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业内动向 > 亲历春运购票难:工作人员建议排队者用抢票...
亲历春运购票难:工作人员建议排队者用抢票软件
2013-01-24 10:28:52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昨天,铁道部运输局有关负责人回应了站票半价、12306“抢票插件”等热点问题。铁道部已采取技术措施维护购票秩序,并建议相关公司取消抢票插件。

铁道部将进一步完善12306网站

近期,网络上对12306网站的抢票插件褒贬不一。抢票插件的厂商也表示受到了铁道部的约谈。

铁道部运输局有关负责人对《新京报》表示,近几日,随着购票高峰的来临,铁路技术部门监测到高峰时间段网站登录访问及查询并发现数量异常,经分析主要是由部分浏览器所安装的抢票插件所为,此类插件通过频繁查询、强行插队等手段,打乱了正常的购票秩序,直接影响了售票的公正性,损害的是大多数购票旅客的利益。

该负责人说,利用抢票插件抢票,就像是在道路上驾车的闯红灯、逆行。这种现象肯定比别人跑得快,但却影响了正常的交通秩序,使大多数人的行车速度慢了下来。

该负责人表示,为了更好地维护网上购票秩序,铁道部已经采取了技术措施,也请相关公司查看了网站受抢票插件影响的情况,建议他们取消抢票插件。在此也请广大旅客不要使用此类插件,助长这种打乱正常购票秩序的现象,共同维护良好的售票秩序。

另外,上述插件多为个人编写,在网上随意流传,极易被植入木马或病毒,对个人信息及资金带来安全风险。铁道部将进一步完善12306网站,使之更好地为广大旅客服务。

铁路日均发售春运车票674.9万张

铁道部表示,目前,春运节前售票高峰期已经平稳度过。发售春运车票以来,铁路日均发售车票674.9万张,同比增加77.5万张。以往广大旅客最痛苦、最头疼的在车站窗口和售票点彻夜排长队买票现象基本没有了(-_-),旅客购票环境和舒适度有了改观。

根据铁道部提供的数据,截至目前,各种售票方式售出车票的比例为:互联网售票占35.9%,电话订票占7.5%,人工窗口占52.1%,自动售票机占4.5%。

焦点:“卖站票为让更多人回家”

近日,社会公众对铁路部门为什么提供站票,站票为什么不实行半价。

铁道部运输局有关负责人表示,首先,春运期间,对于铁路来讲,最大的矛盾是运输能力不足以满足旅客出行需求。为了尽量缓解这个矛盾,铁路部门在保证运输安全的前提下实行适度超员的办法,出售部分无座票,目的是为了让更多的旅客回家,解决旅客最突出的需求。

其次,超员出售无座票,给铁路的运输组织、客运服务、设备维修等都带来了很多的困难,铁路部门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给予支撑。

第三,铁路部门组织春运考虑的完全是社会效益,而不是企业的经济效益。每年春运都要停开大量货车增开客车,都要将许多卧铺车厢代硬座车厢等,这些都会减少运输收入,但却可以让更多的旅客回家。

工信部回应:抢票插件应避免堵塞网络

针对春运期间抢票插件泛滥问题,工业和信息化部通信发展司司长、新闻发言人张峰回应表示,的确向有关企业进行了电话沟通,要求企业关注网上流量,避免因抢票插件造成网络拥塞。

张峰称,实际上,每遇重大节日,工信部都会要求通信企业加强网络的运行管理,以确保网络的畅通。

“为保证网络以及公用网不受到影响,同时也保证订票系统能够正常运行,我们向有关企业了解了情况,要求他们关注网上流量的情况,要采取措施,避免因抢票插件造成网络拥塞,以及影响系统的正常运行。”

张峰同时表示,工信部鼓励互联网企业改进和创新服务方式,提升服务水平,同时也建议互联网企业与相关部门进行沟通,共同研究有效的方法,帮助广大的群众能够顺利购票。

人物:“购票帝” 一票难求不解还将写攻略

春运火车票的“一票难求”不仅让抢票软件红遍网络,一位北京大学2009级学生撰写的购票攻略也红遍网络,他叫裴济洋。他过去3年帮同学订了20万张火车票,并每年出一本购票攻略,人称“购票活雷锋”、北大“购票帝”。

不希望借助媒体成名

今年的裴济洋没有忙着帮同学订票,而是接受各家媒体采访。21日下午,记者与裴济洋约在798一家西餐厅采访,他告诉记者:“你是今天我接待的第7拨媒体。”

“不要关注我这个人,你要关注我这个事,关注大家能不能买到票。”裴济洋说,“我是做学术的,不希望借媒体成名。”

裴济洋是北京大学哲学系本科生。他认为,学哲学与研究购票并不矛盾,学有余力方能发展兴趣爱好。

“最初看到身边很多同学买不到火车票,觉得买票这件事应该有很多技巧。”裴济洋开始琢磨购买火车票的相关知识,希望能帮助外地同学早点回家。

后来,裴济洋开始到北大火车票代售点做志愿者免费为学生订票。裴济洋认为,直接走不过去就分段走,直着走不通,就绕着走,于是他研究出利用中转回家的“曲线”、绕路回家的“迂回”、同一车次分段购票的“接票”、买长途车的短途票“打短儿”等诸多购票秘籍。

三年帮人订20万张票

春运时,裴济洋每天帮忙订票达到1500张左右,三年来曾帮助学校进行寒暑假集体订票共计8万人次,加起来得有20万张左右的票。“20万张票中,一部分是我直接打出来的票,另一部分是帮助学校集体订购的学生票。很多同学填写的乘车需求不符合铁路的要求,我帮助调整了之后大家才买到票。”裴济洋说。

今年,因为网络和电话购票兴起,裴济洋就没有去窗口做志愿者,转而专门研究探索购票攻略,在网上发布。

在买票攻略里,裴济洋总结出很多买票秘籍,比如“包络法”、“越限法”等等。后来因为每天有人咨询买票的事,裴济洋开通了自己的实名制微博,时时与粉丝互动。通过这种方式他也把许多车次的发车情况及时地发布在微博上供网友参考。

售票不收手续费

裴济洋表示,自己春运主要帮助的是在外务工人员。“学生群体每年可以提前两个月集体订购学生票。”裴济洋表示,“去年我帮助解决了北大上千名外来务工人员的订票问题。”

有网友问:“你会加收手续费吗?”裴济洋表示:“我非但不收手续费,连吃饭的钱都是自己掏的。三年来没有得到一分钱报酬。”

帮大家订票不会影响学习吗?裴济洋说:“这事也就十几天,我十几天之前还在图书馆作论文了。我十几天之后还有事要做,我还有我的事情。”裴济洋透露,毕业后,他希望去留学。

至于将来裴济洋是否还会写攻略帮大家订火车票?裴济洋说,“我无论去了什么地方,如果“一票难求”的问题仍存在,我还是会尽力去编一些攻略。因为总觉得这个社会吧,有正能量才会推动它进步的。”

亲历:彻夜排队锐减 一票难求依旧

有工作人员建议排队者用刷票软件买票

20日,天微微亮,北京西站临时售票窗前排起了七八米的长队。厚棉衣,大口罩,站在临时售票窗口前的多是上了年岁的民工和打工者,大多天不亮就到了售票窗前。他们缩着手哈着气,不停跺脚,盼望着能够买到电话和网络的“漏网之票”。

网上1分钟就没了票

游走在北京街头做线装书生意的王彪,头天夜里11点就从南五环的家里出了门,他排在第三位。排在第一位的是在北京一家公司上班的赵兴红,他早上5点就出了门。第二位是王书平,他是个农民工。

赵兴红来北京已有6年,18日早上6点,赵兴红早早把亲友中4名会用电脑的全部叫起床,等着网络放票,但无奈一分钟之内,赵兴红想要的票就卖光了。无奈之下,赵兴红和妻子商量,只能到火车站售票窗口碰碰运气。

凌晨,当赵兴红赶到北京西站时,车站不停广播“需要购买网络和电话订票余票的乘客请到临时售票窗口”。

早晨8点,他觉得自己还有希望。“总有人退票吧?”他问站在身旁维持秩序的车站工作人员。“网上显示没票了,窗口一般也买不到,希望不大。”工作人员回答。

66个电话未买到票

王书平的圈子里没有人替他网络购票,工友中没人会用电脑,电话也打不进去。他让在家的女儿帮他订票,女儿告诉他,没有网银,不知道咋付款。来窗口买票是他的唯一选择。

王彪向身边的购票者举起手机,通话记录显示,订票电话01095105105号码后面有个小括弧,括弧里有个数字——33。“我打了33遍,妻子同时打的,也打了33遍,66遍电话,话费得有一二十块吧,没订上。”王彪也试过网上订票,他甚至专门装了刷票软件,依然没订上。

距离9点还有15分钟,购票队伍已开始骚乱,站在队伍最前面的赵兴红头抵着还没打开的购票窗口,透过玻璃,眼巴巴朝里望。窗口里,售票人员在启动电脑。

明天接着来碰运气

9点到了。

王彪和赵兴红、王书平等人同时扑向了售票口。“卧铺有没有?”“硬座有没有?”“站票有没有?”购票者不住询问。

售票口里,工作人员平静地告诉他们,他们要的票一张也没有,“站票也没有”。赵兴红当时就双手撑住售票窗口,厉声质问:“我排第一名,为啥没有?”有乘客把售票口拍得山响。没有人回答他们。

七八米的长队里,购票者面无表情地站着,不肯离开。一名车站工作人员小声告诉王彪,他昨天刚用刷票软件给妻子的家人抢了几张票,“你们还是准备好刷明天的吧,据说一些刷票软件现在还能用,抱怨没用”。

脸涨得通红的王彪冲出队伍,“明天接着来等,万一运气好碰上个退票的呢?”他扔掉手里一张巴掌大的纸条。纸条上写着所有可能抵达西安的车次。

五旬洗碗工不敢坐高铁

57岁的老邢希望能够买到回家的票。老邢是一家饭店的洗碗工,月工资1200元,他凑到北京站的临时售票窗口询问有没有票,工作人员告诉他,只有高铁,500元每张。

老邢张了张嘴,又闭住。站在身后的购票者在催他“赶紧的”。老邢最终还是退出了买票队伍,“太贵,我是最不敢买高铁票的。”

个案:火车站排队买到站票

22日,20岁的打工者岳捐在北京西站临时售票窗口排队。

由于工厂里节假日加班工资比平时更高,去年暑期,十一和元旦,岳捐都留在工厂里加班。“算起来,已经一年多没回去了,这回过年,怎么说也要回去看看。”

岳捐提前几天就开始在网上“抢票”,工厂少有休息日,只能让工厂信息部的同事在网上帮他抢票,工作间隙,岳捐会“偷跑”过去看下买票情况。“不行,网上根本抢不到,电话也打不通。”连续两天在网上抢不到票,岳捐很沮丧。

岳捐说,如果实在买不到年前回家的票,就只能买后面几天的票。“年三十年初一都行,只要有票,站也要站回去。

好在岳捐最终买到了一张除夕回到咸阳的站票。

亲历春运购票难:工作人员建议排队者用抢票软件
22日,北京火车站,前来购票的旅客在临时售票窗口前排队

亲历春运购票难:工作人员建议排队者用抢票软件
23日,北京西站北广场前的天桥上,大批旅客进站候车

亲历春运购票难:工作人员建议排队者用抢票软件
20日,北京西站,购票者天不亮就赶来排队

亲历春运购票难:工作人员建议排队者用抢票软件
23日,北京西站,旅客在候车室候车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新闻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