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视点人物 > 郭守正的“太子”路:从自立门户到回归鸿海
郭守正的“太子”路:从自立门户到回归鸿海
2013-01-22 14:18:54   编辑:萧萧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对于郭台铭独子郭守正而言,一生下来其实就被盖上了终身的徽章,迟早要接过鸿海帝国的权杖。

近日,郭守正首次以鸿海集团代表的身份出席活动,或意味口含金汤勺出生的他,在背弃“富爸爸”独闯天下开拓媒体版图之后,将逐渐回归接班的正轨。

据台湾媒体报道,1月17日,郭守正出席了由台北市政府与鸿海集团共同开发的“台北资讯园区案”奠基礼,次日又出席了“台北资讯园区案”上梁典礼。郭守正现已正式出任鸿海子公司三创数位董事长,这是他首次以鸿海集团代表的身份出席活动。

郭守正曾明言“不接班”,一度醉心文化创意产业。从2004年起,他先后成立首映文创、山水国际等公司,涉及电脑动画、游戏、电影制作及数位等。《叶问2》就出自郭守正的公司,他出资拍摄的电影《奇迹的夏天》曾获金马奖最佳纪录片奖。

独子不接班,这让曾声称“工作到80岁”的代工皇帝郭台铭也不免神伤,父子关系一度因此受累。而近日,一面是富士康高层被曝索贿丑闻,一面是万得城退出“渠道之王”梦碎,郭守正在此档口亮相,不得不让人引发对郭台铭接班人计划的猜想。

有媒体引述郭家友人的话:“郭台铭2004年掷千万元新台币为郭守正举办豪华婚礼,而2008年郭台铭再婚时,郭守正亦大方回礼,令郭台铭感动不已,加上父子同住楼上楼下,郭台铭会带着郭守正的儿子到公园骑脚踏车,当郭台铭二女儿妞妞、郭守正小儿子相继出世后,父子情更深。”

除此之外,鸿海从60英寸大电视热销开始,郭台铭首创“捆绑销售”,将郭守正公司的数码内容捆绑出售,使父子俩在业务上出现了互相配合的空间,这被认为是郭守正愿意回到鸿海的另一关键。

在“台北资讯园区案”的活动上,谈到是否准备接班时,郭守正表示“不敢想”,要先把资讯园区案做好;谈到在鸿海任职时,郭守正说“与父亲共事压力很大”,很幸运有很多长辈的指导。

据悉,郭守正上任后的首要任务是推动“大电视”计划。他将协助鸿海在台湾设立其他大电视组装厂,并在今年4月或5月推出70英寸大电视。长远来说,郭守正将利用其在数码行业的经验,结合鸿海的硬体生产优势,打造“软硬结合”的新业务。

“如同让2000年的奥运游泳冠军,去赢取2020年的奥运金牌。”巴菲特曾这样形容家族企业传承之不易。东方式的企业传承,更像古代历史上的皇权更迭一样充满亲情张力和智慧考验。从目前情况来看,鸿海也将走上家族传承的路径。对于郭台铭父子而言,挑战或许才刚刚开始

郭守正的“太子”路:从自立门户到回归鸿海

【附】《中国企业家》曾有文章以好莱坞大片《到梦空间》中的“六层世界”为模型,分析了“中国企业家立太子”的问题,现摘取精彩观点如下:

“盗梦空间”一共有六层世界,按照做梦深度依次是:现实世界,第一层梦境,第二层梦境,第三层梦境,第四层梦境,limbo(迷失域)。植入至少要在第三层梦境完成。

在现实世界中,二代含金汤勺出生,拥有了想甩都甩不掉的身份。他们从小就在公司里出没,或3岁旁听董事会,或放了学到公司食堂吃饭。高管们看着他们长大,忽然有一天他们消失了,等再见到他们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帅小伙或大姑娘,留学归来按步骤历练。员工对二代尊敬而且爱戴,毕竟这些孩子代表着某个人,而那个人就是创始人。

在第一层梦境,父亲内心有一种迫切希望,自己的某个孩子以后能够掌舵企业。但因为多重因素,他要实现这个愿望并不容易,而且孩子们还远远不具备这种掌控全局的能力,除非他强行运用权力来把孩子推上CEO的位置,但那样难免会引发多年老臣的不满甚至反弹。华为的任正非-任平父子组合就上演了类似一幕,令这家重量级企业惊吓出了一身冷汗。

在第二层梦境,孩子们有些看不懂,忐忑不安,有时候愠怒或报复,不知道在这个家族里自己到底能占据怎样的一席之地。父亲的高标准、严要求把他们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他们还经常感到生活在父亲阴影下的羞辱感。碧桂园的杨惠妍、娃哈哈的宗馥莉再春风得意或不负众望,想必有时亦会同感于亨利·福特二世曾经的感慨:“人生有两大悲剧,一个是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另一个是得到了不想要的东西。”

在第三层梦境,父亲不打亲情牌,让人敬而远之,跟孩子们暗示、试探甚至许诺过他们是王国的接班人,但是他这个王朝缔造者的地位是无可取代的,他也没有打算让人来取代他——这样做对他不啻自杀,这简直比让英国女王移交王位还要难。而且如果缺少了他,也就很难确保公司权力的顺利移交。但是,夕阳总会落山,而儿女的翅膀已经硬了。最典型的例子,在默多克宣布患前列腺癌之后,新闻集团关于继承人的问题不再是禁忌了。

这时候,“植入”一般就完成了。东方式的企业传承,就像古代历史上的皇权更迭一样充满亲情张力和智慧考验。除非,他在梦中被“杀死”了,或者在“迷失域”忘返。

也就是说,“植入”并不都是好事,反而使社稷传承受到冲击。2005年,默多克的长子拉克伦从新闻集团辞职了:他受到父亲周边宠臣的排挤,地位则被弟弟詹姆斯取代。太子主动放弃江山,这可不是一般名门望族常有的事。在《盗梦空间》中,年轻的掌门人听到了父亲的最后遗言“I am disappointed that you try……”,保险箱里是小时候和父亲的美好回忆纸风车,他愧疚之下,按照伪遗嘱分拆了公司。

最终,“盗梦空间”的结尾是开放性的,如果你想知道终局,请转一下手中的“陀螺”,看它停下来还是旋转不停。希望中国的二代们拥有“从梦境回到现实的信念”(leap of faith),完成企业史和家族史的穿越。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人物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