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企业动态 > 乔布斯给“中国制造”的警示
乔布斯给“中国制造”的警示
2011-11-07 14:52:12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乔布斯斯人已去。北京的大街上正在到处贩卖《乔布斯传》,那些善于模仿和跟风的商人抓住这位创意大师剩下的最后一点赚钱机会,绝不允许错过。

贩卖10元一本的盗版《乔布斯传》的小贩,可能永远不知道这个戴无边框圆眼镜、留着络腮胡子、头发稀疏的外国人意味着什么。

一家保健品生产商则及时打出广告:“乔布斯这部车只跑了56年,真可惜!”他们说,乔布斯走了,最应该反思的是,企业家服用什么滋补药保养身体,才能慢一些“退出生命的跑道”。

对乔布斯的“纪念”已经变了味。这难道是沉沦在全球产业分工链条低端“打工仔”位置的“中国制造”所应有的姿态?

苹果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在资本全球化、产业分工国际化的今天,缅怀逝者的同时却无法回避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在苹果公司创造的无与伦比的产业奇迹背后,在令消费者痴狂的“i”系列产品生产链条末端,不知道是否有人在反思其利益分配与产业链条高端的天壤之别。

苹果系列是“全球代工”的经典产品。乔布斯的公司只负责设计、技术监控和市场销售,而所有的生产加工环节都以“委托生产”方式,外包给遍布世界各地的下游制造商。“我们动脑,他们流汗;我们出思想,他们卖体力。”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以高技术专利和创意能力见长的跨国公司,都把廉价的加工环节和生产基地像包袱一样甩给“打工国家”。1997年乔布斯“归来”之后,苹果公司成为其中的佼佼者。

苹果手机(iPhone)的产业链价值分布最说明问题。据调查,从美国进口一部在中国组装的iPhone手机是178.96美元(实际零售价格要在两倍以上),其中闪存(24美元)和屏幕(35美元)是在日本生产的;信息处理器和相关零部件(23美元)是韩国制造的;全球定位系统、微电脑、摄像机WIFI无线产品等(30美元),是德国制造的;蓝牙、录音零件和3G技术产品(12美元)是美国制造的。除此之外,材料费用、各种软件许可证和专利费用,合起来近48美元。最后算下来,在中国组装环节的费用不过只有可怜的6.5美元!这意味着富士康一类的公司以及成千上万的中国劳工,从那部时尚而尖端的手机里,只能分享3.6%的价值,按零售价计算不足2%!

乔布斯逝世前,苹果公司市值一度攀升到3370亿美元,超越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相当于微软、惠普、戴尔三大巨头的总和。它今年还荣获全球最具价值品牌评比第一名。

但大量的调查和报道反映了下述事实:在苹果公司高利润的背后,一方面是其代工企业工作条件过于严酷、压力巨大,直接损害了员工权益和心理健康;另一方面是缺乏监督,导致代工厂家的废水、废物排放对环境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而这些“代价”,苹果的代工企业都以“利润太薄”来搪塞。

一位调查了深圳富士康和昆山几家苹果代工企业的记者感慨地说:“iPad成为乔布斯的又一台超级赚钱机器。在苹果公司光鲜的表面背后,隐藏的却是一条交织着劳动汗水与金钱暴利的利益链条。”的确,iPad、iPhone保持着50%以上的利润,而中国本土的代工企业只能拿到约2%的微利,因此才有了“40万左右大多出生于1990年以后的年轻中国工人,拿着以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为基准计酬的底薪,在严格保密的生产线上消耗着他们一生中最美丽的青春”。

有点儿荒诞的是,中国这个处于“苹果产业链”最低端的国家,正在变成苹果产品销售额成长最快的地区。乔布斯生前并不在意中国市场,他从未来过中国,就像他可能从不在意那些将他“伟大的灵感”组装在一起变成绝妙产品的底层劳工一样。而只是在今年第三季度,中国区市场就给苹果贡献了38亿美元收入。

中国消费者对苹果的“狂热”非同凡响。去年北京大悦城一家苹果店开业,正逢iPhone 4上市,据店员称,第一天销售额即达到3.8亿人民币,“刷卡机被刷爆,瘫痪了两小时”。这些“果粉”们,在大师仙逝的时候当然忘不了纪念:乔布斯的创业故事成了传奇;他的言论和影像如同先知的神话般在网上风传;而中国的IT产业精英则自称是“乔布斯的门徒”。

苹果公司的标志是一只被咬了一口的苹果,据称这蕴含着乔布斯的商业哲学——任何完美的创造都有不完美的一面。可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为什么在中国这个苹果产业链的末端,这个最真切地体现了苹果“不完美”和“完美的代价”的地方,竟会有如此强烈的“乔布斯崇拜”?

“中国制造”不能只做跟从者

如果除去为苹果提供配套的零部件生产商,苹果公司本质上其实是一家提供娱乐服务的企业,“i”系列产品就像时尚产品和奢侈品一样,属于“大玩物”。苹果的产业链价值效应,如果没有美国强大的综合国力和产业研发能力做支撑,没有美元的全球化和强势的美国文化做后盾,是很难建立起来的。因此,作为仍处于“打工仔”阶段的中国企业,即便目前不得不做“代工”而忍受苹果公司苛刻的要求和压榨,却不能在精神上轻易被这个“玩物”俘获了灵魂,进而束缚了自己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如果这样,“崇拜”就变成了枷锁,“中国制造”永远都只能是亦步亦趋的跟从者。

你的时间有限,所以不要为别人而活。”这是乔布斯的名言。想想那些在富士康封闭的工厂里加班加点的劳工们,再看看为买苹果产品排队等到天明的消费狂热景象,这些人到底在为谁而活着?崇拜乔布斯的人们,其实是最不能理解乔布斯精神的。

网友“武汉的小路”的一则微博引发了争议。他的观点与大多数人不同:“乔布斯个人的成功是美国衰落的一个很好注脚。他的苹果市值超过洛克菲勒留下的美孚,现金流超过美国政府,说明的不是产业升级和社会活力,而是美国的衰败和消费主义深渊的无底。在占领华尔街的民意汹涌的今日,市值最大公司的前CEO死去意味着什么?”

将乔布斯“推向神坛”的人们会觉得这种看法是“酸葡萄心理”,而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小东认为,中国年轻人对乔布斯的“反思”或者某种“反叛”有其合理性。

他认为,乔布斯作为一家企业的领袖,对工业设计的推崇和对全球化外包产业的集成利用“是非常聪明的”,也非常成功,但如果把这种方式放大到一个国家,则存在问题。毕竟,没有基础研发和科技创新,苹果崛起这种“锦上添花”就无法实现。美国的产业如果完全建立在“苹果”模式上,让别人为它打工,它只是贴牌,从长远看并不是国家之福。“产业空心化”肯定是国家衰落的标志,“这个道理很简单:做基础开发的人少了、钱没了,今后拿什么东西去实现你那聪明的创意?”

王小东称,有人将中国出不来乔布斯归结于中国的制度不够开放,中国的教育扼杀了创造性,这也偏颇。中国之所以出不了乔布斯,最根本的“是因为中国没有IBM”,基础研发差距大。

“在过去的很长时间中,中国的钢产量比美国少一到两个零。今天,中国的粗钢产量已经是美国的8倍。只要假以时日,并且不被苹果的神话所忽悠,老老实实走先炼钢发电,然后培养中国的IBM、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简称),我们自会涌现出更多的乔布斯、盖茨。”他说。

中国船舶工业综合技术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宋晓军表示,中国的“80后”年轻人是讲求实力、也懂得实际的一代人,他们可能会追求“苹果”的产品,却不一定就完全是崇拜乔布斯。在他们看来,乔布斯的伟大在于,在一个“人人为钱、钱奴役人”的社会里,提供了一个缓解焦虑、老少皆宜的玩具。

宋晓军认为,“苹果”的成功和乔布斯离世带给人很多反思,对中国年轻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他们认为“中国不能当下一个美国”。在工业社会,财富就是制造工业品,工业品是造出来的,不是“印纸币”或“炒地皮”忽悠出来的。美国过去的工业相当于世界一半,还能带动许多国家工业恢复或发展。这种富裕可以学习,也应该学习,但现在美国已经是一个“被金融资本绑架的寄生国家”,这种富裕中国不能仿效也无法仿效。

当然,乔布斯创造的苹果公司,可能是美国产业中除了军工和金融之外,凤毛麟角的还算有些技术含量的产品了,“主要是设计理念的精益求精”。 

“中国制造”从乔布斯得到什么警示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 驱动之家 "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默认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全文
文章内容导航

文章观点支持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