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视点人物 > 李开复:香橼背后或有黑手 中概股需积极反制...
李开复:香橼背后或有黑手 中概股需积极反制
2012-10-13 13:34:17   编辑:萧萧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这不是一个人的战斗,这也不是一个人对一个人的战斗,这是一群中国企业家与国际做空机构的战斗,当中国概念股被打压,创新企业融资受阻之际,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选择了战斗,并将矛盾始终指向做空机构香橼,李开复希望以自己与做空机构较量经验,让中国企业学会如何在资本丛林生存。

当香橼机构创始人安德鲁·莱福特表示,“很好,放马过来吧!(Bring it on)”,并要索赔3千万美元时,李开复将死死盯着香橼报告的错误。“希望香橼尽快对他的错误做澄清或道歉。其他的都不重要,谁诉讼谁在什么地方,那都是障眼法。当一个人犯了三个大错,他认错了可以给他改正机会,他如果不认错,我们不能再信任他。”

一直顺风顺水的香橼算是碰上了钉子。李开复多次公开质疑香橼,称这些做空机构在过去一年有过成功案例,但每击必准会带来一种不应有的自信和走火入魔的不幸下场。香橼有点走火入魔地做假、打假,这样的行为需要谴责。

此外,李开复还联合国内60多位中国科技行业领军人物对香橼展开反击,称香橼有关中国概念股的做空报告完全是在散布谎言,要对在美上市中国公司所遭受不公正待遇表示抗议。李开复、奇虎360还对香橼展开诉讼。

与此前中概股被动挨打不同的是,李开复打击香橼主战场不仅是国内微博,更是国外知名媒体,李开复撰写英文文章直接通过《华尔街日报》、社交媒体Facebook等渠道宣称自己的主张,直指香橼错误。这些措施让安德鲁·莱福特深感受伤,称李开复让香橼成中国人民公敌,自己对此无计可施。只能把李开复等人告上美国法庭,希望藉此得到金钱的补偿。

李开复等人措施也取得一定成效,当前中概股做空现象已有所缓解,据安德鲁·莱福特身边认识透露,安德鲁·莱福特已在考虑少做空中概股,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也表示主要对象可能不再是中国,而是会花更多时间在巴西、日本等其他地区。

实际上,中概股做空仅仅是国际机构做空中国的很小一部分,目前包括民生银行、兴业银行、浦发银行、恒大等均遭遇做空。甚至有媒体断言,做空中国第四轮已经拉开序幕。

华兴资本CEO包凡曾表示,推动整个做空浪潮的,是国际上一批大的对冲基金。Citron、浑水只是它们前面的喇叭筒,因为对冲基金不能自己跳出来。最核心的是,很多被做空的公司,这些对冲基金都是它们曾经的股东,知道公司有瑕疵,现在做空再赚一把。

危机已经来临,如何应对。李开复支招中概股企业:除小心自身公司财务外,一旦做空来临,一定要通过国际知名媒体、社交媒体、法律等多重手段应对,快速掀起口水战,并将这些做空机构说的错话纠出来,让其吃不了兜着走。最好是发起诉讼,查出做空机构背后黑手。

如果每个被打的公司都做这几步,至少可以把香橼、浑水这些公司信誉打到谷底,失去投资人信任,这时候中概股阴谋就走不下去。做空机构知道中概股如此难打也会知难而退。李开复说,最怕的就是中概股被打得无还手之力,被打后什么也没有做。

实际上,此前华兴资本CEO包凡的观点有类似之处。包凡指出,做空机构先找几个经不起捏的软杮子,比如将东南融通打掉,再找较大的公司,如新东方、分众存在的问题,久而久之,外界开始相信做空机构的报告都是真实的,再打其他企业的时候,外界也只会这个公司本身也有问题,正所谓国内总有人说什么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是扯淡。

包凡建议说,当企业股价被高估时,你就要意识到自己有被做空的危险。不要拿公司股票去做质押,尤其在股价高的时候。一旦公司被做空,要打的其实是公关仗,所以在美国那边要有面向投资者的窗口或者媒体平台,能够及时向投资者发布正面的消息。最牛的是找到所谓的“白武士”,一个大基金,来买企业股票,让股价上涨。或者干脆退市,离开这个游戏。

以下是专访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实录:

腾讯科技:您透露香橼及其创始人安德鲁·莱福特通过不同渠道捏造散播若干不实信息,甚至开展恶毒人身攻击,您将提起法律诉讼以维护权益。安德鲁·莱福特也表示,“很好,放马过来吧!(Bring it on)",并要索赔3千万美元。他还表示,“有些人提告是为了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但我不是,他们的行为使我名誉受损,我应该得到赔偿。”这事情会如何进展?

李开复:我们不讨论他所谓的诉讼。这个事情核心非常简单,他的报告有非常严重明显,事实证明多次有错误,错在视频、搜索、游戏三个领域,所以我希望他尽快对他的错误做澄清和解释或者是道歉。其他的都不重要,谁诉讼谁在什么地方,那都是障眼法。

香橼报告彻底写错了至少三个报道,作为一个分析师,你怎么对你的股民交代,以后谁还能相信你,就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我们不要扯一大堆说谁诉讼谁,这些有什么关系呢。

腾讯科技:安德鲁·莱福特说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有不少人愿意为他工作,为他提供信息,他每天都会接到来自中国的50封邮件,做空中国概念股的事情好像并不简单?

李开复:这个问题非常好,从他那边来说他凭一个人资金量、影响力,尤其他犯了这么多错误的报道,他所做的事业跟他报告对错真的关系不大,这是特别有危险的地方。

有没有一大笔资金跟他一起杀进来,去卖空操控中国中概股。这是一个一二三的操作,他先卖空,大机构就卖空了,这么多卖空以后,报告出来大家恐慌,恐慌之后大机构和它就买回来,当然这些细节我们不知道,刚才描述的现象是可能发生。分析一下,卖空巨大的量几亿,上十亿美金的量可不可能是他的钱?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如果有一批人跟他一起做做空的事情,资金量巨大,再加上散户不懂中国,恐慌现象一发生,导致三个现象是什么。第一先做空的人一定赚大钱,第二个就是散户大概一定赔钱,他们是最后卖掉的,卖掉又涨回来一些。还有第三个是中概股,被打得无还手之力,被打了之后什么也没有做,这才是事情的关键。

这次非常清晰的描述出来背后可能的利益联系。这跟诉讼有什么关系?诉讼的时候很多事实就可能会浮现出来,不诉讼的话,香橼做空多少,我不知道,那些人做空多少我也不知道。当你诉讼的时候,在美国诉讼的过程中很多事实就被挖出来,就会被调查那一天的交易是谁做的,就会问这些人怎么回事,可能就会要把它自己内部的记录公开出来。

这一切有可能浮现出来到底背后有没有黑手,如果有的话是谁,这样最终的结果是中概股很难还手,至于中国这边的力量我希望做的事情是让更多中概股知道以后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怎么去回应,我发的微博也代表我的想法。

当你被做空,股票被腰斩了,需要做的是及时迅速解释做空机构的错误在什么地方。第二你要去跟你的投资者澄清他们不要卖,要理解这是错误的,第三你要经过有效的外援,比如说《华尔街日报》和国外的社交媒体Facebook解释你自己。

再下面要用法律力量起诉,如果每一个被打的公司都做这几步,至少可以把香橼、浑水这些公司信誉打到谷底,失去投资人信任,这时候中概股阴谋就走不下去,这是我们希望做到的。

腾讯科技:包凡认为,这么多中概股被做空,最大背景是国际资本做空中国。推动整个做空浪潮的,是国际上一批大的对冲基金。Citron、浑水只是它们前面的喇叭筒,很多被做空的公司,这些对冲基金都是它们曾经的股东,知道公司有瑕疵,现在做空再赚一把。

李开复:做空机构的内容如果是对的,打的是对的该打没有问题。我觉得我们能够阻止的是错的,这个事件会让中概股这些公司更警惕,更小心,回应也很快,这样两边都进步了。

很好的结果是美国所有写报告的人知道,中国有一批人在看着,你不可以乱说话,他们写报告就谨慎了。中国这些公司知道美国机构做空,我财务要小心一点。

我希望一个正面导向是美国机构写的报告越来越专业,中国公司越来越谨慎,这样最后整个危机就过去了。不排除做空机构可以从良,他们也可以被打倒。

腾讯科技:目前阶段看中国中概股股价很低,做空频率比以前要少,您认为这是您和中国那么多企业家一起阻击做空机构的结果吗?

李开复:我觉得可能是,有一个认识香橼安德鲁·莱福特先生的人说,根据他的理解安德鲁·莱福特本来已经在考虑少做空中概股,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也出来说他主要对象不见得在中国,会花更多时间在巴西、日本等其他地区。

我觉得他们少做中国概念股有两个原因:一个是比较容易打的中概股已经被打倒,用错误的信息来冤枉错打优质公司的方法好像行不通,因为他们开始反击了。如果你仔细看,你可以看到恒大比较成功的反击它的做空公司,奇虎这次来做这个诉讼,做空机构发现中国公司不是那么好欺负,他们会回应,反对,甚至采取诉讼应对。

新东方我们希望它回应更快一点,我觉得这些公司反映速度变快了,学会用法律途径,当我和其他的企业家出头来发现香橼问题的时候,做空机构现在越来越难打了,以前很容易打的中概股已经不存在。存在的概念股打了也不能乱打,找毛病又找不出来,他们频率降低了是很自然的事情,不能确定是我们的工作导致的,但我猜想有一定的作用。

腾讯科技:总体来说中国中概股处于非常被动的局面,比如新东方、思凯等中概股都是个体,有没有更好的机制防范中概股被做空机构随意做空?

李开复:我觉得每一个在美国上市的公司不能把资本市场看成融资的渠道,然后就不管投资人,还是需要在那边与媒体和投资者沟通,需要一些帮助更好维护跟美国各界关系,另外要了解一些美国的法律,知道什么是诉讼。

我做的每个步骤都是中概股可以从中学习的经验,所以如果以后每个中国公司用我的方式做反击,及时经过知名媒体,经过社交媒体用法律的手段来走,如果每一个都这么难打,做空机构发现自己信誉在下降,说的错话被纠出来,很被动的掀起口水战,一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腾讯科技:有投资人说,做空是资本市场的游戏,这样才是正常的游戏过程,你来我往。不要愤怒,也不要试图改变游戏规则。作为中国企业家,一定要懂这个。做企业的人来到资本市场,往往一副好像对资本很不屑的样子。您认为资本规则应该改变吗?

李开复:规则都是人做出来的,现在的规则对中概股相当不利。其实美国也不是没有规则的,美国SEC证监会可以调查这些不同机构,只是美国SEC证监会可能不太有大的动力来调查美国打假公司,打中国公司的假,而且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观点来看这些公司。

如果这些公司打的是微软、苹果,美国SEC早就行动了。他们因为不作为,导致这样的恶劣的游戏规则,当然我同意包凡说的,游戏规则已经形成,现在美国证监会不是很容易做到,不如一方面教中国公司怎么维护自己,一方面自己去进攻怎么做空。

腾讯科技:我看到好多企业由于不满资本市场,就干脆私有化,像阿里巴巴、盛大已经私有化,分众也尝试私有化,不过遇阻,您认为私有化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吗?

李开复:每一个公司应该在最理解它,并且最释放它价值的市场上市,这是一个完美状态。比如说一个品牌在中国被理解,商业模式、盈利模式更符合中国的公司在中国上市更好。

分众认为美国没有分众这一类的公司,说美国人搞不懂,它需要在中国上市,这些我都可以理解。我觉得还是有很多公司适合在美国上市,比如高科技企业,盈利周期比较长,赚钱的速度比较慢。所以我认为高科技企业他们在未来可见到的三五年之内,最好的上市地还是在美国,我希望高科技企业至少坚持下去,不要为短期的中概股挫折,或者是不同市盈率在不同市场的体现决定回来,应该看得更长远。

最长期的话绝大多数中国公司在中国上市,但是中国的市场还有很多挑战不透明性,更适合传统企业的公司,不是高科技企业的公司。在这个阶段,如果一个公司希望私有化然后在中国上市,我希望它是为了这边市场更能够体现的品牌商业模式得到认可,而且得到长久的发展。这个理由我是接受,而且支持的。

但是我更希望适合美国的上市公司,不要退市要在美国坚持下去,希望他们证明给美国人看到有很多值得尊敬,值得投资的中国公司。让中概股这个概念不能破灭掉,因为破灭掉以后中国下一代科技公司以后上市何去何从。

腾讯科技:我看香橼的创始人有一句话说的挺好,我是一个股民我不反对中国,我也不反对奇虎,我想买优质的公司,做空坏公司,而且他另外还说,你们选择性忽略他做了相对成功的案例,您与他交锋了这么多次,对他有什么要说的话吗?

李开复:从来没有人说香橼从来没有做过有价值的事情。但香橼最近所做的几个报告基本上都出了问题,他要给一个交代,他给了交代以后,他说对不起我犯错了,以后我会更认真,那也OK。如果他说绝对没有错,我们知道他是什么人,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黑白问题。

当一个人犯了三个大错,他认错了可以给他改正的机会,他如果不认错,我们不能再信任他了。不能说以前做了十个好的事情,就可以做三个坏的事情。就像一个杀人犯,不能因为一个杀人犯过去捐了很钱,做了很多好事,最近我杀了三个人,我不认错,你要因为我过去捐的钱来抹杀我最近杀的三个人,这个是一个不靠谱的说法。

腾讯科技:安德鲁·莱福特说还没有收到您的诉讼函,大家也很关心官司在哪里打。能否告知官司具体会在哪里打呢?安德鲁·莱福特认为应该在美国打?

李开复:与香橼相关的一共有好几个官司,我们的诉讼当然在中国打。香橼的报告是关于中国的公司,我们60余名中国科技企业家也是联名抗议香橼等做空机构做空中国概念股。当然,我觉得每个人有诉讼地的选择权,各有各的意见没什么问题。

李开复:香橼背后或有黑手 中概股需积极反制
李开复与香橼创始人安德鲁·莱福特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驱动之家"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人物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