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IT业界 > 企业动态 > 愤怒小贩大战淘宝商城
愤怒小贩大战淘宝商城
2011-10-21 17:28:25   编辑:上方文Q   点击可以复制本篇文章的标题和链接
 
让小伙伴们也看看:
收藏文章

淘宝商城骤然宣布明年“提租”,竟引发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场网络抗议活动。愤怒的小卖家们纠集数万人攻击大卖家的店铺,终于换来了淘宝方面的部分让步。这场抗议活动究竟是如何发展演变的,又究竟是谁伤害了谁?

五万人的围攻

2011年10月10日,淘宝商城——中国最大B2C平台(企业级网络卖家对网络消费者)公布了下一年度的招商新规,将保证金从1万元提高到5万、10万、15万三档;技术服务费从6000元一年提高到3万元和6万元两档。

尽管营业额和评分达到一定水平的商家最终可以得到技术服务费的返还,但10倍左右的沉淀资金和规则的突变,还是激起了部分中小卖家的强烈不满。

11日上午,确认了淘宝商城新的招商规则后,愤怒之下,小卖家晓北来到阿里旺旺的一个卖家群里,与同行互诉苦衷。打字的速度无法缓解他们的情绪,不知在谁的提议下,十几个原来并不相识的卖家,相约去一个如今的最高领袖“佐轮”创建的YY语音频道“扯淡”。

因为每一个淘宝卖家,手上都有大把用来推广店铺的QQ群和论坛资源,所以聚集的人数迅速增加,一两个小时内就超过了一千。“一千人之后,增长就是几何倍数,不在我们的控制之内了。”晓北告诉记者,在随后组建的管理团队里,晓北被任命为“新闻发言人”。

一千人后,一则消息点燃了群内的怒火——韩都衣舍的老板赵迎光在微博上说我们是“小泥鳅,掀不起什么风浪”。随后,“集体购买”活动开始,截至当晚10点,YY上聚集了七千多人,韩都衣舍的几百件商品被拍至下架。

事后证明,这句话出自一个花名“金光”的淘宝小二,也就是淘宝负责运营的员工,但被身份和动机不明的人士嫁接到了赵迎光身上。

赵迎光当晚的澄清和抗议毫无作用。之后几天的“集体购买”行动中,韩都衣舍无一次幸免,一度被迫关店半小时。“因为韩都衣舍有云锋基金的投资,就是马云投资的,是淘宝的关联企业。”记者采访的数位活动参与者都这样强调。

与淘宝有关系,成为“集体购买”活动组织者挑选大卖家的一大标准,比如总是能参与淘宝商城的各种促销活动,并且占据好几个有利位置,也成为证据之一。

事态的推进,在晓北看来,已经不在他的预想范围之内,而是裹挟着各方的力量。

活动第二天,34158的成员上限被主动从9999调整到99999,参与人数一下子暴涨到5万人。

活动第三天的周四,组织者决定暂停至周五晚上24点,期望淘宝前来对话,但频道内马上有人质疑组织者是否已被淘宝收买,还有人新开了YY频道继续拍。于是,周五组织决定再次开买,还请来一位YY频道DJ暖场,一边播放劲爆的音乐,一边声嘶力竭地鼓动大家不停地拍拍拍。

而活动的诉求,也从一开始要求维持租金原状或者至少延长缓冲期,拔高到了要求公平公正公开。在一份对外发布的维权十条中,列着“召开听证会”、“三权分立”、“政府参与规范电子商务市场”、“反对霸权”、“反小二腐败”等更宏大的诉求。

“我们不是组织者,我们只是最早进来、被伤害最深的一些中小卖家;我们反对淘宝的不公平,所以我们必须民主地倾听每一个群里人的声音,汇集意见并提升总结。”管理部的“天佑”解释。意见的收集,由几个策划部人员负责;而频道里,每天都有几百上千人排队等着发表意见。

被引爆的积怨

谁在组织?谁在参与?直到今天,这个问题恐怕还难以解答。

在所谓“集体购买”行为发生后几个小时,10月12日凌晨4点,淘宝商城就迅速发布公告称,有证据表明,这场攻击是一群号称“淘宝小店家”的人士在刻意操纵,淘宝曾严厉打击过的“刷钻”和“恶意差评”机构也有参与。

10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淘宝商城进一步强调,17名组织者中,有一半没有淘宝商城的店铺,有店铺的也都曾被淘宝处罚过。参与攻击活动的,也只有5000多,不是5万。

作为组织者之一,东北人“天佑”很愤怒,认为这是在抹黑他们。他自己经营一家服装类的淘宝商城店铺,在淘宝商城最大的商品类目里,他属于排在后面的30%,也是无力承担新规下需要多缴纳的入门费、不得不退出的店主。

“天佑”的名字,也出现在了发布会上,后面注明曾经被淘宝商城处罚。“我的确因为发布信息的问题被处罚过,但这样的小违规,又有几家店铺没有过?”

但在记者进入频道的会议室对多名组织者进行采访时,他们并没有否认,YY频道里鱼龙混杂。晓北也坦承,他能确认身份的组织者,其实也只有几位,组织者之间并没有相互亮明身份。因为负责接待媒体,晓北的真实身份早已曝光,确为商城卖家。

“这里肯定有专业刷钻的、给差评的,有大卖家的竞争对手,也有一些身份目的都不明的人,但更多的是淘宝商城和淘宝网的卖家,否则怎么可能聚集起来这么多人。”晓北和天佑也曾参与过去年的杭州抗议。2010年9月9日,曾有数百名卖家聚集到杭州的阿里巴巴总部楼下,抗议淘宝对搜索规则作出的调整,但之后不了了之。

“那一次是少部分卖家注意到了规则的不公平,现在更多的卖家清醒了,积累已久的怨气,通过涨价这个导火索爆发出来了。”晓北说。

中小卖家怨气的指向,是淘宝及其迅速崛起的大卖家。他们认为淘宝“就是要赶走我们,所以我们才这么极端”。冲突发生后,网络上开始流传一个名为“小泥鳅”的视频,主人公是一个辞了职、问父亲借了10万元、起早贪黑卖皮带的卖家,新规之后,他面带笑容地接了一个买家的电话后,将脑袋吊到了自己卖的皮带上。

大卖家也是他们仇恨的对象,因为在淘宝商城和淘宝网各种名目的促销、团购活动中,受益的永远都是那些前面10%的大卖家们。

前天才刚刚加入管理团队的刘小姐,本来和男友各自经营一家淘宝网上的C店,去年因为搜索规则改变,C店的流量下降了2/3,于是拿出一家店去做商城,结果什么活动也参与不了,新规之后,可能又要被迫去做C店。

“5万个商家,只有参与活动,才有可能获得大部分流量,淘宝商城的定位已经是活动为主了。”一家食品类TOP10商家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一位不愿意具名的淘宝商城运营部门工作人员判断,即便是按照过渡政策,后面的30%也将不得不离开,中间的50%会有些资金紧张,而前面的20%毫无困难。

文章纠错

微信公众号搜索" 驱动之家 "加关注,每日最新的手机、电脑、汽车、智能硬件信息可以让你一手全掌握。推荐关注!【微信扫描下图可直接关注

阅读更多:默认

好文共享:
收藏文章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全文
文章内容导航

文章观点支持

文章价值打分
当前文章打分0 分,共有0人打分
热门评论
热门文章