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网友热议 > 12306不堪重负 新型黄牛党开发订票软件牟利
12306不堪重负 新型黄牛党开发订票软件牟利
2012-01-16 11:37:49  出处:   编辑:朝晖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在中山打工的刘全陷入无计可施的窘境。“火车越开越快,车次越来越多,购票手段越来越先进,为什么票还是难买?”

拥挤的购票系统给了买票者不爽的用户体验,却给了另一群人介入赚钱的可乘之机。在12306网站推出后,“技术帝”纷至沓来,开发出了种种订票软件,无论真假,纷纷出现在淘宝货架上。

高频次发车的高铁已经呈现列车公交化趋势,火车票的商务定制是大势所趋,这里的机会谁都能看到。12306网站的出现让火车票的咨询和分销市场一下就可以变现,这或将动摇整个市场格局。

刘全怎么也没想到,连高铁也没票了。

这位在中山打工8年的农民工,知道普通列车票难以抢到,提前准备好钱想买昂贵的武广高铁票,在广州南站等了一宿,却在一批新票放出的一瞬间被告知:所有的北上车票都已经通过网络和电话卖完。

一个“系统繁忙”的订票电话,一个经常瘫痪的购票网站,一群开发“抢票工具”的“技术党”,一帮用“电话追拨器”的“黄牛”。

这是2012网络购票元年的故事。

车票今年还是难买

刘全的希望彻底断绝,他像往年一样在车站过了夜,却没有像往年一样买到票

1月12日,刘全在广州南站外的广场上睡了一夜。这天白天,他还在中山的一个小镇里购置年货,“给爸爸买了一袋棉袜,给妈妈买了一双鞋。”傍晚,刘全买了一张从中山到广州的汽车票,辗转抵达广州南站。当时,他被告知年前开往武汉的高铁只剩下零星的特等座票,这对刘全来说,实在难以承受。

“12日只能买到19日的票,我当时的想法是等到天明,又会有20日的新票放出来,我在售票窗口排队,第一时间买到就行。”刘全并不清楚,这批票的二等座,在窗口放出之前,就已经通过网络预订和电话预订售罄。

从小左腿就有轻微残疾,如今30多岁的刘全仍然未婚,除了同在中山打工、老家在韶关的女朋友外,远在家乡的父母是他唯一的牵挂。

“无论如何都想回家,走也要走回去。”在刘全的印象中,每年买票坐车的过程都不轻松,但每年似乎都有幸运女神眷顾,最终都能回到家。

2008年,他通宵排队买到车票,却被冰灾挡住了回家的路,他在车站边睡了两天,当时车站附近的方便面都已经卖完,其间温总理来过广州站,“我只是听说的,当时车站里里外外全是人,我没有亲眼看见。”

2010年,春运实名制第一年,刘全恰好弄丢了身份证,他用了两天的时间在中山打工的小镇和广州之间往返了一次,“当地派出所不肯给我开证明,说我不能证明身份证就是在那里遗失的,按规定就要回到户籍所在地补办,可买火车票都要身份证,我怎么回得去?”或许是刘全想回家的心情让当事民警感同身受,刘全最终赢得了民警的信任,一纸证明还是让他在除夕前赶回了家乡。

随后高铁开通,武广沿线的普通列车大幅减少。去年春节,刘全在广州东站的大厅里排了整整两天的队,得到的结果仍旧是“一张票都没有了”,他最终被迫选择了昂贵的高铁,一张从广州南到武汉的高铁无座票售价490元,是他一个月工资的1/4。

2011年是在中山打工的刘全8年来第一次陷入无计可施的窘境,直到记者写稿时,他仍徘徊在广州南站的广场上,因为买票的事,他在电话里和女友吵了一架,辗转联系到记者时,他显得很沮丧:“火车越开越快,车次越来越多,购票手段越来越先进,为什么票还是那么难买?”

早在去年12月末,刘全就从工友处得知,2012年要实行网络购票和电话购票。刘全不懂网络,只能不断拨打订票电话,得到的答复永远是“系统繁忙,稍后再试”,和刘全同屋的年轻工友号称能帮大家在网上搞定车票,可是“他自己都没有买到票,前几天也跑到车站排队去了,还被我们笑话了。”

刘全怎么也没想到,连高铁也没票了。

1月13日清晨,刘全的希望彻底断绝,他像往年一样在车站过了夜,却没有像往年一样买到票。

实际上,早在1月12日,广铁集团就通报称,春节前武广高铁北上各趟列车车票已全部售罄,从12日起,武广高铁沿线各站已无票可售。

"12306"不堪重负

12306网站点击量,是国内几大门户网站的几十倍,即使强大如门户网站的服务器,也会难以负载

从1月1日至今,12306网站日均点击次数超10亿。仅1月9日一天,点击量就超过14亿,专业互联网分析网站1月12日发布的统计数据,7天内访问12306网站的用户占全球互联网用户的0.902%。如果不计算重复点击,相当于全中国每个人都用鼠标打开了1次。

“这样的点击量,我只能说,从互联网存在以来,世界范围内亘古未有。”在中关村打拼多年的IT专家李尚向记者解释,“这样跟你说吧,新浪网的独立IP日点击量在2500万—5000万左右。而铁道部的这个网站点击量,是国内几大门户网站的几十倍,即使强大如门户网站的服务器,也会难以负载。”

有媒体估算过,乘客平均刷网站超过500次才能买一张票,但刘全的工友汤小龙在网吧里耗了整个下午,都没有买到一张车票。

通过刘全提供的方式,记者联系上了汤小龙,这位家住湖南衡阳的年轻人,作出了帮十几名工友在网上订票的承诺。他18岁就来到中山打工,是同住的十几名工友中年龄最小的,常去工地住处旁1元钱1小时的小网吧,是“网络购票”时代来临后,工友们唯一的希望。

“我当初答应他们,也是有根据的。以前我在网上查过车票信息,以为和那差不多。”汤小龙没有想到的是,和以往他在各个车票查询网站上查找车票信息和列车时刻的情况不同,这次全国所有的人都挤向了同一家网站,等待他的是各种难以预料的问题。

汤小龙回忆道,遇到过“当前访问用户过多,请稍后重试”、“网络繁忙,稍后重试”、“系统维护中”等种种情况,且这些情况会出现在订票的每一个环节,从登录网站开始,到下订单为止,“点击任何一个按钮都会胆战心惊。”

“人太多了,平均每秒的在线人数就超过了几十万。”1月11日,铁科院电子计算技术研究所客票室的工作人员向记者坦承,“网站后台的承载力有限,这就像一个闸门一样,很多人挤在门口想涌进来,但如果突然把门打开,大家一拥而入必然会造成网站崩溃,因为在线人数到达一定上限时,你就只能等买完票的人下线了,你才有可能交易。”

不幸的是,汤小龙始终没有等到完成交易的时候,“人太多”似乎成了买票者永远的痛,以往是在售票厅里拼体力,现在是用鼠标刷新拼体力,不同的是,前者排在前面的人越来越少,你总看得到希望。而在屏幕前,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刷新到轮到你买票的时刻。他最终辜负了工友们的期待,改去售票窗口排队了,而原本指望汤小龙的工友们,在见证“网络高手”的失败后,也纷纷放弃了网络订票的想法。

升级版“黄牛”坑人

除了“技术帝”和“黄牛党”,农民工对网络订票的不熟悉,也给了一些不法分子可乘之机

拥挤的购票系统给了买票者不爽的用户体验,却给了另一群人介入赚钱的可乘之机。在12306网站推出后,“技术帝”纷至沓来,开发出了种种订票软件,无论真假,纷纷出现在淘宝货架上。

1月10日,南方日报记者在淘宝网进行相关搜索后发现,与“12306”相关的刷票软件已有几十款,仅ID名为“cw45262”出售的软件,30天内成交量就达80次。

记者尝试购买了这款软件,打开后发现,只有一个普通的小窗口,有“出发站”、“到达站”、“车次信息”和“席次类别”之类的选项。

店主通过QQ告诉记者,在软件包里下载的是“试用版”,车站选择只有国内几大省会城市的选项,如果记者需要订小站的车票,需要把出发站和到达站的信息告诉他,“我专门帮你修改参数,做好软件后再打包发给你。”

记者注意到,该软件没有选择订票日期的选项。店主解释道,设计的这个软件是“抢票工具”,抢的是10日后发售的第一批票,“不用设定日期,抢的都是10天后的火车票。如果你想订的不是10天后的,票早就被其他人抢没了。热门票都是用软件秒杀的,票发出几分钟内就会卖光,所以如果不是立即发售的票,你用软件也没用的。”

每次打开这个“抢票工具”,360安全卫士都会报毒,对此店主解释道,软件是用“易语言”写的,所以会报毒,并不代表工具本身设置了“后门”之类的陷阱。

记者在该商品的网店看到,购买者普遍给出了好评,有一位购买者留言:“手动抢了两天没抢到,今天用这个软件终于搞到一张。”但昨日记者再次浏览该网店时,发现这个软件已不见踪影,也许是春节前购票高峰期已过,或者是淘宝网本身对类似的软件商品做了清理。

“黄牛党”往往通过电话预定火车票。他们有一个叫做“电话追拨器”的利器,旅客与其联系后,将身份证号码发到其手机上,并留下联系电话,然后反复拨打95105105铁路订票电话套订车票。订票成功后,再通过手机信息将实名制车票流水号发给旅客,从中牟利

广铁集团介绍说,有些“黄牛”利用“电话追拨器”连续不停地拨打电话订票,先把票“囤”下来,然后进行一系列复杂的操作,始终将车票握在手中,遇到有愿意出高价“手续费”购买车票的旅客提供正确身份信息后,他们便能给旅客提供正式的订票号,这些案例已经出现很多次。

除了“技术帝”和“黄牛党”,网民对订票新形式的不熟悉,也给了一些不法分子可乘之机。据中国之声报道,浙江宁波北仑公安分局网监大队工作人员透露,从铁道部网上售票开通以来,已处理网上购票受骗案20余起,直到记者昨日上网浏览时,仍可以看到“山寨版”的火车票订票网站。

网络订票夺走了执着在窗口排队的买票人的机会,抢票工具夺走了执着在电脑前刷屏者的机会。不少农民工在感叹,“买张火车票还是难。”

(文/南方日报)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 驱动之家 "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默认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