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业内动向 > 2012年网络流行语大盘点
2012年网络流行语大盘点
2012-11-17 08:43:30   编辑:萧萧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一个词语就可以把你卷入一个时代。屌丝、逆袭、吃货、高富帅、重口味、躺着也中枪……2012,每一个流行话语,背后都站着一类人群、一段时事、一个热点话题、一种生活方式。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赫塔米勒就说,一些看似平常的词,都暗含精准的政治态度。语言的历史就是人类史、社会史。

那边屌丝已然进入主流世界,这边同样在舆论场掀起轩然大波的“元芳,你怎么看”却只打了几回照面。谁能在前仆后继的信息更替中站稳脚跟,谁又只能在短暂的热潮中速生速朽?正如语言学家强调:每一个热词背后都有一段故事,语言不能脱离社会流传。无论是早几年的“躲猫猫”、“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还是今年的“休假式疗养”和“屌丝”,那些正在帮助我们记住和解构这个时代和群体的热词,才能在已经被信息轰炸得分崩离析的人类注意力上,多抢得几天的眷顾。

此次,《南方都市报》以百度指数为参照,借助所有热门话语的搜索指数,来呈现它们的流行轨迹、生死规律和深层内涵。

屌丝、吃货、重口味……哪个词在形容你,又在监控你的生活?

当不够优雅的“屌丝”一词登上《人民日报》;当孔子的“吾日三省吾身”被无端加上“高吗?富吗?帅吗?”的后缀,一场发酵于网络的语言狂欢似乎从草根登堂入室,获得了在主流社会通行无阻的身份证。互联网给予了每一个个体成为自媒体的可能,而微博的出现则最大程度扩张了人们的网络社交半径,空前繁盛的网络“造词运动”席卷而来!

造词运动是即时参与的语言狂欢,热点瞬息万变决定热词速生速朽。

在中国传媒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颜浩看来,新的造词运动实则基于网络平台,并在微博普及后尤甚。目前中国网民数量已达5.3亿,其中微博用户超过3亿人。作为自媒体的微博,为个人提供功能强大的独立空间,空前释放个人在线活动的自由,同时消除传播者和受者界限,激发了平民大众的创作和发表欲望。“在中国,微博充当的角色其实是一个公共空间,人们在众声喧哗中释放被现实压抑的表达欲望,很容易陷入一种即时交互的语言狂欢状态,因而新词也层出不穷。”颜浩认为,即便没有特定指向的词句,比如“元芳,你怎么看”也能短暂走红,实则是人们在狂欢中会不自觉地趋同“周围人都用,马上就会形成病毒式传播。”

而新词的速生速朽实际也同样基于网络本身的传播特点。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教授刘宏认为,此前词语来源只有字典和传统媒体两种途径时,词语往往具有权威性和稳定性,“但在网络传播中,信息就是靠不断更新来实现轰炸的,人们的注意力总是被新的热点转移,基于某个热点的新词自然也就更替迅速。”

具有特定指向的新词生命力顽强,它只会跟随群体和生活方式的消失而消亡。

11月初,中国官方最权威媒体《人民日报》赫然用上“屌丝”一词,此举一出,将已在网络流行大半年的该词热度再次发酵。纵观2012年度热词榜,就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规律,大凡是越有特定指向或分类性质的热词生命周期就越长。刘宏认为,诸如“屌丝”一词的流行,只要“这个群体没有消失,这个词的热度就不会消失。具有特定描述指向的新词,会在群体当中形成一个团聚现象。他们往往会捍卫自己的身份标签,基友、屌丝、伪娘、经济适用男都如是”。而颜浩则觉得生命力持久的新词其实还有更深层次的社会文化心理在起作用,“屌丝、白富美这样的词语,它反映了人们对社会阶层的普遍认知,看上去是一种自嘲,其实宣泄的是对社会阶层凝滞的不满。只要这种社会心理不消失,这些词也许就会持续保持热度。”“艳照门”事件后,接受电视采访的市民随口说的一句“我是来打酱油的”,至今还被人们用于表达事不关己的态度;而早些年就红极一时的“裸婚”,也常常被用来调侃无经济基础的婚姻。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刁晏斌认为,新词语的流行,不仅在于它所反映的社会事件,更重要的是,它包含着民众对于社会的认知和态度。

一个词汇有可能发展成为“词媒体”,它会反过来影响我们的日常生活。

刘宏认为,在如今这样一个靠搜索引擎生活的时代,以关键词进行搜索的方式很容易把某个流行词汇演化成一种“词媒体”,在传播过程中影响和监控使用者的生活。回忆近些年发生的社会热点事件,人们能记起的往往只有寥寥数字的热词,或许一个词很平常,但创造者对这个词语进行了重新的解构和定位,受众的高度参与使它在传播中迅速放大,以至于有些词语甚至已经成为标志性符号,推动事物本身的发展。

北京电影学院教授崔卫平曾提出“被语言监控”一说,当事人按照语言表达的方式和效果来设计自己的行为,控制自己的感情表达,萨特就曾想把一切转化为语言,为了不被痛苦这个词绑架,他甚至到了肾绞痛也决不向医生流露痛苦的极端地步。在层出不穷的新词不断解构和重建我们生活的同时,也许就会不知不觉陷入模仿语言的怪圈。有多少文艺青年忍痛不去K T V,只是不想被流行歌打破自己“小众”的标签;又有多少屌丝害怕放过任何一个小便宜,只是不想背叛词语定义的生活规范。所以,在你为热词推波助澜的当下,没准哪天突然一个“回头潮”,将你狠狠卷入其中。

你妹

从网络热词进入日常口语范畴

你妹是形容词,表达一种T MD、不是吧、晕之类的感慨。起源于日和漫画的中文配音。20 10年,“你妹”就在网络里初露头角,2011年它大红大紫,2012年,仍被大面积提及,并逐步转向口语化。你妹体现了网络热词从流行到普及的滞后性。很多新词在网上已经过气了,但大众却刚刚接受并尝试使用,这也是为何“你妹”在今年仍然大热的重要原因,它已经从网络跨界到日常口语范畴。

高富帅

它的官方指定女友是白富美

20 12年4 - 6月,是高富帅频现的高峰期。一时间,全天下的男人似乎只能被分为两类,即高富帅和矮矬丑。高富帅一词整整火了2012全年的时间,并且还有继续火下去的趋势。和高富帅相匹配的女生,一定是“白富美”。白富美相对于高富帅一样具备广泛流行程度,所有人都接受高富帅+白富美的结合,天造地设、门当户对、佳偶天成……这些词汇都是为他们而设计的。

鄙视链

以直观方式显示人们微妙的优越感

2012年4月7日的《南方都市报》城市周刊创造了鄙视链一词,指出大众在日常生活中微妙的心理优越感,列出学科鄙视链、电视剧鄙视链、音乐鄙视链等多条暗藏的鄙视食物链,见报后经过微博疯狂转发以及被多家媒体转载,成为热点话题,引发了鄙视链模仿潮,出现了多个衍生版本。在鄙视的怪圈中,每一个人,既在链条的最高端,又在最末端。

拉黑

拉黑是一种人际权利的象征

“拉入黑名单”的简称,在Q Q推出黑名单功能之后它并没有这么简洁明了的表达,直到微博流行,频繁的公开化骂战和各种偶像粉丝的爱恨情仇让“黑名单”的价值得到展现,拉入黑名单简化为拉黑。人和人的关系有了新的划分:加关注,取消关注,拉黑。它成为一个自以为威力无穷的词汇,无论谁终于握住了属于自己这点小权利,我不喜欢你,我可以“拉黑”你。黑名单成为价值观的一部分。

屌丝

矮穷矬和土肥圆是其同类项

意指外形矮胖矬,或者举止笨拙、猥琐。屌丝几乎开启了一个人种划分的新时代。没有屌丝这个词,我们都要开始疑惑,以前究竟是用多么复杂的体系去描述生活中切实存在的这类人。2011年前后它只是出现在百度贴吧,被一小撮人提及,2012年因为微博上一众单身宅人的自嘲,从小众词汇变成大众通行语。德国系列短剧《屌丝女士》的出炉,以及接着中国版《屌丝男士》的问世,更是把“屌丝”推至顶峰。

屌丝一词已然从一个搞笑网络名词变身成日常用语,矮穷矬和土肥圆等是其同义词,甚至可以大胆预测,屌丝顽强的生命力会使其录入下一次《新华字典》的新词入选名单。

何安

这个词泄露了韩寒的绯闻

何安这个词是女演员赵卓娜的专利,她今年的微博,只要带了一点甜蜜酸涩的春意,总会在末尾加上何安二字,在9月底被媒体爆出赵卓娜是韩寒婚姻里的小三———“何安”,不正是韩的发音拆开嘛!9月2 4日当天,何安两个字搜索率破表,赵卓娜几乎每条带何安的微博都被网友疯狂转发,所有跟帖者都把自己的姓拆成两个字的拼音,最好还带点寓意,比如“李”拆成“乐意”。

重口味

浮躁年代重口味不是什么坏事

一个原本形容人吃盐多寡的词汇被广泛运用到生活各个层面多少有些让人失笑。也好,你可以在音乐、电影、书籍甚至人际社交当中都带着这个词穿行。重口也会叫你看透很多事情,自己如此“重口”,所有事都显得那么云淡风轻。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重口味说明你对事情有热烈奔放的追求欲望,说明你对生活充满热情。如果你重口,那么恭喜你,你还没有被时代所抛弃。

这个词还没来得及红就死翘翘了

翔的新意是“屎”的同义词。如果要谈速生速朽,几乎没有词比“翔”更有发言权,它还没来得及成为一个百度词条就已经被人们遗忘了。翔的新意的诞生非常无厘头,缘起新词军工厂“李毅吧”,一位自称军神网友和李毅吧网友对骂,甚至咆哮“我TM就是一坨屎”,被人肉出名叫“李翔”,李毅吧为复仇打造出“翔=屎”的公式,引申出一批“吃热翔”“爆出翔”,连蓝翔技校也躺着中枪了。

约架

女记者要跟教授武斗,教授婉拒了

出处是今年7月6日四川电视台女记者周燕在微博上向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吴法天“约架”,是骡子是马,用武力证明,表现出了辣妹子的彪悍。7月7日“约架”成为网络热搜词汇。但语言暴力如果转化成了实际暴力,只会是恶性循环。网友对约架的看法也多是调笑,并不当真,说好的约架也因为吴法天的拒绝不了了之。由此可见东亚病夫,啊不,礼仪之邦的名声不是白叫的。

奇葩

“您真是一朵奇葩”是夸还是骂啊

奇葩比喻某人某事离奇特别、世间罕见,“您真是一朵奇葩”,其中包含的情感可能是喜爱、揶揄、鄙视。2012年之前,奇葩多数是褒义的,用于“中国文化奇葩绽放海外”这样的正常语境。进入2012年,此词带着自己的新意义,和过去那个古典文雅的释义说再见,在玩世不恭的路上越跑越远,伦敦奥运让人见识了它家“奇葩”市长鲍里斯,大学生在网上晒大学的“奇葩”课程,奇葩无处不在。

基友

不少男人开始炫耀自己有好基友了

从2010年起它火起来,直至2012年2月26日达到搜索最高峰,这个代表着第四种情感,形容同性亲密关系的词,对比好朋友多了份调侃与戏谑。据考证,这个词诞生于百度游戏贴吧中火爆的S D敢达吧,原先是吧友们互称机友、机油,后来被恶搞成了基友。很多男人乐于宣传自己有好基友,就像福尔摩斯必有华生相伴,豪斯医生离不了威尔森。英文中也新造brom ance一词形容男男默契。

逆袭

这次跟在屌丝后面,也火了

又是一个游戏术语的成功流行。“屌丝逆袭”的出现是让逆袭这个词趁“屌丝”的人气冲到大家面前的重要契机,自称矮矬穷的屌丝最后反击,上位高富帅,抱得白富美,这个大团圆结局充满喜感又让人满足,逆袭从此或多或少有了更多正能量,不过随着大众传媒的传播,意思反而更加平庸,逐渐向“反击”这样的单纯意思发展去。

卖萌

连爷爷奶奶辈都开始练习卖萌了

卖萌是“萌”的引申词,就是“显示自己的可爱娇憨”。2010年出现了“萌”,本来是读者看到动漫美少女的“热血沸腾”,后来“萌”变成了形容词“您怎么可以这么萌!”,直到“卖萌”出现,它最终尘埃落定为名词,掀起全民卖萌高潮。2012年1月1日“卖萌”所搜量达到最高峰,在爷爷奶奶和孙子孙女聊天时熟练使用“卖萌”的今天,这个词还会存活很久。

吃货

美食家太装了,还是吃货亲民

2012年央视美食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对人们连番轰炸,让人们不得不正视“人人为吃货”这一现实,“吃货”使用率到达顶峰。随着信奉美食主义者满天飞,“饕客”、“美食家”早已不够说明在美食面前那股“卑微”或者“顶礼膜拜”劲,用货色的“货”字最能表现吃货们在美食围攻下的涎口水、腆着脸的略微丧失“节操与情操”的猥琐形象。美食当前,谁再端着谁就太不上道了。

表叔

戴名表的官员被民众调侃

2012年8月26日,陕西安监局长杨达才在陕西车祸现场微笑,激起网民愤怒,随后人们发现他手上戴着价值不菲的名表,因而称他为表叔,而“表叔”一词也在紧接着的一个月达到它词生最绚烂时期。

而最讽刺的是,在表叔热潮未完全熄灭时,广州房哥(拥有20多套房的官员)又横空出世,所以别怪热词冷却得快,只因这世界变化快。

干爹

从好词到坏词,牵扯出背后的利益链

2012年3月13日,某国内知名模特,在其新浪微博发表了其干爹在两会期间抽空为她庆生的微博,随后被广大网民转载、评论。其干爹也很快被网友“人肉”。此前因为郭美美,干爹有了新的定义,被讽刺为可以送玛莎拉蒂、可以给总经理职务、只求付出不求回报的绝世好亲人。干爹本指义父,现在自带暧昧色彩,容易被解读为背后暗藏男女关系、权色交易以及强大的利益链。

吐槽

把抱怨这个词变成吐槽就潮点

2009年2月9日“吐槽”从动漫的台湾翻译里跳出来,就像相声中的捧哏,意思是在同伴面前不配合,故意说实话,追求意外性,如今变成了发表看法和抱怨。2009年3月“小沈阳遭朋友吐槽:台下最怕老婆”时基本符合吐槽本意,2012年7月海南小姐三甲引起了网友集体“吐槽”,“吐槽”在当天达到它诞生以来的最高峰。事实上,每逢春晚或选秀节目热播,吐槽一词都会跟着热度上升。

小清新

快要被列入《新华字典》了

《新周刊》曾这样描绘“小清新”,他们追求淡雅、自然、朴实、静谧,想在精神世界自我陶醉。如果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小清新”就快要被列入《新华字典》了,网上早已罗列了十几二十条“小清新”外貌特征,对于如何成功变身“小清新”有着严格定义,当然你也可以忽而“小清新”,忽而“重口味”。

傲娇

始自动漫,现在成为年轻人常用词

傲娇算是老词翻红,这个在日本上世纪90年代末诞生的外籍词一开始只是形容不坦率的可爱少女,在它通过伟大的字幕组来到中文语境后,似乎形容范围一下子宽广起来。及后在2011年和2012年都频频出现在媒体标题里,逐渐成为年轻人的日常口头用语。当然,傲娇的生命力会如此顽强的最重要原因或许还在于它和基友一样修补了词性空白,让别扭又可爱的性格得到精准解释。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新闻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点击阅读余下全文
文章内容导航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