5万元(含)以上的,以及单位或个人采用非现场方式购卡的,应通过银行转账,不得使用现金,发卡企业或售卡企业应对转出、转入账户名称、账号、金额等进行逐笔登记。

这类购物卡实名制、限额购卡制的红线被突破现象较为普遍。

据媒体报道,在安徽、河北、广州、青岛多地均出现实名制有名无实的现象。根据记者了解,规避实名制手法也是多种多样,除了发卡商家本身不做要求外,购卡者通过身份证卡贩子提供的假身份证购买,或者多次购买且每次买卡少于1万元等手段来规避购卡实名制。

引人关注的是,除了传统的商家购物卡频频违规外,电商的礼品卡也加入违规行列。

记者以购卡者身份致电京东商城礼品卡销售中心,面对记者定制面额为8888元的大面额礼品卡,总额大概在30多万元的要求,京东销售人员表示可以定制该面额的礼品卡,以个人名义购买且无需提供身份证等实名购卡,发票可以开电脑配件、耗材、体育休闲、图书、 教材、玩具、家用电器、食品、化妆品等等。

另外,易迅礼品卡销售人员表示,购卡无需提供身份证件,直接可以在网上购买。

《办法》第十八条规定,单张记名卡限额不得超过5000元,单张不记名卡限额不得超过1000元。

京东定制面额8888元的礼品卡明显违规。“京东的礼品卡销售也适用于《办法》,无需实名和大面额明显违反了《办法》有关规定。”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冬对说。

礼品卡是电子商务网站推出的电子购物卡,分为实体卡和电子卡两种。一般通过向购卡人提供账号和密码,通过密码激活该卡进行使用,且一般限于网站。亚马逊售卡服务人员告诉记者,随着网购流行和电子商务快速发展,亚马逊的礼品卡从几年前就开始卖得很好,尤其是过年过节的时候。

而包括礼品卡在内的商业预付卡市场发展迅速。《新京报》援引相关数据称,2012年中国预付卡发行规模有望突破2万亿元大关。

购物卡难防防腐 京东可定制8888元

反腐难解

上海政法学院教师李绍章称,购物卡成为行贿工具在中国比较普遍。

官员在节假日笑纳购物卡并不鲜见。一个典型案例就是浙江省嵊州市政协原副主席杜洪苗。据浙江检察网公开资料,他在2003~2008年期间利用职务之便,16次收受相关人员所送购物卡及一只手表等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206907元。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政研究所副所长杜治洲对说,购物卡成为行贿路径,因为其行贿方便隐蔽,且购物卡名称特殊,符合中国人的“遮羞”心理,“收现金罪恶感更强”。

而商家不顾购卡实名制等法规约束,在李绍章看来,是因为购卡实名制等规定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商家的盈利规模。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还是缺乏监管、缺乏惩处,使得商家敢于频频踩踏法规红线。

“这些不守法的商家构成不正当竞争,他们因不遵守《规定》,更能吸引人们购卡,从而对守规商家的合法权利形成侵害。”李绍章说。

但是购物卡实名制真的能遏制腐败吗?

复旦大学教授汪明亮则认为,实名制不能降低贿赂犯罪,它只能抑制行贿方式,不能够控制贿赂犯罪本身,或导致贿赂犯罪下降。

“我认为购物卡腐败不在卡本身,我们要找到为什么人们会去送卡。腐败根源不在于卡本身,不在于购卡的人,而是这个人为什么购卡去行贿,他有什么需求。法律上有哪些漏洞,使得行贿者可以获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这是关键问题。购物卡本身不是腐败根源。不去抓根源,在细枝末节上做文章没有效果。”杜治洲说。

李萍也认为,媒体将购物卡等同于腐败是一个误读。“预付卡这种集体采购预付模式已经存在多年,不能说预付卡就是腐败,当然不排除其中有这样的问题。其实不是因为有预付卡才有腐败,而是因为权力没有受到监督,从而滋生了腐败。”

竹立家告诉记者,应该从制度机制建设上杜绝腐败,腐败的大头还在权力腐败、特权腐败、贪污腐败上。

针对一些取消购物卡的极端建议,汪明亮笑称:“如果认为取消购物卡就能减少腐败,那人民币大家也别用了。

杜治洲建议,购物卡使用时可以配合着身份证一起使用,这样从消费源头上可以预防腐败。“购物卡本身是一种经济行为,用法规去把其中的腐败问题揪出来,确实有些困难。”

购物卡难防防腐 京东可定制8888元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京东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