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业内动向 > 围观抢票攻防战:技术控和铁道部交锋背后
围观抢票攻防战:技术控和铁道部交锋背后
2013-01-22 07:16:23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铁道部激起了IT男的斗志。

某热门浏览器插件程序开发员昨天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办公室里大家工作热情高涨,许多人主动加班。“能来一场技术上的较量,也是大快人心。”

面对五花八门的抢票软件,铁道部相关负责人此前表示,“12306”已经采取攻防措施,一旦发现,坚决封堵。

“12306”是网络售票的平台,近来,抢票插件的兴起提高了一些熟练上网者的购票“中奖率”,同时也引发了一场关于技术安全和公平伦理的争议。

技术控和铁路部门的交锋给春运供需矛盾这个老话题注入了新谈资。国家发改委宏观研究院研究员陈元龙对记者表示,此番抢票插件事件应对铁道部市场化带来启示。问题出现时,铁道部不应一味围堵,而应以更加开放和包容的姿态与企业和民众进行更好的沟通互动,共同构建畅通的购票通道。

事实上,和抢票插件一样,不同的售票渠道也存在“时差”,比如今年网上和电话订票预售期20天,窗口则是18天。这是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有欠公平?铁道部运输局有关负责人说,即使网上、电话和窗口同步售票,网络和电话也比窗口快很多,所以窗口很难买到热门车次车票。

“解密”抢票插件

IT工程师倪超独立开发了一款抢票插件,灵感来自实践。2012年春运,倪超也是网上抢票大军中的一员。和很多人一样,他反复登录12306网站,但总是提示“系统繁忙”。

他告诉本报记者,去年底,金山软件旗下的猎豹浏览器部门找到了自己寻求合作。与其他“同道中人”一样,倪超为自己的研发成果辩护。

“我都是按照铁道部订票系统的规定来的。”他说,在“12306”上面买票,要不断刷新,要求隔五秒点一次,这种过程比较摧残人,“我最根本的目的是把人从整个过程中解脱出来。”

昨日,另一名资深自由程序员赵亮也报记者“解密”了抢票插件。他称,插件能更大概率地抢到票主要得益于两点,一是利用口令简化了人为操作;二是针对铁道部的网站购票方式的不合理之处定制补救方法。

他们说的不公平,就是用插件买到票,比人买到票几率更高一点,可我做这件事根本出发点就是节约时间,不是为了抢票。”倪超说,这技术差别带来的,不应该作为不公平的理由,“比如说你走路过去,别人坐车过去,你不能说你比我快,必须跟我一起走。

作为12306网站的主管单位,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电子计算机技术研究所所长朱建生的观点是,好比是一条步行街,开汽车或骑自行车进去,就破坏了规则。

倪超告诉记者,几天前,他接到了铁道部相关部门的电话,让他不再为插件提供下载源。

但更多类似的抢票插件仍在使用,尚无权威渠道能证实工信部叫停一事。昨天,工信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相关信息以工信部公开权威渠道公布的为准,有即时消息会第一时间发布。

“即刻搜索”已经“即刻”加入了“便民服务大军”。“即刻搜索”是人民网持股的人民搜索网络股份公司旗下的搜索引擎平台,已经推出了抢票工具。

该软件的设计者告诉本报记者,到目前为止,他并没有受到两部委的约见,也不清楚其他作者是否被约见或叫停。

良性互动潜力

这是一场存在着良性互动潜力的博弈。

上述即刻抢票软件设计者称,如果“12306”能够持开放心态,将热情高涨的“屌丝工程师”汇聚起来,帮助网站提升服务质量、加快服务效率、改善用户体验,“即刻抢票哥”会率先毫无保留地开放技术。

事实上,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铁道部约谈金山主要是进行一些技术问题的商讨,比如插件是否会对“12306”造成冲击。

和春运一样,如何畅通网络购票渠道也是摆在各方面前一道世界级的难题。

铁道部预计,今年春运铁路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245亿人次。去年,“12306”网站就出现拥堵现象。尽管铁路部门对网站系统架构和放票节点都进行了优化,但登录缓慢、购票等待时间长等情况依然在今年春运出现。

以1月15日为例,1天点击高达15.1亿次,1秒钟最高售票为255张。据专业互联网分析网站Alexa估算,近一周,访问“12306”的网民占到全球网民的0.606%。

“铁道部担心再出现去年的情况,所以急着约谈抢票软件提供商,希望不要对铁道部网站造成冲击而造成瘫痪。”一名熟悉12306网站开发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上述人士称,铁道部购票网站从计划研发开始就面临着许多未知的情况。去年暴增的点击量大大超过了前期的测试,导致网站瘫痪。随后,铁道部对网站进行了多方面的升级,加上多个应急预案的部署,本以为可以安然度过春运,却被半路杀出的抢票软件弄得慌了阵脚。

一名网络浏览器开发程序员告诉记者,从技术角度来说,抢票插件不算是“真正的外挂”,因为其符合12306的技术规范,比如说每两次刷新之间要间隔5~6秒,其本质是模拟人的重复劳动,并不是很暴力,和一些黑客攻击用恶劣的手段不停访问不一样。

有铁路部门人士说,抢票插件本身的破坏性,可能伤害整个购票系统的安全。

但一名抢票插件开发者提出了异议,他说,从技术上说,任何做过IT浏览器开发的专业人士如果想要盗取密码等用户信息都可以找到恶意代码。

也就是说,如果有黑客想窃取他人隐私,不通过安放插件也能做到。

铁路售票之难

倪超说,真正的“不公平”并不在于他的软件,而是票源不足。

“假如说1000人买票,你只提供500张的话,一票难求的情况下,一定是有人能买到,有人买不到的,插件存在不存在都是这么多人买不到票。”

但也有观点认为,抢票插件并没有增加铁路票源,只是在存量中改变了配置流向。

上述程序员称,插件尽管符合网络规则,但使用插件本身存在着技术门槛,对于不会安装插件的人来说,确实存在不公平。他同时称,一些软件的应用为订票系统的服务器后台带来压力,“有多少人用这个插件,就相当于有多少人像打了鸡血一样不断地失败了重试,实际上对服务器的请求是增多了,它的负载其实是增多了。”

对于这一点,倪超并不否认,但他坚持认为,如果连5秒钟一次的刷新频率都应对不了,只能说网站的负荷能力不行。

倪超告诉本报记者,接到铁道部电话之后,他已经不再对软件做任何改动。

昨天,新华社援引铁路部门相关人士的话称,现在,网络售票约占总售票量35%,电话售票约4%,所以农民工可以多通过电话订票。相比之下,这两种渠道都是提前20天预售,窗口则是18天。

该人士并不否认,即使网上、电话和窗口同步售票,网络和电话也比窗口快很多,所以窗口也很难买到热门车次车票。

对于外界呼吁的可否让一些电商配合铁路部门改善售票渠道,上述铁路部门人士称,铁路售票与民航不同。民航是“点对点”,铁路售票是动态的,如北京到武汉一列车,有人坐到终点,有人中途下车,还有人从中途上车,坐席不断变化。而且,一列车不能只卖北京到武汉的票,还要给石家庄、保定、郑州等所有停靠站点留票。因此,一列车需要途经各铁路局、车站统一协调。这要比民航售票复杂很多。

对于一个部门运营一个网站的压力,赵亮称,很难说其他厂商是否比“12306”做得更好。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新闻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