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企业动态 > 联想旗下药企被曝放任污染 偷排污水气味刺鼻...
联想旗下药企被曝放任污染 偷排污水气味刺鼻
2012-01-16 08:33:19   编辑:萧萧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羊倌都知道,不能让羊喝村边沟渠里的‘红水’,喝一口,怀孕的母羊就会流产。”官地营村的村民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说。

1月12日,在内蒙古自治区托克托县的这个小村庄,听说来人是记者,立刻围过来十几个村民,多是老弱妇孺,七嘴八舌地讲述当地的污染情形。

污水塘边的村庄

这里原是干旱地貌,从前村里喝水要从外面拉。如今压水井倒是能抽出水来,但抽出的水却只能用不能喝,人畜喝了,都会病倒;近几年,村里出现了多起甲亢病例。

除了水的问题,空气里还弥漫着一种刺鼻的气味;每当夏天,一种似蝇非蝇、似蚊非蚊的飞虫成群乱飞,人们外出甚至要头套塑料袋。

村民认为,这一切都跟百里之外的托克托工业园区向村子附近的水塘所排放的污水有关。

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来到官地营村西南方向一公里左右的一个“湖”,时值寒冬,结冰的水面覆盖着白雪,看似同普通湖面并无二致,但敲开水面薄冰,就看到泛着铁锈红色的“湖”水,同时,一股刺鼻的化学气味扑鼻而来。

村民们告诉记者,此处原是一片红柳林,七八年前,随着工业园区形成规模,人们在这地块周围垒起土坝,围成所谓的“氧化塘”,将污水排入其中,时间一长,氧化塘渗出的污水居然形成了占地6000亩的“污水湖”,红柳林则近乎消亡。

这里便是日前爆出“药厂偷排污水”事件的现场,而事件的“主角”,是石药集团旗下中国制药集团有限公司(01093.HK,下称“中国制药”)的全资子公司——石药集团中润制药(内蒙古)有限公司(下称“石药中润”)。

石药背后站着的大财团,其实是联想。

早在2007年,联想集团就100%收购了石药集团;而据中国制药2010年年报,其第一大股东鼎大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鼎大”)拥有其51.04%的股份,而鼎大实质上是联想控股旗下的一家特殊目的公司,联想通过协议,实际拥有中国制药权益。

1月15日,中国制药执行董事、联想控股副总裁、弘毅投资执行总裁赵令欢回应本报称:对有关污染的报道不太清楚情况。

拼价格实质是拼污染

说起石药集团,业内的印象是“爱打价格战”而且有底气打价格战。

在基础原料药——头孢菌素中间体7-ACA的价格混战中,石药集团旗下的河北中润制药公司即是降价先驱。《中国医药报》2006年报道称,在7-ACA市场未成熟期,河北中润的主动降价,表示其准备牺牲短期利益,以期占领和巩固既有的产业领导者地位。

一位原料药企业的销售人员称,爱打价格战的制药企业中,石药集团可以算一个。“因为它实力雄厚,污染治理成本又低。”

每年四月份和九十月份,是原料药展会的时间。这两次会议,青霉素行业协会都会就上半年的目标、下半年的主攻方向与行业各大厂家协商,尤其是对价格形成一个松散的协议和联盟。“每次要大家伸手指头提意见的时候,石药总是一副不答理的态度。”

“你能降价,我却降不了。再后来一打听,原来你治理污染这块基本放任,于是,为了抢占市场,各家由拼价格,变成了拼污染放任的恶性竞争。”这种业内人士总结说。

“联盟若商定200元/公斤的价格,它回去就降为180元。”游离在价格联盟之外的石药集团,底气来源于市场领导地位。全国青霉素原料药总需求量不过1.5万吨左右,而石药中润和河北中润两家即占据其三分之二的供应量。

产能过剩始终是悬在中国原料药产业头顶上的一柄利剑。产能过剩对价格的挤出效应,又顺而向上游延伸,造成对治理污染采取“能省则省”的态度。

据商务部网站一篇文章的统计数字,青霉素全球市场年总需求量只有五六万吨,而我国年产能已超过10万吨;7-ACA全球年需求量为4000吨,我国年产能达7000吨;维生素C全球年消费量在11万吨左右,我国东北制药、华北制药等5家企业的产能就达12万吨,其他企业在建和拟建产能也达10万吨。

以青霉素原料药为例,其产业转移,发生在2005年,那一年国际制药巨头纷纷退出青霉素生产。这使得国内外各大厂家在中国大举扩张生产产能。有数据显示,2006年,全球青霉素产量4万吨中,有3万吨来自中国。

青霉素作为基础型、规模型、低成本的原料药中间体,成为中国制药占据世界产业链一环的重要标志。

国际制药巨头放弃青霉素生产的2005年,正是石药中润投产的年份。以河南华星和石药集团为代表的厂家快速扩张产能,以致产能迅速过剩。

产能过剩导致价格战频繁开战。一位业内人士回忆,在青霉素生产主场地转移至中国之前,青霉素中间体6-APA的价格,每公斤在400元以上;现在的价格只有180元。

就头孢菌素中间体7-ACA而言,现在的市场已被业内人士叹为“烂市”,究其原因,就是价格战惹的祸。

污染西进

近年来,制药行业,尤其是原料药生产企业的污染事件频频被曝光。这已经不是一个企业的问题,石药中润办公室人员之所以敢对记者说,他们的污染处理在行业内已经名列前茅了,恰恰反映了行业治污水平的极度堪忧。

托克托工业园显然并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来迎接重污染的制药企业。二级处理设备无法承受来自工厂一级处理设备排出的化学需氧量COD含量高企的污水。

与石家庄相比,内蒙古腹地更为辽阔。作为煤炭大省区,内蒙古电价便宜,人工成本低,污染排放在几十里见不到人烟的地方,既便捷又省钱。

尽管我国已有环境保护法,针对制药企业,新的《制药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也于2008年1月1日开始执行,但各地对这些法律和法规的执行,却松紧有别。西部开发重镇内蒙古是执行较松的地区之一。

在固阳、在丰镇、在巴彦淖尔,内蒙古的各个工业园区,已经成为黄河污染的重要源头。

西部大开发,不是污染转移的政策理由;荒漠,也不是排污的地理理由。

老弱妇孺为主的村民,打不起这场旷日持久的环保官司。

离开官地营村时,一位村民央求记者:“你报给它(县政府),叫它把我们这个村(的污水)关了吧”。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 驱动之家 "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默认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