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IT八卦 > 看看港版iPad mini怎么来的
看看港版iPad mini怎么来的
2012-12-21 15:22:35   编辑:Ruskin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我们购买电子产品特别是iPad、iPhone时,总不忘记问清楚商家是水货还是行货港版还是国行等等,所谓的水货说白了就是走私产品,尽管海关一直在严厉打击,但这些水货还是铺天盖似的来到了我们身边,究竟这些水货是怎么大批量进来的呢?香港大公网日前推出一篇讲述深港水货客生活的稿件,记者“卧底”以水客身份跟随报道,文章真实反映了罗湖水货客的日子。

香港新界和深圳罗湖隔着一条界河,河上有一座53米的跨境桥。38岁的阿东每天通过这座桥来回搬运“水货”,赚取带工费。依照内地法律,“水货”是逃避关税的走私物品,因此,阿东总是将货物隐藏在身上,选择客流高峰时段,混在几十万的跨境人流中,躲避海关关员的筛查,“漂”上对岸。

近年,随着内地居民赴港自由行的开放,像阿东这样的水客迅速蔓延扩大,由几百人扩展到两万人以上,活跃在深港间的六个口岸。记者通过渠道,联系上了水客阿东,并以卧底身份跟踪直击跨境偷运“水货”的惊险全过程。

12月8日,深圳的冬天经历连续低温后,开始回暖,可见阳光。阿东的心情就跟这天气一样,经过连续两次爽约,“水客头”冬姐那边终于来电话说有货带,谈妥价格,就可以开工了。下午3点10分,阿东来到约定的接头地点香港粉岭站,记者则“卧底”以水客身份跟随。

下车后,不出闸,依照电话里的临时指令,往红磡方向走至第一车厢的月台卡位。一个身穿白色夹克的中年妇女站在那里。她个头瘦小,皮肤黝黑,说话时还不时打量着周围动静,这正是约见的冬姐,是“潮州水客帮”的一个水客头。

铁打的营盘 流动的水客

现在有好几个内地水客团,潮州帮、客家帮、福建帮、东北帮,多以老乡关系聚集在一起,活跃在不同口岸。阿东说,铁打的营盘,流散的水客。以前有不少大的水客团伙被海关打散了,“老板”被刑拘,但只要商品在深港两地有差价,水客这个职业就不会消失。现在多是小水客头撑着。

冬姐向阿东解释了前两次爽约的原因,这段时间,罗湖口岸风声紧,昨天一个时间点连续被抓了好几个,一直不敢开工。她动作麻利地将阿东引向旁边一位叫华姐的肥胖女人,并让其用手机拍下阿东与记者的身份证件。她说,这是登记留底,防止有“水客”拿货逃跑。

她从身旁的一个大格子塑料袋内拿出2台密封包装的iPad mini,交给阿东装进一个黑色双肩背包,记者也分到了2台。在这过程中,陆续有7、8名水客前来取货,都是手持深圳户籍的港澳通行证。其中一个来自湖北武汉的阿肥,戴一副眼镜,肥肥的脸,做水客已有半年。他鼓励还是“生面孔”的记者说,一天要是走上3、4次,一次80-260元不等,一月下来上万元收入还是可观的。

深港严打 风险渐高

分完货,冬姐还给每人一张10厘米见方的小纸片,行话叫“点菜单”,上面印有收货人的电话,手写的2个数字:2、190,分别代表水货数量以及报酬。最近iPad mini水货已在大陆上市,深港差价下跌,利润减少,新手带货减至180港元。冬姐说,首次合作,多给100,算是见面礼。

阿东是深圳户籍,曾在湖南当过兵,身材不高,但健壮,没有固定职业。自2009年4月起,深圳户籍居民赴港“一签多行”,通关与港人一样便捷。像阿东这样的“深户白底”成为跨境水客招募最受欢迎的对象。阿东说,平时带高价电子产品价格最高,但也会兼带些奶粉、日用品。但现在做水客风险越来越大,严重者有牢狱之灾。自2011年5月1日起,一年有连续三次走私纪录者,处三年以下徒刑,不少有走私违规纪录的香港资深水客被迫改行。

下午4点,阿东坐港铁回到罗湖站。他说,以前水客一般都是在香港北区仓库取货,现在水客阵地被迫“缩回”至港铁站内,取水货不出闸,成本可以省一半。这是因为香港政府连续2月开展打击大陆水客的行动,拘捕了数百人。

花了20分钟时间,从香港罗湖管制站过关,再经过深圳界河上的53米跨境桥,便是深港最老的跨境口岸罗湖口岸。这里也是水客眼中最关键的一道关卡,顺利混过去,便能凭“点菜单”交货领工钱;闯不过去,便是扣货,没工钱,甚至留案底。这时的罗湖口岸已挤满了排队过关的人流。但通过走面向深港两地户籍居民的E通道,指纹通关,仅用了几秒,阿东顺利绕过排队人群,进入深圳。

4点50分,过了深圳罗湖边检站,来到海关的查验现场,几个身穿制服的海关关员正在截查几个携带大件行李的旅客,还看见一个眼熟的水客同行被查了。阿东立即示意记者加速快走。出了口岸后,阿东的脚步有点虚,于是拿出一根烟,狠狠抽了一口,高兴自己又过了一关。他说,每次走货过关时,心怦怦地直跳,感觉跟做贼一样。

“一鸡死,一鸡鸣”

一鸡死,一鸡鸣,是“水客头”混这一行揾食的不二法门。在今年9月风声最紧的时候,一个水客团的“老板”跟下面的水客说,罗湖口岸一天上岗的海关关员才130人,而每天有26万人次过关,我们扎进人海里,他能“捞”出所有水客么?阿东说,即使有水客被查到,也有应对之法,倚仗人多起哄,造成混乱,让其它同行先过。

不过,受海关新政策的影响,水客行业也正处于“新人换旧人”的变化时期,一旦有2次以上被查纪录就不吃香了,不仅找你带货的人减少,价格也会跌一半。阿东最后叹息一声说,他不晓得自己还能不能一直这样幸运“走”下去。

看看港版iPad mini怎么来的
水客多选择客流高峰时段走货,图为深圳口岸客流如潮

看看港版iPad mini怎么来的
水客多选择客流高峰时段走货,图为深圳口岸客流如潮

看看港版iPad mini怎么来的
在香港粉岭站,水客头冬姐与水客正在接头

看看港版iPad mini怎么来的
9日晚上7点,第一批水客团伙成员运走水货

看看港版iPad mini怎么来的
水客窝隐身于深圳罗湖村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iPad平板机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