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手机平板 > 塞班平台 > 一个骨灰级塞班开发者的自白
一个骨灰级塞班开发者的自白
2013-02-05 15:29:39   编辑:朝晖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诺基亚还是彻底放弃了塞班系统。当这个消息出来之后,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卓大师的创始人苏光升,这个做SP起家的创业者,是中国最早一批做塞班论坛网站的人之一,当年著名的OPDA即是他和另外两位搭档一块做的。

而苏光升也告诉我,这个论坛其实主要是他的两位搭档做起来的,其中一位便是来自天津的张云峰。这位半路出家、一边上班一边自学塞班软件开发的草根程序员,在天津足足坐了近5年的冷板凳,最后在苏光升的带领下,拿到了著名天使的投资,但此时,诺基亚及其塞班系统却开始没落了……

下文是根据张云峰的口述,整理而成的一个塞班开发者的起起落落。

一个骨灰级塞班开发者的自白

玩票的年代

我最早接触诺基亚手机是在大二的时候,那是2003年。我学的是电气工程专业,当时整天泡图书馆,有天突然发现一本杂志,上面就有一款最新的诺基亚手机NGAGE,非常酷。当时的市面上,诺基亚的主力机型还都是黑白型的。后来省吃俭用省下来1000多块钱,就去天津六里台一个著名的二手手机市场,买了这个机型的水货。但这款手机不支持中文输入,当时又没有刷机、越狱一说,只能上网泡论坛寻找答案,装字体、输入法等,导致过多次白屏。

读书期间,利用一个寒假的机会,我自己学完了下学期的C++,所以后来一年我都没怎么学习,最后考试也勉强过了。但我自学C++不是为了应付考试,而是想学点东西,因为论坛上能人很多,我又买了手机,就想自己学着汉化、破解什么的。

当时关于塞班系统的论坛,有两个比较著名:一个是3G365,一个是WDA(还有好多个智能手机论坛,已经不记得了),其中WDA都是一些资历很深的人在玩,像我这样的小白根本混不进去,所以我就先去泡3G365。2005年毕业之后,发现我自己在学校学的那点C++知识已经不够用了,而且主要是基于PC机的教程,但C++语言在PC和手机上还是有很大差别的,比如,要开发塞班系统的软件,首先需要一个交叉编辑的环境,早期的塞班开发环境配置起来非常麻烦(那个年代还没有carbide c++ IDE,只能用vc6+插件的形式)。

当时关于塞班编程方面的书非常少,网上的资源也少的可怜,只有诺基亚的一个开发论坛和一个叫开发视界的网站。于是我便从当当上买了一本书,后来我在论坛上又买到了一本旧书,那哥们很热情,又送了我一本(很感激,到现在那些书还都保存着)。但有些东西光看书还不够,幸好我在3G365上认识了一位台湾朋友,有不懂的地方我就问他。当时的塞班正在经历从2版到3版的转变,这也是一个机会,因为3版和2版完全不兼容。这位台湾朋友比较懂windows mobile,我俩对塞班其实都是新手,所以是相互学习,谁有问题就提出来,然后一块商量,一点一点地解决。

我还记得我们做的第一款软件是类似手机助手的一款软件,然后就发到了论坛上,还有不少人下载。这种成就感或者虚荣心是驱使我一直做这个事的最大动力,当你看看有人下载你自己开发的软件的时候,别提多美了,虽然现在看当时做的软件很烂很烂的。

2005年毕业之后,我去了天津东丽区一家铁路设备的制造公司,每天八点半上班,五点多下班,晚上在外面吃点东西就回去。由于我家离公司比较远,所以我是租房子住,每天晚上的时间就是一般泡论坛一边看编程方面的书,很少12点以前睡觉,每周都会有几天要到凌晨2、3点才睡,但早上7点多还是起来去上班。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2009年来京发展。当时工作就是养家糊口,混口饭吃,然后一门心思都扑在研究塞班上去了,但根本没想着说这个东西怎么赚钱,完全凭一腔热血,我就喜欢这些东西,我就愿意搞这个。

在3G365上混了两年多,也认识了一些朋友,其中一哥们是广州的,87年出生的。到了2006年年底,我俩觉得3G365没啥意思了,就想做一个更专业的论坛,把个人开发者聚到一起。也是在这一年,我认识了苏光升,当时他还在北京做SP,我们三个人就合计,能不能一块来做个新网站,光升说你俩放手做,服务器的费用我来出。就这样,我们在2007年3月1日正式日推出opda论坛(www.opda.com.cn)。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PDA代表移动终端的意思,O同ALL发音,意思是全部的移动设备,后来O代表(omnipotent)万能的。其实当时真正算得上智能机的只有使用塞班系统的诺基亚,Windows mobile的手机都很少。

光升、我以及广州的哥们,就成了这个网站的三个创始人。光升之前也带领几个弟兄在北京做了一些有意思的软件,他对OPDA主要负责服务器等方面的费用支出,说白了他来出钱;广州那哥们负责运营,我在产品方面投入的时间更多一些。

我们三个人实际上都是兼职来做,光升在北京有自己的公司,我还在天津有自己的工作,广州那哥们还在上大学。在我们开始的时候,3G365已经开始没落了,这时还有一家网站起来了,就是塞班论坛,后来大部分3G365的用户都跑到了塞班论坛。它的定位主要是汉化、破解,基本都是小白用户;OPDA的定位则强调原创,最辉煌的时候,我们把全国最顶尖的个人开发者都聚集了过来,桌面精灵、爱短信、来电通,都是从OPDA诞生的(现在这种模式叫孵化器)。

我最先做的一个产品叫掌心秀歌词。那时用手机听歌,只有声音,屏幕上是看不到歌词的。我就想能不能像电脑上那样,让歌词在屏幕上呈现出来。当时PC上比较好用的音乐播放软件是千千静听,它的歌词酷非常全,我就破解了它那套协议,把歌词全部抓取过来,供诺基亚用户来下载我这个新的软件。当然,我没有靠这个去赚钱,也根本赚不到钱。

说实话,那段时间的开发者都很纯粹,没人想过怎么赚钱,大多是凭着兴趣。比如我发布了一款产品,很多人就开始跟贴,去反馈哪儿有问题,然后我们收集到了就开始改,改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又发个贴子,今天可能会发布,比较热门的产品能有几千个跟帖。有些人就真的,你不睡觉他也不睡觉,他就是等着这个软件,他就想第一个去尝试你这个东西。

2008年年初,光升在网上跟我提到,能不能做一个动态的屏幕壁纸,就像瑞星的小狮子那样。当时塞班的一个系统限制,就是你换一个壁纸的话,它只有中间一个区域,屏幕的上面和下面不能随意换,因为它不是全屏的。当时就有一些软件去给你做成全屏壁纸,先把你那个图切开,然后通过一些特殊手段贴到上面一个,贴到下面一个,中间再给你对上,然后当时做主题的也特别受欢迎。后来我就就突发奇想,能不能让这个屏幕动起来呢,有点东西在那儿动,后来跟光升也交流,做一个桌面精灵在上面能动,就跟瑞星杀毒软件有一个小狮子在屏幕上一样。

我就在论坛上找,有没有一种能在桌面贴图的解决方案。后来来电通(已被UC收购)的作者苏志宏说他也想解决这个难题,于是我们一起研究,几乎每天都聊很长时间,在一个不经意间接触到了一个类,能在桌面局部贴图,当时兴奋的一宿没睡。贴图解决了又遇到了一个难题,塞班不支持gif动态图片,于是又开始研究gif文件格式,gif至少有三套不同的方案,然后就写代码,就是怎么让图片动起来,后来终于搞定了。桌面精灵前后有上千万的下载量,现在在一些网站上还有人下载。在塞班的个人软件开发时代,下载量能够过千万的产品也就这么几款,这个量级也只有桌面精灵和来电通了。

那个年代,专注塞班软件开发的公司不多,如果非要说,有两家不得不提:一家是UC,一直活到今天,可以说是塞班和诺基亚成就了UC的地位;另一家公司叫PICA,它是把MSN、QQ等多个PC上的聊天软件打包放在塞班系统上,当时在诺基亚比腾讯上还牛,其实就是一个集成聊天软件,你下了它,就不用再下任何单独的聊天工具了。它支持各种协议,也就是能把用户的聊天数据存留在自己的产品上。显然,这就威胁到了腾讯的后院,所以腾讯就起诉它,一定要把它搞死。现在这家公司可能还存在,但已经完全转型了。

到2008年年底的时候,我们有些挫折感了。因为服务器总是受到竞争对手的恶意攻击,经常宕机,最长持续时间达到十多天,我和广州那哥们又不懂服务器方面的维护技术,所以很受打击。我们就跟光升商量是不是把这个网站停掉算了,他去问一些圈内朋友,觉得OPDA还是有价值的,所以建议我们继续做下去,服务器和钱的问题他来解决。

2009年,著名天使投资人蔡文胜找到了光升,并决定投资我们,之前草根班子式的合作方式肯定不行了,我和广州那哥们就都去了北京,和光升正式成立了公司。我离开天津时的月薪是4000多元,一直都没离开过那家公司,家里也不太同意我去北京,因为不知道前景如何。但我想试一试,可能最大的挑战在于,之前是把兴趣当做事情来做,现在是把兴趣当做事业来做,这两者的区别还是非常大的。

我眼中的诺基亚和塞班

到今年为止,我接触塞班系统整整十年了,现在我还有两个诺基亚手机,很多程度上是出于感情,真的舍不得放下他们。不管诺基亚现在境遇如何,不可否认的是它开启了智能手机的一个时代,从最初没有软件可用,到有游戏可玩,再到拥有塞班这样的操作系统并允许第三方开发者接入,一路走来,还是给我们这些草根开发者很多美好回忆的。

诺基亚给我的第一震撼来自NGAGE。它是游戏机型的,数字键盘,屏幕在中间,很适合玩游戏,大概2003年前后出来的,当时有一款射击游戏傲气雄鹰SKY FORCE,画面效果做的相当强悍,176×208的分辨率,跟后来E71的屏幕差不多大,那款游戏很流畅,是我在塞班上印象最深;然后下一款就是6630,诺基亚的第一款3G手机;后来又一款超薄手机N76,后面还有E系列,在当时还是很棒的。

说实话我不算最早的一批开发者。国内第一批塞班开发者应该是在我上大学的时候就有了。我刚泡论坛的时候,已经有人在做输入法和加载字库的软件了,即使到了2007年,中国真正做塞班软件原创开发的个人也不超过10个人。当时大多数人玩的都是拿国外的软件来破解,给论坛上的用户免费用。

塞班时期拼输入法拼得特别狠,当时比较牛的输入法有A4、点讯梅花、国笔,国笔输入法现在还独立活着呢,A4被腾讯买了,点讯被百度买了,都是在安卓爆发之前收购的。

这也是塞班时代屈指可数的几起与资本产生关系的事件。那个时期VC即使投资的话,也可能会投资SP,投资传统互联网,投资传统行业,很少有人敢投应用开发这个行业,谁敢第一个吃螃蟹?

但总的来说,塞班这个年代,做技术的也好,做运营的也好,我们这帮人还是给自己积累了一些东西的。我认识的一个哥们儿,是比我早做塞班开发的。他一开始是做服务器的,后来自学C++之后就开始做塞班开发,做了一两年就去了当时如日中天的PICA,在那呆了一两年,又去了网秦,先做塞班,现在又转到安卓。

说实话,从塞班转到安卓,还是比较难的。对我来说,首先是人生状态的转变:以前是玩,现在是创业,很不一样。过去我们下班回家做这些事的时候,累了我可以躺会儿,可以站起来去溜达溜达,做不好,也没有什么压力;如果出现个问题,我愿意解决我就解决,要是解决不了我就可以把它扔一边不管,是这么一种状态,但是现在你要去创业,这就是你的全部,你的事业,你要精益求精把这个东西做到最好,有了问题就不能撒手不管了。

另外一点,塞班的玩法是,我做个有意思的东西放在那儿就OK了,但是它未来有什么价值吗?不用去考虑,我不需要再植入任何东西。做安卓就不一样了,你必须去考虑你未来你这个产品如果做一年,一年以后你这个产品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包括你这个产品的发展方向,你的商业模式在哪儿,这些必须得有。

说不好听的,安卓上的软件,有几个不是在后台跑着的,有几个软件不是天天联网做统计、偷用户数据的(堂而皇之的说的特别好听,叫众包)?再往前说,安卓早期一点的软件,有几个没有内置广告的?因为在安卓刚出来的时候,很多人就想我要从这儿去赚钱了,所以里面植入了很多广告,就对于用户体验方面很有伤害。

因为塞班的经历,我们对安卓从最早期的抵触,到现在慢慢接受,再想着试图去改变一些东西,然后就是极小层面损伤用户体验,这和当时做塞班是完全不一样的。做塞班的时候,完完全全是从用户角度出发,而做安卓你要满足用户需求的同时,还要兼顾着自己的发展方向,你不能单纯地为了满足用户的需求,把这个软件做的脱离了公司的发展方向。

塞班和安卓的一个巨大区别,就是在安卓上你能想到的点基本都有了,想到的东西你从百度一搜,从谷歌Market(现在叫google play)一搜都有,而塞班时期是你想一个东西没有,而且你也没有渠道去得到这个软件,所以你就可以去做。

塞班生态是自然生态,是民间的,个人的,团体顶多有一些大公司,比如说IT168这些互联网公司,它去开一个手机分区论坛,但是这些大公司并没有真正运营它。所以说塞班还是一个纯草根的民间组织,当时除了一些直接竞争的论坛,没有任何利益牵连在里面,所以你放一个软件的话,会有很多人自发地拿到它,然后再发到别的论坛,别的论坛还有很多人去顶着这个帖子,这么一直循环下去。

在塞班时代,我觉得经历过最大的事情就是二版转三版。在二版上开发的应用,到三版上是不能安装不能用,即你二版上的代码直接拿到三版上不一定能编译过去,你还得需要去改,改很多东西。在塞班上,OPDA当时做的最牛的事,就是从二版转到三版的时候,要面临版本的破解问题,即到三版需要一个证书签名,所以我们最引以为自豪就是OPDA做的根证书。它类似于苹果的越狱,在三版上,一个软件包要有一个证书签了名才能装。比如说一款破解的软件拿回来你没法装,你就需要拿这个证书把这个软件签一下名就装上来了。我们当时都是从国内代理去买证书,能拿到较高能力的证书签名,直接拿回来这个软件打成包就能正常使用,各个权限都能用等于就是免费给用户发证书。后来塞班论坛迅速壮大就是提供证书。

但对于开发者来说,最头疼的就是诺基亚后来变了,它变成了各种屏幕,横屏、竖屏,屏幕适配非常让人头疼。什么音乐手机、游戏手机各种型号都有,这就造成了开发的难度。还有就是诺基亚塞班自带的那套UI是很丑的,如果我想把它做得好看,用自定义的UI,就需要试很多屏幕,而它的开发和安卓的区别在于,这个东西做起来非常复杂,我要贴图,我要算坐标,不同的屏幕要算不同的坐标;而安卓开发的话,我写一个文件,安卓的大部分手机都有相对的位置,很容易适配;塞班你要写一位置,屏幕一拉长,位置下面就留出一大片空白,所以做起来很难。

诺基亚与安卓、iOS相比,最大的问题在于它早期的时候没有真机调试,我们只能模拟器调试。通过模拟器调试,而调试完了再跟真机一调试可能就会有差别,发展到塞班以后,诺基亚就支持在线调试,它就可以跟手机连上做调试了,但还是是会出问题,不像现在安卓和苹果的调试这么流畅。

塞班还是一种非即时在线的系统,它的Wi-Fi网络和移动数据网络自己会关闭,诺基亚的考虑可能是说,我这是手机,我不能时时在线,在线了就费电费流量。这就导致了塞班手机实现PUSH功能是不可能的,就是你的微信来了之后,我是不能直接接收的,因为我没有连着数据网络。所以说,如果现在塞班还是最牛的时候,现在就没有微信,只能是QQ,因为QQ是你主动连上网之后跟人去聊天。

2010年上半年,我们刚开始做安卓的时候,完全是塞班的思想去做,就是工具,也没有什么联网的概念,当时真不懂。首先从知识储备上就不足,当时安卓的开发人才很难找,我们就自学,好在从塞班的C++语言到安卓的Java语言比较好转,要是反过来就麻烦了。也是从那一年开始,安卓和iOS正式爆发,我们虽然不是做的最好的,但还算赶上了早班车,过去两年也拿到了君联和百度的两轮投资。正所谓吃水不忘挖井人,正因为有了塞班这个东西,才带我们进到了移动互联网这个领域,结交了这么多的朋友。

塞班的失败也是一个时代的终结,最后祝它一路好走,再见,symbian!

文章来源:快鲤鱼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诺基亚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