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游戏世界 > 游戏机 > NVIDIA亲自揭密:Tegra 4安卓掌机的炼成
NVIDIA亲自揭密:Tegra 4安卓掌机的炼成
2013-02-01 13:29:45  作者:上方文Q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CES 2013上闪亮登场之后,基于Tegra 4处理器、安卓系统的掌机Project SHIELD迅速销声匿迹,毫无动静了。这显然是不行的。NVIDIA今天就发布了一篇长文,揭密了这款掌机诞生幕后的一些秘密。


晚上九点,Aaron Gilroy已经连续工作了17个小时,几个月来天天如此。这位不知疲倦的项目经理的最新任务是:将十几袋肯德基快餐送到硅谷某地的一个毫不起眼的破旧建筑物里。

进入一扇没有任何标志的门,将手机交给安检人员。所有人看到炸鸡都如饿虎扑食一般——这些工程师都穿着实验室防护服,拥挤在工作台前,通过放大灯进行观察。他们正在手工拼接一款名为“Project SHIELD”的设备的最初几个样品。

他们和其它几百名NVIDIA员工秘密工作了几个月的项目马上就要看到成果了。NVIDIA硬件工程副总裁Andrew Bell拿起一个紧凑的、银灰色相间的样品,打开屏幕,将手指放在手柄的摇杆上。

新鲜焊接完成的电路板向空中散发出金属的味道。他说:“跟我一块儿玩吧。”

NVIDIA亲自揭密:Tegra 4安卓掌机的炼成

十天后,CES大展开幕之前,NVIDIA CEO黄仁勋在拉斯维加斯走上舞台,向台下的游戏玩家、记者、业内人士抛出了这个意外产物。有些人面带怀疑,有些人则激情万丈,在黄仁勋介绍Project SHIELD的时候就大喊“我要买一个”。

就和Andrew Bell一样,人人都想拿起来玩玩。

光的速度

Project SHIELD背后的故事既是一个产品的传奇,也是一个创意的传奇。黄仁勋,这位穿着皮质机车夹克的NVIDIA公司狂热领袖,将这个主意称为“光速”,或者用他自己的话说是“speedolight”。其实,NVIDIA并不想用肾上腺素和肯德基完成一个不可能的任务,而是想知道工作的极限在哪里,仅此而已。

十多年来,NVIDIA内容与策略高级副总裁Tony Tamasi一直在秘密负责NVIDIA与游戏开发商的合作。他说:“我们不能证明这做不到,所以我们认为,完全可以做到。

这是因为,NVIDIA发现自己拥有制造一种全新类型游戏设备的所有条件。NVIDIA的工程师们也没有重新开发全新的主机型CPU、GPU,而是选择了下一代移动芯片,及其强大的图形能力。

NVIDIA也没有开发特殊的定制软件和封闭的游戏,而是选择了开放的态度。Project SHIELD和现在数百万Tegra设备上运行完全相同的Android系统与软件,还能将游戏从成千上百万基于NVIDIA GPU的PC上流传输过来。

来自玩家 为了玩家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Project SHIELD就从黄仁勋、Tony和其他一些人的梦想变成了一个秘密项目,涉及NVIDIA几乎每个部门里的几百名游戏专家。Tony说:“五年多来,甚至十年来,我们一直都在谈论是否要做些什么。”

Project SHIELD的起步是争取将游戏聚焦在其最本质的部件上:一个很棒的手柄。Tony说:“我们编写了所有软件核心,将Android游戏和手柄联系起来,然后就想,为什么不直接内置一个很棒的手柄呢?”

2012年初,第一个原型完成,基本上就是一个手柄捆绑了一部智能手机。就从这个简陋的开端起步,NVIDIA的工业设计团队雕刻了一种能否放在手中的设备。没有外包,NVIDIA有自己的一队精英,正是他们为一大批基于NVIDIA GPU的产品设计了外观,包括妙不可言的GeForce GTX 690。

NVIDIA还有一群天才的软件设计师。从PC驱动软件到安卓操作系统,他们无所不通。Tao Xie(谢涛?)、Michelle Tomasko领导了一队工程师,致力于提供良好的Android游戏体验、从PC到Project SHIELD的流传输游戏、全部连接到SHILED内置的5寸屏幕或者大屏幕电视上。 

NVIDIA亲自揭密:Tegra 4安卓掌机的炼成

没错,它可以玩《Crysis》

Project SHIELD不是游戏机,可以做到游戏机所不能。它的系统是Android,可以直接运行上千款为Android开发的游戏,特别是NVIDIA TegraZone里那些专为Tegra调教的,它们已经获得了600多万次下载。

Tony说:“过去,老游戏机的挑战在于软件,但是感谢Android,我们用不着去建立一个封闭的生态系统。”

不过,Project SHIELD杀手级的应用或许是可以介入另一个开放的生态系统:激动人心的PC游戏市场。从配备NVIDIA GeForce GTX 650或更高显卡的PC上流传输游戏,Project SHIELD从一开始就拥有了顶级最新游戏大作。就像睿智、幽默的NVIDIA营销副总裁Ujesh Desai说的那样,玩家们天天都会问它能玩《Crysis》么,NVIDIA的回答很简单:能。

这种开放不仅意味着无数游戏资源,还让Project SHIELD随时可以拥抱为PC生态系统打造的创新服务,比如Valve Stream。玩家在上边到购买的游戏可以在PC上、电视上、Project SHIELD上一块玩。

多年来,不少开发人员都劝Tony开发游戏机。现在他们心满意足了:“你们真有种。”

NVIDIA在这个项目上最缺的就是时间。(2012年)9月份,黄仁勋决定在CES上发布下一代移动处理器Wayne Tegra 4的同时发布这款设备。

乾坤大挪移

这取决于有着黑色幽默的高级工程师Andrew Bell所领导的团队能否拿出一个可工作原型。整个秋天,他的团队都在迅速扩张。到12月的时候,来自德州、中国的工程师都加盟并开始全力冲刺。

Aaron Gilroy就相当于Bell的空中交通管理员,来自奥地利、中国内地和台湾制造伙伴的零件源源不断地经过他的手汇集在一起。在一个关键工程师离职后,机械工程师Craig Crawford就被指派从俄勒冈州的办公室飞过去,领导早期原型的组装。从那以后,他就一直住在加州的汽车旅馆里。

12月18日,包含所有零部件的首批两个原型交给了黄仁勋。它们浑身都是毛病,有些还很要命,其它的则很有意思。在一大屋子工程师的注视下,黄仁勋从一个应用滑向另一个,喇叭发出了夸张的飒飒声。黄仁勋大笑,戏称这是乾坤大挪移(Kung Fu Shift)。

他说:“我们得让这东西完美起来。”转向批量生产是需要经过很多阶段的,而一小批原型可以让NVIDIA内部人士继续雕琢设计、拆开、改进。

当时距离设定的CES发布时间只剩下了19天,一个看起来可行但注定艰苦的期限。Andrew对他的属下说:“跟我上贼船吧。很好玩的!”这个圣诞和新年是砸进去了。

最后冲刺

年底假日期间,NVIDIA的工程师在一家硅谷合约制造商那里占了一小块空地,组装将在CES上公开展示的原型机。

一个桌子上,有一块搭载着NVIDIA即将发布的移动处理器Tegra 4的电路板正在进行测试、焊接。几步之外,监督第一台原型机组装的Craig,正在用娴熟的双手摆弄屏幕、寻找瑕疵。

不远处,Anshul Jain和一群软件工程师正在待命,更多软件工程师正在听候召唤(Bell对他们也是毫不客气)。Anshul的工作是搜集所有关于软件的反馈,确保能在CES上演示,将NVIDIA软件和硬件上的努力实时联系在一起。Anshul和其他人都在一刻不停地工作,只在假日期间休息了一下。

圣诞节你都干了什么?“睡大觉。”

(结果还是百密一疏,CES上黄仁勋演示的过程中,Project SHIELD花了很长时间才和PC连接起来。)

在另一个桌子上,一位NVIDIA工程师将电池、屏幕、电路板组装在一起,随时认真地记着笔记。一旦最终投产开始,这些记录将成为成千上万产品的组装指南。又一个有条不紊:NVIDIA有一队快速反应制造专家,领导是退伍老兵Brant Carter,尤其擅长将原型变成量产产品。

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为CES冲刺准备演示样品只是个开始。尽管有一些问题,首批样品还是组装起来了。深夜,Gilroy在肯德基里坐着的时候,Bell走了进来,打开屏幕,晃了晃手中的掌机。

“还有谁想玩游戏?”

NVIDIA亲自揭密:Tegra 4安卓掌机的炼成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英伟达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