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业内动向 > “假宽带”:真问题还是伪问题
“假宽带”:真问题还是伪问题
2012-01-07 11:31:41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2011年12月22日,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发布《中国宽带用户调查》称,中国绝大部分互联网用户在使用“假宽带”。所谓“假宽带”,即网民使用的实际宽带下载速率,低于运营商提供的名义宽带速率。报告还称,宽带费用方面,内地固网宽带用户上网1M带宽每月费用实际折合13.13美元,是越南的3倍、美国的4倍、韩国的29倍、中国香港的469倍。

这份报告激起一片哗然,“假宽带”也迅速成为网络热词。对此,有专家表示提出“假宽带”这个概念本身,是DCCI在“自我炒作、哗众取宠”;也有专家认为,虽然“假宽带”的说法不科学,但是,“假宽带”现象是事实。而中国电信相关负责人回应称,运营商提供的家庭宽带多为共享宽带(非独享宽带)是各国普遍做法。

日前,工业和信息化部表态,工信部将推动实施“宽带中国”战略,争取国家政策和资金支持,加快推进3G和光纤宽带网络发展,扩大覆盖范围。争取到2015年末,城市家庭带宽达到20兆以上,农村家庭达到4兆以上,东部发达地区的省会城市家庭达到100兆。

那么,“假宽带”的事实究竟是什么?讨论“假宽带”问题,有多少实际意义?家庭宽带的世界普遍做法到底是什么?为此,《新京报》专访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吕本富教授,知名电信专家、飞象网CEO项立刚。

项立刚 “假宽带”是自造概念

新京报:针对DCCI在《中国宽带用户调查》中所称的“假宽带”,你觉得是真问题,还是伪问题?

项立刚:典型的伪问题。理论网速和实际网速存在差异,实际带宽要受服务器、传输、交换机、光端机、五类线等多种因素影响。全世界没有一个实际带宽和标称最高带宽是一样的。如果说“假宽带”,全世界用的都是“假宽带”。这是一个常识。

新京报:全世界用的都是“假宽带”,难道就可以证明自己是对的?也可能全世界的运营商都在忽悠用户。

项立刚:不能这么说。全世界都是这样做,说明我们是和国际接轨了,我们的做法是国际惯例。当然,我必须要说,像韩国、日本、美国等国家,他们的网速的确比中国快,但也没有理论网速那么快。

新京报:依你的观点,“假宽带”本身就不存在,只是DCCI生造出来的概念。难道DCCI不懂你说的这个常识?难道认可“假宽带”问题的科学院教授吕本富也不懂这个常识?

项立刚:对,就是生造出来的概念,其目的是哗众取宠。我是干实业的,吕本富他们是做影响力的,出发点不一样,利益诉求也不一样,懂不懂这个常识,这些专家心里很清楚。

对“假宽带”之说,我极度反感。中国的宽带建设无国家战略,未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去考虑。“假宽带”这样的假概念,除了挑起网络战,无任何价值,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问题的本质所在。中国宽带建设要加油,要靠政府多加油,要作为国家战略来考虑,单靠炒作假概念有害无益。

新京报:你说DCCI是哗众取宠,言重了吧?

项立刚:这个要问DCCI,它自己心里最清楚。虽然我和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的创始人、总经理是很好的朋友,但我依然要这么说。要知道,炒作“假宽带”这样的概念,引发的社会后果很严重,激愤的群情不仅不利于社会稳定,而且不利于问题本身的解决。

新京报:你这样说,既得罪了网民,也对不住朋友,就不怕被万夫所指,说你是运营商的利益代言人吗?

项立刚:我不是运营商的利益代言人,只说我了解的事实,我只是我自己的发言人。作为行业专家,不能因为怕被人骂,就说假话、说外行话,说挑动公众神经的话。要知道,一旦刺激了公众的神经,让大家陷于不了解真相的狂躁中,对谁都没好处,只有破坏性,没有建设性。专家要做的,就是把常识告诉公众,把真相告诉公众。

新京报:中国的宽带市场,怎样才能发展得更好?给个建议吧。

项立刚:宽带市场要真正发展,需要出台国家战略,把宽带发展作为国家长期发展的战略之一,有规划、有步骤、有政策、有投入,少做形象工程,多建设实在网络,形成国家、运营商、消费者共同投入的机制。日本、韩国都已经把宽带作为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投入大量资金,出台大量刺激宽带发展的政策,使其宽带处于世界领先水平。中国每一户都达到光纤宽带的速率,仅靠运营商不现实。

吕本富 “假宽带”的客观事实

新京报:DCCI在《中国宽带用户调查》中所称的“假宽带”,你觉得是真问题,还是伪问题?

吕本富:“假宽带”作为一个名词,或者作为对一种现象的概括,我认可,“假宽带现象”的存在是客观事实。所以,是真问题。

新京报:但是,反对“假宽带”说法的人,会这样问:你说我的宽带是“假宽带”,那么,你倒拿出一个“真宽带”来给我看。

吕本富:你如果说是真的,作为商品,按照网速标准规律,必须名副其实。那么,你说宽带一兆、两兆,可我的实际运行速度是这个吗?所以,你要么承认“假宽带”存在,要么承认运营商违反品牌商标法,卖的东西不实在。

比如,卖一杯水,一百克就是一百克,不存在理论上卖一百克,实际上只给八十克的事。如果速度达不到,你就标注实际速度,很简单,为什么非要标注实际上达不到的理论速度呢?运营商告诉消费者最高状态可以达到四兆,也按四兆收了消费者的钱,可是,为什么不告诉最低的速度呢?这分明就是在忽悠人。

新京报:项立刚在接受采访时说,你是做影响力的,他是做实业的,你们出发点不一样,利益诉求也不一样,不懂或者故意不懂他所说的常识。你认可吗?

吕本富:我是做互联网技术科班出身的,项立刚是做通信技术出身的;我是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毕业,跟李彦宏一个系,有着做技术的背景。说我“不懂常识”,那才是真不懂常识。我们要尊重常识,但什么是常识,不是谁说了算的。《中国宽带用户调查》的70%到80%比较严谨,因为有国际数据的对比,但还有20%到30%不严谨。

新京报:针对《中国宽带用户调查》称运营商宽带“缺斤短两”,中国电信有负责人回应说,运营商提供的家庭宽带多为共享宽带是各国普遍做法。项立刚也表示这是“国际惯例”,说明我们和国际接轨了,这是他认为“假宽带”是炒作概念的核心观点,你怎么看?

吕本富:在“缺斤短两”问题上,我挺胡延平,挺这个调查报告,他把“假宽带”认为就是宽带缺斤短两。这个比方非常好。“短两”可以原谅,“缺斤”不能原谅,不但不能原谅,如果服务打折扣打到了“缺斤”的地步,还应该通过舆论制裁之。

说到和国际接轨,我们往往是“有利的接轨,没利的不接轨”。比如说,美国各大运营商之间的网络结算是一个联盟,不能随意给对方设置障碍,但在我们这里就很正常。几个大的运营商还好一点,假如说你是小的公司,比如过去的铁通就受欺负,因为大网吃小网。在互联网界,这个现象依然存在。中国宽带的速度,7年前是领先的,但现在在全世界的排名逐渐下降,只排在第71位。能说和国际接轨了吗?

新京报:在你看来,宽带应该是公共服务,还是商业服务?

吕本富:从中国信息发展的角度来说,作为公共服务比较合适。我们现在不是特别强调社会公平吗?“信息接入权”也是公平社会的一个重要方面。对居住在偏远农村的人来说,信息获得权是其获得发展机会的重要渠道。信息接入权,会对社会起到重要的拉平作用。但事实上,政府还没有这么做,还是作为商业服务,不管包月、还是包流量,都在收钱。据我所知,宽带收入是固话运营商最大的收入。

新京报:自“假宽带”事件以来,公众的议论很多,观点也各不相同,这种对公共事件的讨论,有什么样的实际意义?

吕本富:我有时候怕媒体采访,媒体一追,有时就把原来的视线焦点转移了,慢慢就没有了。但是,这一次对“假宽带”这个公共事件的讨论,却相当成功。一来,电信运营商没有特别反驳,只是解释了一下;二来,相关部委领导马上就说明年“降价提速”,这是关键。所以,2012年我们肯定有实惠,网速提高了,但钱不多收。问题就是要这样一步一步解决的,这个实惠也许不是一次性解决,但会逐步解决。

“假宽带”:真问题还是伪问题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 驱动之家 "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默认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文章观点支持

当前平均分:0(0 次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