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评论分析 > 富士康迷思:黑中介眼里的中国代工业
富士康迷思:黑中介眼里的中国代工业
2013-03-19 10:54:47  作者: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今年再做一年就换行。这个行业也就再有个十多年的发展时间,到时候再换可就晚了。”

2010年末,李强(化名)在河南省濮阳市某县的县城外第一次看到了富士康招工的广告牌子。一位看起来真诚可靠的姜老师告诉他,廊坊富士康急缺工人,每个月至少能赚到四千块钱。交了七百元的中介费后,他跟几十位打工者一起被送到了廊坊。

在进入富士康工厂前,他们先与一家天津的中介签了派遣合同,入厂一个月后只拿到1200元工资的他终于知道自己被骗了,辞职出厂就近找了一家“有后台”的公司当了一名替富士康招工的“黑中介”。

今年过完正月十五,李强和同事们马上奔赴山东和东北地区拜访各个技校及职业专科学校,以应付富士康即将来临的招工风潮。与外界疯传的富士康已不招工相反,在宣称冻结全国招聘的两个月后,富士康郑州和廊坊等内迁厂已经传出消息要逐步恢复员工招聘工作。

李强很幸运,在河北乃至东北地区并没有多少有经验的外出打工者,他有的是时间寻找猎物,而那些仍守在东莞寻找机会的黑中介们的生活却日渐艰难——富士康大举内迁后,沿海工厂需要的工人数量在大幅减少,大量需要工人的小型代工厂难以吸引有多年经验的农民工,更可怕的是,越来越多的年轻农民不愿再背井离乡赚取微薄的收入。

李强这样的黑中介已经敏感的感受到了代工行业的最大变化——物美价廉的中国农民工正在消失,代工模式在不断迁徙之后面临成本上升和人力短缺的双重尴尬。

代工厂孤独内迁

“我们跟代工厂的关系是互相帮助。富士康在内迁之前那几年对中介还是比较排斥的,因为本身富士康在深圳不愁工人加盟,很多中介在中间起的是负面作用,甚至会假冒富士康招聘,然后把人往其他公司带,双方并不融洽,但现在廊坊和郑州厂对各类中介都是睁一眼,闭一眼,现在还会提前放消息给我们,归根结底还是一个问题:缺人。

在李强看来,富士康内迁工厂的吸引力远不如深圳厂,深圳两个字本身就代表着无限的机会,这是全国其他地区都没有的品牌优势,以富士康郑州厂为例,并没有多少在深圳打工几年的河南籍员工愿意回郑州去。“对大部分离乡闯荡的人来说,回家继续做生产线工人并无吸引力,更愿意去其他管理松散的本地工厂工作。”

在中介圈子里,有声音认为富士康此前的冻结招聘是一种故作姿态。富士康在大陆的员工数量已经超过150万,几乎每天都会有近千人的人员流失,无论苹果订单的增加或减少,招聘都是常态。

据李强介绍,相比内地,沿海地区的代工厂招工情况要好的多,在富士康宣布冻结招聘后,苏州联建、上海日腾、深圳绿点等其他的业内知名苹果代工厂的招聘都变得异常简单,中介只需要在富士康东莞厂门口说明苹果其他代工厂招人,就能带走一批技能相对熟练的求职者,而另一些急需工人的小代工厂,无论开出怎样的条件都很难招到合适的员工。

低利润运营透支工人利益

“我离开富士康的原因一是因为钱少,二是因为看不到方向,于是去当了中介。”李强对自己从“受骗者”转身成为“骗人者”的经历并不避讳。他为自己没有留在代工厂感到骄傲,如果他留在工厂里,在拼命加班的情况下月收入不会超过3000,远远比不过濮阳房价上涨的速度。

实际上,代工厂的低工资并不是秘密。无论是动辄几十万人一个厂区的富士康,还是几十个人一条流水线的小微代工厂,都严格恪守代工厂的低利润运营准则。与装潢业、建筑业等其他体力劳动相比,代工厂工人的收入低到惊人。在低利润的运营模式下,工人的利益被刻意忽略。

以iPhone利润分配为例,苹果公司占有58.5%的利润,韩国、美国等其它公司分别占据了4.7%、2.4%的利润,而中国内地劳工成本只占了1.8%。

李强担心,代工厂如果继续透支工人的利益,越来越多的农民工会放弃工厂工作,“招工难的核心问题还是收入低,尽管各个省市都一再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但在实际执行中却很难到位”。

根据他所掌握的情况,现在进入富士康廊坊厂的工人收入与多年前自己打工时相比并无多少增加。

外迁太远 机器人太难

面对日益艰难的运营环境,代工厂开始思考用更激进的方式解决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上升和招工难问题——迁往薪资比大陆还低的越南或者印尼,或者在生产线上采用更多的机器人,而不是凭借自身的制造优势,向上游厂商争取更多的利润分配权。

李强对内迁两个字的关注程度远高于外迁,他所熟悉的代工厂商目前并没有外迁趋势。他发现,外迁这一解决方案往往集中在服装鞋帽等产品上,而电子产品对产业链的依赖性相对较大,除非富士康这样的一线代工厂商整体外迁,才能带动整个产业链的外迁动作,所以目前并没有多少电子产品代工厂选择外迁这条道路。

相比外迁,机器人对李强的影响更加直接。目前,富士康研发出的部分“机械手”已经在晋城工业园区得到应用。在此之前,李强和同事们一直认为富士康宣布未来三年制造100万台机器人来代替人工只是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酒后的一个玩笑。

但李强同样不认为机器人会是改善代工厂人力紧张的好办法,他并不知道富士康是否有能力像宣称的那样自主研发机器人,但他知道,如果富士康在各地只享受税收优惠和拿地优惠等好处,却不能解决就业问题,那么这些优惠很难持续,机器人降低的成本会因为其他方面成本提升而抵消。

在李强看来,物美价廉的中国农民工正在消失,自己已经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介绍职业学校的毕业生进入各大代工厂,这些年轻的学生对生活对工作有更具体的需求,也不愿意接受代工厂任意透支个人利益,现在的代工模式未来也就只有十多年左右的发展空间,如果不能改变,或许最终将走向破产。

“今年再做一年就换行,这个行业也就再有个十多年的发展时间,到时候再换可就晚了。”李强透露,他的黑中介生涯将会先于代工产业结束。 

富士康迷思:黑中介眼里的中国代工业

文:腾讯科技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富士康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