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业内动向 > IT巨头挺进非洲:IBM领军
IT巨头挺进非洲:IBM领军
2013-02-16 10:23:17   编辑:Ruskin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最新一期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撰文称,虽然非洲在很多方面都落后于其他地区,但IBM、谷歌和微软等科技巨头却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了这片大陆,希望在成熟市场增长放缓的当下,在这里谋求新的发展机遇。

以下为文章全文:

挺进非洲

马马多·尼代耶(Mamadou Ndiaye)在塞内加尔长大,他的父母“不穷也不富”。他痴迷于数学,考入了达喀尔Cheikh Anta Diop大学的数学系,然后在Cote d’Ivoire教了几年书,攒够钱后便来到美国留学。

他的第一站是纽约,一边在哥伦比亚大学统计系读研,一边到办公用品连锁零售商Staples勤工俭学。有一天,尼代耶的销售建议打动了一位客户,对方推荐这个塞俄内加尔人到他效力的公司工作,那家公司就是IBM。这已经是15年前的往事了,现在,尼代耶已经荣归故里,在去年5月设立的IBM达喀尔办事处担任经理。

塞内加尔的这个办事处只是IBM整体计划的一个缩影——“蓝色巨人”相信,非洲可以为它带来数十亿美元的营收。IBM对非洲并不陌生:它早在1911年就向南非铁路出售了首台设备,1964年还向加纳中央统计局出售了一台大型机。最近,该公司一直在重点关注这片遥远的大陆。

2011年7月,IBM赢得了一份为期10年、总额15亿美元的合同,在16个非洲国家为印度移动运营商巴蒂电信(Bharti Airtel)提供IT服务。自2011年中以来,它已经分别在安哥拉、毛里求斯、坦桑尼亚和塞内加尔建立了办事处。非洲共有54个国家,而IBM号称已经将触角延伸到其中的20多个国家。去年8月,IBM在内罗毕设立了一个研究实验室,而该公司在全球总共也只有12个这样的实验室。

2月5日至7日,IBM CEO罗睿兰(Ginni Rometty)与直接向她汇报工作的所有高管,在约翰内斯堡和内罗毕会见了数十名非洲客户,其中既包括现有客户,也包括潜在客户。罗睿兰表示,这是她出任CEO的一年多来,IBM核心管理团队首次在美国纽约州之外的地方聚首。

独特优势

蓝色巨人或许先人一步,但却并非孤军奋战。谷歌董事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上月耗时一周时间造访了撒哈拉以南地区的多个城市。他对内罗毕赞赏有加:“这里已经成了一个真正的科技中心,有可能成为非洲的领导者。”法国移动运营商Orange和中国搜索引擎公司百度最近在非洲和中东合作推出了一款智能手机浏览器。Orange还赞助了今年的非洲国家杯足球赛。(在2月10日的决赛上,尼日利亚击败布基纳法索夺得冠军。)

已经在14个非洲国家设立办事处的微软,本月也推出了一款即将在非洲多国上市的智能手机。这款手机由中国华为制造,搭载微软最新的操作系统。

微软希望借助太阳能和“空白频段”将宽带引入肯尼亚部分尚未通电的地区。微软非洲总经理费尔南多·德索萨(Fernando de Sousa)表示,一年内,东非大裂谷地区的6000人将可以使用宽带。其他地区也在规划类似的项目。自去年10月以来,微软一直在为埃及和南非的开发人员经营“应用工厂”。

市场研究公司IDC分析师马克·沃尔克(Mark Walker)表示,过去三四年间,跨国公司采用了“全新的方式”:他们“在这里有了更多的切身利益:投资于本地人,从而形成了恰当的知识转移,而且还投资了办事处。”现在,这些企业都做好了长远打算,而不会在经历了一两个糟糕的季度后就匆忙撤出。

非洲的主要吸引力在于,当发达市场纷纷陷入停滞的当下,这里依旧保持增长。从人口统计学角度来看,这里同样很有前景。尽管美国、欧洲和中国都在迈向老龄化社会,但非洲却有望供给大量的劳动力资源。虽然这里的技巧相对不足,但情况正在改善。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数据,非洲2002年只有32%的人接受过中等或高等教育,但到2020年,这一比例将升至48%。很多功成名就但却移民他国的非洲人也将回归这片大陆,其中就包括尼代耶和IBM内罗毕实验室首席科学家尤伊·斯图尔特(Uyi Stewart)。

国情差异

但各国的国情也有所不同,有的国家情况更好、更稳定,也更愿意拥抱IT技术。肯尼亚的热情尤其高。2006年,苦于非洲东海岸区域性光纤网络计划进展过慢,肯尼亚单独与阿联酋签订了联网协议。海湾光缆2009年接通,而区域性光缆次年也正式建成,肯尼亚仍是后者的合作国。

比特安格·纳德莫(Bitange Ndemo)是肯尼亚信息与通讯部的重要官员,负责海湾光缆项目。他希望在“很短的时间内”,将IT行业在肯尼亚GDP中的占比从现在的5%左右提升至35%。他还希望能够大幅转移该国的就业,逐步减少农业的占比。“但政治家必须下定决心。”纳德莫说。

如果想要创造新市场,并从中获利,科技公司就必须亲自在非洲开展业务。IBM研究主管约翰·凯利(John Kelly)表示,1995年和1998年先后在中国和印度建立实验室后,“我们发现,我们获得了很多只能在当地的实验室才能实现的创新。”例如,印度实验室生产了“语音网络”,专供使用廉价手机的文盲使用。

交通成为内罗毕实验室最初的挑战之一。这座城市的交通信号灯和监控摄像头很少,因此道路显得异常拥挤。驾驶员的手机信号有助于追踪路况信息,但规划人员却没有掌握多少数据。IBM实验室不得不使用其他资源,包括没有对准道路但仍然可以捕捉道路图像的监控摄像头。IBM随后还将分析所有数据,帮助规划者控制交通,并决定应该在哪里建设更多道路。

内罗毕实验室有望很快自力更生。凯利表示,中国和印度实验室用了10年时间才在技术和商业上实现了巨大贡献。肯尼亚的目标则是5年。他说,该实验室的开局良好,借鉴了东京实验室之前的项目经验来解决当地的交通问题。

在医疗、教育、水资源和交通等诸多领域,政府肯定都将成为IT公司的重要客户。但私有客户同样非常重要,尤其是在电信和金融行业。对于很多非洲人而言,手机是使他们的第一台电脑,因此也将起到桥梁作用。

在西方人眼中,手机银行只能算是“新瓶装旧酒”。但对很多非洲人来说,这却是一种新生事物。在肯尼亚,用于通过手机汇款的M-PESA系统成了一种每天都要使用的可靠公用设施。作为一家增长迅猛的银行,Equity Bank的多数用户之前从来都没有过银行账号,但该公司却凭借移动技术迎来了发展契机。Equity Bank CEO詹姆斯·穆旺吉(James Mwangi)表示,用户可以随时随地使用该公司的54款产品。对于科技公司而言,这意味着很多东西的需求都在增长:稳定的上网服务、软件、数据分析以及数据中心。

潜力巨大

科技公司表示,他们也愿意为小企业服务。微软已经宣布了一个名为SME4Afrika的项目,希望帮助100万家中小企业进入网络世界。德索萨也指出,科技还可以吸引非正规企业进入正规经济框架中。能够以服务的方式在线使用软件、计算资源和存储资源,并按照实际使用量付费,可以帮助很多非洲小企业将成本控制在预算范围内。“云计算就是为非洲发明的。”尼代耶说。

凯利的想法更加大胆,他将非洲的崛起与“大数据”联系起来。IBM希望通过“感知计算”来分析不断膨胀的海量数据。感知计算机无需获取特定指令,即可对庞大的数据进行分析,从而回答复杂的问题。作为IBM的首次尝试,沃森(Watson)超级计算机的智能度已经非常高,甚至在智力问答节目《危机边缘》(Jeopardy)中胜过了人类选手。不过,沃森的真正目的并不是做电视节目,而是筛选射电望远镜的数据,或者提供医疗诊断。

凯利认为,从这一点来看,非洲有机会先人一步发展这个全新的计算领域。非洲大陆可以直接跳入这个科技前沿领域,而不必担心旧系统无法处理这里的数据。在西非天主教大学,一位肯尼亚人问凯利:“你们会把沃森带到非洲吗?”他说,如果有什么问题需要沃森来解决,他们就会。纳德莫说:“让我们花9个月把沃森带到这里吧。”非洲有很多问题,但计算能力可以帮助非洲人解决这些问题。

新闻来源:新浪科技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IBM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