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企业动态 > LED小企业之死:多数LED中小企业或倒闭
LED小企业之死:多数LED中小企业或倒闭
2011-11-07 08:52:05   编辑:萧萧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传言可怕,传言变为现实更可怕。9月30日,深圳LED企业钧多立老板举家跑路,佛山LED权威人士坦言“佛山多数LED中小企业有倒闭的危险。”佛山LED行业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一月出头,剑落。

11月3日晚8时许,本地一家知名网站登出帖子:佛山市南海区丹灶帅亮五金制品厂老板熊春走佬。发帖人叫罗建伟,自称是帅亮未结清货款的供货商,征集同遭遇者。佛山照明灯具协会秘书长张华证实,帅亮为灯协会员,涉足LED照明,老板熊春确已走佬。张华说:“这意味着深圳、中山等地的行业危机蔓延至佛山,行业洗牌已经开始,预计近一成的佛山LED照明企业面临倒闭。”

“帅亮老板跑了”

订单落空资金链断,熊春11月3日走佬欠货款近100万元。

“别找了,帅亮老板早跑了,找了也没用。”这是11月5日记者采访帅亮五金制品厂途中听到最多的回答。在南海丹灶西联东村工业区内,帅亮老板熊春跑路的消息此时已路人皆知。然而,帅亮工人小陈说,到11月3日清晨,所有的工人还平静地等待着开工,打破平静的是机器挪动的声音。

挪机器的是老麦,帅亮的供货商之一。11月3日8点半左右,老麦送货归途经过西联东村工业区。想到工业区内的帅亮还有6万多元货款没结清,老麦临时改变路线登门索债。

车到帅亮,老麦却发现厂内只剩六七个工人呆坐着玩手机,机器没开工,连办公室的电脑都已搬走。一种不祥的预感袭来,老麦迅速掏出手机打给熊春,无法接通,熊春母亲和妻子的电话也都处于关机状态。老麦开始着急,快步上到3楼熊家的住所,无人,屋子已空。老麦说:“我瞬间意识到,熊春跑了。”

老麦不甘心,他说给熊春提供了1年的灯饰零部件,1次账都还没结算过。老麦决定搬走帅亮厂里的机器“搬完了也抵不上6万元啊”。

机器挪动的声音惊动了旁边的便利店。便利店老板称,当时工人已经知道熊春走佬,但都没拦着老麦,等到老麦将机器运走,工人们便将厂门团团围住。有的报警,有的去找村委会,还有的拨通了劳动部门的电话。随后,老麦向帅亮其他供货商发出消息,索债者纷纷赶来。帅亮斜对面一家工厂的目击者称,当时至少有6辆轿车停在门外,数十人围作一团,厂房业主李祥成也在村委会的陪同下到了现场。李祥成说:“我也是受害者,熊春已经3个月没付租金和水电费了,没想到他居然跑了。”

“熊春走佬了”,上午9点半左右,金沙某压轴厂的老板罗建伟接到朋友的电话。随后,罗建伟奔向丹灶沙边信用社。10时许,罗建伟查到熊春的账户,余额100 .1元,“当场我就明白了,两个月前他给我开的38000元的货款支票原来是空头支票”。

据罗建伟介绍,这还是双方的首笔生意。今年7月底,熊春找到罗建伟,说是因为扩大生产,需要向罗建伟的厂子下三四万元的订单。罗建伟说,熊春这个人夸夸其谈,一开始并没谈成。随后,熊春多次上门洽谈,罗建伟勉强答应,但提出“货到支票付款”的要求,双方签下协议。9月3日,货到帅亮,熊春开出支票。按照协定,罗建伟可在11月3日提款,“看来他早有预谋,选定了这天跑路”。

3日下午,在劳动部门的调停下,厂房业主李祥成垫付了6名工人的工资。记者在厂门口看到西联村委会发出的《垫付证明》,李祥成为帅亮6名工人垫付了3个月的工资,总计26691.7元。李祥成说:“既然法律规定我有义务垫付,我只能认了,但我不希望供货商再来骚扰我,我也是受害者,损失也超过5万。”

“其实每个人都有很多无奈的”,便利店老板感慨说,“每个人也说不准,熊春走佬前竟然没有一丝预兆。”

“预兆是有的,但是我们都没注意。”工人小陈现在想来都觉得自己有些笨“怎么就没想到他要跑呢?”

小陈回忆,8月份订货方因为经济压力临时取消了订单。订单落空后,熊春管财务的姐姐和管采购销售的姐夫相继在9月回了老家,具体事务交由熊春的老婆负责。“现在想来,那时候他们就已经在筹划跑路了。”

据小陈介绍,熊春在10月29日还给工人撒了个谎:11月3日发工资,中间几天放假。供应商也在10月下旬纷纷接到熊春的电话:11月5、6两日结账。

11月1日,小陈的叔叔陈龙在丹灶的满江红偶遇熊春,熊春当时告诉陈龙,他在陪客户吃饭。

11月2日晚,熊春没有出现在帅亮厂中,但熊春的妈妈和几个江西籍的工人还在隔壁的便利店吃过夜宵。便利店老板清楚记得,熊妈妈吃的是炒粉。

11月3日,熊春走佬,“佛山帅亮五金制品厂”的牌子被业主李祥成取下,这是佛山年内首家公开倒闭的L E D企业。根据记者初步掌握的情况,帅亮欠货款将近100万元。

家庭作坊式工厂

帅亮年营业额100万-200万元,员工人数31-40人,这样规模的企业在佛山俯拾即是。

帅亮五金厂所在的西联东村工业区位于丹灶西联村东部,距离樵金北路和桂丹路不足2公里。这是一个狭小的工业区,里面的工厂数量不超过30家。工业区的形态以家庭作坊式的工厂为主,最大的工厂看上去面积也不超过2000平方米。

根据网络114的资料,帅亮年营业额100万-200万元,员工人数31-40人,主营天花灯、筒灯、工程灯和L E D灯。帅亮这样规模的企业在佛山如同荒草,俯拾即是,就算在西联村当地,熊春走佬之前也鲜有人知道其存在。但11月3日后,索债者源源不断奔向这里,据旁边便利店的老板介绍,每天至少有10多批人上门查看。11月5日上午记者在帅亮五金厂采访时,就有5位债主上门。通过交流,债主们惊讶地发现,熊春曾给他们发出同样的消息:11月5日或6日可过来结算。一位胡姓债主愤愤地说:“他明显是提前设计好了,先稳住我们,然后提前偷偷溜走。”

据便利店老板介绍,帅亮老板熊春是江西南昌人,今年大约30岁,母亲、妻子和两个孩子均在丹灶。“平常与他交流不多,对其为人不怎么了解,但曾经听他自己说起开空头支票的事。”而在债主们眼中,熊春做生意诚信不足,货款拖欠两三个月是常事。有债主称,帅亮官网上的公司介绍就是假的。记者查证帅亮五金厂的官网( http//www.fslight.com/ 11月5日晚已被封)发现,其企业简介完全是照搬顺德五金巨头熊虎山的内容,只是将名字改为“佛山帅亮五金制品厂”。

熊春最初的合伙人陈宜军介绍,帅亮五金厂成立于2009年7月,一开始设在丹灶沙边,两人投资30万,“我出了10万”。陈宜军说,熊春只让他负责采购,其余事务通通自己掌控,“就连财务我也了解不到”。2009年底,熊春给陈宜军算账,半年内灯饰生意净赚10万元。2010年年中,熊亮再次给陈宜军算账,公司总利润已接近30万元。但两人的冲突日益严重,最终陈宜军撤资到中山横榄镇独立门户。

今年年后,熊春将厂子搬到西联东村工业区,厂房业主李祥成介绍,双方共签了三年合同,每月房租4300元。年后开业,帅亮开始大规模招工,与熊春同乡的小陈就在父亲的介绍下到了帅亮打工。

小陈说,一开始帅亮并未涉足L E D照明,只是做一些普通筒灯和灯具。今年4、5月时,帅亮的订单火爆,工人最多时超过20人,“我们每天8点就开始干活,晚上加班超过9点半”。但好景不长,从6月开始,帅亮的订单开始减少,每月休班时间接近1/3,小陈说:“那时候,一周得放两三次假。”隔壁便利店的老板也证实,有时一周都开不了机器。

LED的诱惑

一年间佛山涉足LED照明企业多了160家,绝大多数与帅亮一样挤在了产业的下游。

帅亮的颓势并非偶然,今年3月,节能灯的重要原料荧光粉价格狂飙。到6月底,荧光粉已从300元/吨涨至3000元/吨,连佛山照明、雪莱特等传统照明巨头也暗自叫苦。雪莱特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汽车照明事业部总经理刘火根曾向南都透露,以前每根节能灯的荧光粉成本约为8角,约占总成本的10%,现在涨到近3元,相当于总成本涨了20%-30%。

原料成本的飙升对小本经营的帅亮来说无疑打击沉重,熊春开始在其他成本上拼命压缩。小陈说,从7月起,工资一直被扣。李祥成介绍,从7月起,房租和水电费一直拖欠。而一位供货商则透露,3月份的货款,熊春10月份才给他结清。

7月底,熊春搬回一台新的机器,告诉工人,从今天开始生产LED筒灯。小陈说,其实熊春也不懂LED产品,“只是听其他老板说LED灯更赚钱,他就转型做了”。熊春从其他工厂请回一位“师傅”,三天后“师傅”离开,小陈等10多个工人开始自主摸索做LED灯具。小陈笑着说,做LED灯也不难,“买回些配件装好就行”。

小陈的话在昭信灯具技术总监徐连城看来是一种悲哀,“可以说98%涉足LED照明的企业都不懂LED”。

LED学名发光二极管,在照明行业来说是一种新型绿色光源,节能环保,附加值高。正因如此,中国在2003年就启动了“国家半导体照明工程”,当时计划在“十一五”期间,累计投资1亿多元,构建以广东、福建、江西、上海等地为代表的LED产业群,但影响甚微。佛山当时涉足LED的只有国星光电、蓝箭电子等几个企业。

2008年,LED显示屏在北京奥运会上大放异彩,LED的概念也开始被反复提及。2008年12月,科技部推出“十城万盏”示范计划,开始大力推广LED节能路灯的应用。同月,广东启动“千里十万”大功率LED路灯示范工程,计划在广州、东莞、佛山等市建设总里程1500公里、规模约10万盏的LED路灯示范推广工程。佛山第一次在政策层面与LED照明接轨。

次年,政策在佛山落地。南海提出拨20亿LED产业专项扶持资金,要在3年内将LED打造成支柱产业,产值达300亿-500亿。南海罗村新光源产业基地被列入广东省LED产业“十二五”规划中。禅城则编制了《禅城区LED产业发展规划(2011-2015年)》,提出到2015年要把禅城建设成为全国最大LED照明生产基地、应用基地。

此后,佛山LED企业如野草疯长。根据佛山照明灯具协会的数据,2010年6月时,佛山涉足LED照明的企业有140多家,到了2010年底已将近200家,如今则已超过300家。佛照明、雪莱特等传统照明巨头纷纷成立LED照明事业部,昭信、美的等其他行业的翘楚也开始杀入LED领域。

据灯协会长吴育林介绍,目前佛山80%的传统照明企业已涉足LED,而在这300多家企业中,上游芯片企业有4家,中游封装的有20多家,其余的全部是下游企业。这意味着,绝大多数企业转型时都与帅亮一样挤在了下游。吴育林说,下游大多数企业没有核心技术支撑,单纯的装配重复着传统的工序,只是贴上了LED的标签。

贴上这标签,灯具的附加值倍增,按照目前市面的价格,LED灯比普通灯贵5—10倍。无疑,帅亮也想到这里分上一杯羹,或者说借此摆脱成本飙升的压力。小陈说,8月初熊春就宣布帅亮以后只做LED灯,“听说是拿了很大一笔订单,还要扩张3条生产线”。此时,熊春开始频频向供货商下单,罗建伟38000元的单子也是在这时谈成的。

LED小企业之死:多数LED中小企业或倒闭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 驱动之家 "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默认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全文
文章内容导航

文章观点支持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