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评论分析 > 半导体代工厂联电25年:曹兴诚的“谋与略”
半导体代工厂联电25年:曹兴诚的“谋与略”
2013-03-14 13:04:09  作者: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联电荣誉董事长曹兴诚的名字,在两岸很久没有听到了。

联电(UMC)与台积电(TSMC)并称台湾晶圆代工双雄,一手带大联电的曹兴诚,则与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并称为台湾半导体产业中分量最重的两位企业家。就连台湾芯片设计龙头联发科,最初也是联电旗下的芯片设计部门,后来才独立出来成为联电集团的子公司。联发科董事长蔡明介则是曹兴诚的子弟兵。虽然蔡明介如今已经茁壮为亚洲第一的芯片设计教父,但两人见了面,蔡明介还是要敬称曹兴诚为老板、老领导。

然而,曹兴诚这位全球半导体圈的老将,十多年来为了联电投资苏州和舰,与台湾政府、法院闹得不可开交。这使得他不得不决定退休,而联电少了他,如今与台积电的距离越拉越远。

领导联电25年,曹兴诚不服输,凡事争第一的个人风格,早与联电融为一体。曹兴诚影响联电集团真的非常深,就像张忠谋影响台积电一样。在管理学上,分析领导人的类型,有一种是非常具有魅力,容易号召底下的人跟着他冲锋陷阵,而这种独特的领袖魅力,通常在较刻苦的成长环境中蕴育而成。曹兴诚就是位典型的魅力型领导人,他聪明又剽悍,尤其擅长谋略。

1976年,台湾半导体行业谱出序曲。这一年,台湾从美商RCA移转芯片制造技术,跨进硅时代。以工研院电子所为核心的一批人,就是先遣的研发部队,而曹兴诚即是其中一员。从RCA移转技术回来后,在当时台湾“经济部”部长孙运璇推动下,电子所开始规划成立衍生公司,将技术结合市场。后来成立国内第一家集成电路公司,因为原始股东中华开发、光华投资、华新丽华和华泰电子等公司的名称中,都有一个“华”字,于是便命名为联华电子。

一年后,联电需要一位副总经理,当时电子所所长胡定华在所内人才济济的博士群中,独挑硕士毕业、年仅33岁的副所长曹兴诚。“做研究和经营事业不一样,他的话不多,但意见很多,有大格局。”胡定华曾如此说。

当时外界都不看好联电,认为台湾没有机会做半导体。对于要不要去联电,曹兴诚不免有些犹豫,但最后他在考虑是要屯田驻扎,还是出去开疆辟土之后,选择了开拓IC荒田,成为电子所首批离开工研院的人。直到今天,曹兴诚最看重的,就是能离开母公司到外面开疆辟土的人。

事实上,曹兴诚一直都有“点子王”美称。在工研院时期,他就以谋略见长而闻名,他的同事在那个时候为了表示对他的恭维,便纷纷以龙门客栈中工于心计的“曹公公”称呼他。对此称号,他不但不生气,还欣然接受。

过去,宣明智曾形容,联电团队最大的特色就是没大没小,大家互相吐嘈求进步,一步步打造出联电霸业。

曹兴诚确实是一个动脑的人,即便是休闲活动,也是如此。他最常玩的就是围棋。每次从他进行的棋局中,都可看出他认真的一面。1996年,台湾清华大学校长沈君山向曹兴诚募款,但因曹兴诚本身并不是清大校友,为了师出有名,以棋为注就是最好的方式。于是双方约定以下棋作为赌注,一子一万美元,最多50子输赢。结果曹兴诚当真输了,并且言而有信地捐出50万美元给台湾清华大学,作为学校聘请客座教授的经费,这样的一段经历在当时传为美谈。

遍读历史典籍,学管理出身的曹兴诚,对于管理学之父Peter Drucker的相关书籍可说是一读再读。值得一提的是,Peter Drucker善于将很复杂的观念以一句简单的话表示。在这思维上,曹兴诚与Peter Drucker有异曲同工之妙。

例如在形容高科技产业时,曹兴诚说:“很多人不太了解这个行业,就拿骑脚踏车来说,轮子大或轮子小都好骑,重点在于骑的人会不会。对不会骑的人,轮子小的好骑,但骑起来很别扭,马路上坑坑洞洞的,骑起来满头大汗,很累;轮子大的也好骑,但你要有技术。”高科技产业属后者,财务周转率高,要运转顺畅是不容易的,顺畅后就安稳了,小风小浪就影响不到它。

曹兴诚自认管理很简单,就是逻辑加常识。从逻辑分析,将利润分享员工,最能留住人才、累积专业,并且吸引更多人才进来,所以他首创新竹科学园区的员工分红制。一个公司80%的营运绩效是由公司表现前20%的人所缔造,所以曹兴诚更特别重视这些人。为了表示对他们的重视,曹兴诚将盈余的80%分配给表现前20%的人,他善用80/20法则。

从常识判断,他掌握人性对成就感的渴望,他知道当一个优秀的干部发展到一个阶段之后,一定会产生瓶颈,因此联电常常调动组织,藉以鼓励这些干部为联电集团创业。

“出去开疆辟土,是我们最高的荣誉。”曹兴诚藉由不断成立新公司,让部属出去当总经理,打造新的舞台。联电的关系企业网绵密,透过联电与各子公司间的互相投资持股,鱼帮水、水帮鱼,让彼此的地位更稳固。事实上,联电集团内其中一家赚钱时,其它公司透过持股也可获利,股票跟着上涨,杠杆效应来回运作,互蒙其利。以联发科来说,由于曾经是三任台股股王,股价屡攀高峰,联电历年来即靠着卖联发科股权,获利不少。

联电如今的转投资的公司众多,像一棵榕树,盘根错节。联电旗下的芯片设计公司分别在不同领域居于领导地位,例如联发科、联咏、联阳、智原科技。而台积电专攻晶圆代工,鲜少转投资其它公司,像一棵直挺挺的椰子树。

曹兴诚更厉害的内功,是并购。他曾说:“一并胜过10年功。”他在联电的二十多个年头中,合并对他来说就像是吃家常便饭一般,稀松平常,其中尤以1995年之后,每次宣布合并或合资更是令人为之一惊。善于布局的曹兴诚看到了这是个将联电转型的最好机会,当时专攻晶圆代工的台积电产能满载,半导体景气大好,很多客户都要不到产能,其中台积电向客户预收订金的方式,更引起了一些客户的不满。正因为如此,给了联电一个大步跨入专业晶圆代工厂的机会。

如今看来,曹兴诚是台湾半导体与液晶面板产业的关键推手。联电在他手上,从1000万美元的初始资本,到他退休时,营运规模成长1000倍,达到100亿美元,并扶植芯片设计“联家军”纵横全球。

晶圆代工抢进大陆,曹兴诚也是最早布局的。虽然联电与和舰合并始终状况连连,也为他惹来一场又一场官司,但曹兴诚对中国市场长期乐观。对台湾半导体行业赴大陆投资法令限制,曹兴诚比喻就像一个肌肉贲张的拳击手,上擂台后,却把一只手绑起来,只用一只手与敌人搏斗。曹兴诚当时强调,只有八吋厂的和舰可以看成联电的滩头堡,不是大军压境。当时联电支持和舰的想法是,如果中国大陆市场起飞,联电不会错失良机,但如果大陆市场一时起不来,对联电也无影响。

老曹非常喜欢附庸风雅。他与台湾三十位知名企业家,同为书画、瓷器、珠宝等文物收藏的“清翫雅集”的会员。2008年,全球知名的苏富比拍卖公司全球副总裁斯徒尔顿(James Stourton)出了一本书,评选出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国际间一百多位收藏大家,其中华人只有三位,曹兴诚是唯一在世的。曹兴诚的收藏,没有特定主题,领域广泛,书画、瓷器、青铜、佛像、现代玻璃艺品皆有。在他口中,鉴者,能知真假,赏者,能分高低,收藏只不过是花钱买东西而已。最高的境界是:只鉴赏,不收藏。

他强调,收藏是一种“媒介”,是求知研究的途径。东西想买,才会认真研究背后代表的美学意义,因为人都懒,不花钱就没有研究的动力。各种收藏中,他没有特别喜欢的,因为每一件收藏都像收养的小孩,每一个都施予平等的爱。他极少将收藏转手,就是不想把自己骨肉送走,像贩卖人口一样。从20年前收藏古玉开始,曹兴诚养成了审美眼光,连台湾的历史博物馆都聘他当顾问,他强调,同样买一张博物馆门票,他的收获,可能是一般人的十倍,因为他觉得看东西是无上的享受。

“收藏时,要用眼睛看,不能只用耳朵听。”曹兴诚曾对我直言,“别人说故事,不要随便相信,重要的是自己眼睛看了喜欢。”

半导体代工厂联电25年:曹兴诚的“谋与略”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CPU处理器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